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球新纪元 第一部 古文明之谜 第二十二章 演习还是演戏(三)悲壮的英雄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8446/


然而,接下来并没有发生大家预料的战局。20分种后,在38军左翼前突的112师前面出现了两个蓝点。顿时指挥中心沸腾起来,这是哪来的部队?显示刷新后,是101师的装甲1团和2团。这两只部队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不是都在38军的包围圈里吗?原来张炜利用工程团冒充了一个主力作战团,因为他根本不打算修建什么前进基地,他需要一次性解决战斗。并命令其中一个机步团带上后勤团参加中路祥攻,展开分散队形,并配置了炮兵部队。造成38军情报分析错误,误以为是两个机步团主力。同时张炜将装甲1团和2团各一个连的坦克配置到机步1、2团的前锋上,又造成38军误以为是2个主力装甲团。同时利用Z9-Z侦察型直升机对战区上空进行电磁干扰,造成38军侦查能力下降。这一切都是为了掩盖他的真正意图,打击38军的左翼。张炜称之为右直拳行动。行动的关键在于装甲1、2团的隐蔽和歼灭38军的陆航大队。第一步101师做的很成功。当101师的装甲1、2团出现在屏幕上的时候,大家终于明白为什么张炜要先消灭38军的陆航大队。因为很简单,中部前突的4个团,不可能在直升机下保持秘密。如果云毅龙知道101师前突的四个团中并没有装甲团时,他的装甲第6师立刻就会将这4个团碾成粉碎。

“兵出奇招!”这是指挥中心在场所有人员对张炜第一阶段战斗安排的感想。鲍尔少将又对身边的奇科夫少将说道:“中国人的军事智慧真是高深。如果是美国的101师,一定会首先修建前进基地,然后进行纵深攻击,甩开两翼的敌人。”奇科夫少将看都没看鲍尔一眼说:“按部就班,教条主义,所以说你们在朝鲜和越南两次被中国人打败!”鲍尔有点恼火了,“你们不也在中国东北碰了一鼻子的灰。不过我看,101师的好运到尽头了,上帝只会保佑有准备的人。接下来,101师的直升机部队就发挥不了威力了,可惜!”

但大家又猜错了。当101师的120架武装直升机出现在38军左翼前突的112师上空的时候,装甲1、2团发起了进攻。直升机的出现让有陆地之王之称的主战坦克只有被猎杀的命运。跟随112师的114师因为要完成关门任务,已经与112师拉开了近20公里的距离,结果造成112师相对独立。云毅龙在围住101师的主力后实施两翼突进的战术没有错,但包围圈里的并不是装甲团,而且101师的直升机突击旅在没有前进基地的情况下仍然可以持续战斗。用2个装备有中国最先进主战坦克的加强团攻击一个机步师,还加上天空中盘旋的120架武装直升机,这场战斗打得毫无悬念。在101师损失了20辆坦克,10架直升机后,38军112师退出了战斗。

当得知101师的装甲1、2团和直升机突击旅出现在自己左翼的时候,云毅龙立刻改变了战术。命令装甲6师向包围圈中的4个团发起攻击;113师加速向101师指挥部突进;151师不用与114师会合,直接攻击前进;114师就地狙击,在101师装甲1、2团和包围圈中的4个团之间设置一道无法翻越的障碍,一定要坚守到全歼101师4个团。同时命令电子对抗部队实行敌指挥系统破坏。

参谋长提醒军长:“101师还有一个直升机突击旅,我们不能忽略它的存在。”云毅龙胸有成竹地说:“101师直升机突击旅最多只能再进行一次不完整的攻击。如果先救包围圈中的4个团,那他张炜的指挥部就的玩完;如果他先打击113师,那他在包围圈里的4个团就会被全歼。无论怎样都不会改变失败的命运。不过张炜还真是一个奇才,不动则已,一动就打垮了我的一个师和3个陆航大队。”

张炜通过侦查数据,已经看出了云毅龙的意图。想都没去想113师的存在,命令装甲1、2团全力攻击38军114师;工程团实行火箭布雷延迟38军第6师和151师的进攻;留一个机步团牵制151师;炮兵部队对38军防空旅和装甲6师实施覆盖射击,在炮击后直升机突击旅对第6师实施攻击,分出一部运输直升机对38军炮兵阵地实施后方机降作战;其余部队攻击38军114师,一定要打垮38军的左翼。

这样一来,战场上形成了包围与反包围。双方的重点都集中在38军114师上。114师吸取了112师的教训,布置了大量的单兵防空武器。然而,天空中并没有传来101师直升机突击旅的轰鸣声,却从地面传来坦克的隆隆声。101师在114师防守阵地的正面展开了近180辆坦克。而背后,101师机步2团正在靠近,最要命的是装甲团配置给机步团的两个连的主战坦克冲在最前面。这样38军114师被101师的3个主力团形成了局部包围。而此时38军装甲第6师,已经展开战斗进攻队形,前锋坦克已经逼近雷场。越过了雷场,处于包围圈中的101师4个步兵团将瞬间崩溃。正在前进的第6师前锋坦克连发现了反坦克雷区,不得不停下来等待排雷部队的到来,这样一来,第6师失去了解救114师的时间。101师仅存的50辆122毫米自行榴弹炮发言了,防空旅再一次受到打击,不得不退出战斗,而第6师的攻击也受阻。云毅龙立即命令炮兵部队进行炮火还击。为什么刚开始云毅龙没有利用手中的火炮进行攻击呢?原来张炜命令前突的4个团进行运动防御,这样38军的火炮无法进行精确打击,而且过早打击会暴露炮兵阵地,引来直升机攻击。101师的炮兵部队在最后一辆退出战斗的时候,将38军火炮阵地位置坐标数据传给了游弋在空中的机降部队。当38军几个重要火炮阵地正要准备转移的时候,101师的机降大队出现在身后,结果38军近1/4的火炮都被101师缴获。

指挥中心里各位的心情随着战场上双方形势的不断变化而变化。这里面大部分中国军长都希望101师打赢这场仗。因为他们都在38军云毅龙的面前吃过败仗。虽然形势对38军还是有利,但这已经是38军历年来实兵对抗演习中打得最惨、最被动的一次。一个师被吃掉,陆航大队被全歼,装甲6师被4个步兵团堵住,防空旅被打残,炮兵被俘虏1/4,在今天之前,还是从未有过的事。张炜就算是打败了,也是虽败犹荣。

张炜看着战果,感到很满意,自言自语道:“再吃掉对方1个师,打残1个师,就该结束了。”参谋长听见了张炜的言语,高兴地说:“这下38军可吃苦头了,我们可以说是战果辉煌啊!”参谋长并没有得意忘形,忽略了38军113师的突进。因为他知道,直升机在打击完第6师后完全可以及时赶回来,只要摧毁了113师的装甲力量,101师的1个装甲团就可以顶住。到那时,38军就只剩下一个只有步兵的装甲第6师和一个151师,还不是菜板上的肉。参谋长毫不怀疑会击溃38军左翼和获得最后的胜利。

装甲6师师长胡勇一定是这场演习中最郁闷的人。首先自己最具打击力的装甲部队被用来进行防御作战(也只有他的第6师才可以和101师的两个装甲团对抗),接着刚进入防空旅阵地又遭到一阵炮火袭击,无缘无故地损失了几十辆战车,终于开始进攻了又被地雷拌住,接着又来了一阵炮击。而他的坦克部队甚至还没有开一炮。前锋营很快在雷场开辟出一条通道,装甲第6师的坦克带着怒火蜂拥而过,在坦克面前任何单兵都是显得那样脆弱。顷刻之间,第6装甲师的坦克就碾过了101师工兵团的防御阵地,直接扑向101师机步2团的身后。但是为时已晚,在114师的阵地上已经竖起了101师的旗帜,38军的左翼彻底被打垮了。101师直升机突击旅正如大家预料的那样没有参与对第6师的攻击,难道真的失去前进基地后,直升机就只能纵深攻击30分钟?

而此时在101师指挥部里,参谋长正在大发雷霆:“那个朱云汉,跑到那去了?怎么不在防空旅退出后攻击第6师,造成我们白白损失一个工程团。师部的命令怎么不遵守。”张炜却显得非常冷静,“不要急,第一次配合作战是有一些问题的。前面朱云汉不是打得挺好的吗?何况他也需要时间进行补给。”“怎么不急,如果他的突击旅不能按时消灭第6师的装甲力量,我们就必须用2个装甲团去和第6师硬拼。就算打赢了也没有机会阻拦113师了。这个朱云汉到底在干什么?”

而此时在击溃113师的地方,朱云汉带领的直升机突击旅早已完成了补给。可偏偏接收不到师部传来的命令。在机降部队出发后,朱云汉与师部和其他部队的数据链就完全断开了。对于防空旅是否退出了战斗,第6师是否开始进攻完全不知。根据作战计划,在防空旅退出战斗后,他应该率领经过一次补给后的突击旅攻击38军第6师,然后再经过最后一次补给,攻击突进的113师,为装甲1团回守争取时间。

时间一秒一秒的过去,朱云汉预感到事态的严重性,于是命令全部10架侦查型直升机进行侦查,武装直升机居中,运输直升机拖后,向第6师的阵地出发。没想到接下来朱云汉与侦查直升机便失去了联系,迫使他暂时停止了前进。而此时38军第6师已经越过工兵团的阵地开始攻击101师装甲团了。这是一场真正的坦克大战,38军装甲第6师是中国装备主战坦克最多的一个师,全军800辆坦克,其中就有400辆配置在第6师,虽然在前面的炮击中损失了几十辆,目前可用的坦克数量也达到350辆之多,是目前101师坦克数量的2.3倍。此时的101师装甲1、2团全部坦克加起来已经不到150辆了。

当天空中不再有飞翔的雄鹰,就该是坦克说话的时候了。装甲第6师,首先和1团遭遇,双方立刻展开战斗队形,38军不愧是万岁军,各坦克之间保持着80米的合理间距,而且在攻击中协调地进行战斗队形转变。装甲1团团长杨志恒感到了巨大的压力,不断地命令部队避开第6师的前锋,集中力量攻击左翼。目的是想把第6师引过来,好让2团从背后攻击。胡勇根本没去理会这些,命令前锋团坚定不移地向前插,迂回到1、2团身后进行分割包围。当杨志恒乘坐的坦克被宣布击毁后,101师装甲1团正式退出了战斗。目前张炜手里只有一个残缺不全的装甲2团和2个机步团,还有那个失去联系的直升机突击旅。而云毅龙手里还有2个完整的机步师和一个基本上完整的装甲师。最关键的是已经没有什么力量可以阻止113师的进攻了。101师败局已定,再打下去只能是全部被消灭,不过也能将第6师打疼。张炜对参谋长说:“给指挥中心打电话,就说101师打败了。”说完张炜脱下自己的军帽,又一次轻轻地擦了擦闪亮的军徽,慢慢的将军徽从军帽上取下来。参谋长看见师长这样,马上说道:“师长,你真的要离开部队。”张炜用一种极度失意的语气说道:“男儿一言既出,驷马难追!何况我在主席面前立下了军令状。帮我泡一杯茶,那种清茶就可以了,我想我的好朋友113师师长黄骞就快到了。我们也好久没有聚过了。”

参谋长拿起电话,正准备向指挥中心通报,身旁的参谋官突然大声叫起来,朱旅长的部队出现了。参谋长立刻放下电话,看着装甲2团传来的数据。直升机突击旅已经消灭了第6师的装甲力量,现正往师部赶来。朱旅长的数字设备受到干扰,无法与其他部队和师部联系。我部也正在返回途中。

这时参谋长已经可以听见外面战士的欢呼声,不过不是101师的战士,而是黄骞的113师先头团。他们在未失一兵一卒的情况下占领了101师指挥部。101师在这场对抗中彻底失败了。

黄骞从指挥车里走下来,拥抱了一下张炜,在耳边悄悄地说:“你小子怎么不来攻击我的113师?”张炜没有回答这个问题。他没去想关于这场演习的输赢与得失,甚至忘记了自己曾经是一名军人,因为这场演习的失败让他失去了一切属于军人的荣誉。张炜拍了拍黄骞的肩膀,这是以前他俩经常做的动作,说:“去我的指挥部坐坐,茶我都给你泡好了,还是那种便宜的清茶。”

在101师的指挥部里,黄骞品尝着那杯张炜为他专门准备的清茶。整个指挥部里就他们两人,没有语言,直到黄骞喝到了茶杯底部的茶叶。指挥部外传来了大型运输直升机特有的轰鸣声,张炜站起身说到:“走吧!该来的都来了。”

军委副主席曹刚上将和各级观摩团的军官已经走下了直升机,而38军的云军长和各级师旅长也到了。在互相敬礼后,曹刚说到:“王参谋把这次演习的结果大声读出来。”

“是!”王参谋用洪亮的声音回答,“38军损失主战坦克553辆,装甲步兵车846辆,直升机38架;火炮被缴获282门;112师、114师退出战斗,防空旅退出战斗,第6师2个团退出战斗,151师1个团退出战斗。”

“101师损失主战坦克162辆,装甲步兵车127辆,直升机36架,火炮70门;装甲1团退出战斗,工程团退出战斗,炮兵团退出战斗,3个机械化步兵营退出战斗。”

“根据演习规则,38军首先占领101师指挥部,38军取得胜利。汇报完毕!”

38军军长云毅龙听着战损数据,脸上不禁一阵青,一阵红的。112师师长、114师师长、防空旅旅长、装甲6师师长心里也不好受,38军什么时候打得这么窝囊过。而此时心里最难受的是101师直升机突击旅的朱旅长,他恨不得找块砖头一头撞死好了。如果不是自己的部队没能按时对第6师发起攻击,113师能顺利地占领指挥部吗?当时自己怎么就不大胆一点,怎么就不敢相信炮兵已经消灭了防空旅?话又说回来,为什么自己的部队会失去联系?

曹刚看着大家说道:“这是一场经典的遭遇战,38军和101师都打出了气魄!打出了勇气!我感到很高兴!虽然最后38军获得了胜利,但是没有什么值得庆祝的,你看看你们付出了多大的代价;101师虽然失败了,但是他们打的很好,用一个师全歼了2个师还让一个重装甲师丧失进攻能力。我说101师虽败犹荣!张师长请你过来,对大家讲几句话。”曹刚说这番话是有一定意义的,一方面101师的确打得很漂亮;另一方面,他是想让张炜明白,他并没有失去一名军人的荣誉。

张炜走向前,面对着101师的官兵和各级将领,大声地说道:“祝贺38军取得了最后胜利,38军的老大哥们向我们展示了完美的装甲攻防。虽然101师也取得了一定的战果,但是那是因为101师装备有全军数量最多、性能最好的直升机。如果101师没有这些直升机,在38军面前根本不值一提。38军永远是我军的万岁军。101师的士兵们,我张炜让你们失望了,我没能维护101师的荣耀,没能带领大家走向胜利。我将遵守我的诺言,脱下这身让我引以为荣的军装,我将告别我最尊敬的军旗,告别我最爱的101师,告别我最亲的战友。请允许我向大家敬最后一个军礼!”张炜说完,举起右手,向在场的所有军人敬礼!

全场是如此的安静,连傍晚的寒风也收起了自己的脾气,轻轻地掠过,生怕惊动了这里的每一个人。当张炜举起右手敬礼的时候,大家才发现,张炜的军帽上已经取下了那枚象征着军人的军徽。朱旅长突然大声喊道:“师长,你不能离开101师!都是我的错,我没能及时到达指定位置。曹副主席,你撤我的职。不关师长的事啊!”“胡闹!”曹刚这句话看似在呵斥朱旅长,实际是说张炜,像张炜这种军事奇才,他曹刚是不会放走的。

38军云毅龙军长走到张炜的面前,敬了一个军礼说道:“张师长,你没有打败!你不但赢得了101师全体官兵的尊重与信任,还赢得了我云毅龙的尊重,赢得了38军全体将士的尊重,赢得了三军将士们的尊重,赢得了全球军人的尊重。你是中国军人的榜样!祖国需要你,人民需要你,军队需要你,101师也需要你。你看!”云军长用手一指,张炜看见了,101师的全体将士,还有三军将领,甚至驻华武官,包括曹刚上将全都向他致以军人最崇高的敬佩。鲍尔少将此时是心服口服了,从一名军人的角度来看,他衷心佩服张炜的军事指挥能力;从美国利益的角度来看,他不希望遇见张炜这样的对手。

曹刚见张炜心意已决,于是说道:“是否批准你退伍,我一个人说了不算,这要军委开会决定。我看你先和我回北京。101师也先返回原驻地。”

一场惊心动魄的实兵演习就这样悲壮的结束了。但是它却给全军带来了巨大的震撼和一系列疑问。在现代战争中,坦克如何对付来自直升机的攻击?部队是火力重要还是机动能力更重要?数量真的可以掩盖质量的不足?在信息时代如何打赢一场高科技的战争?等一系列问题在全军上下展开了讨论。而这场实兵演习更被各国军事院校搬上了教材,成为高级指挥官必修课程。

【铁血原创联盟——伟翰作品】之《地球新纪元》|铁血书库首发www.tiexue.com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