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烽火映山红 第一卷 第二十二章 悠悠海灯泣冤魂

昨日黄花 收藏 20 53
导读:抗日烽火映山红 第一卷 第二十二章 悠悠海灯泣冤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0015/


麦山夼的村长连贵早年去朝鲜做了几年小买卖,认识了不少生意上的朋友,他们一起回国后,各自忙着生计就不大联系了。这天连贵出山上柴里村赶大集,他正游逛着四处看热闹,身后一个人拍了他一下:“你是连贵兄弟?”连贵转过身一看,这人穿一件白细布短袖褂,看那眼角的皱纹年纪在50上下,可是皮肤还算细白,不像庄稼人。连贵端详了好一阵子,猛的抱住这个人:“崔大哥!这可是有二十年没见了吧!”“足足二十年!”

连贵拉着崔大哥找了个卖羊肉汤的摊子坐下来,两个二十年前一起去朝鲜做小生意的老相识喝着汤亲亲热热的拉呱。

“崔大哥,看这样子你还跑着生意?”“世道不大太平,生意不好跑了,这几年我也就坐船上大连倒腾点小米回来卖卖赚点小钱。”连贵拿出烟袋锅装上一锅烟递过去“大哥,几时再去大连能把我那二小子带上跟你学着赚点钱不能?”崔大哥摁了摁烟袋锅上一明一暗燃着的烟叶“行啊,你给他预备几块大洋叫他下个船期随我走。”

连贵的二小子振福念了三年书,这小子象他爹,书念的不咋地算个帐倒是飞快,见人是先笑再说话,连贵早看着这老二是个做小买卖的材料。

这回他爹回家来一说,把振福乐的一蹦老高,立马要他妈把他身上的家织白粗布小坎肩给换件短袖衣裳,把黑粗布扭档裤改成前头开口的制服裤子。他妈被他闹的没办法,只好一边按着二小子说的样子拿剪子、针线改着,嘴里头嘟哝着:“也不嫌坷碜,这制服裤子绷在那腚上,一走道那腚蛋子一扭一扭的人家都看个清楚。”

船期这天,老两口子和大儿子一起千嘱咐万叮咛的把二小子送过东山口子,连贵看着振福兴高采烈的跳跃着跟着他崔大叔出山的背影乐的合不拢嘴,这老两口那里想的到,这是见二儿子最后一面了!

上了船的振福东看看西摸摸看那里都觉得新鲜,连那船上的毛厕一拉绳就冲水他都去连着拉了好几回。这条船上有500多人,是从文海开往大连的客货两用船。

船舱里,乘船的人们挤在地板铺着的席子上打盹,振福拿手捏捏他妈给他缝在裤腰上的几块大洋:“这趟我得买回两袋子小米扛回去,分量重点就重点,我年轻有的是力气。这要倒腾出手了爹妈不知怎么高兴那。”

崔大叔也慢言慢语的扯着生意经,说着早年和连贵上朝鲜做小买卖的旧事:“你爹那可是个能吃苦会打算的精明人,在朝鲜赚了些小钱。那几年要不是那朝鲜国有些人想着法的挤兑中国去的买卖人,我和你爹也下不了那回国的决心。”

船行到海上一个钟头,船上的人们听见有飞机轰隆地响着冲着船飞过来。人们上甲板一看,两架画着膏药旗的飞机低低的擦着船飞过去又飞回来,船上的人顿时乱做一团,就这当口,眼见着飞机扔下两颗炸弹落在了甲板上。

附近的渔船老远只见海面上升起冲天的烈火,轰隆一声,这条客船被炸毁了,船上500多人全都遇难了。海面上漂浮着尸体、船板、死难者的血把海水染成一汪汪红色,那惨烈的场面让赶到现场的几条渔船上的船老大们看了,止不住的跺着脚流着泪大骂惨无人道的日本鬼子!

这一天,正是1944年的阴历7月15,文海城旧俗放海灯祭奠海上死难者的日子。

得到消息的连贵老两口子哭的死去活来,二小子活蹦乱跳的出了山上了船,就这么死的连尸首都找不见了?连贵咬牙切齿的骂着:“我日他先人的,小日本鬼子丧了天良,老天咋不长眼那!”

天黑了,今天海难者的亲人们和往年出海遇难者的家人们带了香和烧纸,抬着各样的海灯船来海滩上放海灯。连贵和老婆拿着老两口在家里用浆把一层层的布糊成硬壳做成的海灯船,放上了点燃的蜡烛,推入了大海,泪汪汪的看着那船漂着远去了。

连贵老婆哭着朝漂远了的船喊:“振福啊,我的二小子,看见爹妈替你做的灯船了吗?你可千万顺着自家这条船的灯上船回家来啊,来家看看你爹和妈吧。”再看身旁各家的海灯船,有极精致的木板做的船、有布糊的、还有纸壳做的,还有的人家穷的只好找张硬点的纸折叠一条。

人们看着那些招魂的灯船、思念的灯船,闪着星星点点的微光,慢慢向海里头漂着,直到看不见了,这才把带来的烧纸化了,香点了,接着,那些穿孝衣的女人们和手里领着的穿白边小鞋的孩子们哭的凄凄惨惨。一时间海滩上男女老少、长长短短、呜呜哇哇,高高低低的哭声和那上潮的海涛声和成一片。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