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我是万历 第二卷 我的王朝 第三十六节

在笑声中 收藏 1 157
导读:重生之我是万历 第二卷 我的王朝 第三十六节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05/


王德一时却有些为难的没有答话,万历随即明白,王德虽然对东厂锦衣卫非常熟悉,但,这不代表他可以指挥他们。于是补充道:“朕稍候会下谕着你领提督东厂职!”

王德听后倒也没多少兴奋,或许是早就料到,或许他真的不迷恋权位吧,跪下说道:“奴婢谢万岁恩典,奴婢领旨”

万历挥手让王德起身,对郑海说道:“郑海,你要办的第二件事,就是在扶桑建立人面关系,及时掌握扶桑各领地情事。另外,特别是与一个叫羽柴秀吉的扶桑人要建立起联络,年前张先生与朕论番夷时,曾提及此人,说此人极为聪颖、却狡黠异常,现应是扶桑一名为织田信长的大名属下,在潘播一带为官,你前去与他建立关系,他日此人或有所成,也可让你更便于行事!”

万历当然知道织田信长在他来这世上的前十几天就被人给杀了,丰臣秀吉也将会在明年的三月夺了织田家的势力。可他不能明说,只能说是张居正曾经提起过这个人,估且只能希望王德二人,会以为他是少年心性,难得记住点国外的事情,自然会挂到嘴边特别提及。而张居正与万历见面,王德自然不可能每次都在一旁,所以王德也不会怀疑张居正到底有没有提过丰臣秀吉?

万历现在这样的安排,实在是担心随着他几年的改革,大明国力得到提高,会让丰臣秀吉的“大陆政策”胎死腹中,从而不敢挑起朝鲜战争。但,万历的未来战略布局中偏偏需要这样的一场战争。

如果没有这场战争,万历想要出兵占领朝鲜,就实在找不到借口,因为现在的朝鲜王对大明朝极为归顺,只要不去要了他家的地和他家手中的权,基本上他可以管你叫爷,当然,实际上大明朝自持天威,也没跟他们要过什么。这样一个归顺的王朝,大明朝如果冒然出兵占领了,不要说会让“国际声誉”降低,就是朝内也没人会同意的。

但是,如果日本敢于入侵朝鲜,大明做为宗主国,在朝鲜被日本占领后,自然就有义务帮着收复失地,随后以防备日本的名义,继续驻兵朝鲜,达到实际占领朝鲜的目的,加以时日,慢慢的将朝鲜并入大明版土。

同时,与日本一战,可以为日后发动占领日本的战事留下口实,从而打开向海外进军的大门。毕竟在大明朝的人看来,打打元人是没问题,毕竟元人老是在边防一地侵犯大明,但要想去进攻任何一个海外领地,如果没有点仇怨,没有点理由,则是他们万不能接受的。这不是换几个官员就可以解决的问题,而是文化和民族性格所决定的。

因此安排郑海助建海盗,用以盗制盗的方式,即能将沿海倭患清除,又可牵制住西夷在东亚及东南亚的势力,同时又可很好的将大明军力隐藏起来。郑海手中的实力越大,筹码越多,其影响力就越大,从而更有可能影响到丰臣秀吉最终放弃顾虑进犯朝鲜。

而现在就是一个与丰臣秀吉建立联系的最好时机,若是再过一两年,等他完全消化了织田信长的势力,实力大增,无人能出其左右时,就算郑海能纵横海上,那也只能算是巴结而非联盟。以丰臣秀吉多疑的性格,郑海最终要想达到能影响丰臣秀吉决策的可能性就更小了。

万历如此谋虑日本,并不全是出于对小日本在后世历史中所作所为的恨,也不单是为了给自已的海外扩张提供一个口实,而是出于对将来入主美洲的考虑。既然自已的最终目的是做这个世界的老虎,那就不能让一只狼存在,更何况这只狼还横在美州与大明之间。

现在的日本虽然还属于割据状态,对外一时还顾不上,当然可以绕过日本直接向美州进军,但这种割剧总有一天会合在一处,纵是自己从中周旋,也顶多只能将现状多维持几年。到时纵是没了丰臣秀吉,也会有其它的人出现完成这一结果。更何况现在的自己根本无力从中周旋,而丰臣秀吉却是眼看就要主宰时局,大势已是必然。

等丰臣秀吉统一了日本后,就算不敢直接进犯大明,也会向其它方向发展,让这样的一个日本横在中间,就难免会让与美州的联系造成制约,甚有可能使海外领地失去管理,因此,中日双方都难免一战。于其此时再战,不若早做准备,先拿下日本,再经略美州。

“草民知道了”郑海听完应道,他自然不明白万历的想法,但他明白在外做事,若能得当地官员的支持,做事自然是事事顺利!

万历点点头说道:“有一事朕有必要与你言明,大伴走至今日,朕亦心痛不已,不管你对大伴存何情义,其终得何下场你心中当应有数,朕不日将下旨定大伴谋反之罪,查没其家财,并告榜于天下。到扶桑后,你大可放出话去,就说手中握有冯保一半家财,有意杀回中原为其报仇,如此或能便于你接近羽柴秀吉,若需钱银财物,与王德提及便是,朕为你筹备!”

“草民知道了,还请皇上能让老爷好走!”

“放心吧!”万历说着呼出一口气接着说道:“你在外行事一切当可权宜,万事以完成职责为先,只要你心中有朕与国便是,第二件事若实不可为,你不必执着,只需办好第一件事,就是大功一件”万历说的是实话,因为他不可能全部都压在郑海身上,他必须有其它的安排。

“是”

“你这就去冯府,朕已跟赵定山交待过,你先在那待着,稍后王德会去找你,你二人再商酌过吧!”

说着郑海跪下行叩礼,“草民郑海恭请圣安,草民这就去冯府”

当他走到门口时,万历叫住道:“郑海!一切小心,家里不用挂念,王德会照顾好的!”

“草民谢皇上挂虑,草民定将竭力而为,以报皇恩!”郑海激动的再次跪下说道。

万历轻轻一笑:“去吧,朕在宫里等着为你赏功!”

“是”郑海再次行过叩礼,往门外而去。

看着郑海的背影,万历说道:“王德,要朕如何赏你呢?”

王德轻轻一笑行礼说道:“万岁,奴婢岂敢领赏!”

“赏还是要的,除了让你提督东厂,本来朕想让你掌司礼监的,可你毕竟资历甚浅,还是由张宏领着吧,不过,他也领不了多久了,稍后朕将要撤了司礼监”

王德也没想问万历为何要撤了司礼监,万历脑子里的东西他不敢猜,这是万历一再严令的,陪笑着说道:“万岁圣明,奴婢能领着东厂已是诚恐,又岂敢多求”

万历笑着说道:“嘿嘿,这么些年你可有诚恐过?好了,走吧,去文华殿”

“奴婢。。”王德本想解释几句,见万历已经快步走向门口,跟上喊道:“哎,万岁慢点,担心摔着!”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