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烽火映山红 第一卷 第二十章 零打碎敲

昨日黄花 收藏 21 16
导读:抗日烽火映山红 第一卷 第二十章 零打碎敲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0015/



吃过早饭,俊子上河洗了她爹老栓的几件衣裳,就和玉风两个收拾着家什抬着一噶篓地瓜干上村当间的碾屋子轧地瓜干。俊子把孩子放进碾屋的大笸箩里头让他自各儿爬着玩,她和玉风就推动了碾子把地瓜干碾碎了好熬地瓜豆稀粥。

富得和媳妇也挑了一担地瓜干来磨面,四个人干着活扯着家常。

富得推着磨边走边对俊子说:“还是想办法把房子修好了,老没个家也不是长远的法子,下晌我上西山木窝子找老憨叔问问,看修好你那房子得砍多少木料。”

俊子抬手捋了捋垂到脸上的一绺头发:“富得哥,吉顺他们是一半会儿顾不上家里这些事了,修房子也只好靠你帮忙了。”富得媳妇一边利落的扫着磨盘上的面,一边笑着说:“他那傻劲也就能出点牛力气,房子的事你就让他帮你忙活吧。”富得冲着媳妇一挤眼:“当年有人就看上我这傻劲,哭着喊着要当我老婆。”富得媳妇斜了他一眼顺手给了他一笤帚。

富得带着几个壮劳力上山砍树、放树、修材、顺山倒,忙活了两天,终于把木料拉回来了。老憨叔和几个木匠都来帮忙,破板材的,推料的,几天工夫把梁、门窗都做齐全了。

上梁这天一大早全村能动弹的都来帮忙,上了梁以后,苫海藻屋顶的、上门窗的…赶到晌午,就把房子修整好了。富得自己就是半拉瓦匠,招呼上几个人和泥、抬石板把炕重新砌上了。

半个月后,俊子在玉风、秋叶她们的帮助下搬了回来,老栓的伤也好了许多,他喜的摸摸东墙,看看西炕,高兴的合不上嘴。

俊子看着眼前修理好的房子,想起墩前村自己那被烧毁的娘家,眼泪不由得就下来了。

安顿好老爹和孩子,俊子把农救会、妇救会、青妇队、儿童团负责人召集到一起开了个会,俊子对大伙说:“这几个月以来鬼子和汉奸进村作恶越来越频繁了,大家一起商议商议怎么对付鬼子汉奸。”

富得正和连会交换着烟袋品尝对方的烟叶子,听见俊子的话,他把烟杆从嘴里拿下来:“零打碎敲。”常川摸不着头脑的说:“咋个零打碎敲法?”“利用离咱村半里地的那个山口子特有的地形来对付鬼子和汉奸,单个消灭要进村的敌人,叫他们死的不知是怎么死的!活的摸不着头脑!”

麦子熟了,庄稼人忙的起大早带星星的收割,文海城的鬼子汉奸也忙着下乡扫荡强征强抢粮食。

一天傍晌,火辣辣的日头晒的人出汗都象流油,麦山夼的东口子来了一队骑脚踏车的汉奸。从东面进麦山夼必须经过东口子,转过一道山岩,这个山口是道长长缓缓的山坡,坡道两边是直通山上的沟。

晒死人的大日头晌午,十几个二鬼子骑车跑了三十多里路,渴的口干舌燥。到了山口坡下面,前头的上了山坡后头的还没转过山岩,走在最后的一个汉奸下了车用衣襟擦着汗,想歇歇脚,还没等停下车富得和常川悄悄的从沟里上来,富得用衣襟堵住他的嘴,把他拖进沟一刀结果了他,填进事先挖好的坑里埋了,常川扛起脚踏车扔到山沟的深草从里头去了。

前后只用了几分钟,等前头的汉奸回头找同伴,那里找得到影子。

这天,十几个鬼子要过山口,守在山头的洪娃和小伙伴们老远见了就放倒了那棵报信树,富得和常川、连会们一见急忙抄小路进了山口子的道沟。

这回走在最后的是一个大个子的鬼子,他背着三八大盖走几步喘一喘,脸上的肥肉随着那张大嘴一张一喘的直哆嗦。前头的鬼子已经转过山岩去了,就在最后这个鬼子也要转过去的当口,常川从沟里一下子跳上来,他手里抓了把泥土塞进鬼子的嘴里,接着又塞进去一把乱草,富得也上来摁住鬼子,那知这个鬼子拼死命的挣扎反抗,他脚蹬手刨嘴咬的和他们两个在地上滚过来滚过去,富得怕时间长了被前头的鬼子发现,就抱住鬼子一起滚下了道边一人深的沟。连会一看急了,顺手搬起一块大石头朝着鬼子的头砸下,鬼子闷哼了一声撒手昏了过去。富得咬着牙从地上爬起来,从腰里拔出杀猪刀一连给了那鬼子两刀,把鬼子踢进挖好的坑里,三个人动手把小鬼子埋了,拾起鬼子的枪,一溜烟的顺着山沟回了家。

接连几次,要过山口的鬼子汉奸莫名其妙的失踪了好几个,鬼子纳闷,就抓了几个过路的想问个究竟,得到的回答倒是挺一致:这一带是深山,人少阴气盛游魂孤鬼多,山口子自古闹鬼,这是鬼要托生出来找替身那。日本鬼子明知道这是鬼话,可就是找不出个究竟,也没办法。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