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中的台海之战(完)

薛云霞 收藏 117 2124
导读:梦中的台海之战(完)

第一部 第2章


(起点更新时间:2003-9-20 12:52:00 本章字数:7953)


2003年7月12日早晨台湾空军的飞行员们突然发现他们与外局的联系中断了,接通作战命令就到了。每个飞行员都收到一个秘封的纸袋,纸袋内装有作战地图,作战方案以及任务说明等,这时飞行员才知道作战计划和自己的任务。对此飞行员没有显示出多少惊讶,因为他们正等着这一天的到来,为此他们已经进行了长时间的训练,以掌握了执行任务所需要的技术和战术。与此同时,地勤人员也接到了命令,并正按命名要求为飞机加油装弹。


中国人民解放军攻台总指挥部召开的特别紧急会议于9点正式开始。关于台军将实施偷袭的情报被列为最高级别的机密,所以会前仅有少数人员知道,当与会的大部分者从会议开始时下发的材料中知道敌人的计划时,不禁大吃一惊。关苍海大将看着与会人员吃惊的表情后说道:“我和你们一样,根本就没有想到,不过这是千真万确的事实!”


与会者的情况会报让关苍海感到情况并不乐观。由于军工生产计划未能按时完成,参战部队的装备补充计划已不能按时完成。目前许多部队刚刚收到新装备,正忙于改装训练。第三野战军下辖的八个集团军中,只有三个集团军按战时编制补充完毕,还有三个集团军是新组建的,正忙于补充人员和装备,战斗力还很弱。金门集群则只完成构筑阵地和部队集结,但大部分部队还未进入发射阵地,弹药储备也不足。海军和二炮导弹部队的准备工作完成的较好。不过最让他不安的还是空军,由于飞机老化,许多飞机已经服役数十年了,所以出勤率很低,某些部队不到50%,虽然这都是一些老式飞机,但这也使部署于一线机场的900多架战机,实际上只有600多架可用,而作战计划要求为800架以上,而且几支精锐部队现在都不在一线。此时空11师正在后方机场进行改装训练,空三师则在南方参加军事演习,海航的几支精锐部队也不在一线。


“刘海风,那几支精锐部队在那?为什么不放在一线?没有几支部队这仗没法打!为什么要把最精锐的部队放在后面?”关苍海大将向第二航空兵指挥部总指挥刘海风问道。


刘海风回答道:“因为这些部队刚刚完成改装,正在到后方进行改装训练。不过我们已经做好了准备,可以保证这些部队在二十四小时之内调到与一线。”


“你立即将这些部队调上来,无论如何明天都要到位,最好今天。”


“是!我保证明天早上这些部队都在一线机场待令!”


当吕秀莲、新任参谋总长夏健等人登上机场指挥塔台,看到即将出动的战机整齐的排列在跑道上,整个机群已经整装待发之时,每个人心中不禁产生了一股“必胜”的信心,不过此时夏健心中多少有点不高兴。作为一个坚定的台独分子,他希望实现“台湾独立”,可时也是报达吕秀莲的“知欲之恩”,正是因为吕秀莲的支持,他才能成从一个普通的军官在短短的几年之内成为参谋总长,因此他不希望出现任何问题,可是问题还是出现了。原来为实施“庆典”计划,台空军原计划投入428架战机,这几乎是空军的全部精华,可因气候、维修等因素的影响许多飞机替时不能飞了,现在能够参与行动的只有399架了,虽然抽调了部分原定参与第二波空袭的战机,使参与第一波空袭兵力依然为原定的246架,但这样一来,第二波的兵力就要减少了。这可是一个解决不了的问题,战机出勤率低不是说解决就能解决的问题,行动马上就要开始了,不可能因为有几架飞机不能参战而取消行动。


11点20分,几架担任正常空中巡逻的战斗机返航降落了,派飞机正常巡逻就象对手造成一种一切正常的假象。直到此时一切掩盖真正意图的行动都成功了,解放军依然没有发现异常情况,不过这种情况很快就结束了。


11点25分,台空军参加第一阶段行动的246架战机开动了发动机,随后一架接着一架滑向起飞路道,偷袭行动马上就要开始了。注视着即将出击的机群,当时间到达11点30分整时,站在吕秀莲身边的台军新任参谋长夏健发出了命令:“开始!”


等待多时的战机开足马力,冲上了蓝天。第11战斗机大队长何尚驾驶幻影-2000第一个冲上天空,今天第11战斗机大队担任空中掩护任务。担任攻击任务的F16与IDF也紧退其后起飞了。为了实现行动的突然性,行动力求一个“快”字。为了让全部战机能够在最短的时间内升空,除了将各个机场的备用跑道都投入使用外,还实施编队起飞,以求每次能够起飞尽可能多的飞机,编队间的起飞间隔也被压缩到最短,甚至达到了不安全的成度。这样一样,起飞显得相当混乱,不过整个起飞过程还是没有出现什么大的问题,这应归功于平时的训练和计划的详细。战机起飞之后,仅编成双机或四机编队就高速冲向各自的目标,虽然这样整个空中编队就相当“散乱”,但这也减少了对手的反应时间。


台军的战机一起飞就被解放军的空中预警机发现了,但并没有马上引起注意,因为近日来台空军总是在这个时候开始飞行训练,等发现不对劲时,再发出战斗警报为时已晚。


这时解放军的特别紧急会议刚刚结束了,人们正在离开会议室,突然传来了一声爆炸声。


“出了什么事?”关苍海马上意识到出问题了。


“以前的情报有误,最新情报表明,敌人的空袭行动已经开始了。”这是刚刚赶来的情报部尚部长的回答。


“马上去指挥中心”“快”,还没等尚部长说下去,关苍海大将就下了命令,并带头冲向指挥中心。


当他到达指挥中心时,指挥中心早已一片混乱。


“报告,通信设备机房内发生爆炸!目前自动化指挥系统已不能正常工作,备用系统正在起动中,一切恢复正常需要一个小时时间!”吕思良作为指挥中心的技术主管不得不做出这样的报告,虽然他本人根本不想做出这样的会报。


关苍海大将急切的问道:“能不能再快点?”


“不可能了,如果不是刚刚按装了“雨伞”系统,那么至少需要十个小时,一小时已经是最快的了!”


听了这些关苍海大将感到形势的严峻,敌人是有预谋的行动,通信设备机房发生的突然发生爆炸必是台湾情报人员所为,相必整个自动化指挥系统都已处于瘫痪之了中,被动挨打已成定局。一个小时对于敌人来说足够了,只能希望各部队能够坚持往了。事实的确如他所想,大部分自动化指挥系统都瘫痪了,尤其是空军的。


最让关苍海大将不放心的是部队的思想状态,由于在力量对比上解放军占有绝对优势,各参战部队都存在着严重的轻敌思想,认为胜利一定属于自己。早就制定了反空袭的具体计划,还组织了大量的演习,检查组多次检验,昨天还下达了进一步加强反空袭准备的命令。可各部队所想的问题都是如何对台军实施突然袭击,根本就不相信台军会发动偷袭,认定打“第一枪”的是自己。把要求加强反空袭准备的命令看成是对付美军的,全军都担心美国会出兵台湾,训练都是以美军为作战对象的,根本没把台军放在眼里。敌人实施空袭行动的时间选择的太好了!今天是星期六,按规定这天应是假日,由于处于临战状态中,已经取消了假日,但各部队在每周六、日都有意让官兵们休息一下,如果没有任务,一般会有意减少训练的时间和强度,增加一些休息时间。现在还是午间时间,大部分人正在吃饭,只有少数人员在值勤。敌人的行动是多么的突然!部队根本没有在心理上做好准备。指挥系统的瘫痪使指挥部与部队间的联系中断了,可能某些部队还知道发生了什么,就是知道了,他们也无法准确了解情况,不得不依自已的判断行事,造成失误不不可避免的。


与此同时,台军参谋总长夏健正高兴的向吕秀莲报告了好消息:“共军的资迅系统陷入瘫痪了!”


空中的战斗已经开始了。


“全体注意,准备应战”杨威下达了命令,在接到警报之后,他立即率领四架歼-7战斗机飞向作战空域,做为空12师副师长的他心中早已一片焦急,在空中值勤的战斗机除了他这一个编队外,还有两个编队,每个编队各四架歼-7战斗机,总共不过十二架,这太少了。那两个编队已经与敌人交火了,不知战况如何?他们的无线电信号突然消失了,是不是他们都被敌人击落了?如果是那样,现在就只剩下一个编队在空中迎敌了,不知道能不能阻止往敌机的进犯?不知道增援什么时候能到?可能此时师长已经率队起飞了,希望他们快点。不要再想了,必须准备战斗吧!他告诫自已,他现在要对付的是比歼-7先进许多的幻影-2000。


杨威所担心的事情的确发生了,前面的两个编队已经被全部击落了。此时台空军第11战斗机大队长何尚正为亲自击落一架歼7高兴不以。本来他对以小编队分散出击的做法不理解,这时他明白了,这样做虽然使已方兵力分散了,但留给对手作出反应的时间也少了,所以到目前为至,一共只有八架歼7对其实施拦截。凭借幻影-2000先进的雷达和中程导弹,他们将这八架歼7全部击落,其中有一架就是他击落的。


这时何尚发现又一批对手出现了,4架歼7冲了过来,可机上的中程空对空导弹已经全部用完了,同一编队的其它飞行员也报告中程导弹用完了,原来中程空对空导弹的命中率不高,消耗的太快了。此时何尚本可以让后面跟进的友机实施中程导弹攻击,可友机还距此很远,还无法发射导弹,这样一来,他就必须先躲避一下,以让前面的对手进入后面的友机的导弹射程之内,否则他马上会与对手进入近距格斗。何尚想都没想的就选择了近距格斗,因为在他看来,以任何理由躲避战斗是胆小的表现,尤其是当对手是对被他视为“废铜烂铁”的歼7,那就是贪生怕死。于是他下令:“冲过去,赶掉他们!”“是!”其他几个飞行员立即回应道,他们与何尚一样根本没把对手放在眼里。


此时杨威发现形势对他有利,对手只有4机幻影-2000,双方兵力对比是一比一,其它敌机则一时还赶到,而且双方的距离已经很近了。


“大家放松一点,准备攻击。”杨威下完命令就瞄准了一架敌机,而且正好是何尚的座机,经过苦苦的等待之后,他发射了一枚霹雳-9C。


何尚此刻也在瞄准杨威,不过杨威占了先,何尚不得不放弃攻击,以躲避飞来的导弹,当他成功的躲过那枚导弹之后,他在内心中大叫道:“好家伙!再慢一点,一定被击中!”。很快何尚就找到机会也回敬了杨威一枚“魔术2”格斗导弹,导弹也被杨威轻松的躲过了。


“谁说共军用的破飞机?谁说共军飞行员技术差?我被那些家伙骗了!”何尚很快就大骂起来了,以前许多人对他说共军飞机如何如何落后,飞行员技术如何如何差劲,可现在他才发现在近距格斗中歼-7非常难缠,对手的飞行技术也不比他差。虽然他想呼叫队友支援,可最终还是放弃了,因为不想让别人笑他无能,对付不了几架破飞机。


4机幻影-2000与四架歼-7在空中展开了激烈的空中格斗,很快双方的空战编队乱了,在瞬息万变的格斗中双方的飞行员都一心只想把对方击落,战前反复训练的空战战术被忘记了,各自选个对手就开始“单挑”上了。何尚与杨威正好分为一组,两人越打越吃惊,因为发现对方是一个非常难缠的家伙,可以说这是一场高手与高手之间的决斗。


很快他们之间的战斗就有了结果,杨威看准机会,果断的使用机炮向正在转弯中的何尚开火,虽然大部分炮弹没有击中目标,只有少数几枚击中目标。何尚突然间感到肩上和腿上一麻,随后就是巨痛专来,他意识到被击中了,而且受了不轻的伤,看来跳伞是不行了。虽然他感觉到飞机还可以操纵,但他清楚自己已经无力飞回基地了,唯一的办法是迫降了。当他向下望去时,才发现他已经到达了大陆上空了。他的伤势太重了,伤口不断的流血,一阵阵巨痛几乎使他昏过去,唯一令人心喜的是,他还能操纵飞机,凭借着顽强的意志坚持着,艰难的操纵着飞机减速下降,起落架也放下来了,不久他在一条平坦的公路上安全降落,当飞机停下来时,他再也坚持不住了,昏了过去了。


杨威并没有因为击中敌机发出笑声来,原来他发现敌人的援军就要赶到了,面对处于优势的敌人,他不得不下令撤退,率队俯冲加速脱离,凭借歼-7的高速度最终他们成功的摆脱了,但还是有一架歼-7被击落。


当杨威率队撤退之时,空12师师长何能率队赶来了,只可惜与他一起出击的只有八架歼-7飞机,而且起飞后不久就受到敌中远程空对空导弹的攻击,没有机会对敌攻击机群实施拦截了。


台军护航战斗机的成功掩护,使攻击机群未受阻挡的到达了目标上空,担任轰炸任务的F-16飞机开始投弹了。


空12师驻扎的4号机场此时一片忙碌,地勤人员正在为战机加油装弹,飞行员纷纷奔向战机。战斗警报来的太突然了,人们根本就没有心理准备,当警报声刚响起来时,有人还以为是警报器出了问题,当警报被证实是真的时,有些人都有些慌了,不知道应做些什么,好在平时的训练,使人们很快就知道该做什么了。当时机场上的大部分飞机都没有做好战斗准备,只有八架歼-7飞机因担任战斗值班任务可以起飞。上午值班的飞机刚刚降落不久,飞机上的燃油已经不多了,必须加油。还有些飞机刚刚加完油,可没有装挂导弹,而且飞行员还在前往机场的路上。所以当时整个机场上能够立即参战的飞机只有八架歼-7。


当又一批战斗机完成起飞准备,马上就可以起飞时,台军的炸弹也落下了。此时一辆大客车正载着飞行员飞速冲向停机坪,虽然车速已经超过80公里,可惜太晚了,车上的所有人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敌机投下的炸弹落下,将整齐排列着的战机炸毁。爆炸造成的碎片和冲击波使大客车受到损伤,好在车上没有人受伤。可是车上的飞行员都不禁流下了眼泪,对手当着他们的面将他们的座机炸毁了。停机坪上的战机被击中后,引起了接二连三的爆炸,一时间碎片横飞,大火四处蔓延,人员伤亡惨重。


“成功了”“我击中了”当驾驶F-16的左宗天看到自己投下的炸弹击中了目标之后,大叫了起来。可他马上就闭上了嘴,原来他突然发现在机场旁的树林后面好象有一处防空导弹阵地,一处在他的作战地图上没有标明的防空导弹阵地,而且他正从其上空飞过。可以奇怪的是,他安全的飞过了那处防空导弹阵地,并且机上的警报器也没有发出了警报,跟在他后面的几个对友也没有受到攻击,以至于他怀疑自己是不是看错了。


实际上,左宗天没有看错,那的确是解放军的防空导弹阵地,当时解放军不是不想发射导弹,而是没有准备好。这处防空导弹阵地上部署的是陆军的第14防空导弹旅,其装备是中国最新研究的“神箭”导弹,一种因刚刚研究成功,还没有来得及正式定名的导弹。为在实战中验证“神箭”的性能,解放军迫不及待的将“神箭”导弹试验队改组成第14防空旅,并派到前线,其实它只是一个导弹营。该旅是于昨天部署到这里的,以加强这里的防空能力。


当左宗天安全的返航之时,第14防空导弹旅的旅长汪洋正在大发脾气,因为他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敌机投下炸弹之后安全的返航。原来该旅接到战斗警报的时间太晚了,与上级指挥机关间的通信设备被台湾特工人员破坏了,使战斗警报没能传达到第14防空导弹旅。而驻4号机场的空军指挥员收到战斗警报后也没想到要通知该旅,因为该旅是陆军部队,双方相互间的了解太少,虽然双方与间已经架设了专用通信线路。当机场方向专来战斗警报声时,汪洋还以为空军在进行军事演习,还和其它几个人走到指挥部外,观看空军的“演习”,直到机场指挥部向他们寻问情况时,才知道这不是演习。等第14防空旅准备好了,负责攻击4号机场的8架F16已经飞远了,发射导弹的时机失去了。


就在汪洋大发脾气的同时,第34防空导弹旅旅长的文健正在微笑,因为他们刚刚击落了一架敌机。更令人高兴的是总装备部派来的摄制组正在该旅进行一个训练教材摄制工作,今天因为一点小事上午的摄制工作没能按时完成,所以他决定晚一点休息以便完成摄制计划,结果当战斗警报传来时,该旅的全体人员都在阵地上。当一架F16从其发射阵地上空经过,被他们一举击落,并且整个过程部被摄制组拍摄下来了。


可惜他们的战果并没有改变解放军被动的局面,形势依然对解放军不利。整个指挥系统陷入了瘫痪,这仅仅是由于计算机系统受到了病毒的攻击,还是因为通信设施同时受到了破坏。除了攻台总指挥部的通信设备机房内的爆炸外,解放军各通信线路也受到了人为的破坏,虽然多为线路被切断,修复起来很容易,但这些线路都是重要的通信线路,而且不可能立即修复,所以在短时间内其影响是巨大的。这当然应归功于潜伏于大陆地区的台湾特工人员,自国民党退守台湾之后,国民党的情报机关就在大陆地区建立了规模巨大的情报网,尤其是在大陆实行改革开放之后,其活动和规模有增无减,虽然国民党已经失去了台湾的执政权,但这一情报网依然存在,而且为台湾当局所控制。经过长期的工作之后,台特工人员已经掌握了解放军的通信网络情况,提以找到最重要的几条线路加以破坏,破坏通信线路也是相当容易的,大部分线路都是无人看护的。虽然战斗警报在接到报告之后就下达了,但通信系统也是同时陷入瘫痪,使战斗警报未能及时下达,许多部队只接到一半的命令,通信就中断了,有些则根本就没有收到。指挥系统的混乱使整个作战行动陷入了组织的状态,各部队只能各自为战。而部队本身也是问题很多。由于存在严重的轻敌思想,许多战备工作存在问题。担任战斗值勤任务的战斗机只有计划的一半,地面防空部队的大部分人员正在午间休息,许多装备还停放在训练场上,阵地上只有少数人员,还缺少弹药,按规定弹药平时要储存在弹药库内,结果只有三分之一的地面防空部队对空开火。还出现了一些意想不到的事,某部队地勤人员将战斗警报当成了演习警报,将战斗机推入了掩护所,虽然这些飞机因些没有被击中,但是这些本已准备好参加战斗的战斗机也因此失去了参加战斗的机会,原来该部队最近有这样的演习计划。起飞参战的战斗机无论是数量,还是质量都不及对手,战斗力最强的几支部队还在后方机场进行训练。


空中的地面指挥系统已经不能正常工作,只有空中指挥系统还可以正常工作,可空中只有一架空中预警机,而需要指挥的战斗机又太多了,致使许多重要的信息无法及时传达给飞行员,本来可以数字传送,可歼7等老式飞机没有有关的设备,只能还使用人工传送的方式。预警机上指挥人员的指挥水平也很有限,加之战前的协调工作没做好,预警机指挥不了战斗机,战斗机也接受不到预警机的指挥,许多飞行员根本就不知道如何接受空中预警机的空战指挥,结果空中指挥一片混乱。


“庆典”计划是非常严谨,每架飞机只攻击一个目标,并尽量一次就将炸弹全部投下,投弹后立即返航,尽可能减少在大陆上空停留的时间。当攻台总指挥部的自动化指挥系统于12点35分恢复正常时,空中的战斗已经基本结束了,此时大陆上空只有少数台军战机,而且正在返航中。


“敌人的计划太周密了,保密工作做的太好了,而我们也太轻敌了!”此时关苍海不禁对对手产生了一种敬佩,对手的确有许多让他感到敬佩的地方。成功的保密工作使解放军被动挨打,运用信息战手段攻击解放军指挥系统取得了成功的,当然特工人员的破坏活动功不可没;空袭时间选择的很好,利用了午休时防备松懈之机;空袭方案制定的不错,小编队分散出机,快速攻击,没等解放军反应过来空袭就结束了。当然他对己方部队的表现也是满意的,虽然部队在战斗开始时有些惊荒失措,但很快就平静下来了,动作变得有条不紊,完全达到了平时训练的要求,使损失大大降低,经初步统计作战飞机损失只有一百多架,远远低于估计的数字。


“尚部长,我们的情报工作需要加强,如果你的情报早到几分钟就好了,好了,不说别的了,敌人的间谍已经混入我军内部,我命令你立即组织人员,把这些间谍全部找出来,去吧!”关苍海大将对身边的尚部长下达了命令,他没有过多的注视尚部长,因为他不想看到尚部长那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的面部表情。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1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女白领玩的军事游戏:输了要扒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