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533/

漆黑的天幕之上不时的绽开着一朵朵绚烂的火光,甚至的偶尔有着一团燃烧着的残骸宛若那九霄之外坠落而下的流星一般从那片幽黑之中轰然落下,重重的砸散在黑暗笼罩下的地面之上。

一阵阵巨大的轰鸣声的响起,联军第1骑兵师的野战防线对面,一个个庞然大物嘶吼着从弥散着的夜色中冲了出来。透过夜视仪,淡绿之间清晰可见数十辆中国军队的‘99D’式主战坦克拉开着近一公里左右的冲击正面,气势汹汹的扑了上来。柴油机吐出的黑烟在空气之中充斥着令人窒息的浓重柴油气息。,疯狂转动的履带撕烂地表扬起着阵阵昏灰的沙尘。

与此同时,让联军大兵恐惧的‘PLZ05’型52倍口径155毫米自行榴弹炮群打过来的155毫米榴弹开始向第1骑兵师的防线身后延伸,中国军队的总攻击显然已经开始了。

沉重的履带铿锵的敲打着大地,威风凛凛的‘99D’式主战坦克在阵阵巨大的轰鸣声中突然的骤然加速,并由“一”字横队转换成撅型突击队形,加速冲锋中的战车火光闪动,125毫米滑膛炮发射的高爆杀伤弹整齐而下,一团团的烟火顿时的翻滚而起。紧随其后的履带式步兵战车突然冲出队形,摆开数个三角队形组成前锋队形向联军的阵地猛然的直扑过去。黑暗之中一个个身影飞快的从步兵战车的后舱处跃然而出。

十余架‘强-5’攻击机在尖利的呼啸声从如同那觅食的苍鹰一样俯冲而下,四机为一编队,冒着联军猛烈的防空火力拼命的倾泻出自己所挂载的武器,机翼下的空射火箭弹火龙一样的划破夜色,一柱柱的火光翻滚着升腾而起。

显然中国人这次是一心要把号称‘开国第一师’的第1骑兵师埋葬在这片在战火已然满目创痍的土地上。三维立体化的攻势来的又快又狠。

毕竟是美国陆军重装部队的精锐之师,第1骑兵师从来都不会坐以待毙,1950年的云山面对中国人民志愿军第39军的攻击是这样,七十年后面对同样的对手,第1骑兵师依然不会坐等着中国人来慢慢的啃开自己的防御。既然你选择了装甲冲击,那同样的我也采用反冲击,基尔森将军的作战思维方式永远都不会那样的僵硬,几乎烂熟于心的那本《孙子兵法》他是一直随身而带的。只是颇有些讽刺的是,一个读着中国兵法的美国将军所交战的对手却是《孙子兵法》的诞生之地-那个最讲求作战谋略的国家。

十余辆的‘M1A2SEP艾布拉姆斯’主战坦克轰鸣着从联军的防线后冲了出来,棱角分明的车体让这些穿破黑夜的战车看起来如同那史前的巨兽一样的令人畏惧。

一场激流与勇气、钢铁与烈焰的碰撞从刚开始就进入了高潮。联军的‘M109A6帕拉丁’型155毫米自行榴弹炮群也同时开始了拦阻性射击,转眼之间中国军队的重炮便停止了炮火延伸掩护,而是改对联军的火炮群进行压制性炮击,这场在后来世界战争史上留下浓墨重彩的战役就这样的在双方的炮兵对射中走向了第一个高潮。

如果说用‘这是一如烟花样灿烂的夜晚’来形容这个后来被称为‘死亡之夜’的夜晚的话,那似乎显得有些太过于诗情画意了些,但却又是无法去找到一个准确的形容来描叙出这个充满死亡与血腥、然而却又是显得那样美丽的夜晚。

几乎所有经历过这场几近残酷的血战后的人们都无法忘却掉那晚天空中的美丽,无数的弹道火热的穿破夜幕的黑漆,如同那从炙热沸腾拉出的玻璃丝一样的绚丽,充满着火光的美丽,是那样的夺目、刺眼、又是那样的光彩眩人。更有着那一朵朵的绽放在星空下的炙亮,人们说那是对射的炮弹在空中彼此相撞的原因。

不管这样的美丽是否真的永远能够让人难以忘却,但有一点是肯定的,这样的美丽带来的残酷却是让所有从战争中幸存下来的人们所无法从记忆中轻易的抹去的。双方的炮火猛烈的让有些经历过伊拉克战争的美国大兵们都感到了内心深处涌出的那份寒意。那划破空气的有如撕裂开布帛的呼啸声足已经让人脆弱的神经感受到那份惊惧,不断翻滚着冲上云霄的红黑袅绕的火球更是加剧着恐惧。

双方炮兵之间的炮火压制带来的直接后果就两败俱伤的结果,现代战争中的科技技术的大量存在让一切都变的那样的脆弱而又透明。那些幽灵一样游荡在空中的无人侦察机以及准确定位的炮射雷达让双方的炮兵变的是那样的无处可藏、脆弱不堪。一直是处于战线后方的炮兵第一次的被直接的推上了战火硝烟弥漫的第一线。

多种手段并存的侦察定位手段让炮兵部队的生存变的是那样的艰难,当上个世纪的80年代,越南人抓破了脑袋想要搞明白为什么自己的炮兵只要一开火就会遭受到中国军队的远程炮火的毁灭性打击的时候、当2003年的伊拉克战争中美国第3机械化步兵师的‘M109A6帕拉丁’型155毫米自行榴弹炮群无情的压制着伊拉克人的炮火时,所有人都知道现代战争中炮兵的生存将第一次的遭受到严峻的挑战。

同样的,在这个夜晚中,中美双方的炮兵部队都痛苦的接受着对方倾泻而来的钢铁烈焰的无情洗礼。往往是只要自己的火炮一开火,顷刻之间天空中降临而下的死神便呼啸而至。虽然说从坐标确定到诸元装填再到开炮射击只需要短暂时间的自行火炮完全拥有打了就跑的能力,但面对着对方重炮的覆盖性射击,还是损失惨重。至于说那些行动能力相对迟缓多的牵引式火炮则更为悲惨,往往是刚完成了炮火射击,转眼之间就被呼啸着砸落下来的高爆炮弹连人带炮的炸成一堆破烂的残骸。

一时间交战双方的炮兵部队死伤惨重,人员、武器装备都遭受到了严重损失,尤其是牵引式火炮部队,不少炮位都被一锅端的干干净净。炮火的猛烈程度虽然已经的让双方的交战人员感受到了惊惧,但这并不能说明这已经足已经让已经发动的战争机器停止下来,更为血腥的却只是在后面而已。这如同高潮迭起的戏剧一样,炮兵之间的直接对决只是帷幕的拉开而已罢了。

此时让联军最为头疼的并不是中国军队猛烈的炮火,而是那不断呼啸而下的‘强-5’攻击机。从日本和关岛远途而来战斗机还在和外围担任制空任务的中国精锐战机争夺着战区上空的制空权。但即便争取到了又怎么样,如此高远程的距离让作战半径有限的的‘F-15E攻击鹰’双重任务战斗机以及‘F/A-18E超级大黄蜂’战斗攻击机不得不多次的空中加油才能够匆匆的赶到战场的上空,长时间的飞行早就让飞官们感到了疲惫,短暂的战斗后燃油告竭的联军战斗机不得不匆忙的退出空战。

而中国人则不同,本土作战的他们不但可以派不最精锐的战斗机来对联军战斗机进行拦截,还可以起飞各种战斗轰炸机和攻击机肆无忌惮的轰炸联军的地面部队,就如同战争爆发的初期联军航母上起飞的舰载战斗攻击机轰炸中国人一样。

还有就是本土作战让中国人的飞行员在飞机战损跳伞后可以能够安全的返回基地,本土作战的最大优势就是这样,只要有补充飞机,随时都可以再次出现在空中,而联军的情况却是与之相反。这一切就如同二战中的不列颠之战一样。

尽管如此,联军最高统帅部门似乎没有放弃对制空权的争夺,不单是关岛阿加尼斯海军航空站的第17舰载机联队,整个驻日美军空军部队都进入了战时准备,除了嘉手纳基地的第18战术战斗机联队,以横田基地为总部的太平洋空军第5航空队都随时准备投入对中国的全面战争之中去,原本驻夏威夷希卡姆基地的第15战术战斗机联队和驻日本三泽基地的第35战斗机联队已经受命转场日本九州、四国以及冲绳的一线基地。另外驻韩美军第7航空队也已经进入战备,乌山基地的第51战斗机联队和群山的第8战斗机联队随时准备应付战争的更大规模的爆发。

不过在此时,整个战场的制空权却依旧的是掌握在中国人的手中,一批批的‘飞豹’战斗轰炸机和‘强-5’攻击机穿破着夜色而来,把成吨的炸弹倾泻到联军的头顶之上。对于陆军兄弟的浴血,面对着联军猛烈的防空火力,撕破火网俯冲而下,投下炸弹成了飞行员们最好的支持方式。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