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油咽喉保卫战 (修改稿) 第一部(第二次修改稿) 1015-1016

中悦 收藏 12 21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0429/


1015


茅草掩映中,淡绿色的光斑充斥红外夜视仪视面,一共六十几个,苏煜知道,这就是鬼子依仗的金刚级重型坦克,即将进抵底喷型金属射流反装甲地雷布雷线。鬼子在主攻方向上别的不用了,只用金刚,93级主战坦克远远地跟在金刚级和后面,双方都试图从两翼丘陵先伸出去压迫中间取得有利态势,但两侧丘陵横向雨水沟密布、陡峭,通过性实在太差,93式和白虎式都爬得很慢,参谋报告:北侧丘陵,双方爬得较快的轻装甲车已在布雷线东500米交上了火,但朱雀只是装甲吉普,64旅的训练在以轻打重方面又差劲,顶不住日军的6X6装甲车开始节节后退;南侧丘陵的2个青龙装甲车连是旅长亲手调教的精锐,伸出较远,前锋一度逼近中山高遭遇日军93式主战坦克的攻击后撤回丘陵地带,一路过去时从车上撒布下来60个双人反装甲小组,巧妙利用地形,以单兵反坦克导弹射击日军装甲车和93式坦克,反倒取得惊人的效果拦住了鬼子的南翼装甲纵队,这些小组连防红外作战服都没配备上,在红外夜视搜索设备下本应无所循形,可他们充分利用地形,躲在横向的雨水沟壑里避过红外侦搜,在日军装甲车辆从反斜面冲下来时打击它的侧面、履带,在鬼子车辆越过沟底再爬上正斜面时攻它的顶特别是攻装甲很薄弱的动力舱顶盖,射完首发立即转移把一次性发射器的空弹具竖在原处,鬼子的车若还有反击能力的要在沟底深草被覆下搜索到两人小组不那么容易,往往是搜到那管热乎乎立在那里的空弹具,最多是鬼子干掉空弹筒还没来得及朝着周围开炮打机枪,第二发导弹就到了,每小组携带2管弹具合一反装甲导弹,到现在已干掉鬼子二十几辆93坦克数十辆装甲车,有效阻挡了日军南翼装甲纵队的推进!

参谋报告到这里,苏煜苦笑了一下说:“我们的兵体能还是不行,要是大陆的农村兵大概每人能背2管钻山沟跑10里地,倭寇还要惨。”

听完3个参谋的简要报告,苏煜综合判断了一下,感到基垄坦克会战的胜负因素交织,战局前景难料。日军南翼装甲纵队能被拦住主要原因还不在于本旅以轻打重训练好,而在于日军没派步兵伴随掩护,导致我方步兵反装甲小组能够攻击得手,日方指挥官犯这个错误应该是不得已,他们1个步兵联队加8千多汉奸军散兵攻击三界山,结果被东方海面上解放军火力船队所载的2个炮兵军以榴霰弹一扫而光,解放军是怎么把这2个炮兵军运动到东面去的,苏煜一时间想不通,眼下事实说明解放军确有这个炮兵能力,TNN的,东西两面一共3个半炮兵军夹着,小鬼子的步兵不敢出乌龟壳子了,可惜解放军第一炮兵军的15英寸火箭炮气爆弹数量有限,现在第一批弹药快打光了,还要保证台北保卫战这个主要方向(共产党的这个主要方向选的很准,日本的主动脉在中绳被切断,在台日军只有两个选择,常规作法自然是打通万里镇阻隔全军从基垄登船撤退并在其联合舰队主力的支援下回程夺回中绳,冒险的做法是不顾一切先行攻占台北逼迫陈选举这王八蛋以变节投降保住执政权,陈选举再下令国军全体调转枪口与日军一起打解放军,陈的主流系就会依法尊令调转枪口,传统系会进一步四分五裂——竹子湖的249师等部大概多半会降日,剩下的抵抗不了多久即被歼灭,万里集团里面,自己的51旅绝对会抵抗到底,64旅和空降62旅也不会出大问题,208师会分裂,131旅和192旅大概顶不住,只要台北降日,万里集团西线立即就崩溃,总部靠到东线装甲群自己这里,无论三界山在军事上是否守得住,后续物资和增援都在政治上被断绝,这种情况下,恐怕顶不了半天东线装甲群就覆没了。就是说,日军如能夺占台北,则万里镇的切断无需苦战就能打通。以对清水玉大将的了解来看,此人多半会选后一方案——不顾一切攻占台北!)

苏煜是国民党的传统铁杆党员、国军传统系的中坚分子,也是公认的装甲兵悍将。他平时治军极严,对部队的作训达到严酷的程度,每季度都有死伤,自称达官显贵有钱人的公子哥最好别来本旅,加上脾气暴躁动辄打人,积怨是有的,好在此人事事以身作则廉洁公正个人操守的瑕疵很少,严以立威,正以立信,还是得到了旅内大多数官兵的衷心佩服和敬畏。他在部队里很少与人谈及政治,被人逼问不过时就以“军人只知服从,不必过问政治”回答。即便如此,刚才隐入茅草丛后第一件事就是向万里镇的李之焕将军力陈今日战局要想取胜,唯有与解放军通力合作!总座的声音却异常沉重:“南部共军前锋已在高雄登陆,北部共军主力已在金山角西南登陆,正向台北发展,都没有指向日军,在我们拚光以前不要指望共军的援救!你只管集中全力攻克基垄!调整三界山炮群的指挥关系,从通道集群那里调给你直接指挥!62空降旅还有9架能用的直升机,都归你!万里和补给通道我负责守住,不要你一辆车的回援,苏旅长!你是将才,你的装甲群是我们最后的希望!请务必发扬黄浦革命精神,全力以赴坚决攻克基垄!”

“总座放心!要不我的车踏平基垄,要不我的人倒在基垄!”

苏煜明白总座已把能用的力量都交给了他,万里镇只依靠残破的2个步兵旅半个步兵师要抵挡西面日军1个旅团加2个主战坦克营或可勉强维持,这还是靠着大陆那边三十几发等效10吨TNT的气爆弹吹光了鬼子的旅团部和一个完整的联队,苏煜研究过海峡那边第一炮兵军以15英寸大口径火箭炮打过来的当量10吨TNT气爆弹,他曾数次参加美台兵棋推演,其结果是发现:对中国大陆来说可靠而且经济上能够承受的办法,就是使用超远程火箭炮发射简单末端制导炮弹,靠数量打破美台T M D系统。因为就算爱国者的拦截有效率达到100%,台湾也就拦下几百枚,如果用解放军的火箭炮打过来几千发炮弹会怎么样?导弹是拦不住这么多炮弹的。中国大陆在1998年的时候就发展出射程320公里的超远程火箭炮,打得不准,无末端制导的误差达2%,有简单惯性制导的误差也有0.3%,但是费效比很优。如果使用这种打法,单靠军事手段是防御不了的。因为,一枚新型高效爱国者反导导弹的价钱是一枚远程火箭炮弹的10倍,而美国购买力平价的国力只是中国大陆的2倍多,就是说美国即使以举国之力来防中国大陆的攻击也是防不住的,武器总成本的比值远超过了国力的对比。这个思想来自一篇论文。

2000年,一个署名中悦的家伙在互联网上公开了一篇文章,题目很长,叫《以数量制质量,以模糊制精确,以简单制复杂,以经济制军事—论大陆攻台战略》。这篇文章发表不久就被美 台 官 方 屏 蔽,但是已经引起军 界一片惊呼,说如果大陆那样打 台 湾,无论美军是否参与,中国都已立于不败之地。 文章特别指出,误差大的炮弹比精确制导武器对台湾的伤害更大,因为,误差达到2%的话,落到台湾的落点误差就有4公里,军事目标周围、50平方公里内的房地产价值就全完了,这样的800发炮弹,就可以打掉3万6千平方公里的台湾岛的经济结构:台湾是房价上升拉动土地升值,而土地资本正是多数工商业者在银行借贷的抵押物,如果大陆的炮弹打不准的话,就会炸掉房子,房子明天可能被炸的情况下,今天大家就不买了,房价下跌,地价就下跌,房地价下跌,工商业者在银行的抵押不足,就要抽回工业资金和商业流动资金回补,或同时卖出股票变现回补,而工商业全面萎缩也必然使股市基本面下跌,这样股价下跌又造成股票抵押物不足,工商业银根再被抽紧,如此恶性循环,必然造成银行坏帐和工商业急遽萎缩,这在台湾就会造成经济崩溃。在这里,武器的模糊胜于精确,数量可以制约质量,经济可以制约军事。作者预言,土地狭小、工商业密集金融业发达的地方的经济,容易被这种打击摧毁,紧张情势下,如果一枚重弹击中新加坡,就会摧毁新加坡的经济,而台湾被几百枚重弹击中也就差不多了,那么,人呢?文章没有提到人会怎么样,但是发表不久,尽管被屏蔽了,在台湾工商界和军 界还是掀起了声势浩大的反 战运动。

这对美台防御战略布局产生了极为深刻的影响。所产生的一个直接后果,就是美台双方认为 必须在中国大陆的廉价巨量投射武器打不到的距离之外建立离岸反 攻 基 地,这包括至少一艘浮岛式机场或浮岛式航空母舰,用以保障台岛上空的制空权而不是保障海峡上空的制空权。

应该说,大陆的远程火箭炮加非精确大面积摧毁弹药是建立在“以模糊制精确,以简单制复杂,以廉价制昂贵,以经济制军事”战略思想之上的政治武器,针对台湾经济的土地附属物基础和台独意识民众的财产-资产构成达摩克斯之剑,此剑悬于人心,起到摧毁其经济依托的不寒而栗的震慑作用,从而扭转了大部分泛绿民众支持急独的激进态度。 这个道理,曾南岳司令官曾在一个高级将领出席的研讨会上作过精辟分析,与会者皆以为然。

至于这些重磅火箭炮弹在军事上的作用,苏煜觉得自己了解的很清楚:在发动第一击的时候炸毁岛内全部机场并以窒氧战术保持持续的机场压制,把台湾全部空军摧毁于地面或压制于地面,根本不存在所谓两岸空优战机在空中争夺制空权的问题,因此台湾购买先进战机、导弹、雷达、爱国者等等全是扯淡。几百上千发大炮弹飞过来怎么拦?回答不了这个问题就不要谈岛内空军建设。计算表明,爱国者系统加上天弓反飞弹系统在最佳状态下其数量也只够拦下300枚大陆导弹,而大陆可靠摧毁台湾全部空军需要300-400发重弹,因此海峡那边的飞弹超过800枚时这边军内上层就是一片“完了”的声音,双方互访几次交涉台湾方面都要求大陆把瞄准台湾的飞弹――包括末制导火箭炮弹的数量裁减下来,以此作为两岸开始良性互动的先决条件,无奈大陆老神在在地就是没答应。这也难怪人家,陈选举这个苏拉政客总是用台独步骤转移视线挑战大陆底线,这边不肯说不独,那边怎么肯说不武。

今天一打起来,才得知海峡那边在沿岸部署了3个导弹旅800多枚重磅导弹,第一炮兵军的大口径远程火箭炮弹也有800多枚,合起来是1700枚,战前估计的2倍,但是,仍不够用。大陆把这些大家伙集中用于保卫台北,光是支援华岗阻击战就砸上去二百多枚大家伙,干掉日军攻击华岗的2个旅团,刚才通知第一波弹药打光,更换上第二波弹药需要大约1个半小时,解放军台湾战役指挥部建议万里装甲群不必进攻基垄,只要堵住内僚狭道90分钟,促使日军坦克群猬集于河滩公路狭窄范围内,弹药重装填后的大当量气爆弹密集攻击就让鬼子的重坦克群灰飞烟灭!

苏煜是李之焕一手提拔起来的,视总座为自己的恩师,可此时面对前线军事态势实际分析,却无法认同总座“共军对日军只看不打”的说法。他当然明白第一炮兵军恪守重型炮弹的分散放置原则,运输装填二次弹药需要时间,他也明白解放军要他只守不攻吸引日军坦克群猬集狭小地域再以重型气爆弹扫平的战法事半功倍斩草除根,此后解放军的两栖坦克团可以轻松抄后路攻占基垄,而基垄日军沿中山高攻击台北的装甲部队将与从龙潭上来的中岳集团陈旧坦克车迎头相撞,苏煜根本不相信中岳集团从大陆买的老掉牙的59式甚至54式坦克能顶住日军93式坦克,不过数量竟然有600辆!算一下也知道,这仗不用打,600辆30吨的废钢铁就是塞也把中山高塞严实了。

这样看来,自己负责的万里坦克会战只要坚守90分钟就行了。苏煜掂量着要凭自己攻克基垄只有三成胜算,可要死守内僚狭道就有7成把握。因为国军倾尽所能在眼前的内僚狭口布设一道反装甲地雷防线,日军的金刚级重坦克的确难以阻挡,当这些笨家伙接近布雷线时,会有30辆己方坦克冲上来送死,停在布雷缺口被鬼子打坏,金刚级从坏坦克堆之间通过必然趟上那30几枚高级底喷射地雷,白虎坏坦克间的缺口就被金刚坏坦克塞上,内僚狭道的最窄处就被数十辆坏坦克完全塞满,日军要打开坏坦克障碍只能工兵爆破,那时远远躲在狭口后面的炮兵营和装甲车机关炮完全可以封锁住不让一个活着的工兵上来,金刚级过不去狭口,两侧丘陵上只能用93级慢慢爬,这时51旅平素以轻打重的战术训练就能充分发挥作用,刚才南侧丘陵的战果已经证明了这一点,只要保证日军步兵不要伴随其装甲群,而要让日军步兵跟不上来,必须要有切实有效的炮火封锁能力,从公路两侧丘陵坦克通行宽度计算,三界山炮群至多管住一侧丘陵还不太够,刚才鬼子一个巡洋舰战斗群冒险逼近海岸炮击三界山顶坪,给我炮群造成严重损伤,半数火炮已被打坏,必须马上打掉这个近岸舰群,这要靠解放军的火力,另一侧丘陵地带的炮火封锁也要靠解放军的火力,只要两侧鬼子步兵上不来,其装甲群就不能也不敢两翼深入,那么日军坦克群堵在中间狭道1个半小时后就会被解放军的重型气爆弹扫平!

苏煜在亲率前锋坦克营与日军金刚级重型坦克硬拼一场之后已确切得出结论:只论手里的装备是顶不住金刚级的冲击的,要打败日军装甲群,只有依靠地形地物、平时训练、正确的战术设计,特别是要依靠解放军的配合支援,唯一的取胜可能就是这个方案了。总座说不能指靠共军,可眼下的战场形势是:不能不指靠共军。

屏住呼吸,红外夜视仪中,看到六十几辆金刚级嘎嘎吱吱慢吞吞地逼近了布雷线,苏煜把自己从纷繁的思绪里解脱出来,镇定心神,低喝一声:“塞子出动!”



1016


3个老式的勇虎坦克连从黑暗隐蔽处猛冲出来,按照工兵布下的地物标记――三角锥障碍物的指引准确驰入狭口布雷线的3个缺口,横向停车,转过炮塔照着金刚级来向开上1炮,坦克乘员下车分散隐蔽撤回,这些进展都算顺利,有几辆车没开炮里面的人就下车跑了,苏煜也不以为怪。

日军的金刚级坦克以两排横线塞着狭道慢吞吞开进,打开各型雷达搜索前方,除了没开车灯以外什么都开了,摆明了一副不怕打你能奈我何的架势,唯一顾忌的是刚才被丘陵上的近距反坦克导弹直射动力舱顶盖和近距坦克炮直射履带打坏了一半,所以现在全力搜索前面敌方坦克,两侧丘陵上炮弹打出的火墙徐徐推进,后面跟着装甲车群,确保金刚级两侧不会再有直射的反装甲武器,这使得金刚级重型坦克群不得不放慢开进速度,比人走的也快不了多少。

充当“塞子”的勇虎坦克顶着防电磁波草木覆盖开出隐蔽地点后即被日军坦克察觉,行驶不长距离后停车、开炮、暴露位置,炮口的红外闪射立即被鬼子坦克红外搜索雷达测出并完成准确火控锁定,接着就被数发5英寸滑膛炮弹打成熊熊燃烧的火炬,鬼子的金刚级坦克群调整了一下,2排横队改3列单线纵队对准3处缺口开进,一如预计,装甲薄弱的火力扫雷车辆畏惧打击没有跟上来,鬼子不能对缺口火力扫雷,金刚级坦克对准缺口连连开炮,而美国人给出的这种高级底喷式反坦克地雷使用手册说明埋雷桩管深度是禁得起6英寸以下炮击扫雷的。

3列金刚级坦克吱吱呀呀开近了缺口,20米!进入缺口!苏煜屏住了呼吸——

没有地雷爆炸底喷。没有坦克被摧毁。

50米距离转瞬即过,金刚级坦克的前锋穿过了缺口雷区,安然无恙!

苏煜头脑一阵昏晕,哪个环节出了问题?! 费尽心血布设的雷线竟然不起作用!全盘计划都被打乱,金刚级重型坦克一旦穿越内僚狭口就再也无法阻挡,可以一路打到万里,打到台北!

日军的炮弹火墙从身后不足百米轰轰地推了过去,雨水沟落下数发炮弹,冲击波气浪卷起草木泥沙冲出沟口把苏煜的指挥小组压在底下,枪炮声逼近,鬼子的北侧丘陵轻装甲群与64旅机步连余部交火,渐渐逼近了,

在警卫的帮助下,苏煜掀开身上的泥土半撑起身体,右臂麻木,脑袋也麻木,是不是止疼针影响了头脑思考,脑袋晕沉沉的想不出办法,咬紧嘴唇片刻,苏煜嘶哑地命令:指挥组立即后撤。布雷线后面的2个坦克营全部横转塞住狭道!坦克炮坚持射击人员不准撤离!后面各个坦克营都给我顶上来,塞也给我把狭口塞满罗!请求解放军打掉鬼子炮群!鬼子的炮火一弱,轻装甲车辆和步兵小组给我两翼扑上去以轻打重,打它动力舱!打履带!自行炮营和三界山——

话没说完,一群小口径炮弹近炸,指挥小组被吞没在一片爆炸的硝烟火光中。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