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烽火映山红 第一卷 第二十一章 蝶儿的心愿

昨日黄花 收藏 17 16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0015/


天刚蒙蒙亮,十三门楼的袁蝶儿就起了床,她坐到梳妆台前往脸上扑着粉抹着胭脂,看着镜子里自己那张苍白的脸上,薄薄的眼皮因为常年无节无度的夜生活变的微微浮肿,原本水汪汪的一双大眼睛现在迷茫无神,眼圈也发了乌。蝶儿心里一阵伤心。

四年了,爹妈被日本鬼子的飞机炸死的惨状就像在昨天一样老是浮现在她的眼前。那年秋天鬼子的飞机把全村的房屋轰炸倒塌了三十多栋,蝶儿的爹妈在山上的石硼上晒地瓜干中了炸弹双双丢了命,扔下十四岁的蝶儿自己过日子。

那天孤身一人的她跟着一个远房亲戚进城,说是领她看戏去,那知道是把她卖进了十三门楼当了窑姐,从此她是羊入虎口开始了这卖身又卖唱的日子。

自从日本人进了文海城,世道不太平,逛窑子的少了,十三门楼的生意不如以前兴旺了。过去傲气十足等客上门的窑姐们被老鸨小红彩催着要房金份子钱逼的上街拉客。

她们搬条小凳坐在门楼下向过路的哼哼唧唧的推销自己:“先生,捧捧场吧先生,一天没发市了。”每逢鱼汛,外地大马力的渔船来文海城码头停靠,十三门楼的生意就会兴旺些,窑姐们的饭桌上也就添了鱼、虾、蟹的。

蝶儿虽是乡下闺女,可身子骨单薄,当初老鸨小红彩为她量身教习的是小家碧玉型气质,她走起路来娇怯怯,唱得一口清脆的柳琴调,她为了生计使出百般本事,拢得住旧客也招的来新客,入行四年来倒也小有了些名气。

蝶儿化好了妆正要吃早饭,老鸨小红彩一脸笑的扭了进来:“我们蝶儿姑娘越发好看了。”蝶儿赶紧站起身来:“妈妈是有什么事吩咐吧?”“来了一桩美差,待会儿日本宪兵队长陪着从天津的来几位日本贵宾来咱十三门楼逛逛。蝶儿,打扮一下,皇军来了好生伺候着。”

蝶儿一听要她接日本鬼子,顿时想起死去的爹妈,心里头生起一股火:“俺蝶儿虽是千人骑万人抱,那些嫖客好歹也是中国人,这杀千刀的小日本凭什么要俺蝶儿来伺候!俺的身子虽脏,比起那些杀人放火、手上沾满鲜血的日本人俺是干净的多!”

想到这儿她压住火对小红彩说:“妈妈,可真是不巧,昨天我身上来了例假正不干净那。”小红彩立马搭拉下脸来:“个没福气的东西,这可是大日本皇军赏脸,说好了完事给厚赏钱那!”蝶儿陪着笑:“是啊妈妈,蝶儿没这个福那。”小红彩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的甩着手出门找别的院的姑娘去了。

小红彩前脚走,袁时老师后脚就进了门,他带来一包东西送给蝶儿:“蝶儿,你婶进城看我,捎了些煮熟的新麦粒,还有些梨呀杏儿的,嘱咐我送些给你尝新那。”蝶儿接过这位本家四叔递过来的包:“叔啊,你看还让你和我婶惦记着我那。”

让了座,蝶儿把方才小红彩说日本人要来的事说给袁时听,袁时一听是天津来的日本人,知道这可能是一些日本军方高官。他略一思索:“蝶儿,能想办法了解这些日本人的详细情况,比如:军衔、职务、来文海的行踪目的吗?”

蝶儿为袁时洗着水果,她看看袁时:“叔啊,问这些做什么用?”“蝶儿,你爹妈死在日本人手里,害的你小小年纪流落风尘。叔也不瞒你,小日本侵略中国烧杀抢无恶不作,文海城一天不除这些强盗就一天不得安宁。”

“叔,蝶儿虽无奈的落入风尘,可这心是干净的,眼是明的,只要能多除掉一些日本鬼子为我爹妈报仇,蝶儿我就是死了也能闭上眼!叔有用得着我的地方只管吩咐就是了。”“好侄女!有志气!不亏是我袁家的后代!”

蝶儿掉了泪:“叔啊,蝶儿有个心愿,蝶儿是袁家的后代,按族规蝶儿落到下九流的窑子门,死后进不了袁家茔地,入了娼门从不了良眼看是嫁不出去,更不用说死后进婆家祖坟了,蝶儿为抗日队伍提供杀鬼子的线索,叔能和族里长辈说说,应允蝶儿有一天死后埋在咱袁姓茔地不能?”

袁时眼圈也红了:“这孩子咋提起死了?叔答应你,咱袁家茔为你留出一块茔地。”

这时候院子里传来亮亮的一嗓子:“蝶儿,躲屋里闷不闷啊,我来和你说说话。”话没落音,九门楼的黑妞儿带着一串笑声进了屋“哟,蝶儿来客人了。我一会儿要接日本客人,听说日本人喜欢盘头发的娘们,蝶儿,帮我把头发盘成簪花!

蝶儿陪着笑:“妞儿姐姐好开心。”“那敢情,妈妈说了,今儿把日本客人伺候好了给双份份子钱。”蝶儿麻利的为黑妞儿挽着发簪:“妞儿姐姐可是我们门楼有名的一朵黑玫瑰那,妞儿姐姐,接完了日本客人别忘了把新鲜事说给蝶儿听听开开眼啊。”

“行啊,我先回去上妆好预备开盘儿。”美孜孜的摸着盘好发簪的黑妞儿一阵风似的出了屋。

第二天清早,蝶儿向小红彩告了假,坐人力车找到了袁时的家:“叔啊,昨下黑黑妞送走了日本嫖客就去我那院把她听到的事都显摆给我听了。”

正要出门去学校教书的袁时给蝶儿倒上杯水“蝶儿,坐下说吧。”

昨晚,送走了日本嫖客的黑妞美不丢的扭着腰肢进了九门楼,一进门搭着腿坐下来就把昨儿一天从日本人和小红彩那里听到见到的事儿说给蝶儿听:“蝶儿,这日本人可了不得啊,人家身上那叫干净,连那裤衩都雪白雪白的不沾一点脏迹儿。”蝶儿皱了皱眉头:“妞儿姐姐,他们是干什么的?”黑妞儿咧着抹的血红的嘴唇说:“翻译官说了,这是打天津日本海军基地来的几个官,来文海是勘察柳叶岛筹建新的军用港口。“

蝶儿说完看看袁时:“叔,这些不知有用没用?”“蝶儿,柳叶岛虽然小,可它是咱们中国的海上屏障,离小日本很近很近,如果让他们把这个码头修成了,那里就成了他们运送抢掠中国财物的海上便利港了。这事他们也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建成的,我们慢慢想办法。”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