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剑太行 论剑太行 第十六章 如虎添翼

收藏 56 55
导读:论剑太行 论剑太行 第十六章 如虎添翼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56/



酒席之上再有人发言时,自然又是酒过三巡菜过五味之后了。不过咱们也就是这么说说,由于独立纵队一直秉承着官兵平等的原则,所以就像来了柯龙海这样的客人,孟云霄这些长官们也享受不到那么多的菜肴。与往日不同的无非就是添了一个新打得狍子肉和野兔肉,还有就是多了一个炒鸡蛋;至于酒嘛,就是山里人自酿的枣杠子了。


虽然是酒不好,菜也不丰盛,但是大家却吃的津津有味。一个原因是‘蓝狐’特战小队初战告捷,第二个原因是作为客人的柯家人大仇得报。因此无论宾主,对于这样的粗酒淡饭却也吃的兴致勃勃,谈笑风生。


“柯老前辈,”孟云霄端着一杯酒站起来,“晚辈有件事觉得很惭愧,想请前辈见谅。”


“哈哈哈,”柯龙海爽朗的大笑,“云霄贤侄,你就不用客气了,什么事儿尽管说。”


“是这样的,”‘云霄贤侄’脸有点红,因为他发现那一对儿美人儿在看着他呢,而且那两双眼神儿里好像还有四团小火苗,“咳、咳(毛病不少),前几天我们把韩建忠埋在地上的金银都取了出来,现在大家都知道这些应该是前辈您的,只不过前两天部队刚和鬼子干了一仗,不瞒您说,这段时间咱们部队手头有点儿紧,可是伤兵需要救治,阵亡的弟兄需要抚恤,所以,嗨嗨,所以咱们就把那笔钱动用了一部分,这样一来,前辈明天离开的时候,就只好先请您拿走剩下的钱,但是我保证,只要咱们队伍一有了钱立刻就给前辈补上....”


“孟大队长,”柯龙海不高兴了,‘贤侄’也不叫了,“你怎么说话呢?你这么说也太瞧不起我柯龙海了吧?”


看到柯龙海真翻了脸,孟大虾站在哪儿很是尴尬,“我,我是说....”


“孟大队长你不用说了,”柯龙海脸色阴沉,“就算你没有镇压柯建忠,没有为我柯家报仇这回事,单凭抗日独自纵队打起的这杆旗号和实际行为,别说花我柯龙海几个大洋,就算我柯家倾家荡产,肝脑涂地,那也是我柯氏家族为了抗日救国应做的贡献!老朽虽然不中用了,这这颗拳拳爱国之心依然未老!”


一席话说的孟大虾脸上一阵红一阵白的。(活该!好像就你一个人爱国似的)


看到孟大虾脸上实在挂不住了,柯龙海也觉得有点过分,赶紧把话往回收:“孟大队长不要有什么顾忌,那笔钱对我来说已经丢了,现在等于是被孟大队长得了。既然是这样,那就直接充了抗日独立纵队的军费好了。哈哈哈.....”


“这,这样不好吧?”孟大虾居然还红着脸。


“怎么不好?就这么定了吧。”柯龙海大手一挥,“至于替我柯家报仇这件事,老朽来日自然另有表示。”


“这更不好意思了!”陆子宇也赶紧客气。


“哈哈哈,各位就别落俗客气了。来,来, 喝酒!”好像他成主人了。


************************************************


一夜无话。


第二天一大早,柯龙海带着两个姑娘和罗杰、伍志彪与大家告辞而去。而孟云霄也像往常一样带着部队开始了正常的训练。


第三天的中午,孟云霄带队刚刚结束了训练,镇口哨兵报告:柯老先生又回来了。


不过这次柯老先生可不是只带了几个人,这次可热闹了。除了上回带的两男两女,这回多带了四百来人,而且其中两百多人还都骑着高头大马,背着清一色M1917式的马枪,挎着细长刀身的马刀,一看就知道训练有素。


骑兵马队的中间还有不少于八十挂装满口袋和木箱的双驾马车,在骑兵队的护卫下浩浩荡荡的行进到镇外。


“云霄贤侄!”离着老远哈哈大笑的柯龙海就看到了一头雾水的孟云霄他们。


“柯老前辈,您这是......?”


“云霄贤侄,各位当家的,大伙儿别误会。这是我川里镇的柯家军骑兵队,还有十万斤粮食。我都给你们送来了。”


“送?”孟云霄他们几位更摸不着头绪了。得啦,先把人家迎进门再说吧。


孟云霄等人把柯龙海一行让之韩家大院的指挥部,分宾主落座之后,柯龙海看看还是前天相聚的几位,没有外人,这才说明来意。


原来这柯老先生的确是祖居东北,不过他的身份可不是一般的商人,而是三代为匪的绿林好汉。


“到了我这一代,山寨更是日渐昌盛。”柯龙海吟了一口茶,“总共聚拢了三千多号人马,分占了七个县的九个山头。而且还结识了后来的‘东北王’张作霖,并和他八拜结交。光绪二十八年(1902年),官府来山上招安,大家担心官府没有诚意,没敢全部下山,只是由张大哥带着老六兄弟投诚官府,其余四个兄弟依然驻守山寨。其后张大哥官运亨通,一路青云,我们剩下的四兄弟也在张大哥的庇护下,不但平安无事,还介入东北商界,大吃黑白两道。

到了民国17年6月4日(1928年),日本鬼子在皇姑屯附近满铁、京奉铁路交叉处的南满铁路桥上炸死了张大哥以及随行的六弟。大家得到消息后,立刻着手调查凶手,并且召集各个山头的精锐人马,不过三天就查到了日本人在东北的特务头子、关东军高级参谋河本大作和奉天(今天的沈阳)守备中队的中队长东宫铁男这俩凶手。大家连夜下山,捣毁了关东军在奉天的特务机关,凌迟处死了两个凶手,为张大哥报了仇。


“可是自从张大哥没了以后,我们几个剩下的兄弟也就像没了主心骨。都没心思打理山寨的事务,渐渐的也就把精力转到了白道,遣散了兄弟,做起了正当生意。一直到了民国20年9.18事变。日本人占领东三省,给我们几个老兄弟的触动极大:看看烧杀抢掠的小日本儿,再想想自己以前过的打家劫舍的日子,和小鬼子有什么区别啊?好像一夜之间,众兄弟幡然悔悟。老二性如烈火,意识到自己所犯的孽缘以后,拔枪自刎;老三也削发为僧,遁迹山林,老五也留下一封信后不知去向。剩下了诺大的资产全交在了老朽的手上。老朽原本打算和三哥一起出家,却被三哥拦下了,他说我们抢来了这么多的不义之财,现在既然悔悟,就该把这些钱财还回去,总要有人来做这善后之举吧?可自从迁入关内之后,却发现国民政府也是如此的腐败,实在不忍心把家产交给那些豪绅士族去挥霍享用,这时候又想起了张大哥的事,于是老朽就以经商为掩护,暗中召集义勇志士,联系欧洲列强的军火商人,囤积武器粮秣,招兵买马,准备在适当时机举义旗、抗倭寇、保家安民。


“几个月前的忻口会战之时,老朽已经有了一团人马,又准备了大量的军饷粮秣,准备投靠国军。可是人家只是收下了粮草和军饷,却把人马给遣散回来,说我们是乌合之众,上不得战场....”柯老先生说到这里不住地摇头,满脸的失望,“后来老朽才知道,原来是会战失利,国军正在溃逃,也不知道是哪个当官的贪了我的粮饷大洋私逃了。”


“唉!”柯老先生长叹一声,“党国腐败至此,也难怪东瀛岛国都敢欺负咱们了。”话锋一转,语气中又充满了兴奋激昂:“可是自从老朽听到抗日独立纵队的大名之后,特别是前日亲眼目睹了孟大队长浴血杀敌的盖世英姿,老朽才又看到了希望。今日老朽再次登门造访,就是想把这些抗日的忠贞义士以及军需粮草交给咱们抗日独立纵队,既是老朽为了抗日略尽绵薄之意,更是为了赎换老朽以前所造的罪孽,请孟大队长和各位当家的笑纳。”


众人大眼瞪小眼的听柯龙海长篇累牍的说了半天,最后几句话才算听明白了:敢情是土匪皈依,浪子回头了。不仅带来了大量的军需粮草,好像还有大批的兵源呢。这对于抗日独立纵队来说可算是天大的好事了。孟大虾以及各位长官的反应那是除了欢迎就剩下热烈欢迎了。


孟云霄站起来,激动地握住柯龙海的双手:“柯老前辈,太谢谢您了....”


其他几位诸如苏仲康、陆子宇等人也都站起来握住柯龙海带来的人的手也表示着激动的心情。吓得柯家两位姑娘直往后躲。不躲不行啊,那白嫩嫩的小手也是被尔格、任义汉这样的类人猿似的大手给握一下,怎么受得了?再说男女还收受不亲呢。


“哈哈哈哈,”柯龙海爽朗的笑着,“孟大队长这就算是答应了?那好,老朽就来介绍一下带来的朋友。”科龙海说着闪身让出身后的几个人,“这两位是骑兵队的两位队长:一位是那日勒,这位是巴尔嘎。都是草原上飞来的雄鹰啊!”


尔格早就看出是自己的同族同胞了,马上赶过来用族语问候,显得异常的亲热。


柯龙海接着介绍:“这次骑兵队一共来了252人,原分为两个小队,至于现在如何安排,但凭孟大队长做主。孟大队长不要有什么顾虑,这些人临来之前,两位队长已经领头宣誓:只要加入抗日独立纵队,一切听大队长安排。”


“谢谢。前辈费心了!”孟云霄自己都觉得快要激动得失态了。


“呵呵,”柯龙海摇摇手,又指向身边,“这两位罗杰、伍志彪不用介绍了吧?不过这位廖国放可是和大家第一次见面。这三位本来是川里镇柯家军步兵队的三个队长, 这次临来的时候,步兵队又重新进行了精简整编,那些我看不顺眼的都留下了,只剩下外边马车上186条汉子,可是个个都是精兵啊!”


柯龙海说的一点都不谦虚,但就是没人怀疑。为什么?人家可是三代为匪,所具备的军事素质都可能都是遗传的了,能经过这种人的法眼的兵绝对应该是精兵。


“还有啊,”介绍完了人马该介绍物资装备了,“这些骑兵、步兵除了自带本身装备之外,外面的83挂马车上,还有细粮4万斤,粗粮6万斤;这些马车和驮马也就即物赠送了。哈哈,另外还有‘捷克式’轻机枪12挺,‘马科沁’重机枪3挺,以及各种机、步枪子弹26万发。请孟大队长以及各位当家的查验、笑纳。”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5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