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662/


“舰队现在就这些武器,我计划并分两路,两艘玉海级登陆舰作为浮动基地和补给中心,把海青海南级快艇四艘分一组配属给浮动基地的,其他小艇在沿海部署,主力有八艘舰艇就足够了,我亲自驾驶一艘。”尹端华做了一个平均分配舰队的计划,但是把所有的小炮艇留做二线。

司令官就是一皱眉,他以前总把数量不多的登陆舰艇用来支援陆军,陆军在贾夫纳半岛一被切断补给线海军就承担起补给弹药的职责,何必不把这些人马抽调出来呢,来支援海军作战,登陆舰可以带很多燃料弹药和淡水,以支持巡逻艇的作战,这样海南级就可以不回港口连续作战。

海南级满载排水量392吨,长58点5米宽7点2米吃水2点2米,由四台柴油机作为动力,采用四轴驱动,最大航速30节,编制78人续航力1800公里,主要武器是70式双联装非自动57毫米炮和60式双联25毫米炮各两门,另外还有四座五联装反潜火箭,以及两套反潜深水炸弹投放装置,但是斯里兰卡没有反潜需求艇上的反潜装备也就不安装了。

大口径的57毫米炮对飞机对舰艇都具备非常大的杀伤力,游击队的艇都是土制炮艇,都是民用小船安装了机关枪火箭筒和无坐力炮,57毫米炮绝对比无坐力炮要厉害,尹端华信心十足的视察了一下快艇,快艇沿着海岸线向北部开过去,夜间是游击队运输补给物资的黄金时间,以220多节的航速到晚上绝对可以抵达北部海岸。


荣波接完尹端华回到科伦坡的空军基地内,基地内的地勤人员忙碌着修理他的座机,幼狮战绩安静的停在维修区内,机上又画出一个炸弹符号,这个表示他轰炸的第三十个目标得到确认。

基地周围的戒备森严,游击队已经不是偷袭空军基地一次两次了,他们每周都来,甚至是每天都来,来了以后他们就用60毫米迫击炮猛烈的炮击空军基地,空军基地的警卫部队没少跟他们打,最激烈的时候飞行员都要端枪进入掩体,或者冒炮火起飞然后扫射地面的游击队。

又时候荣波尽量不去想战争的正义性,内战有时候很少有什么正义性,谁对谁错他不去想,他只是热爱飞行。他走到战机旁边,看地勤兵把长长的炮弹链装进飞机里,然后两百多公斤的MK82被挂在战机的机翼下和机身下,副油箱已经挂好。他走进飞行任务室,黑板上已经排出来飞行任务表,下午自己又可以自由的飞行三个小时以上,开着以色列人的攻击机去轰炸游击队。

幼狮不是最好的战斗机,他的对地能力太好了,比幻影3战机要好的多,30毫米的大口径机关炮打到地面上很少有人员能不被威力巨大的炮弹打死,不过轰炸也不是十分安全,游击队的高射机枪经常对自己发出一串串要命的子弹,自己还要活的回家看老婆呢。

现在距离起飞时间还有半小时,荣波匆忙走进浴室,这会浴室人正好,冲个凉还要穿好飞行服装起飞呢。他回宿舍拿上洗澡的东西去了浴室。

站在喷头低下让凉水好好冲洗一下自己的身体,这个国家又热又闷,就跟洗桑那一样,每次自己从驾驶舱里出来就跟从笼屉里出来一样。

冲洗了一下稍微凉快一点他马上回了更衣室,把自己的军装以及飞行抗荷服装穿好,然后拿着头盔去休息室跟指挥官打个招呼。

“下午轰炸一个临时营地,侦察机刚才又确认了目标,好好干,孩子。”五十多岁的空军基地司令官见到荣波热情的鼓励着他,自从他来了以后空军的士气大大的提高,他高超的飞行技术让所有飞行员钦佩,精确的空中打击让叛军大伤元气。

“我知道。”荣波看看手表把飞行图装进图囊内,在陌生的国家飞老掉牙的飞机十分危险,只有电罗盘没有任何精确的导航系统,只有靠熟悉飞行图找到机场。

“希望你平安,情报上显示营地周围有高射机枪。”司令官很关心这个王牌的安全,他早就知道这个中国王牌在空战中表现的十分突出,把日本鬼子打的落花流水。


下午四点三十分,几架幼狮子一个接一个滑出跑道他挂着几枚炸弹最后一个起飞,随后大家编成一个四机箱形编队向贾夫纳城飞去,这个城市白天是政府军的晚上是游击队的,市郊更是游击队的大本营,唯一让荣波感觉到安慰的是游击队还没有导弹,甚至连老旧的SA-7导弹都没有,轰炸敌人就像投弹训练。

经过不到一小时的飞行,指挥官下令,“已经进入游击队控制区,根基侦察照片寻找目标并攻击,开始。”

四架战斗机一下就散开,因为游击队没有大型目标可炸,都是零星的帐篷和零星的步兵,荣波先收住油门放慢速度慢慢的下降高度靠近地面,一面打开炸弹的保险准备投弹,高度表一点点的提示他飞机飞的很低,高度表指示到七十米的时候他不敢在降低高度,而是警惕的看着航线前的目标,正当他寻找目标的时候地面飞来一串小白点,他就知道大事不好,这是十二点七毫米俄制机枪向他示威,他轻拉驾驶杆提高了高度躲避开机枪子弹最后踩踏板围着目标盘旋了一下,重新确认好目标以后他再次进入攻击航线,他对准目标就丢下一枚两百多攻击的炸弹。

随着飞机高速掠过机枪阵地,一枚炸弹在高射机枪旁边爆炸,巨大的火球和冲击波把机枪吞没,地面再没有大口径机枪的怒吼,随之而来的是各种步枪轻机枪的射击,这些武器不足以威胁超低空高速飞行的战斗机。

失去机枪以后猛虎组织的民兵操作各种可以对空开火的枪一起胡乱射击,他们基本没击落过飞行的飞机,开火之是瞎打。荣波熟练的操作着轻盈的三角翼战机盘旋搜索目标,他不会对单个步兵轰炸扫射,他喜欢集群目标,狡猾的游击队员十分分散,他们不会站成一片挨炸,丰富的反空袭经验让他们的伤亡降到最低。

每一次荣波都尽量打击机枪手,他连续俯冲了几次以后把炸弹全部投下去,随后用以色列的机关炮对地面扫射,这是空袭结束的重要标志之一,就当几架战斗机轮番俯冲之后,忽然地面发出一道闪光,一道白烟飞到空中,一枚型号不明的导弹尾随攻击了一架战斗机。

荣波马上用无线电向基地报告,“导弹击中一架敌机,飞机着火后正在降低高度。”他眼看飞机落地之前驾驶员机灵的弹射到舱外,飞行员没敢高空开伞,而是低空打开降落伞平安的落地,随后游击队展开大规模的搜捕行动。

没有武器的荣波无奈的看着一个同事被击落,他看看油表,自己的油已经不多,希望这个家伙好运吧,随后他拉驾驶杆追上长机编队返回基地。


基地内因为丢了一个飞行员而惊慌失措,基地司令官痛心国家又少了一个黄金堆积起来的飞行员。

“怎么办,现在怎么办?”基地司令摘下大盖帽摸着自己的头发,汗从他的头上一直流进脖领子里。

参谋们各个面如土色没了意见,这可是他们第一次被导弹击落,任务室内一片寂静,没人敢说话,荣波只好操着不太熟练的英语建议:“现在马上派一架运输机去一下,我们不是有好几架运5么,空降一个排的伞兵把他救回来,人我们损失不起的,他跳伞的地方距离海滩不到十公里,我们可以救起他。”

司令官眼睛一亮,“只好这样了,空降兵,集合一个排上待命运输机。”

“我去当领航员,另外我也要一套伞兵装备,我还是下去亲自找他吧,他跳伞的时候我离他最近,我知道他在什么位置。”荣波自告奋勇的准备去。

司令官有点为难,他不希望比黄金还珍贵的飞行员在有损失,荣波可是想过一把敌后救人的英雄瘾,美国大片里那种单人孤军深入作战的片他看的太多了,另外营救人质的电影也不少,大片小片美国搞了不少,他都看过,他想当一回孤胆英雄不过他还跟着一个排,只能算是敌后营救不能算孤胆英雄。

司令官背着手在房间内走了几圈,想了很长时间,“注意安全,去吧,穿好防弹背心戴好头盔。”因为荣波是尖子飞行员,他飞行的时间虽然不多但是得到他这样一个王牌实在太难,有时候真不舍得他去敌后,万一被击毙或者被抓那不是搭一个送一个么,空军损失不起的。

荣波匆忙返回浴室抓紧时间又冲了个凉然后去领了一套伞兵装备,就在伞兵的武器库门口穿好伞兵的迷彩服装,伞兵排长跟他也算是熟悉,有点可惜的问:“你不怕死么?这个国家整天在死人。”伞兵排长背好伞包挂好AKS-74自动步枪回头看看其他兵。

伞兵排在陆军眼里就是救命稻草和敢死队的同意词,在战乱国家没人喜欢当尖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