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剑太行 论剑太行 第二十章 三战成名(上)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56/




“我这个办法很简单,叫做....”孟大虾低头想了好一会儿,终于想出了一个自认为很能概括表达自己的想法的名字,“就叫‘大熊猫吃竹笋——层层扒皮法’!”


——靠!你他娘的真不知道恶心,你们家大熊猫吃竹笋都要扒多少层皮啊?


——我乐意!你丫的‘我爱我家’我警告你:你要再这么折磨我、再这么损我的话,我就在这次战斗中自杀,我瞧你怎么向读者交待?


(谁也和无赖讲不出理去,笔者没办法,只好打躬作揖的许诺打完这一仗给孟大虾点‘甜头’尝尝,这家伙的情绪才被重新调动起来)


“伍志彪!我看你这个‘蓝狐’小队的队长提前上任吧。”孟大虾开始调兵遣将。


“那...那我能不能再挑带上几个人?大队长,上次和日军骑兵遭遇,有三个伤员还没痊愈呢。”伍志彪的头脑可不简单:人家‘蓝狐’都是精锐中的精英,自己初来乍到就当人家老大,要没几个身手好的兄弟帮自己做一两件漂亮事儿的话,这几十号人可不好带。


“你自己看着办吧!”孟云霄什么不明白啊?“一小时以后跟我出发,你去准备吧!”


“参谋长,你把三个步兵营的第三连队都集中起来,暂时组成特务连,由你来兼任连长。刘二柱!”刘二柱和段同庆以及春嫂这些地方上的人早都来了。“二柱,你的自卫队的人不是快管不住了吗?”


“是啊,大队长。你要再不接收一些人的话,我这个队长可就没法干了。”


“这次满足一下你们:按陆参谋长的要求标准选40个民兵入伍,加入到陆参谋长的特务连,并且你和段镇长,还有春嫂配合一下特务连的工作。”


“没问题!”刘二柱等人纷纷表态。


“‘蓝狐’小队一小时以后出发,骑兵营和炮营在神北镇集结,其余三个步兵营明天凌晨三点出发,目标——”孟大虾伸手在地图上一指:“正东,坨南镇!”


坨南镇地处满城西北方向,距离满城32华里,是保定经满城去山西的必经之路。


半夜11点钟的时候,‘蓝狐’小队经过1个小时的夜行军,到达了镇外的一座小山谷里。孟云霄隐蔽好队伍,带着罗杰、伍志彪登上山头,在黢黑静黟的夜色中,通过红外望远镜观察着冬夜中的坨南。


镇西的寨门紧闭着,两丈多高的寨墙上不时地晃动着一两个背着大枪的人影。寨门的外边,燃着几堆篝火,左右两座炮楼已经建起了一丈多高。


“妈的!”孟云霄心里骂道,“果然不出所料。小鬼子的动作够快的,炮楼都开始修了,看来打完这一仗,真的该抓紧一下成立侦查科的事儿了。”


“唉!”孟大虾轻轻叹口气,开始使用‘激将法’,“展翼要在就好了。”孟大虾像是自言自语的嘟囔着。


“展大哥去哪儿了?”罗杰好像没听出孟云霄的话外音,随口搭话得问道。


“我让他带着周四宝的爆破组陪着梦兰姐妹去挖柯老先生隐匿的军火了。他地形熟,晚上也不会迷路。如果他在的话,”孟云霄指指寨墙上晃动的哨兵,继续‘激将’,“这俩东西就会很安静得去西天朝佛了。”


“哼哼!”伍志彪冷笑一声,“大队长,您就说咱们怎么个意图吧?这俩家伙交给我了。我保证他们连个屁也放不出来。”


“好!”孟云霄招招手,带领两个人悄悄的回到小山谷。“你们看,”在一个背光的岩隙下,孟大虾拧亮一盏马灯,把各战斗组的组长叫过来,“这是寨门,这是正在修建中的炮楼。这三堆篝火旁分别有三个帐篷。寨墙上走动的人影是鬼子兵,那就说明这帐篷里很有可能就是鬼子。寨墙上的鬼子巡逻兵大概每六分钟出来一次,鬼子哨兵离开寨楼走到最远的时候大约需要一分钟,伍志彪你要在鬼子哨兵远离寨墙上的寨楼之后,悄无声息的干掉他们。这样距鬼子第二组哨兵出来就剩下五分钟。但‘蓝狐’小队要在三分钟之内用冷兵器消灭掉帐篷里的鬼子,用剩下的两分钟攀上寨墙,占领寨门!各组都听明白了吗?还有什么意见和建议没有?”


“干掉哨兵我这儿没问题。”伍志彪沉吟着说,“不过咱们现在不知道鬼子究竟有多大兵力,这就更不知道寨楼里有多少鬼子了。”


“我估计不会太多。”孟云霄语气肯定,“三个帐篷里每个最多能住12个人,再看寨楼的规模,也就能住十来个,看样子是鬼子派出来的修炮楼的先遣队,其兵力充其量也就是一个小队,咱们平均一人一个,应该没什么问题。”


“嗯...”各组组长都点点头,表示没什么意见了。


“伍志彪!就看你的了。大家立刻准备,十分钟以后各组进入最佳进攻位置,只要看到寨墙上的哨兵倒地,各组立刻进攻。再强调一下:进攻要用冷兵器,决不准开枪!”


偷袭战进行的异常顺利。在伍志彪用打狼的弓弩干掉日军巡逻兵以后,各组立刻就扑进帐篷里。由于当时的时间是夜间十一点半,正是人体生物钟要求进入休息睡眠的状态,因此寨门外帐篷中的30来个鬼子在懵懂之中就为他们的天皇‘尽忠’了,直到‘蓝狐’小队攀上寨墙,也没发生任何悬念。


“火力组留下收拾鬼子的武器装备,坚守巩固西门。伍志彪!你带领其他人去抢占东门。咱们在西门消灭的鬼子正好是一个小队,我估计东门没有鬼子,最多也就是几个镇里的民团团丁。罗杰,咱俩去找个好地方玩儿玩儿。”孟大虾不是有病吧?这种状况下,又是大半夜的,他居然想找地方‘玩儿’?


“噢,对了。”孟大虾叫住刚要行动的伍志彪,“顺着寨墙走,小心躲避着老百姓家里养得狗,狗一咬目标就暴露了,狗可是‘汉奸’啊!”


“明白!”伍志彪算是彻底服气了:大队长不断判断力准确,而且心思缜密、滴水不漏。


先放下伍志彪他们不说,单说这个找地方‘玩儿’的孟大虾。他带着罗杰,放着大路不走却专门蹿房越脊的在人家的屋顶、墙头上‘散着步’,直奔镇中心。而且还时不时地停下来,猫着腰对黑暗的四周逡巡一番再接着‘散步’。


等到孟大虾第三次停下来的时候,罗杰开始领会到了大队长的意图:原来大队长的目标是镇上那些有着高大建筑的深宅大院。


果不其然,在镇中偏北的一座有着四进院落的豪宅的院墙上,孟大虾又伏了下来。这座大院占地面积不小,在漆黑的夜色中,黑黝黝的一大片亭台楼阁,显得气派雄伟。


此时的时间虽然已近午夜,可在这片大宅的第二进院子里,依然灯火通明。院中还是人来人往,络绎穿梭。


孟云霄伏身观察了一阵之后,向身后的罗杰一招手,然后就见两个鬼魅般的黑影向中院的西厢房飘了过去。


坨南镇的头号财主胡作伟这个时候正在中院正堂上发呆呢。从他脸上皮笑肉不笑的表情里一眼就能看出这老家伙心情并不是很好。其实这时候胡作伟的心情可算得上是矛盾而由郁闷。


自从昨天上午东洋人来了以后,他的心情一直是喜忧参半。眼看着国民政府的军队越走越远,而东洋人却追在屁股后面长驱直入,胡作伟就觉得自己的处境越来越危险。自己原本是国民政府委派的坨南镇的保长,可国军撤退的时候,除了有几个师长、团长在他手里卷走几千大洋以外,对他提出的随军撤退的要求却都置若罔闻。等到大批的国军都走得没影的时候,他又想干脆自己携家单独逃难,可能去哪儿了?往南走自己无亲无故,再说也不知道这场仗要打到什么时候,而全家要走到哪儿才是个头呢?


正当胡作伟举棋不定的时候,他发现大批的难民纷纷涌进太行山里,这个现象让他眼前一亮:东洋人要真欺压得住不下去了,也往山里逃不就结了。而当前段时间东洋人进山围剿什么‘抗日独立纵队’经过坨南镇的时候,不但没有欺负他,还许诺他照样当他的保长。还要共同建立什么‘大东亚共荣犬’?东洋人说的究竟是什么‘犬’,胡作伟搞不懂,他也不想懂,只要不抢他的田地房屋他就知足了,而且还让他照样做保长,照样还能在这些穷鬼面前摆架子那就更好了。


不过昨天来的这几十个东洋人可让胡作伟保长郁闷死了:虽说没抢他的大屋良田,吃了几十只老母鸡也不用计较,但是这些人东洋人后来却送了胡作伟两顶大大的绿帽子——他刚从保定丽香园买回来的两个小妾却在那两个跨洋刀的东洋人嘴里变成了“花姑娘”,而且一吃完晚饭,两个“花姑娘”就被那两个‘武大郎的表弟’拉进为他们准备好的西厢房,居然替他做起了传宗接代的“下种”的好事儿。


“我这他娘的不是引狼入室吗?”这是当天晚上胡作伟的想法。可到了今天早上,那两个‘锉地丁’满意的走出房间,在他面前一阵“要洗、要洗”之后,也没见他们俩用水洗什么,翻译官却告诉他“皇军”对他的工作很满意,除了打算在镇上修几个炮楼,还要成立什么“皇协军”,而且还让他的大小子出任大队长.... 这个时候胡作伟的心情才算稍微好了点:好歹这绿帽子没有白带不是?


可是今晚眼看着那俩东洋‘锉地丁’酒足饭饱之后,又嘻嘻淫笑着拉着他那俩“小宝贝儿”继续去做“下种”的勾当,胡作伟心里拿酸酸的郁闷劲儿就又上来了:“这样的日子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啊?”


正当胡作伟在这正屋里一边看着家人仆妇们收拾着酒桌上的杯盘狼藉,一边自怨自艾得胡思乱想之际,忽然他觉得从西厢房里传出来的“造人运动”的噪音冷不丁的没有了。他疑惑走到门口,想要侧耳细听,突然一声女人特有的尖叫冲云裂帛的从屋里传了出来——“啊——杀人啦——”


这一声尖叫撕碎了寂静的夜空。杀伤力太大了,胡家大院里立刻热闹起来。


“怎么回事儿?不要乱!来人啊!”在家人们纷乱的叫声和杂沓的脚步声中,四五个拿枪的护院家丁从前院跑了进来,之后马上就围在胡作伟的身边,一幅狐假虎威的丑态。


看到身边有了四五条枪的保护,胡作伟这才暗暗出了口气,定一下心神,然后才对西厢房门口指了指。几个家丁互相看了看,又看了看掌柜的,这才小心翼翼的端着枪走过去,在屋门两边掩藏住身体的要害部位。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