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人之后 第一章 第七十五章

巴渝 收藏 5 27
导读:军人之后 第一章 第七十五章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06/


第二部 如火如荼的工厂生活


第七十五章


江海洋和江海波兄弟俩退伍后,整天呆在家里无所事事,除了看看书和帮老妈做做家务事,也就只能心烦意乱的等待市民政局退伍军人安置办公室的工作通知了。

不久北京暴发了“四五”运动,首都数百万群众在清明节这一天,自发组织起来吊唁敬爱的周恩来总理,以寄托他们的哀思。同时,也借诗词为武器,无情的鞭笞“四人帮”的倒行逆施 表达对他们的不满。

从北京传来的消息,令看不惯“四人帮”横行霸道的全国民众心喜若狂,纷纷行动起来,以实际行动组织起声势浩大的集会游行,声援北京。那“扬眉剑出鞘”的战斗檄文,直指“四人帮”一伙,像吹响了的战斗号角,公开向祸国殃民的奸臣贼子宣战。可是这一场深得民心的民众运动,却遭到“四人帮”残酷的血腥镇压,并被定性为“反革命”事件。然而事件远远并未就此结束,一场在全国范围内追查“反革命”的工作,通过公安部这条线在全国各地展开。

江汉清因对清查“反革命”工作颇有微词,态度爱昧,执行不坚决果断而被撩在一边“歇凉”,日子也是很不好过,自然也不便过问两个闲得磨皮擦痒的儿子的工作问题。有时父子三人六目相视,江汉清也只能是老生常谈的安慰两兄弟道:“……要相信党,我们党是在腥风血雨中成长起来的,决不会让任何人凌驾于党的领导之上,任其指手划脚,指驴为马,为所欲为。你俩都是共产党员,千万不要灰心丧气,要保持清醒的政治头脑。地方不比部队,事情要复杂的多。不过在任何情况下都要忠于党,忠于祖国,忠于人民。”

江海洋觉得,现在最需要安慰理解的不是自己而是父亲本人。他非常理解亲父的处境,但又找不到合适的语言来安慰他。江海波从小就沉默寡言,不爱说话,此时此刻也只能是默默的看着两鬓斑白的父亲。他的性格与江海洋相反,一惯惜语如金。所以江海洋以前在信里经常取笑他是“当政委的材料”。

江海波退伍回家,除了有跟江海洋一样的原因外,主要还是始终不适应北方的气候,也不知道是不是长期住在永久性工事里的原因,反正他每年都要发一次皮肤病症,周身长满红疙瘩。有一年在胸部长了很大的一个疙瘩,还住院开过刀,不然他现在已是部队上一名年轻的运输排长了。


一九七六年,对于中华民族注定是一个天灾人祸的年度。从一月八日敬爱的周恩来总理逝世,到深受全国人民爱戴的朱德委员长的与世长辞,时间只相隔了短短的半年,离举世闻名的唐山大地震也不过两百余天。

就在唐山大地震的第二天,江海波接到了安置工作通知书,是一家远在市郊的玻璃器皿厂。那是一家正在兴建的新工厂,生产线是引进日本一家有名的株事会社的设备。这个厂是中日邦交正常化后,中央给江都市地方的一个重点项目,那庞大的主机生产线开始安装时,还非得要有日本人来现场指挥安装调试,这让江海波一拨年青的复员兵和一帮刚从技校分来的男女学生,感到兴奋不以,自以为赶上了好时机,跨进了工业新时代。结果后来得知,小日本不是人,用他们淘汰了的五十年代的机器换取了中国的大量外汇。


江海洋就没有江海波那样幸运了,他是第三批接到安置工作通知书的,为了等这二指宽的纸条,他足足等了长达七个月之久,但却撞上了一个好日子,接到通知书那天正好是粉碎“四人帮”的那一天。

在等待分配工作的那段时间里,江海洋曾代表全家到江海浪下乡的地方去实地“考察”了一番,主要是去看看他在那里生活劳动的情况。他现在是全家唯一的游子,特别是母亲对他最不放心,她催促了江海洋好几次才把他赶出家门,踏上旅程。江海洋很理解母亲的心情,毕竟江海浪是她的幺儿,难怪民间有“百姓爱幺儿,皇帝爱长子”一说。

江海洋跋山涉水来到忠州的关坝区,在一个几乎全部姓张的村子里见到了阔别七年之久的小弟。

江海浪已长成为一个山里的青年汉子,一米八二的个子比江海洋还高出半个头,让他见了都暗暗吃惊。来到生产队的一间破保管室,那是江海浪的栖身之地,坐定之后江海洋先拿出香烟来给了他一支说:“海浪,没想到你已经五大三粗了,记得我当兵走的时侯,你还是个小不点呢。”

两兄弟差不多有一个抗战的时间没见面了,完全没有儿时在家里的那种水乳交融感觉,现在坐在一起反而显得较为生疏。

“唉,都是山里红苕包谷养的噻。”江海浪心情郁郁寡欢的说。

“你们这里不是叫官坝噻?啷个只见大山不见坝子呢?”

“大哥,这你就不懂了。忠州有一怪,它有两个区,一个就是我们这里的官坝区,四周都是山,一个叫拔山区,却是平坝子。因此当地老百姓流传这样一句话,‘官坝无坝,拔山无山。’”

“哦,原来是这样,明白了。在这里一切都还好吧?全家人都很挂念你,特别是老妈。”

“哎,马马虎虎。替姐‘充军’,‘罚配’在此,还不知道要在这里‘战天斗地’到猴年马月哟。”

“小弟,不要那么悲观嘛。家人没有一个忘记你,尤其是老爸。临来时,他叫我带你去见一见本县的公安局长,他是父亲的老部下,有机会他会帮助你去参军的。”

兄弟俩是在队长家吃的晚饭,队长也是退伍军人,是从西藏部队下来的。江海洋送给他一条香烟,一斤水果糖和二斤白糖,全家人就把他们兄弟二人捧为座上宾。

江海浪陪着江海洋在“广阔天地”“考察”了两天,他们还借了队长的猎枪上山打猎,收获令人满意,打了两只野兔,两只山鸡。他们一样留下一只准备到县城去晋见公安局长时作为见面礼,另一半拿到队长家里打了“平伙”。

兄弟俩在县城的码头上分手告别,临别时江海洋拿出一叠块块票子,大约有百来块钱交给小弟,说是全家凑给他的零花钱。江海浪接过后很是感动,眼里噙着的泪花都快要流出来了。

“男儿有泪不轻弹。一个人在农村要保重,有时间多看一点书,只有好处,没得坏处。老爸叫我给你带来的那本《刑侦学》,更要反复的看。看来子承父业就全靠你了。好!客船来了,再见!”江海洋紧紧握了一下弟弟的双手,转身跳上囤船登上了江渝东方红五号客轮。

他站在船铉向弟弟使劲挥手告别,期待着有朝一日欢聚一堂,一直到客轮拉响汽笛离岸而去,看不见江海浪的身影为止。


2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