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地男儿 第二章:千里火线 第七节:斗室格杀(8)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91/


白少虎明知藤田胜一郎有这个弱点却不能加以利用。病房外的日军早晚会发现里面的异样冲进来。熊无疾白刃战能力不如他,对上三个日军宪兵已是连连遇险,腿和胳膊上早被刺伤两处,不停的在三把刺刀的攻击下后退。自己的肩膀还在流血,不等藤田胜一郎消耗到必先进攻的时候早已失血而死。


“死也得上了!”白少虎正要扑上的时候突见尾上和佐久间的尸体,两具无头尸体因为步枪还架在一起互相支撑没有倒下,顿时有了主意。“哈!”的大喝,做势要上,藤田胜一郎心上一喜,“果然忍不住了。”白少虎挥剑扑上,藤田胜一郎正待拔刀,突见白少虎一脚把敌上尾上的人头一脚踢得飞起,尾上死不甘心的脸‘呼’的一下就向藤田胜一郎脸上砸来。


“畜生!”藤田胜一郎才侧脸闪过尾上的人头就见一个黑影迎面扑来,大叫道:“这点小伎俩就能让我上当吗!” ‘铮’,刀已出鞘从下往上大力反撩,一道明亮的刀光闪过,那个黑影被他从右肋下入左肩上出砍成两片。右臂还带着一大扇肩背飞向天花板,腥血洒了他满头满脸。“真是美丽的死亡啊……”藤田胜一郎未及得意砍死了敌人,瞳孔猛然缩小,一点寒光居然从那被砍成两片的黑影中间闪电般的刺向他的心脏!白少虎趁他胸前空门大开,居然持剑和身扑上。说时迟那时快!藤田胜一郎此时要躲也来不及,“啊!”的狂吼,一刀直劈就向下斩下!


刀长剑短,‘啪’,藤田胜一郎的日本刀首先斩在白少虎腰背上,白少虎整个人被斩落在地板上。腰上砍开了一条深2公分,长近10公分的的血口,直连到胯骨上,鲜血立时染红了背后军服一大片。


藤田胜一郎‘呃’的痛哼,左手捂着腹部趔趄着退了两步站稳。剧痛象火烧一样从腹部漫出,衲衲的伸手一看,居然满手是血?“卑贱的支那狗……”刚才猛然想到白少虎穿着防弹衣,藤田胜一郎这一刀本是斩的后背,半途转向腰部。高手相争,那怕是一微秒也是迟疑不得,就这么转的一下,白少虎已然偷袭的手。虽没刺中他的心脏,但随着被斩落的坠势,也在他从胸到腹划开了一条深深的血口。也算是藤田胜一郎反应过快,再晚一点就是开膛破肚之灾,饶是如此,也是痛得神志模糊。


白少虎痛得都快失去意识,牙龈都咬出了血的拼命忍住,爬起来就向还没及时恢复神志的藤田胜一郎踉踉跄跄的再扑过去。突听一声惊叫:“藤田处长!”一把刺刀已从横向扎向自己左肋,白少虎一把抓住锋利的刀刃引到腹部的防弹衣,虽没刺中要害,也被冲击力撞到一边的墙上,腹部的冲击力和腰上的伤口撞在墙上的疼痛一起袭来,白少虎只觉头轰的一震,眼前金星真闪,身子痛得弯成一张弓一样。。


熊无疾眼看围攻自己的三个生力军其中一个抛开自己向受了重伤的白少虎刺去,急得瞠目欲裂!大叫一声:“老虎小心!!!”还没叫完,白少虎已被那宪兵轰然刺中撞在墙上,从那宪兵背后也看不见到底是怎么样了,只知道白少虎右手的剑软软的下垂,他居然没有反击就明白伤得不轻!“老虎!!!”看见白少虎痛得扭曲的脸,熊无疾头发根根竖起,热泪迸出眼眶,“啊!!!”不顾面前还有两把刺刀刺向他,狂吼着全身扑向那个宪兵。“操你日本鬼子的娘!!!”在这一瞬间,他什么也不记得了,什么自己的性命,什么重要的任务,什么对宫琳的承诺,全都不见踪影!他现在只有一个念头:他的兄弟要死了!他的兄弟需要他!他的眼里心里只有他兄弟那痛得扭曲的脸!!!


熊无疾和白少虎之间还隔着两个宪兵的刺刀。两个宪兵突见熊无疾狂叫冲上,毫不迟疑的挺枪就刺。‘噗、噗’两下,刺刀已刺中他的前胸没刺进身体。两人一愣,才猛然想起这两个大地特工都穿了防弹衣!就在这瞬间,熊无疾已毫不理睬的冲过了两人的阻拦,顶在胸前的刺刀沿着防弹衣在两肋划出两道血口。


攻击白少虎的那宪兵猛力的想抽出刺刀,抽了好几下也没抽动,锋利的刀锋被白少虎赤手空拳抓在手里无比牢固。宪兵见白少虎慢慢的恢复神志,狰狞的目光也渐渐清晰起来,短剑也慢慢举起,本就心下大劾。突听背后怒吼,急忙松开了步枪,才一转身就猛见另一个同样脸色狰狞,同样满身血污的大地特工举剑向自己捅来。“呀~!”宪兵大叫,肩膀和熊无疾的肩膀撞在一起,双手一下拼命的抓住熊无疾持剑的手死死不敢松动,两人顶在一起相持不下,剑尖猛地悬在离他心脏处不远不能再进半寸。宪兵刚觉安全,突见熊无疾咬牙狞笑,“操你娘!”‘铮’的一声奇怪的金属摩擦声从熊无疾手中短剑传出,‘噗’,一截利刃已经刺进了他的心脏。“呃……?”宪兵惊愕的瞪着眼前这张狰狞的面目不敢置信。‘铮’又是这个声音,不过带点闷,这次是从他体内传出的,一截长长的剑尖已从他背后斜穿出来……


阻拦熊无疾的一高一矮两个宪兵就在同伴被刺死的同时也追到了熊无疾身后,眼见已是救援不及,狂怒的两个枪托重重砸向熊无疾后背。熊无疾早已听见背后风响,但双手被那垂死的宪兵潜意识的死死抓住挣脱不得。白少虎眼前才看清楚一点东西就见熊无疾被袭,身上的伤痛瞬时忘记,“老熊”大叫着扑上救援也是来不及。


‘砰砰’,熊无疾已被两只枪托结结实实砸在背上,从胃涌上嘴里的一股腥甜味怎么也忍不住,“噗”,一大口血雾喷了冲上来抱住他的白少虎满头满脸,眼前一黑倒了下去。防弹衣可以防止尖利的锐器刺击,但没法抵消钝器的大力捶砸。


两宪兵正要再砸,眼前已经同时出现了一柄闪着寒光的利剑,只能向后退开。白少虎把昏迷的熊无疾往身后一甩,已然截住了两个宪兵的攻击。两个宪兵一看白少虎身上伤痕累累,精神大振,掉转枪口刺来。白少虎正待还击,突听呼的一阵风声从背后袭来,急忙弯腰低头,‘呼’一阵刀风从刚才的脖子高度闪过,把白少虎的帽子削落在地。白少虎心知是藤田胜一郎已经由背后上来夹击,正要往旁转开,藤田胜一郎又是一刀向他劈来,白少虎躲闪不及,只得侧身用背部的防弹衣硬抗了这一劈。“啪”,白少虎整个人就象是被铁棍扫中一般,横着倒向了门边。


藤田胜一郎站在一高一矮两个持枪宪兵身后,右手提着日本刀,脱下的上衣紧紧裹在腹部伤口上,用皮带勒住,左手死死的抓住皮带的结头,暂时算是简单的包扎了一下伤口。流下的血已染红了整条军裤。虽然现在藤田胜一郎由于失血脸色刹白,脚步还有些虚浮,但被白少虎偷袭的怒火激得他没一点虚弱感。


白少虎慢慢从门边站起来,用手背抹去了沁出嘴角的一缕血丝,瞪着通红的双眼喘吁的叫道:“来啊,再来!爷爷我还没事呢!”


藤田胜一郎没有冲动,刚开始被刺激起来的怒火,被强制的压制下去,和两名宪兵缓缓逼近。白少虎则捡起熊无疾的长剑,一长一短两柄剑在手里无意似的绕着圈,随时应对他们的进攻。藤田胜一郎盯着白少虎手中的长剑,突然明白了原来白少虎是故意挨了他一刀:


一、 借自己一刀之力脱出前后夹击的包围圈。


二、 他的同伙已经受伤昏迷,他必须退回去受住门口。


三、 一把剑同时对付两枝步枪和自己的军刀是不可能的,他多拿一件武器。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