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东北老农的泣血告白

忠诚与背叛 收藏 1 20
导读:一个东北老农的泣血告白

一个东北老农的泣血告白


乡亲们,俺苦啊!泼天的冤苦,就是把二人转唱成万人转也唱不完!那硬是象邓丽君大侄女唱的:“你问俺冤苦有多深,月亮代表俺的心。”

俺家世居东北,长白山下曾经住着俺心上的姑娘,但她死的早,给俺留下两个儿子就和俺诀别咧,临走那会子把俺叫过来,亲亲一个嘴儿,叫俺思念到如今。俺是少年没得志,中年又丧妻,还得拉扯两个儿子,那真是黄连水冲咖啡,一杯接一杯,可一杯比一杯苦啊!

俺这俩不成器的儿子,打小就不是好东西。直眉楞眼,装傻充楞,因为小时侯脑袋被猪圈门夹过好多回,到现在还有些二了吧几的,学名叫弱智。为了让他们光宗耀祖,长大能够体面一点,混成明白人;俺舍出去三根老山参,专门请村里最有学问的孟仙姑(老人家认识六百汉字,元素周期表倒背如流,后来终于发迹,调到丰都交通管理局奈何桥收费站食堂做饭,有一道拿手菜,有名的唤做“孟婆汤”)给他俩起了大号,大儿子大名叫大和,小名叫倭瓜;小儿子大名叫大韩,小名叫棒子,诸位听听这名字起的多好!可这俩败家玩意儿白瞎了俺那三根老山参,不学好,整天价偷鸡摸狗,上房掀瓦;敲寡妇门、挖绝户坟,净干些伤天害理的事,弄的村里人没有叫他们名字的,一提起来就是“那俩畜生”,俺实在是没脸见人了,一顿胖揍把他俩赶出了村子!唉,到老俺又落了个老年丧子!苦啊!想想俺到底图了个啥,自己舍不得吃穿、一把屎一把尿拉扯大两个畜生,当时日子过的紧啊,没有粮食和柴火,俺下河捉鱼给他们做生鱼片;没有青菜和肉食,俺用硝盐腌白菜给他们做泡菜。没钱扯布给他俩做衣服穿,俺从尼姑庵里偷了小尼姑来月经没洗的白床单子给倭瓜披上,从道观里偷了老道捞鱼用的八卦旗给棒子裹上,俺对不起如来和三清啊,更对不起俺村的尼姑和老道!说起这些,真是悔死俺了,后悔当初没把他俩弄死,还给他俩弄吃弄穿,又是生鱼片又是泡菜的,真应该直接把俩畜生“料理”了!

俺听说倭瓜后来漂流到了海外几个破岛上,棒子溜到了东边的一个半岛上,俩畜生人五人六的都混成了大王,还整了皇宫、国旗啥的,现在更了不得了,都认了一个干爹叫老霉子,这干爹也不含糊,又是帮衬人又是帮衬钱的,还派了许多弟兄带着飞机大炮住在那儿,收保护费顺便玩女人帮着改良人种。有了那个连脸上都长了胸毛的老霉子干爹,俩畜生可抖起来了,那真是老爷爷睡摇篮——装起孙子来了。倭瓜硬说老子原来给他钓鱼做生鱼片的那个岛是他的,海里的鱼虾和石油都是他的。棒子也学样,胡说俺过去种白菜的长白山应该归他,连山里的熊瞎子也是他二大爷。

乡亲们哪,俺老头子愧对列祖列宗啊!养了这么两个逆子,不忠不孝,忘记了自己的出身,俺天天盼着来个地震或者海啸啥的,弄死这两个忘恩负义数典忘祖的畜生!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