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美保健品死亡名单调查

完美保健品死亡名单调查 受害者遍布全国各地





一家荣誉不断、在国内市场小有名气、产品已行销中国20年的规模型保健品企业,它的产品居然会导致50多人死病残,完美公司是否真如投诉者所说的那样“命案缠身”呢?


2007年初,一份触目惊心的死亡名单在中国大江南北流传,涉及50多人,其中20多人死亡,30多人伤病、残疾。这份死亡名单指向的“幕后凶手”,不是穷凶极恶的刑事犯罪分子,而是一种名叫“完美”的保健品。生产该产品的是完美(中国)日用品有限公司,位于广东省中山市石岐区东明北路。熟悉中国保健品市场和直销市场的消费者都知道,完美保健品在国内小有名气。在该公司的官方网站的“公司简介”一栏里,各种荣誉赫然在列:2005年,完美公司被中国质量信用评价中心评为“AAA+级中国质量信用企业”;继2004年和2005年中国食品安全年会组委会连续两年将完美公司评为“2004-2005年度全国食品安全示范单位”和“2005-2006年度全国食品安全百佳先进单位”,2006年,完美公司被中国食品安全年会组委会评为“2006年度全国食品安全十强企业”;在2006世界经理人年会上,完美公司荣获2006年“中国品牌年度大奖No.1”(直销类)&“中国100最佳雇主”荣誉称号????在这份名为“使用完美产品受伤害客户资料 (部分)”的名单中,受害者遍布全国各地,不但姓名、家庭住址十分详细,连每个客户的受害情况、联系方式、年龄都完全公开。《瞭望东方周刊》记者随机拨打了其中近20个消费者或其家属的电话,绝大多数接通电话,并声称确实是完美产品的“受害者”。很难想象,一家荣誉不断、在国内市场小有名气、产品已行销中国20年的规模型保健品企业,它的产品居然会导致50多人死病残,完美公司是否真如投诉者所说的那样“命案缠身”呢?


吴亚仙之死


在那份名为“完美产品受伤害客户资料”的名单中,浙江宁波无疑是完美产品的重灾区,至少有5人死亡。


其中,以吴亚仙之死闹出的动静最大。


吴亚仙家住宁波市鄞州区龙观乡恒村,是一位农村女工。吴的家人认为,吴亚仙之死是完美公司的芦荟矿物晶造成的。


吴亚仙的丈夫王精华向《瞭望东方周刊》讲述了妻子逝世的过程。吴亚仙早年患有脑血管硬化和脑膜炎后遗症,但是家里对她的病症控制得比较好。吴亚仙和其他普通妇女一样,能正常上班工作。2005年10月7日前后,能说会道的完美产品专卖店推销员上门劝说,说芦荟矿物晶对吴亚仙的病有好处,可以起到活血通络、疏通脑血管硬化阻塞作用。由于推销员和王精华一家是朋友关系,碍于情面,吴亚仙于2005年10月11日买下了一瓶完美芦荟矿物晶,随后按照推销员的指点和瓶子上的说明开始服用,服用到第7天,吴亚仙突然感觉头晕并呕吐不止。王精华感觉事情不妙,就搀扶吴亚仙上床,前后不到半个小时,吴亚仙就不省人事,最后在医院因抢救无效于2005年10月26日去世。吴亚仙出事后,王精华马上想到了芦荟矿物晶,“我妻子突然昏迷后,我们马上向当地派出所报了案,向卫生监督所报了案,当地派出所非常重视,从各方面寻找证据,找了营销人员,还要求完美公司提供同年份、同批次的产品。出事后我们还两次直接上完美杭州分公司,打出横幅,拿着骨灰盒,向完美公司提出抗议。后来经媒体曝光后完美公司和我达成了协议,但完美公司始终不承认我妻子的死和完美产品有关,所以签订的是捐助协议,也就是说完美公司偿付的6万8000元钱,属于捐助而非赔偿或补偿性质。”另外,根据本刊记者了解,鄞州区卫生监督所介入了此案,该所对吴亚仙购买芦荟矿物晶的专卖店的产品进行了检验,但检验的样品并非是吴亚仙购买的2004年批次(该专卖店称已无该年产品),而是2005年的产品,经过检验排除了食品中毒的可能。轻度帕金森患者缘何猝死


和吴亚仙案例相比,江西瑞昌市鲁家湖水产场张湾村一组55岁村民张远发的死亡更加蹊跷。张远发服用芦荟矿物晶在1小时内就发作,发作不久后就死亡。


张远发去世当天,他的儿媳妇周雪梅刚刚打工回家,“刚送进医院,还没来得及进急诊室,他就走了,死前昏迷不醒,口腔、鼻腔都吐出了许多白沫,”回忆起当时的惨状,周雪梅记忆犹新。


周雪梅告诉《瞭望东方周刊》,“我婆婆倪桃蓉,在2007年1月27日,到附近通江岭向明诊所医生张向明处为爸爸(就是张远发)抓药,爸爸生前患有轻度帕金森症。当时,张向明向倪桃蓉推荐了三件装的完美清调补系列保健品套餐,内含高纤乐冲剂1盒、营养餐1罐、芦荟矿物晶1瓶。保健品一套468元,我婆婆当时只支付了50多元,还欠了张400余元。”遵照张向明的叮嘱,倪桃蓉开始给丈夫冲服高纤乐冲剂1盒、营养餐1罐。2月4日张远发去世当晚,芦荟矿物晶是第一次吃,晚上8点多时,张远发泡了三分之一勺芦荟矿物晶,但很快就病发了。


张向明承认完美保健品是从他那边买来的,但并不认为自己是刻意推销这个产品的。这位在当地颇有名望,以推拿著称的乡村医生对发生的一切颇为无奈。


张向明告诉《瞭望东方周刊》,“我以前多次便血,而且量比较大,到了医院也检查不出毛病,后来我姑姑老劝我吃点完美保健品,我开始有些反感,后来吃了之后,第一餐就感觉有效果,以前一直胃部有些胀痛,吃了之后胀痛的感觉没了,便血也好了,气色比以前好,人感觉有精神。我和张家一直关系很好,倪桃蓉的二儿子还跟我练过武,所以她也叫我一声师傅。他老公的帕金森病也经常在我这里治,我也给他开过一些药,尽管没有根治,但效果还是有的。倪桃蓉也知道我便血的事,她看我气色好多了,就问我是怎么好的,我就告诉她是吃了完美保健品的功效,然后倪就催着我说,我老头的帕金森病是不是也有效。随后,我就打电话给了专卖店经理,经理说修水那边一个70多岁的老头,也是帕金森病,吃了完美保健品后,现在都能写毛笔字了。因此,我就将一组完美保健品让给了他们,但没想到会发生这种事。”张向明还表示,除了倪桃蓉之外,他没有向其他人推销过完美产品。目前,张向明已被瑞昌市卫生局停职,暂时不能从事医疗活动。


张向明还告诉《瞭望东方周刊》,“张远发生前身体还好,体重80公斤左右,除了有轻度帕金森症外,没有发现其他毛病,但体质确实比普通人虚弱,在他的诊所已经接受治疗2个多月,病情还算稳定。”


周雪梅也认为张远发去世前身体还好:“去世当天,我爸爸还挑粪施肥,家里还杀了年猪,能干活能吃饭,4个小孩都是他带的,没想到一下子去得这么快。”


根据本刊记者了解,张远发的尸体已在瑞昌市有关部门作尸体解剖,很快将有检验结果。


张向明个人认为,“完美公司的产品应该不会有什么致命毒素,可能张远发是高敏体质,对这个产品过敏。当然,我们也不能排除意外死亡。”


莱州集体肝炎风波


宁波吴亚仙、江西张远发的案例都最终致死,而山东莱州的案例却绝大多数和肝炎有关。而这些肝炎病例之所以能浮出水面,和退休干部原志山的药物性肝炎有关。


原志山病发时59岁,在2004年11月26日被莱州人民医院诊断为药物性肝炎,胃溃疡、胃癌待诊。2005年3月28日至2005年4月20日,在北京协和医院作胃大部切除术。


尽管和完美公司的官司还没有最后结果,原志山坚信自己的病是完美保健品所致。原志山告诉《望东方周刊》,“2004年7月份左右,有完美公司的推销员到我这边推销保健品,他说叫我吃这个东西,有病治病,无病强身,除了可以身体健康外,你还可以发展下线,可以积分,你可以靠这个买车买房子。然后他们举例说,某某人成了高级经理后买的什么车,住的什么房,用这些东西诱惑我们。后来,我就从7月20日左右开始吃这个产品,一直吃到11月20日左右,吃到后来我觉得浑身发痒、发冷,皮肤转黄,后来到青岛的医院,看病的结果是急性肝炎。各项化验指标都达到了很高的程度,如果再晚点来治,医生跟我讲,就直接成了肝坏死了。”原志山之所以认定自己的胃癌也是完美保健品所致,是因为在2004年7月16日,也就是吃完美保健品的前几天,原志山去看病的诊断结果还是慢性胃炎,而服用了完美产品4个多月后就转成了胃癌。


原志山转院到了莱州市人民医院,住院47天。原志山也是在莱州市人民医院认为自己的病和完美产品有关:“莱州人民医院的医生在接病历的时候,医生就问我,你有没有吃什么保健品,后来医生直接跟我说,你肯定是吃了那个芦荟产品引起的,然后他说我们这个病房,有许多完美产品引起的病例。后来山东齐鲁电视台记者作了个暗访也证实了这一点。我们传染病房有10来个,第二天就有一个药物性肝炎病人住院,也是吃了完美芦荟产品。后来,我查看了医院的记录,找到了一些和我一样因为吃完美产品而导致肝炎的病友,后来齐鲁电视台的电视节目播放后一些病人还找到了我。”根据那份名单,本刊记者发现莱州共有7人认为自己是完美产品受害者,其中5人得了药物性肝炎,1人得了胃癌,原志山是胃癌和肝炎兼得。


本刊记者还和莱州的孙林亮等人电话沟通,他们都认为自己的肝炎和完美产品有关。


烟台恒翔司法鉴定所的一份2006年发布的“临鉴字第R1033号”鉴定书部分证实了原志山所说的内容。


该鉴定书称,原志山因服用保健品完美于2004年11月26日被诊断为药物性肝炎,住院期间发现胃溃疡,后诊为胃癌,手术将胃切除2/3。


该鉴定书还称,原志山的胃大部切除符合六级伤残。


“受害者”遍布全国各地


在这份名单中,“受害者”几乎遍及全国各地,比较密集的是浙江宁波、江苏和山东,这三个省、市的“受害者”占了名单总数的60%左右。“受害者”为何如此密集地出现在这些省份,完美公司的原经销商郭廷江有自己的观点。郭廷江认为,这些省份的“受害者”被发现得比较多,不是因为这些地方情况比其他省份严重,而是这些地方都有一个维权意识比较强的“受害者”,他们通过信访、寻求媒体帮助等形式,控诉完美产品,引起了社会的关注。于是,其他“受害者”也找上门来,如果其他省份的“受害者”也像他们这么积极行动,其他省份也可能会浮出大批的完美产品“受害者”。郭廷江告诉《瞭望东方周刊》,“完美公司产品的受害者肯定远远不止是名单上的这些”。这份客户名单显示的另外一个信息是,消费者患病种类比较集中,多数为肝脏疾病和心血管疾病。


其他“受害者”案例选登


(根据受害者本人自述或媒体报道、判决书等资料整理)


1、安徽省桐城市高桥镇双河村农民刘珍柱 年龄55 受害情况 已死亡


2005年4月8日,桐城市完美日南芦荟系列专卖店叶姓推销员来到她家,告诉曾患脑溢血的刘珍柱说,吃了芦荟矿物晶,保证能让刘珍柱的病好个八九成。这名推销员说连20年中风的某病人吃了这些芦荟矿物晶病都全好了,像刘珍柱这样的病只要吃下四五千元的芦荟矿物晶,差不多就可以完全康复。刘珍柱按要求戒酒和停止服用了医生根据其病情开出的药物。2005年9月20日晚饭后,刘的妻子发现躺在床上的刘珍柱气色异常后将他送进医院,但最终刘珍柱因脑溢血抢救无效死亡,刘妻认为,刘珍柱的死亡是芦荟矿物晶造成的。


2、安徽省望江县人许世华 年龄 43 受害情况 精神病


从安徽省安庆市精神病医院为许世华所做的《精神疾病司法鉴定书》上看到:被鉴定人因服用“完美”保健食品,三天后出现胃部不适、恶心、呕吐,渐出现失眠、多疑敏感、幻听等症状。2005年10月17日经安庆市第六人民医院诊断为“急性应激性精神障碍”。鉴定分析意见认为,被鉴定人服用“完美”营养保健品的次日即出现恶心呕吐、烦躁担心,随后出现发呆傻笑、胡言乱语及行为错乱,鉴定检查发现其思维散漫、言语零乱、东扯西拉,时挤眉弄眼,时手舞足蹈等等,因此确定:被鉴定人既往精神生活完全正常,自服用“完美”保健品后出现躯体不适和精神症状,这一心理创伤性事件作为诱因导致了精神疾病的发生。虽然鉴定称完美芦荟矿物晶是导致许世华发病的根源,但完美公司驳斥这种说法。2006年6月28日,安徽省望江县人民法院就许世华与完美公司产品责任纠纷一案作出一审判决:完美(中国)日用品有限公司赔偿许世华医疗费、鉴定费、精神损害抚慰金等,合计49752.94元。


3、云南省昆明市人张蔼洁 年龄 不知 受害情况 加重关节炎导致无法行走


2004年5月份一位名叫吴忠梅的完美产品推销员,向她推荐了关于芦荟矿物晶,2004年6月7日,在产品推销员吴忠梅的再三推荐下,张蔼洁终于在完美专卖店花150元购买了一瓶说明书中说明能治疗类风湿关节炎的完美芦荟矿物晶,然而,等张蔼洁回家按照说明书上的用量和说明服用后的第一天,她开始浑身疼痛不自在,于是她把出现的情况告知吴忠梅,吴忠梅十分坚定地告诉她说那是好转反应的表现,让她继续坚持服用。但服用到第3天时,她其他没痛过的关节突然全都痛了起来。第六天服用后,张蔼洁开始小便失禁,脸色发黑发绿,以至于最终卧床不起不能站立行走。张蔼洁的家人看到情况如此严重,就把她送到了云南省红十字会医院进行了2个多月后又在家中继续进行总计8个多月的康复治疗,但身心虽有好转,可再不能站立走路了。


4、山东烟台牟平区人张海霞 年龄 28岁 受害情况 已死亡


2001年,张海霞因严重尿毒症,在烟台107医院换了右肾,经医院治疗后,病情比较稳定,到了2004年6月前,一直在一家高尔夫俱乐部当教练。2004年6月29日,当地一位宋姓青年向张海霞推荐完美保健品,称这种保健品对便秘、尿毒症等患者有清、调、补的疗效,没有副作用,张海霞起初半信半疑,但经宋某反复游说,便花了937元,在6月30日购买了矿物晶等保健品。当日中午,张海霞开始服用,当天就有左半身从脸部到腿部出现抽搐现象,当她咨询宋某时,宋说这是正常反应。7月1日,她继续服用后,全身开始抽搐,宋某还认为这是好转反应。7月2日,张海霞病情加重;7月3日,张海霞极度虚弱,深夜11日30分,经抢救无效去世。


5、辽宁抚顺王文举 年龄66岁 受害情况 脑膜炎、脑干出血、瘫痪


2004年4月中旬,王利群的父亲王文举听信完美公司销售人员对产品治疗效果的宣传后,购买并食用了完美公司高纤乐、矿物精、健怡茶、营养餐等保健食品。服用后不到一个月,身体便开始出现四肢无力、忽冷忽热等各种不正常反应。完美公司销售人员得知消息后表示,这是病情好转的正常反应。王利群父亲的病一拖再拖,最后在医院的检查结果为脑膜炎导致脑干出血。在多次索赔未果后王利群在多家维权以及医药网站发布描述她父亲及一家人维权遭遇的帖子,还和家人一道在沈阳街头发过一些含有上述内容的传单。2006年6月份,完美公司沈阳分公司以名誉侵权为由将王利群诉上法庭,王利群败诉。


6、王婷婷 江苏淮安 年龄 17岁 受害情况 已死亡


7、孙艺会 内蒙古乌海 年龄 50岁 受害情况 已死亡


8、于爱萍 山东济南 年龄 35岁 受害情况 已死亡


9、董好春 辽宁调兵山 年龄 48岁 受害情况 已死亡


10、李杏芬 河南辛顺 年龄 47岁 受害情况 导致肝炎。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