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之血铸汉魂

第一卷 大刀进行曲 第001章 听飞行员爷爷讲抗日的往事


(起2Y点2Y中2Y文2Y网更新时间:2006-7-13 0:54:00 本章字数:1426)


卷首语:中国士兵特别能吃苦,特别勇敢,只要能给他们一碗饭吃和基本的装备,他们就会是世界上最好的士兵——史迪威。


谨以此文做文字花环献给抗日爷爷辈先烈们。


在陈永正处在青春期骚动发育中的时候,常常令陈永心脉赍张的时刻不是和正常的发育少年一样是谈到女色文化后身体猛然坚挺,而是陈永在夕阳下听着现在已经略显老态龙钟的爷爷讲述抗日时代血与火的战乱岁月。


陈永从懂事开始就听着爷爷讲述抗日的往事,爷爷把八年抗战的艰辛和小鬼子的残暴自小便种植在陈永心中,根深蒂固。于是,陈永也就注定成长为一个愤青,更为准确地说陈永成长成个时刻准备报复潜质愤青。如果说现在提倡的“中日世代友好”已经掩盖起小鬼子曾经最野蛮的一页,可在陈永心中,每每想起爷爷被小鬼子机枪打得残废的瘸腿,心中又是一阵绞痛。


在夕阳下,爷爷讲述的抗日故事大多是抗日正面战场上的血与火,在每次重大战役中,抗日守军全靠血肉长城守护着正面战场阵地,各集团军战斗师补充一次又一次,后方各省的保安团整团地填补上去,原有下级军官和大兵伤亡达三分之二,各团伤亡也达半数以上,每小时的死伤数以千计。


爷爷是个国民军特级飞行员。


1937年7月16日,爷爷曾经在“七七事变”后架机护送民国统帅蒋介石的专员熊斌北上平津,为“七七事变”后全面抗日决心带去蒋委员长的秘密守令。


1938年1月3日,国民政府空军在芜湖江面炸沉日军军舰两艘。爷爷架机参入其中轰炸,得手后老蒋为整个飞行大队奖励了一个月都吃不完的土豆等杂粮奖励。


1938年7月左右,爷爷所在飞行大队的飞机被日军出其不意全部炸毁在机场里。国民军飞机数量很紧张,基本打坏一架少一架,战友们都没再开过飞机。爷爷改行做国民军某重机枪连连长,用爷爷的话说“连队里的6挺重机枪,从水机枪换到马克沁再换到双十节,直到自己左腿负伤退伍,连队打死的鬼子不上千也有八百。”


陈永每次看到爷爷讲述国民军抗日时很是激动的情绪,陈永就会握着爷爷颤抖的手说:“爷爷,我真想和你一起打鬼子……”


于是,爷孙俩的两双大手紧紧握到一起。


时光弹指老,刹那年华,60一甲子,一个轮回,一个总结,日本侵华战争已经成为历史的记忆,原子弹剧烈爆炸后的震撼威慑力好象已经平静,小鬼子又变得吊起来了,世界上仿佛只剩下陈永这类愤青还能象饿狼般时刻准备着咬向小鬼子的脖子。伤得多深,恨得多深,记忆中的爷爷拖着的一条废腿是小鬼子永远还不清的血债,也是陈永心中永远的伤痛。


爷爷在为民族抗争的大战场上腰板总是硬挺的,现在早被流失的岁月年轮征服,曾经1米75的身板弯成1米60不足,家中的重担早已悄悄转移到老爸的肩头,当年打鬼子的斗志也悄悄转移到陈永心内象种子一样生根发芽、茁壮成长。


代代繁衍,代代传承,这就是中华民族的典型缩影,整个中华民族交汇流淌着共同的祖先——炎黄子孙的血液,龙之图腾,亲之兄弟。5000年始终坚持着自己的信念,5000年从不曾为外界屈服,5000年来赤子拳拳团结一心,即使遭受再多次的屠城,中华民族屹立不倒。


龙之图腾,亲之兄弟,共御强敌,共明华志。正是:


岂曰无衣?与子同袍。王于兴师,修我戈矛。与子同仇!


岂曰无衣?与子同泽。王于兴师,修我矛戟。与子偕作!


岂曰无衣?与子同裳。王于兴师,修我甲兵。与子偕行!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