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2259/


“林锐,有人找你!”


“到!”正在沙盘上作业的林锐起身戴上作训帽跑步出去了。


那辆蓝鸟轿车停在林荫小路,旁边有一队学员扛着步枪和靶板高唱着《打靶归来》从旁边经过。


林锐穿着迷彩服蹬着军靴跑步过来,和学员们互相还礼。


谭敏从车上下来,声音颤抖着:“林锐!”


林锐脚步慢下来,站住了。他想了想,大步走了过去:“谭敏,你找我?有事儿吗?”


“我们想向你道歉。”谭敏低下头。


“不需要。”林锐淡淡一笑,“路是你自己选择的,我无权过问。”


“林锐,你别这样说!”谭敏眼圈红了,“我也是没有办法……”


“他逼你了?”林锐一愣。


“没有……”谭敏哭着摇头,“我受不了!学校里面都是一对一对的,只有我每天都去看你来信没有!晚上回到宿舍就不敢出去,怕你把电话打到我们宿舍传达室……你知道不知道我的日子是怎么过的呢?”


林锐低下头:“我是军人。”


“我知道你是军人,可是我不是啊!”谭敏哭着说,“我为什么要这样呢?”


“你和我分手,我理解。”林锐抬起头,“但是你不该选择他!”


“为什么?”贴着太阳膜的车窗无声摇下,戴着墨镜的岳龙坐在后座问。


“你自己知道。”林锐冷笑。


“我已经在收手了!”岳龙下车说,“我是真的喜欢她!我从小就喜欢她,我缠着她我骚扰她那是因为我喜欢她!我没有想和你争,从小我就争不过你我知道!但是当她遇到拦路抢劫的时候你在哪儿?就在学校大门口遇到拦路抢劫的时候你林锐在哪儿?!当她需要关心需要安慰的时候你林锐在哪儿?!当她的母亲病重需要钱的时候你林锐在哪儿?!她父亲下岗需要工作的时候你林锐在哪儿?!她交不起学费的时候你林锐在哪儿?!你在吗?你不在!只有我在,这就是现实!我肯对她好我愿意对她好,为了她我什么都可以做!对,我是走黑道了我是贩毒了我是贩枪了但是我都是为了她!为了她能过好的生活!你林锐做得到吗?你回答我?!”


林锐看谭敏:“你为什么不告诉我?我就是卖血也会帮你的!”


“你身上有多少血?!”岳龙冷笑,“你自己看看你身上有多少血?!你卖得了多少钱?!”


林锐看着岳龙。


“我来,不是想对你说对不起!”岳龙红着眼睛,“我没对不起你,是你对不起她!对不起她!”


“林锐……”谭敏哭着说,“我知道你在部队想好好干,我不想分你的心……”


“谭敏,你和谁在一起,我无权过问。”林锐说,“但是你要明白,你跟他就是一条不归路!”


“我可以为了她犯罪,你可以吗?!”岳龙看着林锐问。


“我不能。”林锐对谭敏敬礼,“对不起,我是军人!……再见。”


“林锐!林锐!”谭敏哭着喊。


林锐大步走着,内疚占据了他的全部内心。他回头:“谭敏,我希望你想清楚——他是贼,我是兵!你不要让他再犯法了,好好跟你过日子!——不然也许有一天,我会亲手毙了他!”


“我的罪,杀我十个来回都富余。”岳龙冷冷地说,“有她给我送终,我知足了。”


林锐不说话,转身大步走着。


谭敏被岳龙拉在怀里,哭着。


“你下你的海哟,我趟我的河;你坐你的车,我爬我的坡……”林锐声音颤抖着唱起一支歌儿,“既然是来从军哟,既然是来报国,当兵的爬冰卧雪,算什么……”


谭敏睁大泪眼看着他穿着迷彩服的背影。


中国陆军少尉林锐的声音坚定起来,嘶哑的歌声让林荫小道显得那么空旷:


“什么也不说,胸中有团火,一颗滚烫的心啊,暖得这钢枪热!什么也不说,胸中有团火,一颗滚烫的心啊暖得这钢枪热……你喝你的酒哟,我嚼我的馍,你有儿女情,我有相思歌!只要是父老兄妹欢声笑语多,当兵的吃苦受累,算什么……什么也不说祖国知道我,一颗博大的心啊,愿天下都快乐……”


林锐的声音哽咽一下,他的嘶哑嗓音又响起来:


“什么也不说,祖国知道我!一颗博大的心啊,愿天下都快乐,愿天下都快乐……”


他的身影孤独而又坚定,军靴踩在林荫道上落地有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