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剑太行 论剑太行 第十五章 开明士绅(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56/




太阳离山顶还有两丈高的时候,孟云霄带的‘蓝狐’小队和柯龙海一行人马就到了神北镇。


苏仲康和陆子宇早就带着众兄弟在镇前的官道上侯着呢。尤其是尔格,一听到提前回来的斥候说缴获了七八十匹战马,立刻就按耐不住了,兴奋得他骑着那匹大青马在官道上已经跑了几个来回了。看到孟云霄他们以后,尔格提马上前,只是和大家匆忙的打个招呼就直奔那群战马。看到尔格像个孩子似的抱着战马又亲又摸,就连柯家的两位大小姐都被这满脸虬髯的彪形大汉逗得花枝乱颤。


当下孟云霄把柯家父女人等向众人一一介绍,大家互道久仰,然后才并马进镇。


进入韩家大院的时候气氛依然融洽,但一迈进韩家的客厅,满面春风的柯龙海脸上就立刻罩上了一层寒霜。孟云霄一愣:这人怎么啦?


“孟大队长,”柯龙海语气变得低沉而且带有杀气,“请问这个物件儿是孟大队长私人所有吗?”


孟云霄注目一瞧,原来柯龙海指的是客厅左侧摆放的古董架上的一个小物件儿。这小东西高不过五寸,通体黑黝黝的,顶上有两个犄角样的造型,还带一个把手。


“哦,柯老前辈时说这个呀?”孟云霄呵呵一笑,“这个物件儿是这房子原来的主人的。我们在路上不是谈到过曾经镇压过这镇上的一个大地主韩建忠嘛,屋里的这些摆设全是他的。”


孟大虾嘴里说着话,脑海中却飞速思索着:难道这柯龙海和韩建忠有什么渊源?如果有的话那应该是敌是友呢?


听孟云霄这么一说,柯龙海的脸色才稍有缓解。他慢慢的点点头,依然是一脸的凝重。


“怎么?”孟云霄故意问,“难道老前辈喜欢这物件儿?这样的话,明天前辈临走时带上好了,反正是狗地主的浮财。”


“哼哼!”没想到柯龙海却冷笑一声,“孟大队长,你可知道这是件什么东西?又知不知道他价值几何?”言外之意就是你这年轻人太拿豆包不当干粮了。


一句话说得别说是孟云霄,满屋子的人的兴趣都被激起来了。


孟云霄摇摇头:“晚辈孤陋寡闻,请前辈指教。”


柯龙海也不再客套,手捻长须侃侃而言:“这物件儿学名叫做‘樽’,本是远古时代盛酒的一件器皿。眼前这件全名叫做‘枭型樽’。‘枭’就是古代猫头鹰别称,因此这东西也叫‘鸟型樽’。至于说到他的价值,”柯龙海顿了一下,摇了摇头,“用金钱可就没办法衡量了。考古界普遍认为:‘樽’最早出现于战国时代,可是这个物件的出现,却把‘樽’的制作工艺年代提前到了夏商。大家看,”柯龙海说着走进古董架,指着架上的那个东西,“这个部位是它的两只眼睛,这造型就像躺倒的‘臣’字。‘臣字眼’是夏商时代的器皿独具的特征。而且更难能可贵的是;‘樽’一般都是由青铜材料做成,而这个物件却是一件玉石制品。”柯龙海小心的拿起那个东西,把底部展示给大家,“从正面看它是黑色,看不出制作材料的本质,那是年代久远,玉石长期氧化形成的黑色‘包浆’。从底部就能看到一些白色细腻的玉质了。在青铜器盛行的几千年前,一件玉石制品居然如此完整的保存下来,那它的历史经济价值可真得无法用金钱估算了。”


柯龙海说完放下手里的物件,回头冲孟云霄和屋里的人一笑:“孟大队长,你们大伙儿现在知道了这东西的来历和价值,现在还舍得把这物件儿馈赠老朽吗?”


谁知道孟大虾眼皮都没眨一下,哈哈一笑:“前辈!有道是‘宝剑赠侠士,红粉馈佳人’,还有一句话叫‘货与识家’。若不是前辈赐教,咱们大伙儿还不知道这是件什么摆设呢。既然前辈识得此物,那就是与其有缘,而且这物件儿也只有在前辈手里才不枉它几千年之后才现世的灵性。现在就请前辈收好。”


柯龙海一愣:这年轻人太厉害了吧?不贪功,不吝财,说出话来更是大方得体。差点就小看了人家。想到这儿柯龙海冲孟云霄和屋里人一抱拳:“多谢孟大队长及各位成全。是不相瞒,这个物件在六年前正是老朽所有。”


一听这话大伙儿都觉得这老头有意思:刚才直接给人家索要,人家答应给了,又说原本就是自己的东西。这么大年纪了,不但想白要,而且还不想欠人情。太过分了吧?


谁知道此时柯龙海话题一转:“孟大队长,韩建忠现在人在哪里?”


这个问题问的孟云霄一时没反应过来,下意识的用手相后一指:“在后山。”随即觉得回答有误,赶紧补充一句:“我把他活埋了。”


“啊?”柯龙海好像有点失望,“那孟大队长和各位记不记得这个韩建忠长得有什么特征?”


孟云霄看了看大家,一起摇摇头,“事情都过去快二十天了,没什么印象了。”


“那孟大队长可否明示埋人的具体位置?”


孟云霄和大家看看外边,天色已经黑了下来,快到掌灯时候了,这老头不是想去挖坟掘尸吧?


果然柯龙海接下来的话验证了大家的猜测:“现在是初冬时节,天气寒冷,估计才二十来天,尸体不会腐烂的太厉害。”这话是对着他两个女儿和那俩小伙子说的。


不用解释大家都明白了:柯龙海和韩建忠一定是仇家,因为假如要是朋友的话,当着孟云霄这些活埋人的凶手的面,不可能是这种态度。


这时只见柯龙海带来的罗杰和伍志彪冲孟云霄一抱拳:“请孟大队长明示!”那语气都有点迫不及待了。


孟云霄用征询的目光看了看苏仲康和陆子宇,俩人都冲他点点头。


“好。”孟云霄应道,“咱们大伙儿就陪前辈去看看。来人!准备火把!”


尸体挖出来了,借助火把的光线一照,罗杰和伍志彪立刻就像疯了一样,身体一旋,尔格和另一个骑兵的马刀就被他俩抢到手里;接着一蹿,跳到韩建忠的尸体旁边,手里的马刀就砍瓜切菜般的剁了下去,嘴里还连嚎带咽的乱叫“老狗!还我爹的命来!”一时间,尸臭冲天。而柯家的两个姑娘也没有了女孩儿的矜持,各持两把二十响的匣子枪,对着血乎淋漓的尸体一阵乱射,直到打完枪里的子弹,才转身抱住柯龙海一阵得嚎啕。


事先大家对于柯家人见到尸体后的反应都有了一定的思想准备,可也没想到他们的反应却如此强烈,再加上一开始大家就被扑鼻的尸臭熏得直皱眉头,因此一时间也就没人反应过来上来劝解。等到柯家的几个人折腾够了,大伙儿这才纷纷走过来,却又不知道说什么好。


没等大家找到合适的安慰话呢,罗杰和伍志彪以及柯家的两个姑娘‘咕咚’一下就跪在了孟云霄和大家面前。孟大虾和大家又是一个猝不及防,赶紧过来搀扶。四个人却不起来,罗杰说话了:“杀父之仇,不共戴天。承蒙孟大哥和抗日独自纵队的各位好汉为我等报了这杀父毁家大恨,大恩不言谢,从今往后,孟大哥及各位但有差遣,罗杰和伍志彪为牛做马,万死不辞!”说着话,一个头就磕了下去。


柯龙海也是老泪纵横。


孟大虾和大伙儿赶紧也跪下还礼。男儿膝下有黄金啊,不跪下怎么算还礼啊?于是众人又乱了一阵才站起来。


在往回走的路上,柯家人调整了情绪,柯龙海这才一五一十的给大家讲述了事情的原委。


原来这柯龙海祖籍东北,31年9.18事变之后,为了躲避兵火之乱,柯家举家迁入关内,隐居在这太行山中。但是柯家本是大户,虽逢乱世,这柯龙海也不想老死田园,于是安居下来之后,柯老先生便独自出山,一来是去看望寄养在北平朋友家的两个女儿,二来是在北平考察社会安宁状况以及经商的市场。


柯老先生没想到他前脚刚走,家里就出事儿了。就是这个韩建忠,原来叫做柯建忠,本来是柯老先生的父亲收养的一个孤儿,几十年来一直收做家仆,而且还当上了大管家。可是这柯建忠在柯家举家迁入关内的时候,第一次看到了柯家富可敌国的家产,由此见利忘义,又逢乱世之秋,这柯建忠就起了歹意。趁着柯老先生外出,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伙同几个亡命之徒,杀死了柯老夫人以及罗杰和伍志彪在柯家做护院教师的父亲,掠了柯家的金银财宝连夜外逃。


幸亏柯家的两个姑娘此时寄养在北平的朋友家里上学,这才幸免遇难,而罗杰和伍志彪也在各自父亲的同门师兄弟处拜师学艺,也由此幸免。但是柯家自主母以下47口家仆人等,就被这柯建忠害死了29口之多,只有十几个老幼妇孺活了下来。


“唉!”柯龙海说到这儿长叹一声,“说来惭愧。想我柯龙海闯荡一生,自问也是老江湖了,却就没有想到这弑主叛家的贼奴居然没有远遁,就隐藏在川里镇附近的神北。‘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看来这贼奴真是狡诈多端啊!”


大家听完这个很老套的故事,自然也免不了陪着一番唏嘘长叹。


一直又回到韩家大院,大家重新进屋坐下来,已经是晚饭时节了。孟大虾吩咐开席上酒。


于是韩家大院一时又热闹起来。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