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剑太行 论剑太行 第十九章 如此花烛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56/




孟大虾的两位准新娘可是真等急了。虽说今儿办的不是婚宴,可是柯老先生临走之前已经交代得很清楚:经过了这次的仪式,以后的事儿就让两个女儿自己拿主意。反正大面上已经有了什么‘媒妁之言’,至于什么三礼六聘的,非常时期就不讲究了。所以此时柯家的两位小姐在心理上就早已经把这次仪式当成是自己的大礼了。


刚才两位姑娘离开了韩家大院的正堂,也就是独立纵队的指挥部,直接就进了孟大虾‘下榻’的东厢房。红着脸说了一会儿姑娘家的悄悄话,就从窗户里看见苏仲康等人开着玩笑都离开了。那时两个姑娘都以为夫君会进房来,心里紧张的有个小鹿似的。可是只见夫君在正堂门口念佛似的嘟囔了几句之后,却把罗杰、伍志彪等人叫了出来,然后就一会儿哈哈大笑,一会儿又一本正经的,好像摆开了龙门阵。直到夜色黑得都看不见人了,几个人也没结束的意思,柯家的大小姐梦兰姑娘可能是怕大冷的天冻坏了夫君,这才咬着牙忍着羞出门来请了。


展翼等人也不是不知趣,见状赶紧告辞。为了给大哥提供方便,几个人没回自己住的西厢,而是直接离开了韩家大院。一边走还一边还大声嚷嚷着要去镇上的酒馆再喝个一醉方休,显然这话是故意说给几个新人听的。


几个人一走,孟云霄就觉得尴尬极了。他可是来自21世纪,对于这种‘媒妁之言’的婚姻从来都没考虑过会发生在自己身上。但是现在看这样子,马上就要和没认识几天的姑娘那啥了,能不尴尬吗?而且还是一次两个。


“靠!”孟大虾心里狠狠地骂了一句,也不知道是在骂谁,然后只好硬着头皮走进自己的卧房。


相比之下,柯家的两位姑娘可就比他大方多了。孟云霄一进屋,梦兰姑娘就给他端上一杯热茶,然后又去倒洗脸水;而若兰姑娘则拿起他放在桌上的驳壳枪,“嗒”的一声退出弹夹,顺手取下一粒子弹,熟练的插进枪上一个小孔,轻轻一旋,孟云霄脸还没洗完呢,柯家的二小姐就已经把一支德国产的大镜面匣子枪给拆了个大卸八块。


孟大虾脸上挂着水珠,手里捧着毛巾都忘擦了,这小姑娘,太厉害了吧?直到梦兰姑娘轻轻碰了一下他的胳膊,他才想起连还没擦呢。


“这么熟练谁教你的?”孟大虾擦着脸走到若兰身边,刚才的尴尬气氛一扫而空。


“我爹啊。”若兰姑娘笑吟吟的抬起头,手里却在熟练的擦拭着卸下的零部件,“八岁的时候父亲就教会我们这个啦!”


“怪不得呢!”孟大虾啧啧称赞,“真是将门出虎子啊!”


听到郎君的赞赏,若兰姑娘立刻羞红了小脸儿,“这有什么呀?姐姐的金钱镖才利害呢!”一副娇柔妩媚的语气就把郎君的注意力转向了梦兰姑娘。


“是吗?”孟大虾立刻把目光转向刚替他倒完洗脸水回来的梦兰姑娘。


“哪里啊?”梦兰姑娘拿毛巾擦擦手,“雕虫小技而已。”


“给我演示一下好不好?”孟大虾诞着脸走过来。


梦兰姑娘脸一红,她虽然不知道郎君走过来要干啥,不过看他满脸的赖皮样儿,估计没什么好事儿。赶紧手一抬,只听“嗖-——笃”的一响,若兰姑娘面前桌上的蜡烛烛焰忽闪了一下,马上又恢复了正常。孟大虾正疑惑呢,只见若兰姑娘把他的枪最后一个零件装好,站起身来,凑到桌前的木柱旁仔细的看着什么。孟大虾也凑过去,这才看到原来是一枚四边经过打磨成锋利的刃口的铜质的制钱深深的嵌在柱子上,深可及半。


“姐,你的力道又有进步了。”若兰高兴的向姐姐道贺。


“可是巧劲儿还是不够:刚才烛焰又晃了一下。”孟大虾听她这么一说,又凑到蜡烛前,却又看不出什么端倪,又是一脸的疑惑。


这时候梦兰走到蜡烛前,伸出葱白般的小手,捏在蜡烛寸高的地方,小手一抬,一小节带着烛焰的蜡就离开了蜡身。敢情是人家的金钱镖早已经切断了蜡身,却没有把断开的蜡烛击倒,这手匪夷所思的劲道居然自己还认为不尽人意?孟大虾的嘴巴张的都成了“O”型。


孟云霄刚要发表自己的意见,院子里却突然想起了杂乱的脚步声,随着脚步声还有陆子宇的喊声:“云霄,快!紧急军情!”


———“操!”孟云霄气急败坏的大骂,“‘我爱我家’你丫什么东西?老子今晚要洞房了,刚消除了尴尬气氛,你就他妈的来军情了。诚心的是不?”


“我有什么办法?”‘我爱我家’也不示弱,“你他娘的来自21世纪,万一你要洞房留下个什么种儿的话,将来你儿子都会比你还老,到时候我咋整?”————


虽然孟云霄气急败坏,可毕竟胳膊拧不过大腿(人家‘我爱我家’是作者,叫你干嘛你就得干嘛),而且出现在众人面前时还要表现的公事比私事重要。


“可不是我坏你的好事啊,”陆子宇嘿嘿笑着向孟云霄澄清自己,“是小鬼子不给你这个机会。”


孟云霄摇摇手:“到底出什么事儿了?”


“是这样,”苏仲康接过话题,“刚才伍志彪接到了柯老先生的飞鸽传书....”


原来柯龙海在上午酒宴正热闹的时候,悄然离开了神北,纵马疾驰了几十里之后,到了满城县县城。刚到县城外围就觉得这里气氛紧张,城门加岗,对来往的行人客商盘查的极其严格,尤其是对进出西门的行人,更是许进不许出。


柯龙海为了摆脱不必要的麻烦,纵马赶到南门,由南门进了城。找到朋友一打听才知道是日军正在从易县和保定向满城县增兵。得到这消息柯龙海大吃一惊,他估计这次增兵极有可能是冲着抗日独立纵队来的,为了验证自己的想法,柯龙海马不停蹄的又从南门出城,在东门和北门之间来回转悠。果然在午后三、四点钟的时候,柯龙海看到了由北边的易县和东边的保定都开来了大队的日军。两路人马加起来足足有两个大队,这还不算大批的黄协军。


于是柯龙海赶紧疾驰回报定,采用古代飞鸽传书的方式将这一消息传到了独立纵队。


听完陆子宇这个参谋长述说了事情的经过之后,孟大虾走到地图前开始发呆。大伙儿都不说话,因为大家从孟云霄的表情能看出来:这次的敌情非同小可。


孟大虾眼睛在地图上,心却回到了他那个时代的的课堂上,说得再准确一点,就是那个时代学习近代史的课堂。他在绞尽脑汁的思索着1937年的12月份,在太行山地区的日军的所作所为;或者在这一地区发生重大的抗日事件。


“今天几号呢?”心里想着,不知怎么嘴里也嘟囔了出来。


“今天是12月2号啊!”陆子宇生怕打断了他的思路,回答的声音很轻。


“原来是这样啊!”孟云霄如释重负般大叫,他突然想起来:1937年12月5日,日寇分八路大举进攻我晋察冀抗日根据地,今天2号,日军的增兵行动也就不足为奇了。既然洞察了事情的原委,心里也就不紧张了。不过看大家满脸都疑惑重重的样子,孟大虾又犯难了——总不能直接告诉大家日本鬼子不是冲自己来的吧?


而且好像在历史上,在这一地区应该没有什么大规模的抗日武装啊,那日军集中两个大队以上的兵力是想对付谁呢?孟云霄这么思考着,眉头又慢慢的挤在了一起。他迅速的把他所知道的历史上在这一地区和这一时间段内发生的真实的重大事件连接起来,希望能从中找出点什么——


——1937年12月2日,日军大本营下达进攻南京的命令,南京会战打响。


——1937年12月4日,日军8路围攻晋察冀抗日根据地,由平绥路南犯的日军关东军察哈尔派遣兵团,以3400余人由怀来、天镇分两路南犯,占领蔚县后,分别向广灵、涞源进犯。


——1937年12月4日,陈济棠捐款七百万元,国府褒奖。


——1937年12月5日,日军8路围攻晋察冀抗日根据地,八路军第1支队主力一部占领蔚县南部的北口村,截击由蔚县南犯的日军。当敌人进入该地谷口时,八路军居高临下,以猛烈火力袭击敌人,并乘敌混乱之际发起冲击,经半天激战,迫敌退守蔚县。


........


孟云霄费了老大的劲,终于总结出一个能说服自己的结论:历史上的日军此次进攻,重点原本是八路军驻守集中的平绥线以南地区,而这次日军实际上把重兵集结在平汉线以西,原因无非有两个:一是抄八路军的后路,直接进攻设在阜平的晋察冀八路军的司令部所在地;另一个原因就是自己的抗日独立纵队的出现,扭曲了历史的车轮,日军就是针对自己来的。那么眼下的问题就是无论日军出于什么样的动机,他们都要从自己的地盘上过去,咋办?


“打他个狗娘操的!”孟大虾狠狠地一拳砸在桌子上,桌上的茶杯蹦了起来。


本来大家都以为他在聚精会神的看地图,突然这么一嗓子,再这么一折腾,可把大伙儿吓了一跳。


“云霄你没事儿吧?”苏仲康关切地问。


“没事儿!”孟云霄也知道自己有些失态,“我没事儿,我只是想到了如何对付鬼子的办法,嘿嘿,我是兴奋的。”


“啊?那你想怎么打?”陆子宇问道。


——柯龙海发来的敌情通报都没说敌人如何进攻呢,你就想到御敌之策了?靠!你小子也太神了吧?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