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马行空之萧峰后传

xxy717 收藏 9 753
近期热点 换一换

第一回 生死茫茫 第一节 穿越时空


话说阿紫抱着萧峰跳下悬崖,只觉耳旁呼呼风声,身子急坠而下,她没有丝毫害怕,抱着萧峰尚温热的身子,心中充满了满足与平和。

突然一股强大的气流从谷底旋转而上,将悬崖壁上的树木、乱石刮将起来,排山倒海般朝阿紫卷来,未及阿紫思索,飓风已硬生生将她和萧峰刮开来,分别朝两个方向卷去。阿紫双手疯了似地在空中狂抓乱舞,想要抓住萧峰的身子,然而萧峰瞬间已被卷得无影无踪,哪里抓得着?阿紫又惊又恸,只觉身子在空中急速旋转,她大叫一声:“姐夫!”,晕死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阿紫感觉眼前有光影闪动,她睁开眼睛,发现一缕阳光正照在她的脸上,她眨了眨眼,看见头上悬着洁白的帐子,自己正躺在一张竹床上,盖着薄薄的被子。阿紫稍一动,即觉得头痛欲裂,脑海里空荡荡的,忽然一个高大的身影钻入了记忆,她喃喃道:“姐夫、姐夫,你在哪里……”她手撑床沿,想要翻身坐起,却感周身剧痛,她用力一撑,痛彻心肺,“嗳哟”一声,又重重地摔回床上。

定了定神,阿紫模模糊糊地记起自己抱着萧峰跳崖,后被飓风卷走的经过,心里悲痛欲绝,泪水漱漱而落。突然想起自己已把眼睛挖出还给游坦之,为何还能视物?不由惊叫一声,伸手去摸眼眶,触手之处充盈饱满,眼珠微微凸起,阿紫复睁大眼睛,转了几下,又定定地看着头顶上洁白的帐子,心里充满了恐惧,“我的眼睛又变回去了,莫非我已到了阴曹地府?我姐夫的魂也不知道在不在这里。”想到此处,她又欢喜起来,“我终究是与姐夫同生共死了,无论如何,我也要在地府里找到他。”

阿紫环顾四周,见所处之地是间茅屋的斗室,竹榻木凳,俱一尘不染,床边竹几上放着一张瑶琴、一管玉箫、一面镜子,几缕阳光从窗格子处漏进来,正照在自己身上,怎么看也不像阴森恐怖的地府。阿紫强忍疼痛,手撑着席子,慢慢地将身子坐起,伸手拿过竹几上的镜子一照,只见自己虽脸色苍白,但容貌依然,眼睛明亮。她尖叫一声,把镜子一扔,心想:“鬼是没有影子的,我看得见自己的影子,那我就是人不是鬼,可是我从那么高的悬崖跳下去,又被风卷了那么远,怎么还能活下来?而且我是连眼珠子都扔了的,怎么现在又好端端地在脸上?这个法子连虚竹都不会呢……啊,虚竹,一定是这小和尚研究出什么新法子,又把我的眼睛给安上去了!我姐夫已经死了,谁要他救我!”想到此处,她扯直嗓子大嚷:“虚竹,虚竹,小和尚……你给我滚出来!”

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由远而近,一位俏丽的白衣女子推门走了进来,阿紫怒道:“谁要你来的?快叫虚竹那小和尚出来!”白衣女子看了她一眼,又伸手到她额头摸了摸,然后高兴地朝门外喊道:“表姐,你快来,那姑娘醒了!在这儿大喊大叫哪!”阿紫把她的手推开,道:“你才大喊大叫呢,怎么虚竹的属下这么没礼貌!”

“姑娘,谁是虚竹?”阿紫抬头一看,一位青衣女子走了进来,阿紫打量了她一眼,只觉此人较白衣女子更清丽脱俗,心想:“此人来得好快!小和尚倒是艳福不浅,这么多美貌侍女,这两人我从前竟没见过。”嘴里却道:“虚竹就是你们灵鹫宫主人还俗前的法号,难道你们不知道吗?”

白衣女子道:“什么灵鹫宫、虚竹的?你胡说八道什么呀?我看你八成是烧坏脑子了!”青衣女子在竹几旁坐下,笑道:“姑娘,你大概认错人了,我们从来没听说过灵鹫宫和虚竹。”阿紫惊道:“难道这儿不是飘缈峰?”青衣女子道:“这儿是江南嘉兴,十几天前我们看见你躺在我们屋后的山坡上,浑身是伤,我和表妹就把你救回来,你一直都昏迷不醒,又高烧不退,现在可好了,你终于醒了。”

阿紫急道:“你们救我时,有没有看见我姐夫?”白衣女子道:“你姐夫?就是你在昏迷中叫了几万遍的人?我们倒没看见。”阿紫一把抓住她,声嘶力竭地叫道:“你说谎!他是和我在一起的,谁也不能把我们分开!你怎么没看见他呢?!”白衣女子的手被阿紫抓得生痛,急忙用力一挣,挣脱了她的手,谁知阿紫病后体弱,竟被这一力道带得从床上直摔下来。青衣女子抢步上前扶住,阿紫用力想挣脱她的双手,却哪里挣得脱。阿紫哭喊道:“谁让你们救我了?!我原和我姐夫死在一起,现在害得他孤零零地死去,你们,你们……”阿紫一口气喘不上来,竟晕了过去。

青衣女子忙对白衣女子道:“快拿九花玉露丸来!”白衣女子在一个锦盒里拿出一颗蜡封的药丸,用水调开了,满屋立即弥漫着花香。青衣女子捏开阿紫的嘴,白衣女子一勺一勺地往里喂,口里却道:“表姐,这人竟想死,我们却是白救了她!真是遭遢了这么多九花玉露丸。”“别胡说,不管怎么样,人总是要救的,她痴情一片,倒是可怜可敬!”青衣女子说完,用手贴着阿紫的背部,替她运气疗伤。

阿紫悠悠醒转,慢慢睁开双眼,看看四周,“哇”地一声大哭起来。青衣女子掏出手绢,要为她拭擦眼泪,阿紫一把推开,叫道:“走开!不要你们管我!”白衣女子气道:“人家好心救你,你不言谢一声也罢了,现在竟还这样,你究竟是人不是?!”阿紫声泪俱下,双手捶床,咬牙道:“我不要做人!我要陪着我姐夫做鬼!你们干吗要救我?!”白衣女子冷笑道:“你要早说,我们绝不救你!你是生是死,本来就与我们无关。”

青衣女子听了阿紫的话,竟怔怔地出了神,继尔幽幽地叹了口气,轻轻吟道:“问世间情是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姑娘,你为什么那么肯定你姐夫死了呢?他也可能像你一样被别人救了,现在还好好地活着呢。”阿紫哭道:“不可能的,他……他将两截箭都插入了胸膛……”她忽然心里一动,问青衣女子道:“我的眼睛是你们重新安上去的吗?”青衣女子和白衣女子对望一眼,两人均想:“此人伤心过度,竟胡言乱语起来。”青衣女子心里难过,拉着阿紫的手柔声道:“姑娘,你的眼睛一直好好的,别胡思乱想,歇歇吧。”

阿紫闻得此言,如雷轰顶,整个人一下子坐起来,尖叫道:“什么!我的眼睛不是你安上去的?!那会是谁?是谁……”阿紫心下一片茫然,摸着自己的眼睛,不由浑身发抖,忽然一个念头从脑里闪过,“一定是神仙,他救了我,又把我的眼睛变回去了,除了神仙,世间再没有人能有这种本事了。”想到这里,心神稍定:“对,一定是这样,神仙连我都救,姐夫那么好的人,神仙也一定会救他的。”阿紫想到此节,竟喜不自胜,双手合什,颤声祷告道:“大慈大悲观音菩萨,你一定要救我姐夫,如果你只能救一个,我就把我的命还给你,让你去救我姐夫。”

青衣女子与白衣女子闻听此言,眼眶竟湿了,都不约而同地想起那个独臂的人来,两人暗忖:“如果要以我的命换他的命,我也是愿意的。”青衣女子为阿紫理了理凌乱的头发,柔声道:“我相信观音菩萨也被你感动了,她一定会救你姐夫的,你放心吧。”阿紫一把拉住青衣女子的衣袖,喜极而泣,道:“真的?菩萨真会感动吗?”青衣女子拍拍她的手道:“真的,观音菩萨是救苦救难的菩萨,她的心最善良,她会帮你的。”

阿紫心下感激,不觉把头倚在青衣女子的肩上,咽哽道:“谢谢你,姐姐,如果苍天有眼,就该让我姐夫活过来,他是那么好的人……”她一生孤苦,虽有母亲,却无甚接触,萧峰对她的照顾,也只是停留在衣食住行上,从未有人像青衣女子般对她温言细语,又安慰她说萧峰未死,心里不由十分感激,竟把往日刁钻阴毒的脾性收敛不少。

阿紫对萧峰尚在人世心存一丝希望,不由死意全去,精神大振,她向青衣女子和白衣女子道:“阿紫谢谢两位姐姐的救命之恩,还未请教两位姐姐高姓大名。”青衣女子见她再无寻死之意,喜道:“原来你叫阿紫,我叫程英。”又指着白衣女子道:“这位是我表妹,叫陆无双。”原来程英、陆无双自从在绝情谷与杨过分别之后,回到故乡江南,一直隐居在嘉兴。

阿紫拱手作礼,道:“程姐姐、陆姐姐,阿紫这厢有礼了,如果我姐夫未死,救命之恩必当图报,只是……只是现时我肚子饿得很,不知有什么可吃的吗?”白衣女子笑道:“你这人,要不是骂人,就是要吃的,难道我们上辈子真欠了你的不成?”阿紫在星宿派学的马屁功比所学的武功还要了得,当下堆起笑脸,在床上打拱作揖起来,“两位好姐姐,你们生得如此美丽大方、清丽脱俗、颠倒众生,心地善良得就如那初升的太阳,普照大地,温暖人心……”

“好了,好了……”程英笑倒在床上,揉着肚子对陆无双道:“你快给她拿吃的去,要不然,她还不知会说出些什么话来。”陆无双笑着用手指一擢阿紫的额头,道:“鬼丫头,古灵精怪的,你等着,我拿东西来塞住你的嘴,看你还胡说!”说完,转身出去拿了两条粽子进来递给阿紫。

阿紫一愣,“今天是端午节吗?”程英脸一红,答道:“不是,只不过……”陆无双抢着道:“只不过是我们想吃,又没有人规定只有端午节才能吃粽子,更何况端午节也只是刚刚过,我们通常在端午节过后还要吃上三、四个月的粽子。”原来杨过当年在此养伤之时曾让程英给她做过粽子,此后程英和陆无双隐居在此,虽知杨过心里只爱小龙女一人,但无奈情不自禁,两颗芳心系于杨过身上,无法自拔,她们平日常做粽子,实是思念杨过之故。

阿紫拿着粽子的手微微颤抖,心想:“她说端午节刚过,可是我和姐夫跳崖时却是严冬天气,怎么一转眼就过了那么久?而且听程姐姐说这儿是江南,我明明是在雁门关前跳的崖,两地相距何止万里,我怎么就到了这里呢?一定是神仙无疑,除了他们,谁也没有这种能耐,有神仙搭救,姐夫也一定活着。”越想越欢喜,拿起粽子津津有味地吃起来。

阿紫哪里知道,她抱着萧峰跳崖时,从谷底旋转起来的气流已经将她带到了另一个时空,其时已是一百多年后的南宋,大辽早已被金国所灭,而金国又已被蒙古所灭。


第一回 生死茫茫 第二节 神雕大侠


阿紫又将养了几日,气色已渐渐好转。这天,程英问起阿紫如何受伤,阿紫道:“我原以为我姐夫死了,所以我就抱着他跳崖了。”一句话说得轻描淡写的,在阿紫看来是顺理成章的事,但程英与陆无双听在耳里,当真是吃惊不小。程英道:“哪你姐姐呢?”“我姐姐早死了,不过那也没什么,我会像姐姐哪般待他。”陆无双道:“你姐夫究竟是何等人物,竟令你生死相随。”阿紫仰起头,想起萧峰的英姿,不禁悠然神往,缓缓道:“我姐夫乃当世豪杰,武功天下无敌,他官至大辽南院大王,却不贪图富贵,为了劝辽帝不对大宋用兵,竟不惜牺牲自己的性命……”想起萧峰在悬崖边自杀的一幕,阿紫禁不住潸然泪下。

“大辽?”程英满脸疑惑,“辽国早在一百多年前就被金国灭了,现在北方只有蒙古国,你姐夫怎么会是大辽的大王呢?”阿紫惊道:“什么,这怎么可能?怎么可能……啊,对了,我是神仙救的,她喜欢让我来到这个世上,所以就把我变来这里了,哎哟,不好,不知她会不会把姐夫变到别的世上去。”陆无双冷笑道:“神仙把你变到这儿来的?你当我们是三岁小孩啊?你不想说也就罢了,何苦要编些胡话来骗我们!”

阿紫怒道:“我为什么要骗你们?我说的都是真话,信不信由你!”程英忙道:“我们不是不信你,只是这也太离奇了,我们真是闻所未闻啊。”阿紫出了一会儿神,幽幽地道:“我何尝不觉得离奇,那日我抱着姐夫在雁门关跳下悬崖,谷底忽然卷起一阵大风,把我姐夫卷跑了,我也被卷到了这儿。我刚醒来时原以为到了地府,我拿镜子一照,竟照出了我的模样,而且我在跳崖前已把眼珠子挖了出来,现在竟好端端地在脸上,我就以为一定是那医术高明的虚竹把我救了。等到你们两个进来,我还以为你们是他的侍婵呢,谁知竟不是。你们说,如果不是神仙,谁能把挖出来的眼珠子又安回去?谁又能把一个人从雁门关一下子变到江南?”程英和陆无双听了,回想起阿紫刚醒来的言行,竟不像是骗人的假话,但要她们就此相信,却是不能,两人面面相觑,均想:“世间真的有这么离奇的事吗?”

陆无双道:“你把你的经历说一说,如果没有破绽,我们就信你。”阿紫撇了撇嘴,道:“你信不信我不要紧,不过看你却不信我姐夫是大英雄,那我就告诉你吧。”于是就从自己在星宿海跟着丁春秋学艺讲起,一直讲到萧峰因不肯出兵攻宋,被辽帝囚禁,中原豪杰为救萧峰,如何与辽兵激战。程英和陆无双听得如痴如醉,齐声问:“最后救出萧大侠了吗?”“救出了,大伙儿退到雁门关,宋军竟不肯开城门,辽兵追到,我哥哥和虚竹在千军万马中把辽帝擒住,我姐夫就逼辽帝撤军,并让他立誓终他一生不可侵犯大宋,辽帝原不肯答应,我姐夫就把他拉到悬崖边,说:‘我们结拜时曾有过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的誓言,如果你不答应,我就和你一起跳下去。’那辽帝知道我姐夫说到做到,吓得腿都软了,只得立了誓,我姐夫也就放了他,可恨那狗皇帝回到他的军中,竟回头朝我姐夫喊道:‘萧峰,你为大宋立下如此大功,高官厚禄指日可待了!’我姐夫是何等样人物,哪里受得了这样的污蔑?但在几万辽兵的注视下,他真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我姐夫只大声说了一句:‘萧峰今日成为契丹的大罪人,此后有何面目立于天地之间?’说完拾起两截断箭,用力地插入了自己的胸膛……”

“啊”程英和陆无双齐声惊叫,门外同时传来一男子的惊呼声。程英和陆无双声齐喝道:“谁?”一条灰影从门外闪进来,道:“是我,两位义妹别来可好?”阿紫见来人剑眉入鬓,凤眼生威,只是脸色苍白,颇显憔悴。程英与陆无双“啊”地一声同时站起来,朝来人奔去,程英只奔出几步就急忙止步,看着陆无双奔过去拉着那人的手,喜得音声有点儿发颤,“傻蛋,你怎么来了?”那人笑道:“我恰好经过这里,打听得你们隐居在此,就顺便来瞧瞧你们。”

程英端详着那人,心里道:“他可是瘦了。”嘴里却微笑道:“大哥,你也别来无恙吧?”陆无双未等那人作答,又问:“傻蛋,你什么时候来的?为什么躲着不进来?”那人道:“我来的时候,你们都在出了神地听这位姑娘讲话,我不好打扰,只好站在门外等着,谁知这位姑娘讲的竟是这么一位英雄人物,我小时在桃花岛住的时候,曾听郭伯母提过这位萧大侠,说他是一位力退辽兵的大英雄,但不知为何丐帮帮史对他的记载只是廖廖几笔,现听这位姑娘说他是契丹人,这其中原因就不言自明了,哼!丐帮枉自称天下第一大帮,却拘泥于什么胡人汉人,这么一位大英雄却生生地被他们埋没了!”

阿紫听他赞称萧峰是大英雄,立即对他心生好感,拱手道:“在下阿紫,谢谢这位大哥对我姐夫的称赞,看大哥的身手,定也是一位武功高强的英雄。”来人道:“在下杨过,会些浅薄功夫,不是什么英雄。”陆无双道:“傻蛋,你什么时候学得那么谦虚了,提起你神雕大侠,江湖上谁不敬佩?谁不竖起指头称一声英雄?”阿紫道:“原来杨大哥如此英雄了得,小妹真是失敬了。”杨过忙摆手道:“我算哪门子英雄?你姐夫为国为民,造福天下苍生,才是真正的大英雄。萧大侠将两截箭插入了胸膛,不知后来有没有救活过来?”阿紫叹了口气,接着把自己如何抱着萧峰跳崖,又如何被飓风吹到此地一一细说了。三人听了,良久无语,想象着萧峰的英雄气慨,内心激荡悲伤不已。

“最可恨是那辽国的狗皇帝,竟逼死自己的结拜兄弟,真该千刀万剐!”陆无双恨恨地道。程英道:“狗皇帝固然可恨,但大宋的军队也可恨,他们要是肯开城门,众英雄退入关内,萧大侠和狗皇帝就见不着面,他也不至于自杀了。”杨过叹了口气,道:“如果萧大侠进了城,狗皇帝必然要挥军南下,造成生灵涂炭,这是萧大侠最不愿看到的,如果让他选,他肯定会选择牺牲自己,以救天下百姓。”

阿紫道:“杨大哥真是我姐夫的知己,如果他还在世,你们必定是最好的兄弟。”杨过听了,苦笑一下,道:“我一个被情所困的俗人,如何配与萧大侠称兄道弟,可恨我出生得晚,未能一睹萧大侠的风采,实是憾事。”阿紫道:“我能从一百多年前来到这里,我相信我姐夫也一定在这个世上。等我的伤好了我就去找他,无论天涯海角,我都要找到他,到那时我就带他来见你们,他要是见到你们,一定也会很欢喜的。”杨过、程英、陆无双虽觉得此事匪夷所思,但三人被萧峰的英雄气慨所感动,实是愿意相信萧峰和阿紫一样还活在世上。

杨过叹道:“阿紫姑娘的痴心倒与杨某相同,龙儿与我的十六年之约已过了十年,十年来,我走遍了天涯海角,却打听不到她的一点儿音讯。江湖上都说小龙女身中剧毒,已于十六年前跳崖自尽,可我从不相信这些鬼话,我知道我的龙儿不会骗我,她一定还活着,一定会来赴十六年之约……”杨过说到激动之处,双目含泪,语音激昂,像是安慰自己,又像是要说给远方的小龙女听。程英和陆无双见意中人伤心难过,心下甚感凄然,但知多劝亦无济于事,两人想起小龙女的温婉可亲,也不禁黯然神伤。

阿紫见三人神情,已明白了八九分,心想:“瞧这模样,程姐姐和陆姐姐都喜欢上了杨大哥,而杨大哥心里只有一个小龙女,真不知这小龙女是何等模样,连程姐姐这样的人物都比她不过,唉,我又何尝比阿朱姐姐丑呢?可是姐夫偏就只喜欢她。”当下心有所感,亦闷闷不乐。一时间四人各想着自己的心事,都沉默起来。

杨过忽朗声一笑,道:“这是怎么了?我和两位妹子许久不见,又赶巧遇上这位阿紫妹子,大家该高兴才是,都怪我,闹得大家都哭丧着脸。无双妹子,拿酒来,我自罚三杯!”陆无双一拍手掌道:“好,咱们这么久没见面了,今天非得喝个痛快不可。”说着,转身就要出去拿酒,程英忙起身笑道:“表妹,你回来陪着杨大哥说说话是正经,让我去做几个小菜来,你们再喝罢。”又转头对杨过道:“杨大哥,空腹喝酒最伤身子,我也该做晚饭了,你想吃什么,我这就做去。”杨过听着她温柔的声音,看着她的粉面朱唇,仿佛就是自己十几年前在此养伤的情景,心里一荡,微笑道:“我想吃粽子。”程英一怔,目光流盼,正巧与杨过目光相接,登时羞得满脸通红,转身快步走了出去。

杨过心里懊悔不已:“杨过呀杨过,你心里明明只有一个龙儿,为什么还死性不改,难道你害得她们还不够苦吗?”想起程、陆两人为了他至今未嫁,心里无限愧疚。陆无双在旁左一句“傻蛋”、右一句“傻蛋”地与他说笑,杨过正自懊悔对程英过于轻挑,此时对陆无双的说笑不敢再接口,正襟危坐着,只是叙叙别后情形,陆无双察觉杨过心思,心里难过,渐渐言语也少了起来。

阿紫看出端倪,心里好笑,插言道:“杨大哥,我问你一件事,你可别恼。”杨过巴不得她岔开话题,笑道:“阿紫妹子,你问什么我都不恼。”阿紫指指他右边空荡荡的袖子,道:“我想问你的右臂怎么没了?”杨过尚未回答,陆无双就嗔道:“阿紫,你怎么不问点别的呢?偏要勾起傻……杨大哥的伤心往事来!”在陆无双和程英心里,杨过断臂是她们一生中最伤心的事,平常谁也不想提起。杨过笑道:“不碍事,都过去十几年了,哪里还伤心得起来?现在想想,都是我自作自受,谁叫我好管闲事呢。”陆无双怒道:“什么好管闲事,你这样做是为了救人性命,免得他们兄弟相残,连三岁小孩都明白,她郭芙偏就不明白?她只不过仗着自己父母是大侠,就肆意妄为,以后如果有机会,我一定要砍下她的一条手臂来才解恨!”

阿紫越听越奇,急道:“喂,你们说来说去,也没说清楚到底是什么回事呀。”当下陆无双一口气将大小武因迷恋郭芙而动武,杨过为免两人兄弟相残,信口说郭靖夫妇已将郭芙许配给他,让两人对郭芙死了心,郭芙大怒,趁着杨过伤重无力还手之际,砍了他的右臂下来。陆无双深恨郭芙,边讲边破口大骂,犹觉不解恨。杨过在旁劝道:“无双妹子,事情都过去那么久了,看在郭伯伯的份上,我们就饶了那丫头罢。”阿紫一直没吭声,此时忽道:“杨大哥,陆姐姐,你们与姓郭的一家都有渊源,不能亲自下手报仇,这个仇就由我来报吧,也算我报答你们的救命之恩。”陆无双喜道:“好妹子,我们真没白救你,你如真能为杨大哥报这断臂之仇,我陆无双愿意做牛做马,服侍你一辈子!”

杨过见她俩为自己同仇敌忾,心里甚是感激,虽然自己早没了向郭芙报仇之心,但却不忍拂了她俩对自己的一番心意,心想郭芙长年在她父母身边,当世恐怕没有人能取她一条手臂,听阿紫说要为他报仇,也只是当作一句戏言而已。



第一回 生死茫茫 第三节 竹屋夜话


程英已做好饭菜,因阿紫未能下床,程英用碟子盛了些端给她,让她在床上吃。杨过吃了一块桂花肉,赞道:“程英妹子的厨艺越来越长进了,都快追上郭伯母了,真不愧是桃花岛的门人。”程英笑道:“杨大哥太夸奖了,小妹这点儿皮毛功夫如何能与师姐相比?”杨过面对故人,心下大慰,喝了几杯,微有醉意,叹道:“小时候在桃花岛,郭伯母做的饭菜虽然好吃,可哪里有与你们在一起吃得高兴!”陆无双道:“又是那郭大小姐欺负你吧,反正有她的地方,绝没有你好过的!”杨过想起在桃花岛那段寄人篱下的日子,不禁苦笑道:“我小时候是个坏孩子,大人、小孩都不喜欢我,唯有郭伯伯一直真心对我好。”

程英想他一个小孩子,孤苦伶仃,备受欺凌,心里难过,道:“你要喜欢吃,以后我变着花样做给你吃,唉,为什么不让我们早点遇到你呢?”杨过笑道:“对,早点遇上,我们三个孤苦伶仃的小孩组成一个叫花子队,我带着你们讨饭去,别人一见你们两个可爱的小妹妹,都争着扔钱过来,我怕是捡也捡不及了!”程英、陆无双笑得花枝乱颤。阿紫笑道:“杨大哥,既然两位姐姐那么好,反正你十六年之约还没到,也没个去处,何不在此住下,也好蹭蹭程姐姐的饭吃。”

程英与陆无双一听此言,都红了脸,但阿紫所说的正是她们所盼的,明知与杨过有缘无份,但总盼能常常见见他,也就心满意足了。当下两双妙目都瞧着杨过,着实希望他能答应留下来。杨过为免程、陆两人对自己感情更深,知道决不能留下来,但又不忍伤她们的心,一时竟无言以对。程英见杨过眉头微蹙,心里不禁黯然神伤,但却不忍见他为难,于是强笑道:“杨大哥游侠四方,如何能长住这里?况且蒙古大军还在襄阳城外,即使住下了,只怕也寝食难安。”杨过听程英提起蒙古大军,脸色凝重起来,点头道:“是啊,国家兴亡,匹夫有责,蒙古一日不退兵,终是我大宋的心头大患。我虽不能像郭伯伯那样驻守襄阳,但也要出一份绵力才好。”

程英道:“杨大哥出的何止绵力而已,去年春天,蒙古向襄阳增援兵,在河南南阳附近遭伏击,领兵的豁儿赤被斩于马下,蒙军死伤无数,剩下的蒙古兵四处逃散,溃不成军。去年冬天,蒙古向襄阳运送粮草,在河南与湖北交界处,中了调虎离山之计,押送粮草的忽图合别被杀,粮车更被抢劫一空。这两件事轰动江湖,人们争先传颂率领群豪的那位神雕大侠,说他足智多谋,英勇盖世,枪挑豁儿赤,剑斩忽图合别,虽只有一条手臂,却比江湖顶尖高手还要厉害一千倍,相貌虽然丑陋一点,但在大宋百姓心里,他却比潘安还要美一万倍,只是他来无影,去无踪,没有人知道他是何许人。”说到这里,程英瞧着杨过微微一笑,“别人再想不到神雕大侠就是你,就连你郭伯伯、郭伯母都想不到。”

杨过道:“杨过本就是无名小卒,不敢担当大侠之名。”阿紫忽道:“我有一事不明,杨大哥相貌俊俏,最多也就是比潘安差一点儿,为何别人说你相貌丑陋呢?”杨过大笑,道:“阿紫妹子,你也太抬举我了,我充其量也就是傻蛋一个,哪里能与潘安相比!”陆无双拍手笑道:“对,确实是傻蛋一个,阿紫妹子,你杨大哥会变戏法,在我们面前变俊俏,在别人面前就变成了丑八怪。”

程英抿嘴一笑,朝杨过道:“你干嘛老戴着那人皮面具?仔细吓坏了人。”杨过开怀畅饮,已微有醉意,笑道:“我第一次见你时,你不也是戴着人皮面具吗?你如此的花容月貌都戴得,我这样一副臭皮囊戴戴又何妨。”程英听见心上人夸奖自己,不禁俏脸微红,心里欣喜异常。

陆无双笑道:“我表姐天仙似的人物,要不是戴着面具,不知要招来多少狂蜂浪蝶,整日围着她嗡嗡地叫,烦都烦死了。”杨过连连点头,道:“有理,有理。”

阿紫奇道:“人皮面具?是什么玩意儿?我倒从来没听说过。”杨过从身上拿出一张像蝉翼般薄的皮来,打开贴在脸上,立时一张俊脸变得无比可怖,阿紫瞧了,拍手笑道:“太神奇了!我再瞧不出你是戴着面具的。”

陆无双皱眉道:“快拿下来罢,怪恐怖的。”杨过揭开人皮面具,阿紫一把抢过去,细细地翻来覆去般看,然后笑着对杨过道:“杨大哥,你还有吗?这张能不能送给我?”杨过尚未回答,程英就笑道:“阿紫妹子,这是我师父送给杨大哥的,你如不嫌弃,我这儿还有一张,就送给你吧。”说着从身上拿出一张人皮面具来,递给阿紫。阿紫把先前的那张还给杨过,伸手接了程英的,高兴得眉开眼笑,不住地往脸上摆弄。

陆无双笑道:“表姐,你把这个给了她,以后没有了这个劳什子戴着,可要美多了。”阿紫听了,拉着程英的手道:“程姐姐,你真好,你只有这么一张面具,却送给了我。”程英拍拍她的手笑道:“没什么,难得你喜欢,我想要也容易,下次见着师父,再问他要一张就是了。”

门外传来竹林被夜风吹拂的声音,众人仰望窗外,月已上中天,才知道夜已深,当下四人各自安歇。

接下来的几日,杨过替阿紫运气疗伤,闲时与程陆两人叙叙旧情,倒也轻松自在,只是对小龙女的思念日愈加剧。程英、陆无双每日得见意中人,心里无比欣喜,两人尽量以待兄妹之礼待杨过,但不经意间也会真情流露,杨过唯有诈作不知。

过了十几日,阿紫伤势大为好转,杨过见已无大碍,便也起身告辞,程英、陆无双虽十分不舍,但也知不能挽留,两人扶着阿紫送了出来。杨过担心阿紫伤后体弱,不准她们远送。程英、陆无双想起不知何日再能相见,泪水直在眼眶里打转。陆无双再三嘱道:“杨大哥,往后没事的时候,可要常来呀。”杨过见两人难过,心下亦感怅然,点点头道:“我会常来的,你们要好好保重。”阿紫道:“杨大哥,请你在江湖上留心打听有没有我姐夫的消息,如果有,麻烦你一定要来告诉我一声儿。”杨过道:“萧大侠是我最敬佩的人,我一定会尽力打听的,你放心好了。”

三人止步,目送杨过的背影渐行渐远,才依依不舍地回来。

又过了半个月,阿紫的伤势已基本痊愈。这一日,阿紫说要去寻找萧峰,程英和陆无双因她伤势刚刚才好,劝她多休息几天,无奈阿紫找萧峰心切,一刻也不愿再耽误。当下程陆两人为她打点行装,又到市集买了一匹马和一些干粮,并将两人积攒下来的几百两银子全部给了阿紫。阿紫虽行事刁毒,但实是自小孤苦伶仃,又受星宿派影响所致,后来一直跟着萧峰,她又十分仰慕他,多多少少也被他的正气所熏染。这一个多月以来,更是受到程陆两人无微不至的照顾,特别是程英,对她温言细语,许多话儿都讲到阿紫的心坎上去,让阿紫倍感亲切,视程英为世上唯一的知己,不知不觉中,已深受程英的感染,刁毒的性子被磨灭了不少。现见程陆两人忙忙碌碌地为自己打点行装,心里着实感动,她从前不懂得知恩图报,此时却暗暗地寻思日后该如何相报。

第二日清早,当晨雾还没有散去、露珠还挂在枝头的时候,阿紫就骑上马,和程英、陆无双挥手而别,开始北上寻找萧峰。



第二回 英雄无觅处 第一节 阿朱坟前


江南的夏天,花红柳绿,蝉鸣鸟啾,阿紫却视而不见,只留心打听萧峰的消息。这一日,到了无锡城,阿紫曾听萧峰讲起他在无锡杏子林被人揭开身世之谜的事,她心想萧峰或许会故地重游,因此把无锡城里里外外都转了个遍,但却不见什么杏子林,也打听不到一点儿萧峰的消息。

阿紫坐在太湖边,面对着烟水迷朦的湖面,心潮起伏。人世间已沧海桑田,一百多年之后人海茫茫,不知萧峰身在何处,又想起阿朱,原是生在这江南水乡,却红颜薄命,葬在他乡。想到这里,阿紫一拍手掌,脱口叫道:“对,小镜湖,姐夫一定在小镜湖。”她兴奋得站起来,转身上马,扬鞭出城,朝河南信阳方向奔去。原来她想起阿朱葬在小镜湖边,萧峰对阿朱情深似海,如果他还在世,必定会到阿朱坟前探视,即使见不着萧峰的面,多少也能打听到他的一点儿消息。

阿紫一路风餐露宿,日夜兼程,不几日,已赶到信阳。小镜湖所在之处极为隐蔽,一般的人无从知晓,阿紫曾在小镜湖住过,虽然时间已过去一百多年,但路途依稀还可辨认。阿紫牵着马沿着忽东忽西的小路迂回前行,经过那座大青石桥时,不由想起萧峰一掌打死阿朱的那个大雨夜,萧峰抱着阿朱痛哭流涕,她躲在一旁看了,竟从此爱上萧峰,永远不能自拔。人间已是一百多年后的人间,但那座大青石桥依旧还是老模样,只是当年的人儿却不知到了哪里,阿紫呆立桥边,竟想痴了。

阿紫将马缰绑在一株柳树上,从大青石桥右首的小木桥走过去。道路越来越狭窄,时有长草及腰,走了半个时辰,前面豁然开朗,一潭明亮如镜的湖水呈现眼前,湖边一片竹林围绕,想是百多年来,竹子繁衍茂盛,占据了整个湖畔。当年的竹屋早已不复存在,阿紫在竹林里找了好一阵子,才找到了阿朱的坟,说也奇怪,一百多年过去了,当年萧峰用花锄挖成的坟竟未被风吹雨打去,依然孤独地立在那里,仿佛在守候远方亲人的归来,坟前芳草萋萋,坟旁开着几株鲜红欲滴的杜鹃花。

阿紫用手拔着坟前的野草,心里默默地道:“阿朱姐姐,你一生虽然苦短,但却得到了姐夫至死不渝的爱,也不枉此生了,我虽然整日在姐夫跟前,他却从不把我放在心上,你告诉我,我究竟有什么比不上你……”想到这里,她忽然“哎哟”一声立起身来,脚下没站稳,一下子跌坐在坟前。原来她想到,萧峰如果来过这里,坟前绝不会长着这么高的杂草,从自己受伤算起到现在已经过去了三个月,萧峰如果尚在人世,他必定首先来这里,他至今未来,是不是他早已死了,根本不在这世上?

阿紫想到这里,浑身发抖,她抬头看着天空,天空依然如从前般蔚蓝,当年她第一次见萧峰,亦是在这般蔚蓝的天空下,在这般明净的碧水间,耳旁仿佛还听到萧峰斥骂自己的声音。阿紫喃喃道:“姐夫,姐夫,如果能再听你骂一次我,要我立时死了,也是愿意的。”泪眼模糊间,似乎萧峰就站在眼前,她站起来,朝前扑出几步,却见风吹竹叶动,哪里有萧峰的影子?

“我知道你还活着,我知道的!”阿紫声嘶力竭地喊着,冲出竹林,朝来路直奔出去,她病后体弱,又兼小路难走,也不知摔了多少跤,她却丝毫不觉疼痛,过了小木桥,解开马缰,纵马狂奔。

也不知奔出了多远,天色已渐渐暗下来,阿紫勒马止步,只觉浑身酸软,在马背上摇摇欲坠。她定了定神,朝四周望去,只见处处种满了庄稼,自己的马正踩在一畦金黄色的油菜花地里,好些油菜已被踩得稀烂。阿紫自小不懂爱惜粮食,当下也不觉内疚,提着缰绳准备走出菜地。身后忽传来一少年的呼喝声:“呔!哪里来的臭丫头,竟敢踩老子的油菜,快给我滚下来!”

阿紫回头,看见一个蓬头垢面的少年从后追来,她正自伤心失望不已,被那少年一喝,当下牵转马头,冷冷地道:“我就不下来,你待怎样?”那少年气喘吁吁地跑上来,骂道:“臭丫头,踩了老子的菜还那么横!识相的就乖乖赔钱来,要不然,哼哼……”阿紫撇撇嘴道:“哼哼,我好害怕呀,可是我偏不赔!”

那少年气得从田基上跳到阿紫马前,嘴里骂道:“别以为老子不欺负女人,我把你揪下来,看你赔不赔!”说着,伸手去拉阿紫的脚,阿紫掉转马鞭疾抽过去,那少年吃痛,急忙缩手,可是手上已被抽出一条血肉模糊的口子,他忙又跳回田基上,倒退几步,破口大骂:“臭丫头,你他妈的够狠,看老子今天怎么收拾你!”边骂边从地上拾起几块泥块,朝阿紫扔过去。

阿紫侧身避过,但那少年不停手地扔着,泥块就如雨点般打过来,阿紫终究病后体弱,又加长途跋涉,已疲惫不堪,身上中了几下泥块,心里气苦,竟一下子晕过去,直从马上摔下来。那少年停了手,嘴里犹自骂道:“哼!不知死活的臭丫头,竟敢跟老子斗!我问你服了没有?”话虽如是说,他却不敢靠前,生怕再吃一鞭子,“喂!快站起来,想躺在地上装死啊?!”

叫了几声,却听不到阿紫一点儿声息,空旷的田野只有几只麻雀的叫声。

“莫非她让我给打死了?”那少年慌起来,跳进油菜地里,见阿紫双目紧闭躺在地上,脸色青白。“别真是死了吧?”那少年颤抖着手,伸到阿紫鼻子前探了探,感觉还有气息,不禁长吁一口气,拍着自己的胸口道:“吓死我了,还以为你死了呢!”又看了阿紫一眼,“瞧你这个样子,还神气呢,我现在把你卖了你都不知道。”感觉手上辣辣地痛,怒气顿生,拾起马鞭,想朝阿紫身上抽去,一眼瞥见她秀丽的面厐,手再也抽不下去,只得把马鞭扔了,跺了跺脚道:“我不理你,夜里让野狗吃了你。”说着抬腿就走,走出几步,心里终觉不妥,又折回来,一边把阿紫抱上马背,一边嘟嘟哝哝地道:“我真是上辈子欠了你的,你踩了我的菜,又抽了我一鞭子,我竟还要救你,真他妈的倒了八辈子的大霉。”拔了几根野藤,将阿紫绑牢在马背上,牵着马,朝家里走去。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