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警犬王 二 34

冯骥 收藏 8 98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515/


早上6点50左右,警犬班的训导员们带着各自的犬回到犬舍。

白歌汗流浃背地拉战歌回到住处,战歌喘着粗气,极不情愿地钻进了犬舍。白歌一边叠被子一边训斥趴在褥子上打滚的战歌。

“‘小伙儿’你可以啊,翅膀还没硬就想飞啊!你今儿可是给我挣足了面子,那么多战士看着,我被你拉得像只风筝一样,你没看见他们都在笑我?你愿意让他们笑我?”

战歌还躺在褥子上耍赖,抱着褥子一角啃来啃去。

“去去,一边站着去。”白歌一把将褥子拉过来,举着手背说,“你有功了是吧?还有脸闹?看看这儿,昨晚让你咬的,还没和你算帐!”

战歌舔舔自己的小鼻子,它看见白歌手上的一排牙印,心里便难受起来。别人笑话白歌,它倒没有往心里去,可这排清晰的牙印,却着实让它心里突突的疼。

白歌打了一脸盆水,蘸湿抹布,慢慢地擦着水泥地面。正擦着,白歌感到有个硬硬的东西在捅自己的屁股。

他扭头一看,战歌叼着一把小扫把,垂头丧气地站在他的身后。战歌看见主人回头,就把扫把轻轻放在白歌的脚边,自己走到他的面前,摇着小尾巴,背对白歌。

白歌猛然明白了。小家伙是让自己用扫把惩罚它。

战歌等了一会儿,扫把还没落到自己身上。它扭过头,可怜巴巴地看着白歌,眼神里尽是懊悔,仿佛在说对不起,我昨天咬你了,你打我撒撒气吧。

白歌又好气又好笑,看着扫把说,“你这家伙还学会负荆请罪了?”他抱起战歌,举过头顶,笑着说,“好了好了,我不生气了。”

战歌眼睛里恢复了光彩,它张张嘴巴,懒懒地打了个哈欠,抖抖后腿。

“啪”的一声,一块热腾腾臭烘烘的犬粪落在了白歌大腿上。

“好啊!”白歌扔下战歌,迅速站起身,手忙脚乱地找卫生纸,“我刚洗过的军装!你怎么不拉在外面!你这小野狗!”

战歌跑到门口,回头看着胡乱撕扯卫生纸的白歌,偷偷伸着舌头笑了。


5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我们足球都赢啦,这里岂能服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