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剑太行 论剑太行 第十七章 一龙双凤(上)

收藏 60 12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56/



柯龙海带来的柯家军的加入无疑给正在发展中的抗日独立纵队注入了新的活力,但是其他问题也随之而来。


首先是驻防地。神北镇的人口不过三千多人,抗日独立纵队原有的800余人驻扎在这里,就已经给神北镇带来了不小的压力,这次一下子又收编了柯家军的400多人,虽说暂时不用考虑粮食问题,但是光是住宿就够让人头痛了。不过孟大虾早有准备,所以当赵清泉风急火燎的找到他的时候,孟大虾依然是笑呵呵的样子。


“骑兵去这个地方,”孟云霄指着作战室的地图上的一个点,“笑佛谷。”


孟云霄有地图吗?不但有,而且坐标精确,地点详实。哪儿来的?缴获的鬼子的呗。


“去这儿?”赵清泉有点疑惑,那破山谷远离人烟,为什么大队长看上那儿了?


“嗯,”孟云霄点点头,“不但骑兵去,四哥的炮兵也搬过去,你也要带上你的后勤工兵排跟着。”看着赵清泉越来越疑惑的表情,孟云霄解释道:“小鬼子前后吃过我们两次亏了,他们肯定要报复。虽然我们现在人马不少,但是有三分之一是新加入的,即便是他们具备一定的战斗力,但是和我们的原来的部队总需要磨合一下吧?在整个部队融合为一体之前,我们还是要做到未雨绸缪、以防万一的好。而‘笑佛谷’地形险要复杂,又地处深山,因此我打算把那儿好好的整缮一番,建成我们的后方基地,以备不时之需。”


一番话不但让赵清泉领悟,在场的柯龙海和陆子宇等人也是连连点头。


“还有,骑兵、炮兵搬过去是为了训练,你的工兵的任务是去搞基地建设。还有一个事儿需要你自己发挥你的土木工程的专长去完成。”


“什么事儿啊?”


“找一条路!”......


于是孟云霄又如此这般、这般如此的摆活了半天,赵清泉这才乐呵呵的去了。


解决了驻防问题,接下来就是部队的编制了。八里沟之战以后,队伍就发展到了800多人,现在一下子又编入了几百人的柯家军,显然连级编制已经不合适部队,特别是骑兵和炮兵:尔格的骑兵现在已经有了370多人马;而孙尚尉的更是有了两门70mm的步兵炮。通过和大家的研究,孟云霄把各个连队升级为营,每个营辖三个连。不过除了骑兵和炮兵能达到满编之外,三个步兵营却还显得空空荡荡。


可孟大虾毕竟是孟大虾,他首先否定了苏仲康招收新兵的建议,而是把每个步兵营先划分为人员满编两个连,每个连辖四个排,每个排三个班,每个班10个人。这样由126名指战员组成的一个满编连队就新鲜出炉了。可是由于历次战斗的伤员纷纷伤愈归队,每个营的人员都达到了280多人,这样每个营就富余出了20多个人。怎么安置呢?孟大虾自有办法:将多出来的人员编入各连,然后进行训练,由各级基层长官在训练中发现人才,选出有凝聚力、号召力和战斗素质出众的骨干分子,各级层层推荐,班长推荐组长,排长推荐班长,连长推荐排长,最后选出20多人的骨干分子组建成各营的第三连队。如此一来,各营的编制不但基本健全,而且不会影响原有的战斗力。而这样组建出来的第三连队虽然暂时只是个有官无兵的空架子,但是只要有了合适的兵源,第三连队就会在短时间之内迅速完成编制,并且具备战斗力。


这些事儿说起来简单,真要付诸于实践行动可就繁琐多了,因此孟云霄就在骑兵营和炮营离开神北镇的当天下午就忙活得找不到了他的影子。


对于孟云霄的‘失踪’,抗日独立纵队的苏仲康、陆子宇等人早已司空见惯,谁都知道这个大队长平时就忙得很,可有一个人就沉不住气了。就在孟大虾玩儿‘失踪’的第二天,柯龙海就找上了陆子宇和苏仲康。


“孟大队长去哪儿了?”柯龙海语气显得很是关切。


“哦。老六可能去‘笑佛谷’了,”陆子宇给科龙海倒了一杯茶,“他说他有些不放心。柯先生有什么事儿吗?”


“也没什么事儿。”柯龙海接过茶杯,“我只是随便问问。”


苏仲康和陆子宇也是老江湖了,看着柯龙海心事重重的样子,俩人对视了一眼——


“柯先生要有急事的话,我派人去把老六找回来?”陆子宇一副征求的语气。


“啊?不用,不用。”柯龙海赶紧谢绝,“呃..... 二位当家的,我想问问,这个...你们这个孟大队长,他有没有婚配?”


“啊?”这次轮到苏、陆二人吃惊了,“好像没有吧?”苏仲康迟疑地说。


“应该没有。”陆子宇语气肯定,“老六好像说过:9.18事变之前他在师范学校读书,事变之后投笔从戎,进入黄埔军校,后来就出洋留学。卢沟桥事变时,他是被急召回国的。如此看来,他好像没结过婚,而且这么长时间了,也没听他说过他家里的事。”


“噢。”柯龙海点点头,“那孟大队长是哪里人氏?”


“这个我们也不太清楚,”苏仲康摇摇头,“正值国破家亡的多事之秋,大伙儿也都是来自五湖四海,谁具体是哪里人,大家也没心思去问,免得提起来伤心。”


“嗯。也是。”柯龙海又若有所思的点点头,然后哈哈一笑,“哈哈,二位啊,老朽有件心事想拜托两位当家的,我说出来二位可不要见笑啊?”


“哈哈哈,”苏、陆二人没等柯龙海说出什么事就笑了,“柯老先生,是不是想让我们哥儿俩做个月老儿啊?这是好事,是喜事啊,有什么好见笑的?”


“呵呵,二位既然猜到了,我也就直说吧。”柯龙海喝了口茶,“自从日寇侵我中华、张大哥遇难,我们兄弟对于以前啸聚山林的行当幡然醒悟之后,二哥自杀,三哥出家,老五也不知所踪。几个兄弟临行都把资产交与老朽,嘱托老朽行善积德,以赎众兄弟之孽行。老朽这才招兵买马,积草屯粮,誓以抗侵保国之行为来赎以前做下的罪孽。可巧天凑机缘,让老朽遇到了抗日独立纵队。孟大队长不但于危难之时救下了老朽等人的性命,还无意之中为老朽报了杀妻毁家之恨。此时老朽除了两个女儿,已经别无牵挂。所以想请二位作媒,了却老朽最后一桩心事......”


“等等柯先生,”陆子宇听着有点不对劲儿,“柯先生是说您的两个千金....”


“对啊!”柯龙海好像知道陆子宇想说什么,“如果孟大队长未曾婚配,老朽想把一双女儿都高攀给孟大队长。”


此言一出,苏、陆二人眼睫毛都笑了:这个老六真走桃花运了。都打心眼儿里替六弟高兴。


******************************************************


“不行,不行!”孟云霄把头摇得像拨浪鼓一样。他倒不是怕娶俩老婆会犯什么法,那个时代有头脸的男人三妻四妾太正常了,这一点孟大虾早知道。


“怎么不行啊?老六啊,人家柯先生可是诚心诚意啊!”


“我知道柯先生是很诚意,但是现在是什么时候?打仗啊!”抗日战争一打八年,苏、陆二人当然不知道,可孟云霄清楚啊,“咱们这些人,不定什么时候就会吃一颗枪子儿,真要赶上倒霉,那不是坑人家姑娘吗?而且一坑就俩!不行,绝对不行!”孟云霄就像吃了摇头丸一样拨楞着脑袋。


“这话不对啊?”苏仲康苦口婆心的开始做工作,“这场仗要是无休无止的打下去,打上个十年二十年的,难道大伙儿就要都和你一样,不娶老婆了?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啊!”


“嘿嘿,大哥,你没听说过‘忠孝不能两全’吗?既然咱们选择了抗日,那就应该算是为国尽忠,那样的话,孝道就要靠边儿站了。”看来孟大虾说的还真不算‘歪理’。


“云霄啊,你的话不是没有道理,但是你这样也太过迂腐了吧?!为国尽忠确实是大丈夫,可为了尽忠连老婆也不娶的话,是不是有点做作啦?古今中外的哪位英雄有你这样的?人家也都是领兵打仗、叱咤风云的人物,可没听说过哪个是断子绝孙的。”陆子宇不愧是参谋长,说话连捧带损的。


“可是二哥......”这次没等孟大虾再说出什么‘歪理邪说’,他的话就被人打断了——


“孟大哥是不是嫌我们丑陋,看不起我们姐妹?”门帘一挑,一对儿美女大大方方的走了进来。


“啊?”孟云霄这郁闷劲儿就甭提了,想不到这个时代的大姑娘也有这么思想开放的。他娘的卫兵呢?这可是独立纵队的指挥部,怎么能随便让人进出呢?


柯家的两位姑娘大大方方的和孟云霄对视着,没有丝毫的小家碧玉的忸怩。苏、陆二人就像和柯家的两位千金商量好似的,也都有点幸灾乐祸的看着他。


“不...不是,我...”孟大虾不但脸红,说话也有些结巴了(靠,你小子不是处男吧?),“我....我没那意思,我是说....这个...那啥...那个...我的意思是说吧....这个...那啥呢...呃....”罗嗦了半天,也没说出个所以然来。


“哈哈哈哈哈....”随着一阵爽朗的大笑,柯龙海迈着稳健的脚步走进来,总算解了孟大虾的尴尬,“梦儿,若儿,你们两个女孩子家怎么也不知道害羞了?是不是嫌弃老爹,这么着急把自己嫁出去啊?”


“哪有啊?”柯家的二小姐若兰过去就腻在父亲的怀里撒娇,“是你老人家嫌我们烦你,老给您惹事儿,您这才不想要我们了呢。”这样的女孩儿也会‘老惹事儿’?不会是‘野蛮女友’类型的吧?


“哈哈哈,”柯龙海慈祥的揽着两个女儿,“孟大队长,苏当家,陆当家:老朽自幼就浪迹江湖,只是知道君子做人坦荡荡;两个丫头也是从小就在北平接受西方的教育方式,哈哈哈,让几位见笑了。”


苏、陆二人赶紧拽拽孟云霄的衣角,傻子都知道,人家这是在等着你表态呢。


“呃...”孟大虾还是迟疑了三秒钟,“柯先生,云霄何德何能,让柯先生和两位令嫒宠幸,实在是令云霄汗...”


“哈哈哈,”看着孟大虾难受的样子,苏仲康都有点不忍心了,“柯先生,看来我们这杯喜酒是喝定了。哈哈哈哈.....”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6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