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战火中的青春 第十章 第十节

zxxd 收藏 0 6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151/


德国炮兵努力的瞄准,可前面的观察哨却说他总是越打越偏,这个滑稽的镜头出现在了陈明的脑海里,想到被中国炮兵这样戏弄,德国的炮兵和他的观察员会不会发生纠纷?陈明轻轻的笑了。

“怎么样,教科书上没有这些招数吧?”看见陈明笑了,高玉明,谈兴也高了起来,准备再透露几个小把戏个这个年轻的病友,“我们……”

虽然他注意力放在高玉明身上,可是房间就这么大,隔在陈明和周万清之间的高玉明是半躺着说话的。所以,眼睛看着高玉明的陈明看见周万清身子往前歪着,盖在身上的被子动了一下,左手好像往前探了探。

“噌”的一下,坐在周万清床边的文雯就像被开水浇到了一样,跳了起来。

猛地转过身子看着周万清,忍了一下,放下了已经高高抬起的右手,文雯厉声对周万清说道:“周副营长,请你自重一点,如果你不是一个伤员,而我也不是护士的话,我一定会给你两个耳刮子。作为一个指挥员,你不觉得你的行为是多么的可耻吗?”

说完一甩脑后的马尾辫子,小文快步走出了病房,反手一摔门,关门的声音使整层楼都敢觉到了震动。

“老周,你怎么她了你,把她惹得发这么大的火?”正面向陈明讲述经验的高玉明没有看到周万清的动作,翻过身他奇怪的问道。

“没什么,大概是刚才讲到紧张的时候无意中握到了他的手了,小姑娘害羞,就发火了,应该就是这样吧!”周万清避重就轻说道。

“就握了一下手,她就有这么大的反应?”高玉明明显不信,可是他也没有继续深究,提醒道:“老周,你还是小心一点,医院的杜院长可是最恨那些在她眼皮子底下乱来的兵了。前几年,北京军区有个不长眼的家伙,在总医院同一个护士做了不该做的事情,然后又甩了人家,本以为有后台,可是没想到事情闹到了杜院长那里,结果不但他进去了,就连出力保他的后台都倒了大霉。你可要小心啊,不要过份了,小心杜院长对你不客气。”

“没事儿,我又没有做什么,不怕!”周万清嘴硬道:“再说现在不是春天到了嘛!窗子一打开,春风吹进来的都是爱情,虽然是在战争时期,可是在这个异国他乡,男女之间产生点感情总不是什么大错吧?小文这个姑娘啊,就是脸皮薄,又不是没有握过她的手,呵呵呵,很平常啊,以前都没有反应,今天大概是人多,害羞。你知道,像我这样的战斗英雄,倒贴过来的女兵、护士什么的,躲都躲不过来,不过,话说回来,虽然知道她们心里的想法,我也不应该在你们面前握住她的手,总要注意一下女孩子的矜持吧!没事的,就握了一下手,你老高不会去杜院长那里去告我吧!哈哈哈。”本来经过高玉明的提醒,想到杜院长的背景和手腕,周万清的心一下子提了起来,可说着,他突然想起了早上收到的伤愈后就回国的调令,他的心又渐渐放了下来,再过个把星期,他就要回国到西南军区的一个警备团去当团长去了,杜芸再厉害也不会因为他做的这些没有证据的事情而回国去跟他过不去吧?

看着正在用笑声掩饰自己尴尬的周万清,陈明心里有些不舒服。

“周副营长怎么能这样?他不是已经和吴倩确立了恋爱关系了吗?他怎么能够这样说小文,唉,这种花心的人看样子是要盯紧一点阿,最好是能够和他在一起,这样也许他会改变一些的。” 陈明决定找机会婉转的提醒一下吴倩。

由于角度的问题,陈明没有看清周万清的动作,可是躺在另一边的安德烈却看到除了握住小文得右手外,周万清在被子里的左手,趁大家注意力集中在高玉明那里的时候,围到了文雯身后,从被子里伸出来在她的屁股上来回摸了一把。

房间里除了当事者另外的三个人,陈明没看清,高玉明没看到,而看到的安德鲁也许是不了解中国的传统,也许是认为这事情不算什么,可不管什么原因,他没有把这事说出去。

而遭到侵犯的小文不知是不是考虑到会影响好朋友吴倩还是什么原因,总之,从这天起,到周万清离开医院,文雯再也没有来312病房。

在延期了两个星期后,周万清终于伤愈出院,并搭乘运送伤员回国的飞机离开了苏联,返回了国内。

这期间,除了睡觉,陈明很少呆在病房,他找到了一个好去处,在医院的围墙外,紧靠者伏尔加河,有一片小小的树林,在那里,陈明可以从早到晚的晒着初春的太阳,慢慢的看着红军烈士的日记,继续学习着俄语。

这两个星期,除了收到原来班排里的老战友写来的信件,激动了一番外,他的日子过得十分的平淡。而性格比较开朗的文雯虽然没有再去312病房,可是自从周万清出院后还是隔三差五的会出现在312病房,也会在陈明忘记打饭的守候把盒饭送到小树林去。


——————————————————————

10月5日

我们又被包围了,炮弹没了,火炮也炸毁了,就连步枪都没有了子弹。

炮兵变成了步兵,装甲兵也成了步兵。

没想到在这里,在这个包围圈里,我终于遇到了第90边防总队的战友了,他们一共8个人,都受了伤,同我一样。我们都是被打散了,没能回到自己的部队,都被编到了红军,管他呢!能不能活下去还不一定呢。8个人当中我见到了古尔根,他举着战前有我们42个莫斯科同乡的合影说,现在这些人,除了我和他,其余的40人不是牺牲就是被俘了。

可不管怎么说,毕竟我们又在一起了,大家都说,已经从边境一直退到了这里,不能再后退了,后面就是莫斯科。

——————————————————————

这是这本日记的最后一篇了,估计他的主人就是在维亚济马战死的。

现在基本上不用字典,陈明已经基本上能够半猜着看懂这本日记了。

合上日记本,陈明依然沉浸在日记主人的经历当中,整本日记并不厚,由于出于安全方面的考虑,红军部队严令禁止战士们写日记,所以日记主人是悄悄写的,每天的篇幅都很短。可是就这薄薄的一本日记,却体现了在国家面临生死存亡的时候,一个普通一兵那种变成一个战士的成长经历,这里面的许多情节让陈明产生了很多的共鸣。

突然一双手蒙住了陈明的眼睛,身后传来了一个女孩子的声音:“猜猜我是谁?”

拉开了眼前的手,陈明没有回头,说道:“别闹了,小文。今天这么早就下班了?”

“嘻嘻嘻”后面传出的是另一个陈明熟悉的声音,回过头,陈明发现,身后站着三个人,杜丽梅、文雯、吴倩,医护三人组又聚齐了。蒙住他的眼睛点的是吴倩,说话的是小文,而杜丽梅依然是笑嘻嘻的没有说话。

右手一撑,陈明站了起来,这个时候,他的行动可比前段时间麻利多了,“你们回来了?”话有点干巴巴的,陈明有点不知道说什么好。

“看吧,我就说他恢复得不错。这下你们没有疑问了吧!”看到陈明利索的从地上站起来,小文指着他说道:“我说过我会照顾好他的,现在你们自己验货吧!嘻嘻”

“谁说不信你了?”吴倩在小文的背上扭了一下。

“嘻嘻,那是谁一回来就不停的问某个人的情况的?生怕我我没有照顾好,让他的病情恶化似的!”小文跳开了,打趣吴倩到。

“我们是朋友嘛,你看人家杜姐还不是问了两次了嘛!”吴倩追了过去呵她的胳肢窝。

“人家是医生,关心自己病人的情况,问的是伤口和骨折部位愈合的情况,嘻嘻嘻,可不像某人老是问他瘦了没有,睡的好不好,我有没有冲他发脾气!嘻嘻嘻,这么关心他,干脆换把你那个对象换了好了,虽然这个他也不怎么样,可这个‘他’总比那个‘他’可好多了。嘻嘻嘻。”躲到一颗树后,小文的嘴没有停下来。

“不许说了!”吴倩又扑了过去。

“我就说,就说……”小文一边说,一边跑,吴倩追了过去。

“右腿的骨头愈合的还好吧!”看着两打闹着越跑越远的同伴,杜丽梅开口问道。

“还好,现在已经可以走动了,只是王医生说还不能太用力。”陈明回答道。

“坐下,我看看。”用命令的语气,杜丽梅让陈明坐回了地下去。

蹲在陈明旁边,也不管陈明越来越红的脸,把陈明右脚的裤子卷了起来,用手在骨折的部位仔细的摸了一圈。

“嗯,是恢复得挺好的。不过你还是不要大意,夹板不能取下来,拐杖还要用,可以适当的锻炼一下,但是得小文和吴倩在的时候再做。”

脸红的快要滴出血的陈明没有听出为什么他一个休养员恢复性锻炼,却要在外科护士的帮助下才能进行。

不知道是骨头正在愈合还是杜丽梅的手有魔法,腿部受伤部位传来的一阵阵有点痒痒的麻麻的感觉让陈明的心里有点乱。


大概是下部队的医务人员都回来了,人手终于有了盈余,杜丽梅、小文、吴倩,总是被安排在一个班,一起上班,一起下班,这也就使得,陈明常常一个人呆着的这片小树林,会同时多出三个青春美丽的身影。

时间一天天的过去,陈明的伤也在一天天的恢复,就这样时间逐渐走到了1942年3月。

养伤的这段日子,同陈明总体平静的生活一样,苏德战场也似乎在相对平静中的等待下一次的爆发,而在亚洲,陈明祖国所在的地方,形势却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虽然这个变化同现在的他没有多大的关系。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