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地男儿 第二章:千里火线 第八节:别了,南国(3)

醉长生 收藏 4 1
导读:大地男儿 第二章:千里火线 第八节:别了,南国(3)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91/


“三号楼顶上!射击!!!”这次田中次郎听清楚了枪声的方向,拔出军刀一指,大叫着命令士兵向顶楼射击。话声刚落,‘砰’,又是一枪打来,田中次郎整个身体就象凭空被辆看不见的汽车轰然撞上似的向后飞去,掉落在草坪上打了好几个滚,胸口赫然是一个拳头大的洞。还在空旷地带的宪兵见状纷纷一边向楼顶还击,一边往四号楼别墅跑去,那知还未跑几步,四号楼的窗户里突然也冒出了三个枪口,‘砰砰砰……’的向宪兵们猛烈开火,跑在前面的几个宪兵措手不及,登时被打翻了五、六个,只能就地找掩蔽物还击。

守卫大门口的和一号楼、二号楼的宪兵听见枪声从后面响起,纷纷往后面跑去,刚刚跑到三号楼前,就被一大群乱蜂似的人群从里面裹了出来。人群里女人的尖叫声,宪兵们怒骂着要人让开,和后面枪 ‘砰砰砰’激烈的枪声混乱交织成一团。

浅野宫二小队长抱着一挺轻机枪急得冒火,疯狂的叫骂,“滚开,滚开啊你们这些卑鄙的胆小鬼!让我过去!!!”被吓得炸了窝的人群那会听他嘶哑的骂声,只知道后面有恐怖分子和宪兵们打起来了,谁知道还有没有炸弹的?你们这些傻冒要去打仗就去,老爷我还是逃命要紧。居然把浅野宫二等几个小队长指挥的上百个宪兵裹得随着人流倒退。

日向清一副小队长隐蔽在绿化带的石栏后面,挥舞着手枪,怒吼着“开火!开火!”开始时几秒的惊愕早已退去,他毕竟也是训练有素的下级军官,理智的指挥剩下不到30个宪兵不停向四号楼压制性射击。三号楼顶上狙击步枪已经把没有隐蔽好的几个宪兵打死,现在已经找不到可以射击的目标,小花园里的宪兵没有配备狙击手,很难向顶楼还击,暂时不管了。日向清一清楚,敌人最多也就四、五个,一时占了地利之便才打得宪兵们死伤狼籍,医院里可是还有100多的兵力,只要死死缠住敌人,不让敌人从三号楼四号楼里出来就算是赢定了,现在四号楼前最大的指挥官就是他了,从他跑了谢南国的下场他可是很清楚的,横山课长流满满地的内脏,那情景永远也忘不了。

“呃”,熊无疾小声的痛哼一声,拔出了两根因为子弹打中窗户木棂,迸出扎进脸上的木刺。低头换上弹匣,站起举枪就射,才抬头就招来了一群子弹的热烈追求,强烈要求亲吻他的脑袋。噼哩哗啦的一阵乱响,玻璃和碎木打得到处横飞。熊无疾赶紧低头隐蔽,马上又是抬起一枪,打死了一个躲在树后的宪兵。‘咻’一颗子弹斜里飞来,打飞了熊无疾头上的军帽。熊无疾只觉得头上火辣辣的,伸手一摸,满手是血,子弹擦伤了他的头皮,看着墙外的方向怒叫:“余杰你想等老子死了好坐连长的位置啊!”

话音刚落,余杰好象是在嘈杂的枪声中听见了熊无疾的叫声,为避嫌疑,马上冲了进来。

日向清一突听一声‘轰’的巨响,接着就是一阵哗啦哗啦倒砖头的声音,循声看去冷汗只冒,“完了!”正是在后巷警戒的那辆装甲车撞倒了医院的后墙,已然大摇大摆的冲进了后院!没有人命令装甲车进医院来增援,这显然是说,车的主人已经改姓了。

宪兵不是野战陆军,每人只配备了几个用来人员杀伤的破片钢珠手榴弹,那里能炸坏‘大坂’级中型装甲车的装甲。日向清一只能尽力了,“快!手榴弹一起扔!炸了装甲车,不能让它靠近四号楼!”

浅野宫二好不容易推开已经变得稀落的人群,带着上百个宪兵往三号楼冲来,突然一眼瞅见从三号楼四楼药剂室的窗户里飞出了一个老大的玻璃瓶,‘咣啷啷’的就在三号楼台阶前摔碎。十几个宪兵在副小队长麻原的带领下已经冲到了楼前,正砸在他们脚边,见玻璃瓶里洒出的是一些无色通明,带点奇怪甜味的水,其他的也没什么异样就没在意。浅野宫二是往左边跑,准备绕过三号楼,直接增援小花园的日向清一,大声命令麻原道:“快上顶楼,干掉上面的狙击手!”

麻原奇怪的没有回答道:“嗨!”和另外十几个宪兵一样冲锋的速度居然慢了下来,连一些正往外跑的人一下子都变得步履蹒跚,接着竟然摇晃了两下,咕咚咕咚全部倒地人事不省。人群更是惊恐万状,跑得那叫一个速度,一个个的都能媲美奥运健将,连50多岁,胖得象匹河马的后勤处长都能抓得住羚羊。

浅野宫二瞪大了眼睛,大叫麻原的名字,麻原倒卧在地,生死不知,更没有回答。就在这时,又有几个玻璃瓶咣啷啷的分别砸在三号楼前和左右两侧的空地上,空气中登时弥漫出一股子甜香,包围了整个三号楼。已经冲前的宪兵们闻着这股味道,一个个摇晃不定,纷纷倒地晕迷,倒下的足有七十人以上。浅野宫二知道不妙,丢下的东西不是麻醉药就是毒气,捂住口鼻迅速后退,指挥宪兵朝着四楼药剂室的窗口扔手榴弹。有几颗手榴弹直接扔了进去‘轰轰轰’的炸得药剂室里烟雾腾腾,碎片横飞。更多的手榴弹是掉在地面上,炸死了几个倒在地上的宪兵。

三号楼正遮住了后面的小花园和四号楼,楼两旁的空地足有十几米宽,现在也被那怪异的药水全部覆盖,人跑不了几步就会中毒昏迷,叫一个宪兵撕下布捂着嘴冲过去,没几步照样昏倒,现下是绝对不能冲了。后面枪声‘砰砰啪啪’响成一片,还能不太清楚的听见日向清一大声指挥作战的命令声。可浅野宫二现在什么也做不了,急得直跳脚,伸手抓过一个架着伤员的医生吼道:“那是什么东西?!”

医生慌慌张张说句不知道就架着伤员一瘸一拐的走了。浅野宫二一连抓两个护士才知道是哥罗芳,可能还有一些笑气,问怎么防护,答案是防护的药全在药剂室里,要是没有防毒面罩就只能等挥发散去再说了。“快!叫增援!叫增援!”他也只想到这个了。

宫琳投出了所有的玻璃瓶早在手榴弹飞来之前就迅速的撤离了药剂室。满地都是昏迷躺倒的人,霍远航的枪声一响,她就在一楼大厅和二、三、四楼的楼梯间扔下了几瓶哥罗芳,整个三号楼里面哥罗芳气味更是浓烈。冲上12楼的十几个宪兵还在拼命的砸顶楼平台的小门,哥罗芳的气味一漫上来,二话没说的就全滚下了楼梯。宫琳随手操了枝步枪,隐蔽在一楼的一个房间窗户后向宪兵们猛烈开火。

周春开着装甲车直冲四号楼冲去。一个宪兵不顾弹雨,嘴里高喊“班哉……”两手扣了足有8个手榴弹向装甲车冲来。“黄杰前面!”周春急得大叫,要是这么多手榴弹挨着装甲车同时爆炸,震也能把他们震死!

黄杰操着机枪狂扫宪兵,‘哒哒哒哒哒……’,火蛇飞舞着舔舐宪兵美味的身躯,装甲车体和机枪上的挡板也被宪兵们还击的子弹打得火星四溅。这么近的距离,7.62口径的机枪扫出的子弹面一点都没有分散,只要是被扫中的人无一不是同时身中十数弹甚至二十弹,如此火力,天照大婶亲至也得被撕得个稀巴烂。宪兵们怒吼着还击,但面对钢铁怪兽和自动火力的机枪,他们连豹子面前的狐狸都算不上,至多也就一黄鼠狼的档次。天照大婶大概见事不妙,想起今天出门忘化妆回家扑粉去了,愣是忘了要保护她的子民现在免受单方面的屠杀。

听见周春急叫,黄杰哗的把机枪转过去就是一串子弹扫在那宪兵的胸前。宪兵正向前冲,惯性未消,十几颗子弹打得胸前团团血雾盛开,整个身就象是在跳着一种叫做什么太空舞的怪异扭动。黄杰“呀啊~!”嘶吼,抠着扳机不松手,又是十几枪带在曳光打在宪兵身上。惯性抵消,宪兵猛地被打得向后倒飞回去,人还没有落地,手上扣着的8颗手榴弹‘轰轰轰轰……’已经全部炸响,宪兵的身体裹在八团火光和烟雾中升高、翻滚,再升高,转了好几圈才尸体掉落草地,唔,应该说那团烂肉转了好几圈才掉落草地。因为那怕是达尔文重生看见了都会斩钉截铁的给出结论:

这团玩意肯定是种我还没有发掘到的物种,不管怎么看,这玩意儿,嗯,反正不会是人,对!就是这样。可千万不要拿去喂狗,保不齐有毒就把狗给吃死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