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冰 第三十四节 第四十三章

liuz345 收藏 6 2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110/


往后的日子相对比较平静,每天除了训练还是训练。这天轮到我们队值战备。一大早我们就进了战备室,其实我们还是挺喜欢值战备的,只要没有事情发生,这天基本上就算是我们的星期天。这对每天都进行繁重训练的我们来说,也算是一件美差了。虽然闷了点,但好歹可以休息,偶尔还可以打个盹。我刚准备睡会,警灯就亮了。

听刘队通报完情报,我们就迅速前往停机点,登上飞机。经过两个小时的飞行,我们被机降到了指定地点。根据情报分析,我们还有将近三个小时左右的时间对周围环境进行熟悉,并选择好最佳地段进行伏击阵地的设定跟构筑。说句实话,我一看地形心里就凉了半截。从四周地形分析来看,这里并不是很好的伏击地。整个区域没有很好的高地支撑,虽然有几个凸点,但视野并不开阔。这对我们来说并不是什么好事,没有开阔的视野也意味着狙击手的作用不能完全发挥。低矮灌木也太多了一点。当然,对于伏击者来说,是很需要植被做掩护的,可这东西一但太多,反而不是什么好事。也不是没有好的伏击点,只要往前再推进三公里左右,在那里倒是有很好的地方,可那里不是我们国家的领土了。所以只能眼巴巴的看几眼。

老虎在转了老半天才定下伏击点。用他的话说,这也是没办法的事。作好所有的准备工作,我跟坦克趴在了一起。原本我应该是跟猴子在一起的。可因为视野不开阔,临时多加了一名观察手。猴子以前就客串过好几次,这次也没少得了他。

等待的过程是很难熬的,时间也过的特别慢,把人都趴麻了。加上深夜的露水跟冷风让人更加觉得难受。终于等到从耳麦里传来行动准备的讯号。目标出现了,由于视野的缘故,我能看到的只是前面的几个尖兵,共有四人,我跟坦克每人负责两个。余下的其他队友会照顾。

对手很小心,经过我们多次打击后,他们现在真的很小心了。特别是上次对他们基地的行动,对他们是很有打击力的。这一点,从对手的表现就可以看出来。不过我对他们的评价还是两个字:业余!

第一枪是从后面打响的,从我开枪到看见前面四个目标全部被击倒也只有短短的几秒钟时间。我小心的起身过去确定目标是否完全击毙时,耳麦里传来猴子的叫声,在我们八点钟方向有漏网耗子窜动。我跟坦克立刻包抄过去,灌木丛里要追击一个人并不是很容易,我小心的搜索了几分钟,还是没有收获。好在这时枪声又响起了,离我很近。我随即趴了下来,准备活捉这个家伙。他的脚步声越来越近,我甚至都可以清楚的听到他慌张的呼吸声了。就在他经过我身边的那一刻,我起身一枪托,狠狠的把他击倒,扑上去,一个擒锁便让他失去了抵抗能力。其实我心里清楚,我后面的动作已经是多余的了,光前面那一枪托就让丫的失去抵抗了。可出于对自己跟队友安全负责,我本能的扑了过去。

这时坦克也绕了过来,看见是这样的情况,把身上的指拷递了过来。我接过把身下的家伙拷好后,起身对身后的坦克说:“你丫的也太慢了吧。”坦克呵呵的笑了两声,也不说什么,顺手掏出烟扔了一根给我,这烟我还没有接住就掉到了地上。我弯腰捡起烟,正准备抬头再骂坦克几句时,一颗子弹高速从我头上划过,然后才从远处传来一声枪响。

我本能的一下子趴在地上,大喊:“敌袭,有狙击手,大家小心。”这时传来坦克倒地的声音。我抬头一看,血一下就上头,在脑袋里砰的就炸开了。就在离我四,五米远的地方,坦克双手捂着脖子挣扎着,鲜血顺着指缝一个劲的往外冒。

“坦克!坦克中弹了!”我一边喊一边飞快的爬到坦克的身边,耳机里传来所有队员的声音,我不知道都在说些什么!只知道一个劲的让他们通告后援,告诉他们有人受伤了。我拼命的想帮坦克止住血,自打班长的事情发生以后,我不愿意再看到有自己的战友在身边死掉。可不管我怎么努力,用完了我跟坦克身上所有的急救包都无济于事。我再一次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我的战友眼睛里的光芒一点点的消失!

我知道坦克有许多话要说,可是至死他都没有办法说出一个字。坦克离去的时间很快,可在这过程中他是很痛苦的,而我却什么都帮不了他。只能这样看着他痛苦的离去。

放下坦克,我用浸满鲜血的手捡起坦克的枪就朝子弹飞来的方向追去。我要亲手干掉那个狗娘养的枪手!就在我要冲出边境线的一瞬间,我被猴子扑倒了,猴子拼命压着我,让我冷静。那个狙击手已经溜了。我就算去也没有用,再说那个混蛋没有溜走,已我现在的情况,那过去也是去送死。

我慢慢的冷静下来,我知道猴子说的是对的。我无力的用手捧着脸哭了,猴子也哭了,队里所有的人都哭了。坦克是我们亲手抬回来的,中途我们拒绝了所有想把坦克调离我们的命令,终于回到了特勤队。知道消息,全大队的战友们都来了,来接坦克回家了!老虎冲着唐队大喊:“报告!小队执行任务完毕!”喊完后,我们放声痛哭起来!唐队也哭了!

坦克的葬礼很庄重,也很简单。因为坦克妈妈身体不好,队里不敢告诉她老人家,只是偷偷用别的借口把坦克弟弟接过来。看着跟坦克十分神似的小弟我心里一阵阵的难受,脑海里总是不时想起跟他在一起的日子。这一切就好象是昨天刚发生的。临送小弟离开部队时,我们一再叮嘱他先不要把他哥牺牲的消息告诉他母亲。还有就是不要担心家里生活问题,我们会每月给家里寄钱的。坦克的抚恤金在没有必须的时候绝对不能动。看着小弟坐的车开了出去,再也看不到了我们才回队里。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