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了,田亮

人民警察豆豆 收藏 7 2635
导读:别了,田亮

田亮走了。乡愿的两会代表都没能拉住他回身的步伐。跳台——10米高跳下后那些激起的水花,现在成为这个小伙子的美好回忆。


他其实还年轻,年轻得能吃能跑能演能跳。年轻得可以随时过他自己想要的那种生活。但在体制下他危如累卵,随时可能破碎,破碎得象一枚从10米高处扔下的鸡蛋。


大约一年前,当田亮被国家队开除时,我形容他“砸皱了一池春水”。现在看,砸皱春水付出的代价太大了,大得彻底从赛场失了踪。副处级干部田亮田副主任正式成为中国数千万官员中普通的一员,他一口整齐的白牙,灿烂的笑容成为时光沙漏一段不可复制的记忆。


把田亮的悲剧归咎于某一个人是不客观的,归咎于某一公司也是不客观的,真正要问责的是体制。是计划经济模式的体育面对市场经济的大环境表现出来的混乱、吊诡、不作为。“亮晶晶”招牌风中摇曳,“晶晶”仍然亮,“亮”却已然变暗。我想问:田亮去跳,这届世锦赛十米跳台金牌会旁落吗?


田亮更大的悲剧还在于:以这样的方式挥手告别,对他在其他行业的发展也没有任何好处。议论者中有人提到了“炒作”,认为这次跟黄健翔那次一样,是以一种“反体制”的方式完成自我炒作。但这样的观点愚蠢得就象:太监自宫也是一种炒作。谁都不会拿自己的未来开玩笑,田亮黯然退役只会在现实无比的广告商、影视投资者眼中形成阴影。不再是焦点之后,这些昔日满脸堆笑挥舞支票簿的“金主”很可能作鸟兽散。运动员的附加价值体现得最充分肯定是在人走茶凉之前,现在,田亮走了,一切都可能幻化成虚空。


他不是功成身退,而是无奈离去。他在距离奥运会还有500天的大日子里,向自己的梦想挥手。这仿如鸦叫的“不和谐”之举其实在提醒大众:还有这样一位曾经的“万人迷”,因为复杂原因赶不上这趟梦想列车。个人在盛会下一向渺小得可以忽略不计,这是东方人一贯的思维模式。但一颗流泪的心却应该让大家想到更多。


叶一茜高兴了吗?未必。中乾龙德如愿了吗?不,不会。国家队官员、教练松了口气吗?他们更多的可能是暗痛。娱乐圈成名之路上无数俊男靓女多了一个跨界竞争者,仅此而已。有人曾经看到那些退役后的名将从大都市体育馆走穴到小城市商场再走穴到更小城市的夜总会吗?在竞争更激烈的娱乐圈,这个过程复制起来比练了千百次的跳水动作还容易。


我没看到世界上任何一个顶级运动员退役后发展为演艺界一线明星,田亮很难例外。因此,在送别田亮的时候,我联想到更多的是“牺牲品”这个词,无疑,他是体制下的危卵,在冲撞与旧规则的激烈博弈中,很不幸,没有等到天亮。


别了,田亮。我希望10年内你的不幸能逐步换来更多人的幸运。“牺牲”的最大意义将莫过于此。


2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