中越反击战中解放军装甲兵的最后一战

松毛岭防御战的高峰是七月十三日上午,越军前线部队突破150高地防御,张友侠收缩兵力,在松毛岭主阵地和越军对峙。越军向前突进到张友侠团指挥所下方的山谷里,从那里架起迫击炮对中国军队的阵地猛烈炮击。


这时,炮兵拒绝了步兵请求炮击这伙越军的要求。


步兵说:打吧,我给你磕头了!炮兵团长赵扣斌还是一句话:不打。


不是炮兵傲气,是真的不能打。当时三十八军的一位老参还是十四军的炮兵排长,他说:"没法打阿,我们团都是加榴炮和榴弹炮,弹道比较平,榴弹炮好一点儿有松毛岭挡着也打不到岭下的山沟阿。我们的炮弹都擦着松毛岭的山脊,象剃头似的,还是打到越军身后去了。我们团长不敢再打近了,那时候我们装的是触发引信,灵敏度很高,打中根树枝也会爆炸,那不就成了用空爆弹打张友侠了?"


步兵也明白炮兵没办法,把大炮搬上山那根本不可能,但自己阵地的近程炮火不够狠,还要打越军步兵,无法打掉越军炮火,只好报到师里求援。

这样,就给了装甲兵一个参战的机会。


因为老山背后,有五个坦克连,一直在待命出击。

装甲部队在老山一线名声不佳,被步兵称为"死猪不怕开水烫",因为坦克兵都倍儿精神,倍儿上相,不象步兵在前线洞里简直连裤衩都不穿。问题是老山地形崎岖,用不上他们啊,当兵的老在后头趴着,那谁会瞧得起你呢?


从七一二打响,装甲兵就等着让他们上去,但是没有任何消息。也是,坦克又没有翅膀,能飞上李海欣高地么?好容易等到上午,通报越军装甲部队出动了,坦克兵们一片欢腾 -- 中国的装甲部队打仗少,有点儿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味道。没想到几分钟以后通报,我军的排炮打中越军坦克,越军坦克两辆被就地击毁,一辆被掀翻落入清水河中,其余从水口方向逃跑。。。搞得装甲兵象泄了气的皮球。


现在命令终于下来了,命令他们驶上松毛岭东侧山脊,打击越军一线冲锋部队和携行火炮。这是个相当不错的战术,因为坦克的机动性比普通大炮好多了,可以上山 -- 当然松毛岭的坡度也够驾驶员喝一壶的,-- 而且适于直瞄射击,还不怕越军普通步兵火器。前面提到姓常的老参就是老山装甲兵出身,他的坦克一爬上山,就把他吓了一跳。


他吃惊的是越军依然保留了"旗手"这个古老的建制, -- 我军也有旗手,那是夺取老山时的临时职务,一般作战是没有这个危险的职位的 -- 而越军步兵居然簇拥着旗手,举着军旗向中国军队阵地猛扑,那气势还真有点儿吓人。


坦克的炮弹把越军的直瞄炮火和旗手一起打掉,越军失去了跟随的目标,后退下去,他们用各种火器向坦克开火,但是在两千米的距离上对坦克的装甲毫无用处。常老参的部队只有一个北京兵负了伤,他冒险跳下车给坦克指路,一颗越军重机枪子弹打碎了他半边的牙齿。对这样的英勇行为装甲兵嘲笑的却很多,因为这个北京兵曾经嘲弄大家:"老山,北京也有个老山,离八宝山一站地。"大家都说中这一枪是因为乱说话,否则,子弹干吗不打他的屁股?目标可大多了。


其实,科技人员给老山带来了好处,也带来了麻烦。当时老山炮兵储备了3.5个基数的弹药,什么叫一个基数呢?就是一个战斗日的预计消耗量。结果打到中午,只打了半天,3.5个基数的炮弹全部用光,大炮居然断顿了!中国炮兵的火炮射速超过了预料的三倍,让炮兵专家们大跌眼镜。不过,后来炮兵的看法,用炮弹垒一千多米长的火墙,那再加三个基数也不够用啊!


幸好广西地方全力支援,连运猪的车都换了运炮弹,老百姓也真帮忙,不记代价的往上送,结果一个小时后,中国大炮再次开始怒吼。


时机太好了,越军看到中国军队炮火出现间隙,认为成功在望,一方面二线部队全部打到一线,一方面出动摩托化部队一个团,紧急赶来支援。谁知中国方面炮弹到的这样快,这一个团的车队刚过水口村,就遭到毁灭性的炮火打击,越军未及下车就被打得死伤惨重,越军纷纷跳入一口水塘逃避,结果一颗大口径炮弹正中那口水塘,当即把水塘变成了浑红色的泥潭。越军在一线发动了营连级的集团冲锋 -- 曾经有我军官兵惊异于越军为何采取如此疯狂的战术。事实是越军已经没有退路,背后就是中国军队炮火构成的火障,前面是居高临下的中国步兵阵地,反正不降即死,所以干脆发动了这种自杀性的大规模冲锋。


"肉弹"到底是挡不住子弹的,中国军队在大量消灭越军有生力量后,于下午发动反击,越军历尽千辛万苦拿下的142,169,150,33,33副等高地,转眼被中国军队夺回,越军败局已定,被迫下令残军总撤退。


似乎中国军队对撤退中的越军并未进行特别凶狠的打击,还是比较客气的。从此越军再也没有拿回过老山战线的主动权,直到中越双方最后走向和平。



出国以后,有一次妻子在学校遇到一个越南留学生,她听多了我讲述越战的故事,就询问那越南人怎么看中越战争。


那越南人说他们赢了。


怎么赢了呢?


越南人说:自从1984年一战,越南就不再在前线放置重兵了,因为那是怎么打都打不赢的。越南人以后忍受了委屈,在阵地上尽量和中国方面建立友好的关系,感化中国军队。最后,中国人终于答应和平了。和一个强大的邻国相处,而使它最终接受和平,所以,我们赢了。


妻回来和我说起,问我他是不是在吹牛?


我的一个朋友说,他去年到越南去旅游,看到一个越南警察野蛮的殴打一个小贩,他就上去"抱不平"。结果那个越南警察理直气壮的说:"这个人一定要打,这个人太可恶了,他竟然敢欺骗中国同志!"


萨觉得,如果越南人讲的"赢"是获得了和平,那么,就不必和他认真好了。我所见到的军人,没有一个畏惧战争,但也没有一个热爱掠夺和征服。徐良说得好:"我们去战斗,就是为了保卫和平。"和平,是每一个人的渴望,特别是那些在最前线战场上的军人,恐怕世界上没有比他们更热爱和平的群体了。如果战争的结尾是和平,那么,这就是人类全体的胜利。


那么,南疆长眠的烈士们呢?


就象诺曼底和卢沟桥的英灵一样。


没有他们,就没有和平。


愿我们的战士永生,愿我们的战士能够听到这和平的钟声,也愿这种声同样被越南的士兵们听到 -- 无论是活下来的,还是死去的。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