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观戏言]五鼠闹衙门

司命 收藏 60 383
导读:[桃花观戏言]五鼠闹衙门

五鼠闹衙门


主要出场人物简介:

LUNA-LAN:太子少傅领时尚节度使,有倾城误国之貌,明眸皓齿、天生丽质,兰质蕙心,秀外慧中,为一方大员引无数色狼竞折腰。

“飞天鼠云大疯轻”:MM城“不算天”算命铺掌柜,主营风水、测字、卜卦、问课、排八字、调五行等阴阳之术,兼营全球通业务,轻身功夫甚有造诣。

“彻地鼠jianman”:MM城“蝴蝶堡”家丁,私自开有代办点一个,代理诉状杜撰、英语四六级替考、代开发票、游戏代练等业务,擅长土遁术。

“翻江鼠青湖刁徒”:MM城“钓龙王”水货批发行老板,兼营渔具租赁,宰杀活鱼等业务。水上工夫了得,据说此人曾潜入东海龙宫调戏美人鱼,水性之好可见一斑。

“穿山鼠cdaguang”:MM城“便民中心”主任,主营下水道疏通、清洗油烟机、冰箱彩电洗衣机回收、苦力搬运等业务,兼营诗词批发销售,此人一身横练工夫,尤擅铁头功。

“锦毛鼠楚运费”:MM城“爽歪歪”塑身中心主任,主营洗头、洗脚、保健按摩、刮痧、掏耳朵、无痛穿耳、三分钟割双眼皮等业务,兼营讨债、三陪等业务。此人风流倜傥,轻功了得,属于每天需去公安局汇报行踪的人物。

------------------------西江月-------------------------

老酒三坛入肚,新刀几把杀出。飞檐走壁不含糊,看我乌龙五鼠。

都道官家独户,还说妹妹如芙。今宵月好照征途,快意临风色楚。

-------------------------------------------------------

话说铁血鹰王承江帝、小编一统铁血,都于燕京,将一干前朝弊政洗而不新,遂迁怒于乌龙等帮会,官匪争斗顿起,江湖时有金戈之声,甘露不降。天下黎庶怨声载道颠沛流离,乱世之中独有一方桃源乐土,名曰“时尚女郡”,主政之人乃名LUNA-LAN者是也。远离朝事常行仁政,致城内佛道佑众,居民夜不闭户,路不拾遗,繁荣娼盛。亦引来无数帮会组织在此设立别院,有乌龙、蓝剑、长城、北府、影子、血狼、群英、第一等等不一而足,中有乌龙诸人图谋远大,遣帮内几位高手行灌水之事博相好,作诗词之道诱良人,隐隐然政声甚隆,欲接管此城钱粮以图称霸。朝庭闻之甚是恼怒,遂遣天目肥龙、恶狼、二野金驴等要员微服潜藏搜集通匪罪证,欲图扳倒兰节度使而方便自行横征暴敛之事,亦有白发方丈等城内宵小被朝庭收买在城内妖言惑众,MM城在这几股势力的纠缠中已是山雨欲来,隐雷阵阵。时不我待,乌龙高层研究决定先行动手掳得兰大人以占领战略置高点,遂命令潜伏于市井的五鼠采取行动,即有此篇《五鼠闹衙门》出台供诸位鄙视。

======================

第一回飞天鼠&LUNA-LAN

她微微睁开了迷离的双眼看着飘落地上老叟道:“云大掌柜?”

这是一张任何男人都抗拒不了的脸,一丝微风撩起了她额前的几缕秀发,雪肤、明眸、丹唇、贝齿。

飞天鼠呆呆地站在那,左手已离开了身侧的巨阙剑,颤抖着轻拈下巴的那一簇枯黄山羊须。

对视。。。片刻,她幽幽地叹了口气道:“你倒底是谁?你想要什么?”

“算命之人,来帮大人算个命。”

她心里一阵恶心,有呕吐的感觉。据说被云掌柜算过命的人第二天都会离奇失踪。

沉默。。。终于,她回复了冷静,冷冷道:“算。。。命。。。我命已不属于我,无需再算,不劳掌柜费神。”

“为什么?”

“因为已经有二十八人想为我算命,可最后他们都不知所踪。。。。”她望着房中点着的那二十八根檀香叹了一口气。

“我知道。”

“那你为何还要来?”

“因为我是算命的。”

沉默,可怕的沉默,她幽幽回过头去,眼中绿芒一闪。

“好吧,那你算吧”。

第二天,LUNA-LAN疲惫地起身,一脸憔悴,房中的香炉上已经新插了第二十九支香,她看着窗外的天,低沉沉的。

====================

第二回彻地鼠&LUNA-LAN

“你来了”,她背对着房门坐着,安静地修着指甲,看着修好的闪亮的指甲,她满意地轻笑了一下。

“是的” 青松呆呆地看着那婀娜的背影,一阵头晕。传说中的铁血国第一美女果然非虚,连背影都是那么得迷人。

“我原本以为没人会来了”

“我来了”

“为何你身上那么臭,头上又满是枯草败叶?”

“土遁位置有误”

“哦,去了何处?”

“无意中到了方便之处。。。”

“原来如此”她眼中一片萧索。

“抱歉”,青松不知怎地脸上微红(本想出去之处会在更衣室,不知怎么回事....),心内忐忑不安,“好没来由”他暗自思忖。

“所来何事?”

“听闻大人可能高升,不知大人是否需要代考英语6级?”

“无需,是幻影姑娘让你来的吗?”

“不是”

“那你是来杀我的吗?”她转过身来定定地看着他。

“这。。。”青松不禁退了一步,此女只应天上有,人间安得几回迷。

“你真酷”她抛去一个淡淡的笑容,水葱般的手指撩了下垂肩的秀发,露出玉颈、香肩和围颈珠链,红霞上脸。

任何男人都经不住这等诱惑,除非他不是男人,或者是死人。

青松是男人,所以这一刻他只能死。

突然传来一阵狞笑,一个汉子撞破墙壁进来,一把推开魂不守舍的青松,使他一个机伶清醒过来,却觉得双手已是绵软无力,这时候,他只有走,于是。。。

====================

第三回穿山鼠&LINA-LAN

“在下大光”他环抱着手冷冷地看着她。

“你不应该来”

“但我来了”

“从来没有人敢撞破我的墙壁进来”这一刻,她有点愠怒了。

“那是因为我没来过”他平静地说道。

“你也是来拿我的?”她气得混身发抖。

“正是,你很害怕吗?”

“可能吗?”她已经平静了下来。

“你的眼睛已经告诉了我答案”他很自负地说。

“你认识站在你后面的人吗?”她淡淡一笑,在她眼里,这时候对面这汉子已经是个死人了。

穿山鼠猛地转过身去,“竟然有人站我身后我不知道,他的武功实在太可怕了,不知会是谁?”只见一汉子铁塔般地站着不住地冷笑,黝黑的肌肤发闪着可怕的杀气。对,杀气!

“恶霸!传说中的恶霸!”他不禁连退了好几步,双腿由不住得直打哆唆。

“我处理人向来无需帮手,这样吧,我们比箭如何?如果你能胜得了我,就让你完整地离开”她抿嘴一笑,风情万种。“你看,院中枝头那只鸟比你还要呱嘈,我们就射它吧。。”

“全由姑娘。。”这时候,他已是全无定力,只想早早离开此地。

恶霸献上了弓,急忙倒退了十几丈,躲在了一根蟠龙柱后,才大光狐疑地看着他一脸不解。

LUNA-LAN拉开弓,对准了那鸟儿。。。“嗖”的一声,只听见一声惨叫,那箭生生地插在了恶霸肩上直穿入肉,只箭杆儿颤巍巍地抖动,恶霸脸色煞白。

LUNA-LAN蛾眉微褰道:“不算,不算,这次不算!”

她又拉开了弓对准了鸟。。。“嗖”,只见恶霸一头载倒在地,哭得泪人儿似的“姑娘真是好箭法,屁股在后面都能射到,比恶霸砸玻璃还准哪555”

LUNA不服:“不可能,再来!”

那恶霸忍住剧痛,连滚带爬地蹿将出去。

LUNA-LAN又拿过一支箭,刚要射。。。

只见大光“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哭道:“大姐,求您了,这次要不你瞄着我射吧。。。”

从此以后,据说衙门里多了一个勤劳朴实的闲客,他的铁头功煞是厉害,但凡府中伐树劈柴等一应事物都由铁头功一击而成,唯过路之人经常看到他痴痴地望着天上飞过的小鸟,嘴里常自言自语,不知在说些啥。

====================

第四回翻江鼠&LUNA-LAN

她在静静地等着,慢慢地削着梨。

“下一个会是谁呢?”对着镜子里的倾城之貌,自信心是很重要的。

“是谁都不重要,哼!”她想着想着,自己笑了。

“是吗?”一声低沉的声音从背后传了过来。

她吃了一惊,猛地转过头去,面前这人已经离自己三尺不到,正垂手老实地站着看着自己。“这太可怕了,我居然没发现”她突然笑了一下,嘴唇血红血红的,手中削梨的刀闪着青兰色的光芒,一阵风吹过来,吹掉了几丝头发飘落在刀锋上,断裂着纷纷扬扬地滑落在脚边。

“这是一个高手”她暗自思忖。

“你终于来了”她回复了冰冷的声音。

“是的,我是来请大人去山里作客的,请大人万勿推辞”他不带一丝笑意。

“明月不谙离恨苦,斜光到晓穿朱户”不知怎地,她突然吟出了这句。

他不禁一怔,顿时心乱如麻,这是曾经的恋人吟过的诗句,刻在脑海里魂牵梦萦,她怎么会知道?“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断天涯路”他忍不住吟出了后几句。

“同是天涯沦落人。。。。”她默默地看着他,眼中滑落了一滴泪。

那是怎样的一滴泪啊,晶莹得象瑶台凤珠,顺着她光洁的面庞缓缓滴落,慢慢落入尘埃。

他的心碎了,这一刻再也把持不住自己,手中的判官笔不由得摔落在地而浑然不觉。

“我怎么可以让此等女子心碎落泪啊”他深深地自责。

那泪珠无声地润入土中,和尘埃紧紧拥抱在一起,似乎能听到泪珠的轻声哭泣。

后来,镇里的老人常对孩子们讲这么一个人,说他住在镇东边的清河流旁垂竿在钓,每天都在,不带渔篓,钓杆也无钓丝。有路人相询,他说:“我在钓一滴泪”,旁人大笑不已,都说那肯定是个疯子。

====================

第五回锦毛鼠&LUNA-LAN

他坐在门口那张八仙桌旁,左手摸右手,右手摸左手,变化着坐姿烦躁不安。这样的日子已经有三天了。

四周静得出奇,他看着站在炉前仔细端详火焰的LUNA-LAN的背影,心里五味杂陈。是喜?是怕?是盼望?是后悔?天知道。

这三天,每天被她逼着交战,其实在第一天已经输得一败涂地了,这三天大小又经历了数十战,每次都输一招,她也不伤他,战罢就命他坐着不能动,也不和他说话,这日子真是令人毛骨悚然。“想我锦毛鼠堂堂一款爷,风流倜傥英俊不凡,怎地落入这般境地,真不该听飞天老鼠之言来,好好的干塑身那很有前途的职业就是了。。。”想起就悲从中来。

她看着火炙烤着紫砂壶,淡蓝色的火焰跳动着,室内的温度越来越高,已经感觉自己香汗淋淋了。“好茶,就要合适的水,要耐得住寂寞,要耐心等待”,她想道。浑身的肌肉已经绷紧,一张粉脸涨得通红。那紫砂壶已经烧了三天了,周边已经如红霞般,壶中水已经加了无数次,这是从桃花观内桃花泉中收集而得的二百年一出的无根水,虽然那没文化道长痛惜无比,但也期期艾艾的好歹拿了出来。只有这最后一瓢了。。。LUNA-LAN小心拿起盖子倒了进去,看着紫壶心里不断祷告。

突然,一声清鸣从壶中传来,啊,水终于开了,清香澈骨绿意茸茸,兰节度使欢呼着跳跃不停,这时候,她就是个孩子。锦毛鼠看着她郁闷不止,这有啥子好高兴的哟,真是瓜娃子。。。

她转过头来,笑意爬满了她的双眼,抿嘴一笑,脆声对楚云飞道:“好了,你可以走了,把这壶茶带上,我只想让你喝这壶茶而已,因为,今天是你的生日,猪你生日快乐!


(完)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6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6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