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1年的海湾战争是“一边倒”的战争。多国部队依仗高技术兵器优势,以极微小的伤亡击溃号称百万的伊拉克陆军,堪称战争史上的奇迹。但伊军并不是全然被动挨打,也创造了一些反击的小插曲。1991年1月29日夜,伊军装甲部队从科威特发起突然袭击,占领沙特边境小镇海夫吉。这场伊军主动出击,倒打一耙的越境作战,被美军称为“海夫吉战斗”。

背景

海夫吉镇距离科沙边界15千米,人口约3.5万人,是沙特东北沿海的一个油田小镇,居民多为油田员工及家属。海夫吉是沙特沿海公路通向科威特的必经之路。在伊拉克入侵科威特后,该镇即在伊拉克远程火炮的射程之内。镇内居民为躲避战火,早已逃散一空,是一座空镇。1991年1月29日,联军代号为“沙漠风暴”的大规模空袭行动已进行了12天。伊拉克空军作战飞机数量不多、性能落后,地面防空系统也无法抗击多国部队的空中打击,处于被动挨打的不利局面。尽管伊军在反空袭作战中处于下风,但其地面部队隐蔽良好,人员和装备尚未受到大的损失。为了尽早把联军拖入地面战斗,发挥伊军陆军装甲部队的数量优势,伊军借鉴了两伊战争中的阵地作战经验,试图通过地面主动进攻,给美军造成伤亡或俘虏部分美军士兵,干扰多国部队中央总部司令的作战决心,扭转战局或在谈判桌上取得主动。

1月28日,萨达姆召集伊军高级将领,决定使用其驻科威特的装甲部队,在海夫吉方向进行越境作战。当日,美国空军预警机和无人侦察机发现在科威特南部的伊军调动频繁。但联军认为,伊军不可能主动发起进攻,频繁的兵力调动大概是伊军准备从科威特撤退。驻扎在科沙边境的美军及阿拉伯联军部队虽然增加了守备兵力,但对伊军的主动攻击缺乏戒备。

战斗经过

参加海夫吉战斗的伊军部队为驻扎科威特的伊拉克陆军第3军装甲第3师、机械化步兵第5师。1月29日夜到1月30日凌晨,伊装甲部队编为数个营团级规模的装甲纵队,在科威特南部集结,向沙特境内海夫吉地区发起了四次越境攻击作战。

第一次攻击作战发生在1月29日晚9时30分。伊军第3装甲师的一个装甲纵队乘着夜色,率先越过科威特边陲小镇瓦夫腊以西27千米处的边界,向美军守备部队,海军陆战队远征旅轻装甲步兵营阵地发起攻击。伊军装甲纵队编有约40辆T-72M和T-62主战坦克,以及数量大致相等的BMP-1步兵战车。此时美军一架E-8A空中监视/指挥机刚结束在伊拉克中部的例行巡逻飞行,准备返回沙特空军基地。在经过科威特上空时,发现伊军数支营级规模的装甲纵队正急速向南部沙特境内开进,而在科威特境内的伊军重型火炮呈新月形布置,火力直指南方——毫无疑问,伊军的越境突击作战已经开始。美军立即召唤空军进行拦阻性打击,海军陆战队AV-8B攻击

机和AH-1W武装直升机首先赶到战区。不久,美国海军F/A-18战斗/攻击机和空军A-10攻击机、AC-130武装运输机也参加战斗。进攻的伊军装甲纵队损失10辆坦克、伤亡数十人,4人被俘,被迫撤回科威特边界之内。第二次攻击的时间与第一次攻击大致相同,在瓦夫腊以南的沙科边界。伊军由大约40辆T-72和69式坦克组成的坦克纵队展开攻击阵形,企图与第一次攻击的伊军配合,包抄美军防御部队。与第一次攻击时一样,守备的美军也是轻装的海军陆战队轻装甲步兵营,当时阵地上仅有6辆M60A3主战坦克,另装备了一些LAV-25装甲输送车、AAV7A1两栖装甲车以及“悍马”越野车。伊军的坦克纵队在越过边界不久即被布置在前线的美军侦察哨发现,美军立即作出反应。这也是美军首次在战场上与其畏如狮虎的苏制T-72主战坦克交手。美军前线侦察哨且战且退,待伊军坦克纵队进入轻装甲步兵营的主阵地后,即以步兵反坦克武器进行还击。由于伊军夜视器材性能较差,战斗中损失1辆坦克后,即退回原出发地。

前两次攻击战斗尚未结束,29日晚11时左右,伊军一支机械化纵队越过海夫吉以北边界,向海夫吉镇开进。该纵队由一个机械化步兵营及一个加强的坦克连组成,编有40辆左右的BMP-1、BTR步兵战车及12辆69式中型坦克。面对的联军守备部队为沙特国民卫队第2特遣队之一部,主要由步兵构成,只有少量配备无后坐力炮的军用吉普。与前两次攻击的秘密开进相反,伊军机械化纵队以行军队形,直接走沿海公路向海夫吉进发。在接近沙特国民卫队预设阵地时,69式坦克和步兵战车的炮塔均转向后,伪装成前来“投降”的伊军部队。正在沙特国民卫队士兵犹豫之时,伊军坦克的炮塔重新转回正面开火,沙特国民卫队阵地遭受突然袭击,被迫向

南撤退。伊军经过约一小时的追击作战后,占领海夫吉镇。

1月30日零时左右,伊军又派出一支由机械化步兵和坦克组成的部队,在海夫吉镇西北30千米处越过沙特边界,向联军发动第四次攻击。参战的伊军部队与前三次攻击相似,仍为一个机械化步兵营和一个配备69式坦克的装甲连,当面的对手为美海军陆战队的一个轻型装甲营,配备有M60A3主战坦克和LAV-25装甲人员输送车,并可随时召唤空军火力支援。在美空军的打击下,伊军装甲部队未接近美军主阵地即损失惨重,被迫退回科威特境内。

海夫吉陷落之后,美军才姗姗来迟。在美空军的打击下,占领海夫吉的伊军装甲纵队损失13辆装甲车辆,但伊军步兵已在海夫吉站稳脚跟,建立了有效的防御工事。在此情况下,美军第1师和第2海军陆战师紧急行动,调来团级规模的部队部署在海夫吉以南地区,阻止伊军在占领海夫吉之后的进一步推进,同时迅速调集部队,准备进行反击作战。美军重装部队,沙特、阿曼、卡塔尔等拉伯国家联军在海夫吉附近集结,空军的大批作战飞机、海军舰艇整装待命,联军收复海夫吉的决心已定。美军收复海夫吉的战斗被安排在1月31日凌晨。这是考虑到沙漠地区气候炎热,晚间作战可减轻人员疲劳,同时还可利用联军夜视器材的优势。

收复海夫吉的作战部署是:阿拉伯联军的卡塔尔特遣队封锁海夫吉北面的伊军退路,沙特皇家陆军第8旅封锁海夫吉南面的要道,主攻任务则由沙特国民卫队承担,美军只提供空中和炮火支援。这是美国人的小算盘,意图让阿拉伯联军替代美国大兵进行城市作战,尽量减少美国大兵的伤亡。

1月31日凌晨2时30分,联军收复海夫吉反击作战开始。沙特国民卫队第2特遣队在美国海军陆战队炮兵、战术飞机以及海军舰炮支援下,向海夫吉发动攻击。进攻开始时,联军部队被伊军猛烈的防御火力拦阻,进展缓慢。随后,联军增加进攻兵力,加强空中火力支援,突入该镇。此时让人大跌眼镜的是,防守该镇的伊军并没有展开反突击和顽强的巷战,而是丢弃所有坦克、步战车和卡车等重装备,趁夜色沿沙漠逃窜。经过几小时激战,沙特部队以亡19人,伤36人的代价收复了该镇,缴获多达100多辆军用卡车及数十辆完好的69坦克、63式装甲车。海夫吉城内战斗结束一小时后,沙特国民卫队特遣队及卡塔尔特遣队又在该镇以北11千米处,与溃逃的伊军残余部队交战,俘虏伊军士兵160人,肃清了海夫吉周围地区的残敌。

2月2日,伊军又派1个连的兵力,越界向海夫吉方向进攻,被东线联合部队在联军战术飞机的支援下击退。至此,海夫吉地区地面战斗全部结束。

伊军武器盘点

参战的伊军装甲第3师和机械化第5师都是伊军的精锐。在1990年8月吞并科威特的战斗中,就是这两个师打头阵,第一天就突破科威特军防线,随即攻占科威特城,使科军在短短两天内全面崩溃,还完整俘获了停在机场跑道的近百架科威特“幻影”-2000战斗机。在海夫吉战斗中,伊军主要派遣了以下坦克装甲车辆参战。T-72M主战坦克 两伊战争初期,伊拉克部队遭遇伊朗的英制“酋长”主战坦克。“酋长”的厚甲重炮使伊军受到强烈刺激,遂决定从苏联引进T-72M主战坦克。在苏联帮助下,伊拉克于80年代后期在本国建立了坦克生产线,利用从苏联进口的关键部件组装生产T-72M主战坦克。T-72M是T-72坦克的出口简化型,不仅装甲

和动力系统制作粗陋,夜视能力也极其有限,其主动红外夜视仪的有效探测距离仅800米。在1月29日夜的战斗中,伊军T-72M坦克向仅有步兵反坦克武器的美海军陆战队阵地发起攻击,结果遭到美军“陶”式反坦克导弹的打击。由于伊军坦克视距仅800米,而“陶”式的红外热像仪探测距离达2 000米,伊军坦克陷入被动,决心不足,结果是坦克反被步兵击退。

T-55/69式中型坦克 两伊战争期间,由于T-72M坦克价格昂贵且产量不能满足需要,因此伊军仍装备有大量的T-55以及69-II式中型坦克。其中69-II中型坦克是69式中型坦克的改进型,拥有简易弹道计算机和双稳系统。如果乘员技术熟练,69-II可以进行动对动射击。海夫吉战斗中,参战的伊军老式坦克中有相当部分是69-II。在29日夜间的战斗中,曾有一辆69-II突入美军阵地,美空军A-10攻击机匆忙向其发射“小牛”空地导弹,结果导弹偏离目标,在距离一辆美海军陆战队的LAV25装甲车30米处爆炸,差点又酿成误伤悲剧。这个战例也说明,69-II中型坦克由于夜视器材限制,在夜战中必须采取近战战术,才能咬住敌军。

BMP-1步兵战车 苏制BMP-1步兵战车是世界上第一种“真正的步兵战车”。在海夫吉战斗中,BMP-1上的73毫米低压滑膛炮成了伊军最有效的武器之一。该炮配有自动装填机构,射速快,精度好。其弹药由RPG-7火箭筒所配破甲、反步兵弹药改进而来,有相当强的反步兵和反装甲能力。联军反击收复海夫吉的战斗中,沙特国民卫队的攻击部队向海夫吉发起冲击,在中途遭到伊军73毫米滑膛炮的压制,损失惨重。其实当时海夫吉镇内的伊军手中仅有数辆BMP-1,但由于火炮射速较快,仍旧能够形成密集弹幕,海夫吉战斗中低膛压的曲射炮是支援步兵的最佳武器。

63式装甲车 在80年代,装甲人员输送车在前苏军机械化部队中几乎“绝迹”,因此当伊军需要大量装甲人员输送车时,只能选择中国生产的63式(531)履带式装甲人员输送车。63式装甲车只有4对负重轮,外观短小,但其车内空间却相当宽敞。出口伊拉克的63式装甲车采用德制柴油机及传动装置,在炎热的沙漠地带具有极高的可靠性。海夫吉战斗中,63式装甲车表现相当活跃,充当伊军装甲纵队的侦察前哨。但63式装甲车的最大弱点是装甲薄弱,装甲平均厚度仅为20~30毫米,同时夜视装备也与联军有相当大的差距。伊军装甲纵队的63式在暗夜条件下与卡塔尔联军的一小批法制AMX-30坦克遭遇,伊军某团级指挥官乘坐的一辆63式装甲指挥车冲在最前,竟然将AMX-30坦克认为是卡车,用车载12.7毫米高射机枪对其进行扫射,结果被反应过来的AMX-30一炮打了个对穿。

防护力薄弱是参战双方装甲人员输送车的共同特点。在海夫吉战斗中,不只是伊军的63装甲车,美军及沙特国民卫队的装甲人员输送车也遭遇过同样问题。在联军反击的战斗中,沙特国民卫队冲入海夫吉镇,与伊军展开巷战。国民卫队的M113装甲人员输送车在几分钟内即被伊军RPG-7反坦克火箭筒摧毁3辆。整个收复海夫吉的战斗中,国民卫队阵亡达19人,伊军阵亡人数不到100人,联军的伤亡比是海湾战争中最大的一次。

战术检讨

在联军方面,尚处在试验阶段,以两架样机首次参加实战的E-8“联合星”发挥了战场监视的作用,功不可没。美军海军陆战队地面装甲部队和海军陆战队航空队的AH-1、AV-8B的空地协同作战战术熟练,应变迅速,也在战斗中有充分表现。但在另一方面,与历史上无数次的联军作战通病类似,多国联军各个部队之间的协同在海夫吉战斗中再次暴露不同步的问题,甚至美军陆战队和隶属空军的A-10战机两家之间也缺乏配合,多次出现误伤事件。这种情形可能也是在最后沙特和卡塔尔部队反击阶段,美军反而停止近距离空中支援的原因。

在联军的装甲车辆方面,美海军陆战队的M60A3虽然在战前已经增加了附加装甲,但在伊军T-72面前仍显力不从心,因此这次战斗也成为这种老坦克在美军的绝唱。几年后就或被沉海,或以超低价倾销。作为沙特陆军主力的法制AMX-30是一种60年代设计的坦克,虽然号称具备最好的战术机动性能,但装甲比M60A3更薄弱,其正面装甲最厚仅80毫米,勉强能抗23毫米机关炮的打击,甚至不能抗BMP-1步兵战车主炮一击。只是在这次战斗中它走了大运,没有被伊军T-72和69击中过,但也让沙特人看清楚了它的缺点因此战后沙特部队也以M1A2逐步替换了AMX-30。

伊军在空中优势失去的情况下,为发挥陆军地面作战的优势,尽快把联军拖入地面作战的企图是好的。伊军采取主动进攻的措施,选择联军地面进攻准备尚不充分的时机,派遣装甲部队越界作战,在战役上达成了较好的突然性,占领了海夫吉镇。这说明,即使在对手空中优势的严厉打击下,伊军的装甲部队仍旧具有战斗力。但从实战的结果看,伊军的进攻行动并未达到预期的目的,既没有将联军提前拖入地面战斗,海夫吉镇也得而复失。其原因除美军拥有绝对制空权、伊军装甲部队在空袭中损失惨重外,在装甲兵的运用上,伊军也存在以下问题:

战术思想错误 多路小型进攻是伊拉克惯用的战法。伊军在海夫吉地区的战斗,是在70多千米的正面上,在40个小时之内,在3个方向6个地段分别实施的营级规模的进攻。无论伊军的主观愿望如何,这种客观上分散使用兵力的办法,对联军构不成大的威胁而且易被联军各个击破。作战目的模糊 此次海夫吉之战,伊军进攻的作战目的是占领一两个沙特城镇,而不是以歼灭敌之有生力

量为最高作战目的,在占领城镇之后没有进行有效的防御部署,在遭遇反击之后则丢弃技术装备全面“转进”。热衷于抢夺城镇而不是歼灭敌人有生力量的原则,是伊拉克在两伊战争中形成的不良习气。这种带有沙

漠游牧民族风格的袭扰式进攻政治意义大于军事意义,在两伊战争时期能够起到鼓舞士气、配合停战谈判的作用,但在海湾战争环境下,无法动摇联军的作战决心。协同能力差 地面部队在开进和发起攻击的过程中,ZSU-23等自行防空车辆由于种种原因没有跟进作战,造成了在美军空袭时,伊军只能用坦克的高射机枪还击,完全不能对美军飞机造成威胁。实战证明:在无制空权的条件下,机械化部队无法脱离阵地实施机动作战。不但如此,地面炮兵火力的支援也不充分。除了第一次攻击行动,其余几次攻击都没有足够的炮火支援,使得装备有主战坦克和步兵战车的伊军重装甲部队竟然无法突破美海军陆战队(相当于轻摩托化步兵)的防线。战术情报不准确及时 伊军对联军的空中预警巡逻规律没有完全把握,导致攻击被返航的E-8空中指挥机发现,失去了攻击的突然性。占领海夫吉后,当联军集中兵力采取保卫反击作战时伊军敌情不明,准备不足。坦克性能落后,缺乏夜视器材及手段 海夫吉战斗中,伊军主要面对的对手是美海军陆战队,T-72M与美军最先进的M1A1主战坦克未能交手,但也暴露出了伊军坦克性能上的劣势。最先进的T-72M主战坦克夜视仪有效探测距离甚至不如美军的单兵反坦克导弹,加之步坦协同能力差,屡次发生坦克部队被美军轻步兵部队击退的战例。

海夫吉战斗结束三周之后,多国部队代号为“沙漠军刀”的大规模地面战斗打响。而此时的伊军装甲部队在持续一个多月的大规模空袭中损失惨重,不仅再无法发动越境反击战,甚至已无法组织有效的防御作战。海夫吉战斗是海湾战争中地面战斗的前传,却是伊军装甲部队主动攻击行动的“绝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