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烽火映山红 第一卷 第二十四章 青纱帐伏击战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0015/

一场大雨把麦山夼原本几乎干枯了的东河浇活了。水从架子山顶渗出来在草从中形成一股蜿蜒流淌的山泉,它顺着山势在半山形成了一个深水潭,接着绕着石崖跳过乱石丁冬响着流向村子里这条石崖底的河。

年月久了,古老的石崖河有的地方被水冲成齐腰深的小水潭。河的上游是人们吃水洗菜的地方,下游这几个水潭由麦山夼老辈子传下不成文的规矩:白天男人们下河潭洗澡,天一落黑,水潭就是女人和孩子们的地界了。

喝足了雨水的苞米和高粱拔着节的长,老远看过去那漫山遍野的青纱帐无边无沿。连着片的黑绿色苞米秸和青里透红的高粱杆挨着擦着,随着微风摇摆着沉沉的头和饱饱的穗子杆,庄稼人进了这青纱帐除草,听着哗哗啦啦的叶子摩擦声,闻着庄稼的清香,虽然光着的上身被叶子化出一道道的小血痕,可那心就像喝了二两老烧似的醉了。

俊子接到上级指示:柴里据点的鬼子强征了一批牲口组成了畜力运输队,明天晌午从麦山夼的西山口通过,命俊子带领麦山夼和周围几个村的农救会员和民兵阻止敌人运送粮食、布匹去西海码头装船。

三伏天的日头毒辣辣的照射在山道上,茂密的青纱帐遮不住高高挂在山头的日头,道边小树上蝉儿一声紧着一声的鼓噪。走了三十里山路的鬼子身上的军服被汗水湿了个透彻,十几个鬼子背着枪催促着赶牲口的民夫抡着鞭子加紧赶路。老远看着这支马队散散落落,一幅人困马乏的样子。

俊子和富得带着三十多个民兵埋伏在西山道口青纱帐里头,俊子压低了声音对围在周围的民兵们说:“听我一发出行动信号,马上按照我方才说的分工行动,一不给鬼子开枪的时间免得惊动柴里据点的鬼子们。二是千万要注意不要伤着赶牲口的民夫们!”大伙点点头把上衣脱了免得过会和鬼子搏斗的时候被撕碎了心疼,各自分散到高粱间距空隙做好了出击准备。

眼看着鬼子的畜运队慢悠悠的过来了,俊子从腰里拔出驳壳枪对民兵们一摆手,就见这青纱帐里突然跃出了几十条光着脊梁端枪拿刀的汉子,和一个拿着手枪用蓝碎花布包头的年轻媳妇!富得对赶牲口的民夫大喊一声:“我们要的是鬼子的命和粮食、布匹!赶紧利索地把牲口驮的东西卸到地上!放你们回家!”

这群汉子按照事先分派好的:不给鬼子开枪的时间、两个人对付一个鬼子,一涌而上和鬼子展开了肉搏!

常川和连会抱住一个鬼子想把他摔倒在地上,那知这个人高马大的东洋鬼子一反手把连会摔了跟头,接着他转身想抓住常川的肩膀把这小伙子也摔倒,没想到眼前这个光着脊梁的中国汉子浑身流着汗水,一把抓过去滑溜溜的没抓住。这个时候倒在地上的连会拿出砍刀朝着鬼子的小腿狠狠的砍了过去,鬼子惨叫一声抱着半截腿扑通倒地打滚,连会常川跳起来又给了鬼子一刀!就见这鬼子的肚子上像开了染坊一样,肠子、粪便、污血猛的绽出来流了一地!

俊子和富得按住了一个鬼子要下他的枪,这鬼子挣扎着要竖起枪来扳枪机,富得一见用一手一脚摁住枪身,举起尖刀把鬼子的手刺了个双眼透,接着又给了他心口一刀!

赶牲口的民夫慌乱的把牲畜驮着的粮食和布匹卸下来堆到地上,看看搏斗的双方正死拼活搏的缠在一起,他们拉着和自己一起被征来的自家牲口急急的逃着,稍微跑的远一点就不约而同的骑上马背各自逃回家去了。

一个鬼子猛的扑向弯腰捡枪的俊子,他凶狠的把俊子踢倒在地上,举起枪托朝着俊子的头砸过去!旁边一个民兵一看情况紧急,大喝了一声一步跳过来用手里的枪托砸向鬼子的胳膊,鬼子的胳膊一抖长枪掉了,民兵接着掉过刺刀冲着鬼子的胸膛给了他一下!鬼子瞪圆了眼睛一只手捂着上衣口袋向后一仰倒下了。

俊子从地上起来定了定神,她纳闷的用枪拨开鬼子捂住口袋的那只手,看看那口袋里只有一张照片:是这个鬼子和一个日本女人还有一个大约两岁的日本小女孩的合影。俊子叹了口气把照片放回鬼子衣袋,把他的手重新捂在口袋上。

一场激烈的肉搏接近尾声,十几个鬼子都被消灭了,只剩下一个鬼子,他手拿着一把军刀看着慢慢向他逼近的中国汉子们,他抖动着嘴角一步一步向后倒退着,常川举起三八大盖要用刺刀结果了他的性命,被俊子拦住了。大伙就这么站成两排逼视着这个日本侵略者,只见鬼子长叹了一声咬了咬牙,闭上眼两手举起长刀朝着自己的肚子猛的刺了进去,一股污血喷了老高,白花花的肠子染着血顺着裤子流到地上!

大伙从青纱帐里推出事先准备好的二把手独轮车,一齐动手把粮食和布匹装到车上,收拾好鬼子的武器,迅速推进了青纱帐,顺着高粱苞米杆中间的小道把车推上了山,坚壁埋藏好了等待抗日部队的接应。

汉子们下了山走到清澈见底的石崖河边,争着挤着跳进那两湾齐腰深的水潭,他们放开粗壮的嗓门大声笑着喊着,互相骂着粗话泼着水取笑着。古老的石崖河用温柔的潭水抚慰着这些打了一场漂亮的青纱帐伏击战、此时赤身裸体畅畅快快嬉水的山里汉子们。

太阳依旧高高的挂在西山的树梢上,山道上没有一个行人,鬼子的尸体散乱的躺在青纱帐旁的山道上,一阵热燥的山风带着血腥味掠过,吵得听不出个儿来的蝉儿们突然停止了‘知了知了’的鼓噪声,静悄悄的大山拥抱着望不到边的青纱帐。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