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枪响了 正文 第三十一章 起义(下)

丁老大 收藏 9 38
导读:机枪响了 正文 第三十一章 起义(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73/


天还没明,就听远处响起了枪声,保安团惊弓之鸟,听见枪声,都翻身爬起来,乱糟糟了一阵,就集合好了。到底是民团,不像正规军那样整齐,这时候天已经有点麻糊亮了,那个一脸横肉的毕选进和顾书雄站在队前,顾书雄因为这些天的奔波,已经有点瘦了,本来就很黑的脸上因为风吹日晒,显得更黑。

毕选进这个典型的关中二杆子把两只手一扬一扬的说,共产党的解放军撵着打我们,欺人太甚,我们也要打他们。我命令,马上出发,和他们干一仗,让他们尝尝我们保安团的厉害!

顾书雄见毕选进大嘴一咧,就知道这个有勇无谋的家伙只配在战场上冲杀,指挥战斗不行,就连忙拦住,说,别急啊!现在共产党的队伍太厉害,还不到和他们拼的时候,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咱们先把这支队伍保住,这是起家的本钱,把本钱丢完了生意就做不成了。

毕选进不满的粗声粗气地说,那你说咋办?

顾书雄说,现在要赶快向南退,翻过秦岭到汉中,那儿是我们的天下,共产党过不去。

说到这儿,顾书雄一转眼珠,就看见了佩挂整齐的韩文德,问韩文德,你是从那儿钻出来的,你的一个中队的兵在那儿?

韩文德从一起身,就看着他们站队集合,等队伍集合好以后就站在队伍的一边,一个人十分显眼,就被顾书雄看见了。

韩文德回答说,别提了,我说我不当那个连长,米大队长非让我当不可,那几个分队长不服气我,把队伍拉走投降共产党了,我挡也挡不住。都是乡里乡党的,我也没办法。我不愿意投降,就追队伍来了,谁知道一路都是解放军,我躲躲藏藏的也找不见你们,直到昨天晚上才找见,我嫌晚了,也没有给顾科长汇报。

顾书雄沉着脸问,你是不是投降了共产党,被派过来当奸细的?

韩文德说,天地良心,我是顾科长一手弄到保安团的,我也是当兵的出身,直来直去,谁对我好谁对我不好我知道,我能舍了顾科长投降共产党吗,顾科长要不相信我就枪毙了我,我一句怨言也没有。

顾书雄换了笑脸说,我知道兄弟是个直肠子人,也知道兄弟的能耐,现在正是非常时期,养兵千日,用兵一时,这时候就是你显能耐的时候了,只要咱们躲过这场大难,老哥和你祸福与共。

韩文德说,我只会打仗,其他什么也不会,顾科长别对我抱的希望太大。

顾书雄说,现在正是打仗的时候,刚好用上你这个本事。

韩文德说,我啥也干不了,手底下一个兵也没有。

顾书雄说,这好办,三中队的中队长被打死了,副中队长代理中队长,你到三中队当中队长。

韩文德脚跟一碰说,是。

顾书雄回过头来对毕选进说,这个韩文德八年抗战打过日本鬼子,身经百战,胆大心细,今后是你一个好帮手。

毕选进哼了一声,显得有些不满。

顾书雄也不再理他,宣布,大队立即出发,翻越秦岭。

这支队伍就沿着山路开拔了。

韩文德刚回来就当了中队长,又在队伍中找到了二哥和世金大哥。悄悄和他们通了气,让他们不要轻举妄动,听他的吩咐,然后又去找团长米满囤。

米团长见了他很冷淡,只是例行公事的打了个招呼,韩文德悄悄地、开门见山的对米团长说,你想把队伍拉出去,我昨晚上就听见了。

米团长很是吃惊,拿眼睛看韩文德,不知道他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韩文德又说,你不要怕,我这次来有两个目的,一个是救我二哥和世金大哥回去,再一个就是救你们,你们跟着顾书雄跑到南边去只有吃亏,解放军很快就要打到全中国,没有逃的地方。

米团长问他,你怎么知道?

韩文德说,我对你说实话,我带一个连已经起义到解放军了,这次为救我二哥和世金大哥才撵你们来的,你和那个富平县的保安团长计划带队伍逃走,我藏在山洞里都听到了。

米团长说,我们两个也就是说说,还没有计划好。

韩文德说,你们这样干就对了,我们把队伍拉回去向解放军投诚,就能安安宁宁保住性命回家,顾书雄他不敢回去,他杀过共产党,共产党不会饶他。

米团长说,这事情就靠你了,只要有机会,我就先给一中队长冯建兴打个招呼,二中队长柳正友是顾书雄的亲戚,估计话不好说,干脆不要二中队算了,就带一中队和三中队走。

韩文德说,不行,二中队也是咱高陵的乡党,不能把他们扔下,我去给柳正有说,不行就把他拾掇了。

米团长说,最好不要杀人,平平安安的拉走。

韩文德说,没有那么容易,顾书雄能让我们安安宁宁拉走队伍吗,你不要怕,胆大些,量他顾书雄也没有多大的能耐。

米团长说,相处一场,我也不想做得太绝情,咱们饶顾书雄一条命,看他的造化如何,

韩文德说,也行,量他也逃不到哪里去,富平的保安团也要拉走,这个得你去联系。

米团长说,已经说好了,拉队伍的时候,只要给他们打一声招呼就行了。韩文德说,要走就要赶快,今晚最好,夜长梦多,翻过了秦岭就难走了。

米团长说,行,就这样定了。

当晚歇息在一个小镇,各团都分开住,高陵的在最南边,富平的在中间,三原在最北边,这是顾书雄的安排。

顾书雄来到周至的山里边,经过这么些日子与解放军的周旋,胆颤心惊,不信任富平和高陵的保安团,却信任三原的,它可能觉得三原的团长毕选进脑子简单,脑子简单的人就比较可靠,所以把他们放在最北边,以防止高陵和富平的两个团逃走。

韩文德和米满囤都看清了顾书雄的意图,当晚,他们秘密结束停当,韩文德去见而中队长柳正友,两人见面,柳正友问他,你有什么事?

韩文德开门见山的说,我们准备把队伍拉回去,你打算怎么办?

柳正友听韩文德的话不对劲,又见韩文德全副武装,杀气腾腾,有点胆怯的问,顾科长和米团长知道吗?

韩文德说,米团长知道,顾科长不知道,你如果要跟顾科长走,我不拦你,但是,你不能把队伍带走,你的二中队都是高陵的兵,他们都要回高陵。

柳正友问,几个分队长都知道吗?

韩文德说,都知道了,就看你怎么办?

柳正友说,顾科长是我表哥,我不能看着他一个人走。

韩文德说,那就委屈你了,我得把你捆上,你不要反抗,外面都是我的人,反抗没有啥好处。

韩文德把柳正友的枪下了,掏出绳子,把柳正友的脚手都捆上,又给嘴里塞了一团麻布,然后对柳正友说,我们走后会有人发现你,就给你把绳子解了,你好自为之吧。

然后出门去见米团长,准备开始行动。

三原的保安团在路口撒了两个岗哨,韩文德让米团长装着查岗,去和那两个哨兵说话,他和世金大哥从另一边绕过去,一人一个锁喉,那两个哨兵一声也没喊出来,就被他们拖走,然后像柳正友一样捆好,也给做里塞上麻布。

随后,队伍就开始行动,富平的保安团先走,然后是高陵的,韩文德和他世金大哥断后。韩文德向米团长要了两挺轻机枪,他和世金大哥一人一挺。

队伍退完,韩文德见顾书雄和三原的保安团都没有发觉,就招呼了世金大哥一声,然后跟在队伍后面走。

走了不到半里路,就听见原驻地传来人喊马嘶的声音,知道他们的行动被发现了,催促队伍行动快些,但是因为月亮已经隔在山后,大山黑黢黢的影子压下来,路看不清楚,保安团的士兵过去很少走夜路,再加上疲惫,行军的速度快不了。韩文德心里虽然急,却也没有好办法。

就在这时,只见一溜火光向这边迅速移动,后面三原的保安团举着火把追过来了。

米团长问韩文德怎么办?

韩文德说,不怕,咱门只管走咱们的,他们举着火把,等于给我们一个打枪的目标,只要他们不知死活,咱们也就不客气。况且咱们还有解放军的支援,时间稍微长一点,他们想跑都跑不掉了。

说话间,那些举着火把的民团士兵逐渐追近,韩文德平端着机枪,照着火光嘎嘎嘎扫了一梭子,黄世金也扫了一梭子,就见几把火光落在地下,有人受伤的喊声。韩文德大声喊道,喂,老乡,想活命的不要上来,想寻死的上来。

传来几声枪响,子弹从头顶上飞过去,那溜火把全部熄灭了,又是黑黢黢的夜。

韩文德又大声呼喊道,老乡,人各有志,你们走你们的路,我们走我们的路,谁也不妨碍谁,你们要打,我们奉陪,看谁吃亏谁占便宜。

只听顾书雄在那边喊道,韩清醒,我没亏待你,你为什么要把队伍拉走,只要你回来,我既往不咎,委任你当大队长。

韩文德说,我不稀罕你的大队长,你好歹毒,把我大哥二哥和世金大哥抓来当兵,就是想把我捆住,让我跟你走,还说没亏待我。

顾书雄说,兄弟,你误会了,我也是为你好,你大哥二哥和世金大哥都当过我们的兵,我怕共产党来了对他们不好,才把他们带出来。

韩文德说,把你的好心收起来吧,咱们现在已经是水火不相容,你要打就打,要退就退,没有什么好说的,就看你胆量大不大。

听那边传来嘀嘀咕咕的声音,跟着就是后退的脚步声,看着他们走远,韩文德这才松了一口气,让队伍继续往北撤。

正走着,又听见前面传来急促的脚步声,听声音有一连人,估计是解放军听见枪声前来接应,就大声喊道,解放军同志,我们是起义过来的队伍,你们不要开枪。

那边也传过来喊声,你是韩文德吗,我是赵祥,你先一个人过来。

韩文德叮咛米团长和富平的侯团长,让队伍原地休息,他踏着漆黑的山路走了一百多米,就看见了赵政委和一个连的士兵。韩文德简单的向赵政委汇报了情况,然后和赵政委前去见起义过来的士兵和官员,赵政委紧紧握着米团长和侯团长的手说,你们弃暗投明是最好的结局,那些反动民团跑得再远,迟早也要被我们消灭。

第二天,韩文德带过来的两个保安团开始整编,这些民团队员们绝大部分都不愿离开家乡到外地打仗,解放军就发给他们路费,打发他们回去了。韩文德的二哥和世金大哥也跟着回去了。只有极少数的人编入了队伍。

多少年以后,有人总结关中地区的人干不成事业,就是因为恋家的缘故,不像南方的人可以抛家别子多少年不回去。

仗打完后,部队出山到槐阳镇休整,团里说部队休整后要向南开拔。韩文德知道走了后不知何年何月才能回来,想回去向父母告别。同时也放心不下世金大哥,想回去安排一下,就向赵祥政委请假。政委批准了,对他说,只许七天,不能太长。

韩文德问赵祥,你也十二年没回家了,不回去看一看?你爸你妈都想你了。

赵祥说,部队正打仗,事多,暂时回不去,等全国解放以后再回去。

听赵祥这一说,韩文德也不想走了。

赵祥给他做工作说,你还是回去看看,把屋里的事安排好再来,打仗就安心了,我也要让你给家里捎封信去。

韩文德拿了假条粮票,还有两元路费回家,五天后返回,高高兴兴的来到槐阳镇,只见槐阳镇上空荡荡的,一个兵也没有,不知道怎么回事,向当地人打听,他们说,队伍前三天已经悄悄开走了。

韩文德站在槐阳镇的街道上,看着街道着上稀稀拉拉的行人,不知道该怎么办,如果去追队伍,往那儿追,这可不是他在张古山血战以后千里走单骑,目标不明确。看着一轮火红的夕阳向山后落下,因为是夏天,天气很热,他也没钱住店,在镇子边上找了一块平地躺下,歇息了一晚上,第二天天不明感觉到有点冷,起来以后就往回赶,半夜就到家了。


5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