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枪响了 正文 第三十章 受命保安团卧底(中)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73/


在训练中,韩文德先是装呆卖傻,好象真的啥也不懂,东问西问的,问得别人不耐烦,训斥他,他也不生气,还陪着笑脸。打枪时也假装着打不准。

过了段时间,团上从西安领回两挺捷克式轻机枪,在操场操作,县上的大小官员都来了。

因为县上的保安团还从来没有配发过机关枪,这次配了机关枪,官员们都很好奇,但是没有一个人会操作,首先子弹装不上去。团长米满囤也不会,把各连排班长叫来,也不会操作。

正在大家看着两挺机枪为难的时候,县国民党党部书记赵平善忽然问,黄家塬有个姓韩的在那个班?

沈文义报告说,我班里有个姓韩的是黄家塬人。

赵平善说,他在队伍上干过,懂机枪。

沈文义连忙说,他没当过兵,才来连步枪都不会打。

赵平善手一摆,不耐烦地说,你叫去,来了就知道啦。

赵平善也是高陵人,家离黄家塬不远,听人说过黄家源韩文德当兵回来的事,最近又听说在县保安团当兵。这本来是件小事,听了也就听了,没往心里去,这时候没人会玩机枪,他就想起这个姓韩的来了。官员中知道韩文德的还有顾书雄,赵平善说起,他也想起来了。

韩文德跟沈班长来了,他立正向团长米满囤敬了个礼,说,报告,韩清醒到,听候团长指示。

团长问他,你会不会打机关枪?

韩文德在人群中看到了顾书雄,就脚后跟一磕说,报告团长,不会。

赵平善问他,你是不是黄家源人?

是。

黄家源的韩文德你认不认识?

这个……这个……就是我。这是我的小名。

听说你从江西引回来个漂亮媳妇,是不是?

韩文德低下头说,她几个月前已经死了。

听说你在队伍上当过连长,怎么说没当过兵?

韩文德拿眼睛看顾书雄,顾书雄说,你如实对赵书记长说,不要隐瞒。

韩文德说,我是替四弟当壮丁的,怕县上不收,才改了名字,也不敢说会打枪。

顾书雄说,你不说了,先说会不会打机枪?

韩文德说,会。

顾书雄说,你给表演一下。

韩文德答声是,上前把子弹嚓嚓嚓几下就上了膛,问,打不打?

赵平善说,你打几枪看看。

韩文德说,距离前面那棵大树有二百米左右,我就打那棵大树。

他稍稍瞄准了一下,只听“嘎嘎嘎嘎“一梭子子弹出去,那棵大树好象晃动了一下。团长米满囤让一位班长去看弹着点,那班长跑去,又跑回来说,子弹全部打进了树身。

韩文德爬了起来,站在机枪旁边,说,这捷克式机枪性能不错,比日本的歪把子好。

赵平善问,你在部队经常打机枪吧?

韩文德说,我在训练新兵时当过全团三十六挺机枪总教练。在游击队当中队长时专门有一挺机枪,我指挥作战的时候机枪响就是号令。

赵平善说,你很有能力啊,当个士兵委屈你了。你能不能给县保安团多训练几个机枪射手。

韩文德说,行。

县里那些官员也跃跃欲试,想玩一下机枪,米满囤就让韩文德教,他们也只学些装子弹退子弹,有几个还打了两枪。

县政府的官员走后,米团长就让他给那些连排长教,这些人都是玩枪的,很快就学会了。

下操以后,赵平善派人把米满囤叫到县党部,对米满囤说,你不要小看这个韩文德,啥韩清醒,他参加过八年抗战,还当过连长,身经百战,在军事上很有一套,你们要向他讨教。

米满囤回来,把韩文德提升为副班长,随后又升任班长。

韩文德在保安团守城期间,程九和常来看他,这时候已经是一九四九年的春天,程久和给他讲国内形势,说解放军已经打过长江,占领了南京,解放军快过来了,国民党马上就要完蛋了,让他做好准备,迎接解放军解放高陵城,并让他把暗号记好。

韩文德也把保安团的装备和人员情况告诉了程九和,并特别告诉程九和,顾书雄是个反对共产党的死硬分子,让地下共产党员们留心。

那时候,因为环境不好,地下党员们基本都是单线联系,韩文德只知道他的联系人是程九和,上面还有个代号刘金的穆义先,其他就不知道了。

随后,自卫团奉令开到耀县的小丘,说是打共产党,三原的自卫团也在那儿。

韩文德见到了他的一位同学,叫程思瑞,当初这位程思瑞也要去陕北,因为家里有困难没去成,后来被强迫到自卫团当了兵,并升为分队长。

韩文德和程思瑞悄悄在一块研究,说起好多同学都在延安,如果真打起来,他们不能打共产党,朝天放上两枪就带人北上。投共产党,这次是个好机会。

程思瑞也答应了。但是,他们没有等到机会,结果仗还没有打,自卫团就撤回了,说是要守县城。

回来后韩文德被派给张团副搞收发。去的时候张团副正吃饭。张团副问他,你是哪里人?

韩文德说,我是高陵黄源人,然后问张团副,张团副是河南人吧。

张团副说,我就是河南人,我听你说话咋也有河南的口音?

韩文德说,我一直在外边跟外省人打交道,能说好几个省的话,尤其河南话和山东话说得好。

张团副问,你打过仗?

韩文德说,打了八年日本,抗战胜利才回来的。

你当的啥官?

连长。

那你为啥还当兵?

我家穷,兄弟姐妹多,县上经常派壮丁,不来不行,我这次是替四弟来的。

张团副说,现在战况紧张,县上的队伍还要增加,你想办法当个官,你家的壮丁就可以免了。

韩文德说,我回来人生,没有人肯帮我?

张团副说,你去找保人,让他们开个保条,我让你当分队长。

韩文德问,找谁?

张团副说,刘升高和赵战基都是高陵的名流,你去找他们,估计能行。

韩文德说,那好吧。

韩文德去见了他们,让他们签名作保。

柳升高,赵战基都是当地的名流,同时也是共产党的地下工作者,因为都是单线联系,他们也不知道韩文德参加了地下党。柳升高,赵战基知道韩文德有能力,觉得争取发展这样一个人入党有利于争取县自卫团,就签了名,并让韩文德和他们保持联系。

韩文德回来把保条交给张副团长,不久就被就调四中队当了分队长。

这时候形势已经很紧了,陕西胡宗南的部队被解放军打得节节败退,西安城危在旦夕。韩文德所在的中队被抽调到西安挖护城河,胡宗南也是没有能力,以为护城河挖深点解放军就打不进去了,却不知道大厦将倾,用什么办法也不顶事。

二个月以后,韩文德带人从西安回来,已经是下午了,随即就听说前一天顾书雄枪毙了共产党员张彦虎。

张彦虎也是保安团里的一个班长,不知怎么就被顾书雄发现是共产党,而且毫不犹豫地枪毙了。当时,共产党员都是单线联系,保安团里有许多共产党,却互相不认识。

韩文德心里暗暗吃惊,如果让顾书雄发现他是共产党员,也同张彦虎一样会被枪毙。今后得特别小心。

由于出去两个月,韩文德先请假回家了一趟,看看家人,第二天进城归队,刚到西门,就听那个叫尚世昌的班长汇报,说昨晚副分队长奉中队长的命令,带队前去,把共产党员王培堂抓回来了,副分队长刚才被中队长叫去汇报。

韩文德暗暗心惊,到营房,见王培堂被绳子吊在二梁上,忙到中队部去见魏习见中队长,副分队长正在给中队长汇报。

魏中队长说,韩清醒你来得正好,你们分队把王培堂抓住了,你要把王培堂看好,团长说明天集合队伍枪毙。

韩文德说,看好着哩。

与副分队长回到分队部,韩文德当着副分队长的面吩咐尚班长,小心点,把人看好,不敢让人跑了。

等副分队长走了后,连忙命尚班长把王培堂放下来,把身上的绳子解了,王培堂活动了一下麻木的身子,问韩文德,你打算把我怎么办?

韩文德说,不怎么办,你快跑,赶快离开高陵,不要再被我们抓到。

王培堂说,高陵就要解放了,你要给自己留一条后路。

韩文德说,我知道,你不要说了,时间紧急,快跑。

王培堂走了以后,韩文德命尚班长把门锁好,不要放任何人进去。

天黑了好大一会,韩文德估计王培堂已经走远了,这才去中队长报告,说,放王培堂上厕所,王培堂带绳翻墙跑了。

中队长气急败坏的命,快追,你还在这这儿磨洋什么?

韩文德说,已经派人去追了,还没有回来。

天明后又去给魏中队长汇报,说,追的人回来了,没追上。

中队长骂了他一顿,去给团长米满囤汇报,团长还没来得及与他谈话处理他,晚上解放军就打过来了。

这天晚上轮魏习见中队守城门,韩文德一分队守西关,樊田有二分队守东门,赵濂成三分队守北门。这几天街上就一直嘈嘈解放军要过来,还听说解放军九十军的前锋已经到了富平一带。有钱人和县上的官员也已经收拾好东西住在保安团里,随时准备和在队伍的保护下逃跑。所以,韩文德放走王培堂的事也来不及追究。

天黑不大一会,韩文德听见北门方向传来轰隆一声响,震得城门都颤动了一下,接着枪就响了,心里惊疑,估计是解放军打县城了,却怎么不见地下党通知?

不一会,魏习见和赵濂成从北门跑下来,见了他说声,清醒快跑,北门失了。

韩文德说,中队长你先走,我收拾好马上就来。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