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1939之海狼 东方战线 中途岛战役的结束(上)

bigstore 收藏 4 38
导读:回到1939之海狼 东方战线 中途岛战役的结束(上)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228/


德国潜艇在远处观察到美国舰队的舰载机起飞后,多蒙德上尉立即在海图上开始根据美国舰载机的作战半径估算美国舰载机在攻击结束后返回母舰所需要的时间。

在推算结束后多蒙德上尉发出命令:半个小时后开始接近美国航母编队。

随多蒙德指挥的潜艇的日本海军观察员铃木海军中尉疑惑的问:“你们怎么接近美国舰队?”

多蒙德此时正趴在潜望镜的手柄上,观测着海面的情况,他头也不回说道:“我现在正在寻找可以掩护我们的船!”

“可以掩护潜艇的船?这里都是美国人的舰艇,他们怎么会掩护你们?”铃木海军中尉惊讶的叫了出来。

“请阁下保持一个潜艇军官在攻击前的安静好吗?你刚才的叫声足够把美国军舰上的声纳兵的耳膜给震破的。”多蒙德上尉从潜望镜里回过头来,笑嘻嘻的调侃了铃木海军中尉一句。

随即他命令将潜望镜给收起来,然后下命令道:“潜艇双车三分之一动力,航向西南150度,潜深35米。全艇保持肃静。我们要从一艘美国驱逐舰的尾部钻到这艘美国驱逐舰的舰底下面。”

铃木海军中尉在听到多蒙德上尉发出的指令后真正的吃了一惊,他没有想到德国潜艇部队竟然有这么大的胆子,敢冒着被水面舰艇那高速旋转的螺旋桨切开潜艇耐压壁的危险钻到美国驱逐舰的舰底下面。

不过在最初的惊讶过后,他看见指挥舱里的负责操纵潜艇的水兵手持操纵盘,在他们的脸上根本就没有一丝惊惶的神色,嘴角上微含着一丝微笑,好像不是去战场战斗,反倒是象去郊游一般。其他的德国水兵也坐在自己的椅子上,一丝不苟的操作着设备。而多蒙德上尉则已经和声纳操作员坐在了一起,在水下不能观察水面动静的时候,声纳兵就是潜艇最好的耳朵。

随着潜艇从后方接近正在慢速巡逻的美国驱逐舰,美国驱逐舰的推进系统所带起的水下冲击波对潜艇航行的干扰也越来越明显。整个潜艇的颤抖越来越大,潜艇内的官兵都不得不抓住身边的随便一件什么可以把自己固定住的东西来抵抗摇晃。两个负责操纵潜艇的水兵竭力抓住手中的操作盘,努力控制潜艇的航向不被杂乱的水流给干扰。当然这也有一个好处就是在驱逐舰本身的螺旋桨干扰的情况下,美国驱逐舰上的声纳是不可能对紧贴它的潜艇的噪音作出什么反应的。

接受美国驱逐舰螺旋桨考验的不只是潜艇上的官兵,潜艇上的设备也在接受着考验。巨大的水下冲击波冲击在潜艇的外壁上,不仅对潜艇的控制是一个难题,而且对潜艇上安装的机器来说也是一个难题。现在由水兵组织的损管抢修队已经做好了随时到出现问题的舱室进行抢修。

突然巨大的潜艇猛烈的摇晃起来,仿佛失去了控制似的上下左右的晃动着,舱壁发出吓人的‘咯吱’声,有几个人没有能抓好固定自己的东西,摔倒在潜艇内部的地面上。

多蒙德上尉知道潜艇已经接近了美国驱逐舰的螺旋桨,现在他要做的就是在两个螺旋桨之间穿过去,抵达美国驱逐舰的舰底就安全了。

他抬头向日本海军观察员铃木海军中尉看去,只见铃木用手紧紧抓住海图桌的一角,脸上的脸色惨白,在下巴下可以看见有水珠滴下。多蒙德上尉知道那是铃木被巨大的振荡惊吓而出的冷汗。铃木也觉察到有人在看着他,他抬头看见是潜艇指挥官多蒙德上尉向他致以了一个充满自信的笑容,他也以微笑回应,但是在多蒙德上尉看来,铃木此时的笑容看上去比哭都还要难看。

这时巨大的潜艇在爆炸的声浪中剧烈的摇晃着,灯光也不时的闪灭着,迸发出火花,随后出现了电源短路。红色的应急灯瞬时打开。在潜艇里内部不时传出物体相撞发出的声音。所有的潜艇官兵都紧紧抓着靠近自己的物体,努力的固定住自己的身体不随着潜艇的摇晃,以防身体会撞到潜艇的机件上去。

就在此时从潜艇的通讯器里传来了声音:“这里是电池舱,发生了电池短路和轻微燃烧,我们失去了一组预备电池,正在灭火中。无人员伤亡。”

坏消息是一个接一个的,还没有等多蒙德上尉作出对放置蓄电池的舱室作出反应的时候,从轮机舱又来了一条坏消息:“这里是轮机舱,柴油机输油管破裂。有柴油泄漏。我们人手不够,请求增援。”

多蒙德上尉立即接通了艇上的广播发出了命令:“损管队,立即抽调人手增援轮机舱。”

多蒙德上尉知道虽然在水下是无法使用柴油机的,潜艇水下航行是使用电动机。因为柴油机工作的时候会消耗大量氧气,而潜艇潜航的时候艇内氧气含量少,一会就会被柴油机给吸光,柴油机只是在水面和通气管航行状态下才能使用,使用在海面上的空气帮助燃烧,在推动潜艇的时候也为水下航行需要的电池充电。

现在虽然使用不上柴油机,但是在电动机和闭式循环机无法工作的时候就只能让柴油机发动为电池充电。所以多蒙德上尉立即派出损管队协助轮机舱的水兵抢修柴油机输油管道。

然后他打开通话器,询问电池舱的情况,回答的报告还是让他放心的:“火已扑灭,已经将出问题的蓄电池组和其它电池隔离。正在对出问题的电池组进行抢修。”

此时在艇内已经可以清晰听见螺旋桨转动的声音了。潜艇内的官兵知道潜艇现在马上要通过美国驱逐舰的两部螺旋桨之间的空间,潜到美国驱逐舰的舰底下了。这个时候潜艇的震动更加大了。多蒙德上尉根据声纳兵的报告在不断修正着潜艇的航向数据,避免撞上美国军舰。而控制潜艇航向的水兵也在竭力控制手中的操作盘。

在潜艇内的人都觉得现在的每一秒钟都象是过一万年一般那么难熬,很多人都在心里默默向上帝祈祷,保佑他们能度过眼前这个难关。突然整个潜艇安静了下来,潜艇不再晃动。

这时指挥舱里的很多德国水兵都在胸口画了一个十字。绷紧的神经终于放松了。多蒙德上尉松开了一直抓住的声纳控制台,和声纳兵相视一笑,然后他命令声纳兵继续注意监听水下的情况,自己走到海图桌前,打开了艇内广播询问各舱室的情况:“各舱室报告损失;声纳继续注意监听;潜艇保持目前航速和潜深不变。”

“鱼雷舱,安全。无人员伤亡。”

“电池舱,刚才发生了电池短路和轻微燃烧,现在我们已经扑灭火势,将受损电池和其它电池隔离,并将受损电池的连接电缆更换,电池本身没有损坏。无人员伤亡”

“轮机舱,刚才柴油机油管破裂,有柴油泄漏,现已将破裂输油管阀门关上,正在进行抢修,二十分钟内即可修复。”

铃木走到多蒙德上尉跟前,向他行了一个军礼说:“上尉,恭喜你,你已经成功钻到敌人舰艇的下面了,下一步你打算怎么办?”

“跟随这条美国驱逐舰继续活动,直到我们设定的时间到来。”多蒙德上尉回了一个军礼,淡淡的说道:“下一步你可要做好准备,我们已经突破了美国舰队的防御圈。只要侦察到美国航母的行踪,随时可以发起进攻。”

此时日军机动编队仅存的‘飞龙’号航母,是第二航空战队司令山口多闻少将的旗舰,面对这样极其严峻的局面,山口竭力组织反击,10点40分,由18架俯冲轰炸机和6架战斗机组成的攻击机群,在‘飞龙’号飞行分队长小林道雄海军大尉带领下起飞。本来只依靠他们自己的搜索是找不到目标的,但是在寻找目标的途中,他们发现美舰载机正在返航。

小林示意他的飞行员悄悄地跟踪敌机。可是,有两架战斗机不明白小林的示意,一头扑向美机,从而暴露了目标,‘约克城’号航母发现来袭的日机,立即起飞战斗机迎战,并让返航的轰炸机暂缓着舰。附近的‘企业’号和‘大黄蜂’号也闻讯派出战斗机前来助战。

美军共出动28架战斗机进行拦截,由于日军战斗机数量太少,难以有效保护轰炸机,在空战中被击落了10架轰炸机和3架战斗机,余下的日机飞临目标上空,其中第一架立即被美舰高射炮火击落,第二架投弹命中了‘约克城’号飞行甲板的升降机附近;第三架投弹后被击落,炸弹在舰尾爆炸,引起火灾。还有三架轰炸机也投下炸弹,其中一枚命中了飞行甲板右舷中部,并引起火灾,这架飞机也在投弹后被击落。

在这次攻击中,日机一共投中了三枚炸弹。‘约克城’号由于锅炉气压下降,丧失了航行能力,但凭借着得力的损管,飞行甲板被炸开的大洞,仅用三十分钟就被修好。13时20分,‘约克城’号动力恢复,并达到了二十节航速,舰上的火灾也被很快扑灭。但是飞机还不能在飞行甲板上降落,它们只好飞到‘企业’号上降落。

空战的声音惊动了还在美国驱逐舰下活动的德国潜艇,多蒙德上尉一看时间,比他预料的时间提前了大概40多分钟,尽管现在海面上十分危险,但是德国潜艇此时必须离开这条掩护他们的美国驱逐舰了,不然等海面上的战斗结束,德国潜艇就不好混水摸鱼了。

多蒙德上尉指挥潜艇离开了美国驱逐舰的腹部,按照船位推算法向美国航母可能所处的位置前进。他要离开美国驱逐舰一定的距离才能把潜望镜浮出水面进行观测。

再回到日本人这边,在刚发现美军舰队后,南云就命令‘苍龙’号派出新式高速侦察机与美军舰队保持接触,查明敌兵力。

这架飞机起飞后一直没有发回报告,现在返回时发现‘苍龙’号中弹起火,无法降落,因此在‘飞龙’号甲板上降落。飞行员向山口报告说:“发报机发生了故障,无法及时报告,我只好返航回来报告,敌部队中有‘企业号’、‘大黄蜂号’和‘约克城号’三艘航母!”

虽然从美军进攻所使用的飞机数量已经说明,美军舰队绝不会是如前所报的只有一艘航母,但这个消息还是令日本人感到十分震惊。

山口决定使用现有的全部飞机发动第二次攻击,他命令‘飞龙’号飞行队长友永城市海军大尉带领仅有的10架鱼雷机(包括‘赤城’号的1架鱼雷机)和6架战斗机(包括‘加贺’号的2架战斗机)。友永的飞机左机翼油箱在空袭中途岛时受损,还没来得及修理。但他毫不在意,坚持起飞。

14时26分,日机发现‘约克城’号航母,两分钟后‘约克城’号雷达也发现来袭日机,立即起飞了12架战斗机迎战,友永命令战斗机上前迎战,以掩护鱼雷机攻击,自己率鱼雷机迅速下降到100米低空,并分散从不同方向接近,在‘约克城’号及其警戒舰只异常猛烈的高射炮火下,日机有4架鱼雷机和3架战斗机被击落,但仍有4架鱼雷机突破美舰防空火力投下鱼雷,其中两条鱼雷命中,将刚刚修好的‘约克城’号又击成重伤,该舰丧失全部动力、照明、通讯,并向左剧烈倾斜。

弗莱彻被迫转移到‘阿斯托里亚’号巡洋舰上,他考虑到只有在航母上才能根据飞行员的报告及时掌握战况,也只有在航母上才能有效实施战役指挥,便将指挥权移交给斯普鲁恩斯。

而在‘约克城’号航母附近的‘企业’号航母左舷8千米的水面上,出现了一个如同人头大小的潜望镜。这就是多蒙德上尉指挥的潜艇。

本来按照预案,多蒙德上尉指挥的潜艇担任突击的任务,另外两艘潜艇则负责吸引美国护航驱逐舰的注意力,以掩护多蒙德上尉指挥的潜艇实施突击,不过现在由于日本飞机的干扰,美国军舰的注意力集中到了天空,对水面和水下的搜索就不是很严密了,于是就让多蒙德上尉抓住了机会,单艇突入了美国舰队的内层防御圈。

14时45分,1架侦察机发现了‘飞龙’号航母,斯普鲁恩斯接到报告后,认为发现的日军航母就是日军的第四艘航母,决心集中最大兵力予以攻击,务求将其消灭!他立即下令从‘企业’号起飞25架轰炸机,从‘大黄蜂’号起飞16架轰炸机,其中10架原是‘约克城’号降落在这两艘航母上的,它们先后向目标海域飞去。

 14时50分,‘约克城’号横倾近25度,已无法恢复平衡,舰长巴克斯特上校只好下令弃舰。弗莱彻派出几艘驱逐舰前来接走舰员,并命令‘休斯’号驱逐舰留在‘约克城’号附近,以便在最后时刻将其击沉。

 当‘飞龙’号的第二攻击波最后一架飞机于16时30分在航母上降落时,‘飞龙’号只剩下了6架战斗机、5架俯冲轰炸机和5架鱼雷机。山口很清楚,要靠这点兵力在白天组织进攻是难以奏效的,决定等到夜里再发起夜袭。

 16时45分,战斗出现了短暂的平静,‘飞龙’号利用这个空隙时间开饭了,人们狼吞虎咽地吃着香甜可口的年糕团。即便在这短短的间歇时间里,6架战斗机还要在航母上空保持战斗巡逻,夜袭的准备工作也在紧张进行。为了找到美军航母的具体位置,山口决定派一架高速侦察机进行搜索。

 17时3分,侦察机刚要起飞,瞭望哨就大声喊道:“敌俯冲轰炸机!”

由于美机是从西南背朝太阳方向飞来的,加上‘飞龙’号没有雷达,日军未能及时发现,面对呼啸而下的美机,‘飞龙’号高射炮纷纷开火,舰长加来止男大佐急令:“右满舵!”

‘飞龙’号动作笨拙地向右猛转,避开了投下来的头三枚炸弹。但是,更多的美机俯冲下来,接连有四枚炸弹命中舰桥附近,舰桥上的玻璃窗全被猛烈的爆炸震得粉碎,前部升降机附近的舱面甲板被炸得面目狰狞地朝上翻卷,完全挡住了指挥区的视线。大火在飞行甲板上装好炸弹的飞机间蔓延、爆炸。巨大的黑色烟柱腾空而起,‘飞龙’号的航速开始减低下来。

17时20分,‘大黄蜂’号的舰载机也赶到了,见‘飞龙’号已经燃起冲天大火,便转而攻击其他日本军舰,‘榛名’号战列舰、‘利根’号重巡洋舰、‘筑摩’号重巡洋舰先后遭到攻击,但都未被击中。

不久从中途岛起飞的39架B—17轰炸机也飞来助战,‘飞龙’号再度中弹,伤势更重。21时23分,‘飞龙’号完全丧失航行能力,并因为大量进水,倾斜增加到十五度。第十驱逐舰分队司令阿部俊雄海军大佐的旗舰‘风云号’靠在航母旁边,协助灭火,并为艰苦奋战的舰员提供食物和饮水,‘夕云号’驱逐舰则在旁警戒。

 最后,眼看回天无力,山口通过‘风云’号驱逐舰向南云报告,他已下令弃舰。

凌晨2时30分,山口对集合在甲板上的大约八百名舰员最后训话:“我身为航母战队司令官,对‘飞龙’号和‘苍龙’号的损失负全部责任。我将与本舰共存亡,我命令你们全体离舰,继续为天皇陛下效忠。”

山口的参谋请求跟他一起留在舰上,但被山口坚决拒绝了。他们只好忍痛以水代酒与山口黯然饮别,山口随手把他的黑色战斗帽送给了首席参谋伊藤海军中佐,作为纪念。第十驱逐舰分队司令阿部海军大佐亲自来到‘飞龙’号上,再三请求山口和加来舰长离舰,也没有达到目的。

遵照山口的最后指示,阿部海军大佐下令‘风云’号和‘夕云’号驱逐舰击沉‘飞龙’号。5时10分,‘风云’号和‘夕云’号向‘飞龙’号发射了鱼雷,在一阵震耳欲聋的爆炸声后,‘飞龙’号缓缓下沉。

就在美国舰载机对日本联合舰队‘飞龙’号航母的攻击结束时,舰载机回到美国航母上空,盘旋着等待降落。

突然一架美国鱼雷攻击机发现在‘企业’号航母附近的海面上有一个异样的东西在水面上浮动,飞行员好奇的按低机头查看,等他降低高度接近海面的时候,他看清楚那是什么东西了。

他立即在无线电里叫道:“发现不明潜艇。发现不明潜艇。。。。。。。”还没有等他说完,就看到四条雪白的航迹出现在海面上。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