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战火中的青春 第十章 第九节

zxxd 收藏 0 0
导读:新战火中的青春 第十章 第九节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151/


“就这样的,亲爱的高,就是这样,我们大摇大摆的摸到了这个机场,好像一只狐狸钻进了鸡窝。高,我的朋友,你大概不会相信,我们就是这样沿着大道一路开到了德国佬的眼皮子底下。德国人居然没有理会我们,他们把我们当作了自己人。哈哈哈,因为是早晨,还有大雾,什么都看不清楚, 只能听到马达声和履带的哗啦哗啦声。等到雾散开了的时候我们已经冲进了他们的机场,我们冲过去岗楼,打了起来。嘿嘿嘿,真是太有趣了!飞机一排排地停放着,我们用穿甲弹招呼他们。一颗炮弹能射穿五六架飞机。这个机场大概有整整一个联队的飞机,你知道,经过上次的战斗,我们的炮弹本来就不多,很快所有的炮弹都已经打完了,我看到这样不能把它们全部干掉,他们已经有几个飞行员已经在发动飞机了。这种煮熟的火鸡还能让它跑了吗?我没有犹豫,用脚踹了踹前面的驾驶员伊万诺维奇,他明白了我的意思,我们横冲直撞地开了过去,用坦克撞击他们,战斗机和轰炸机我们就撞他们的机头,大个子的运输机我们够不到他们的发动机,那么我们就撞他们的尾部。反正没有机尾和没有发动机一样飞不起来。这时我突然发现3排的瓦西里老是追着四散奔逃的德国兵而没有继续招呼这排着队的飞机,他面前的几架飞机都已经启动了,我就从舱口探出脑袋想用旗语告诉他,摧毁飞机更重要,你知道的我们的无线电,比不了你们的,所以我们习惯了用旗语来指挥。可是就在这个时候,一架正在燃烧的德国飞机爆炸了。飞机的碎片击中了我的身体和头部。谢天谢地,我还带着钢盔,它挡了一下,否则现在这个故事就的去跟上帝去说了,不过现在没有事情了,你们的杜院长真是个天使,她取出了我身体上的弹片,我就要出院,我又要见到我的坦克兵了。哈哈哈,听说你们志愿军也有了坦克了,真期待啊,到时候我们一起驾驶着坦克去踢德国佬的屁股……”正在讲述战斗故事的是病房里的红军坦克团长安德烈.杰格加连科。

自从上次周万清给小文讲述了他的“战斗故事”之后,病房里的几个人找到了消遣的方式,大家用夹着着中文和俄语的独特方式各自讲述着自己经历的故事。

一开始大家的描述还有点生疏,不过这种交流却是最好的学习方式,没有几天,病房里的几个人的外语水平都得到了极大的提高,当然这跟当作翻译的炮兵营长高玉明有关,如果没有他,可能学习的进度没有这么快。

“咚咚咚”敲门的声音打断了安德烈的讲话,门开了。

隔了4天,小文又出现在了312病房中。

见到小文,陈明突然才想起来,他还拿着小文的饭盒。

“文雯……”陈明张口喊她。

“我可不是来找你的,我是来听周副营长和高营长他们讲战斗故事的。”小文用故作平静的声调打断了陈明的话。

“不是,我是……”

“是什么?这个病房可不是你一个人的,你不会是认为我不应该来你们的病房吧?”小文的语气越来越激烈。

“不……”

“小陈,你不要说了,这样子对待护士同志是不对的,无论她是不是负责我们这里的,你这种态度可要不得。”这回打断陈明的话的是周万清。

“周营长,我不是这个意思。”陈明被误会了,几次说话又都被堵了回去,所以有点急,他急声解释道:“我是想告诉小文护士,她的饭盒还在我这里。”

他拿出了放在床头柜里的饭盒。

“原来是在你这里啊,怪不得这几天我都找不到,肯定是被气昏头了,哼,哼。”两步蹿了过来,小文一把就把饭盒给夺了过去。

“是谁气着我们的小文护士了?来,来坐到的床边上来,说给我听听。”周万清说到。

给了陈明一个白眼,小文转身坐到了周万清的床边上,说到:“没什么,就是一个不知好歹的小子,你们不认识的,这种人啊……算了,不说他了,周营长还是接着说你们的故事吧!”

她说话的时候眼睛看着窗外,可是陈明知道这是在说他。

“好吧,我就接着说我们营参加的那些战斗。”调整了一下姿态,周万清往后一靠,半躺在床上又开始讲述“故事”了。

“那天,营长和在营里掌握情况的副团长都受了伤,无法指挥战斗,而就在这个时候,我们营遭到了整整两个团的德国人全力进攻,前出防御的一连所在的山梁子已经没有了枪声,防御主阵地的二连正面和侧面都遭到了极大的压力,伤亡都已经过半了,这种情况下,营里的一些同志乱了方寸,他们提出要让师里和团里的支援火炮停止阻拦射击,对一连所在的山梁子进行火力覆盖,你们知道,团里的身管火炮还好说,可是团里和师里的火箭炮那可问题大了去了,老高,这你比较清楚,它们的散布太大,就算一连的阵地没有我们的人了,那些火炮也可能波及主阵地,再说,我觉得当时还没有到破釜沉舟的时候,所以我就坚决的反对了这个提议,极力的劝服了营里的其它领导。对于一连的战斗力,我是有充分的信心的,我想可能是某种我们没有掌握的情况,情况也许没有大家想得那么糟。我决定再等等。”说到这里,周万清已经坐了起来。

顿了一下,他接着说到:“稳定了指挥部里干部战士的情绪,我一方面叫通讯员努力的同一连取得联系;另一方面,我亲自带着营部最后的几个没有受伤的战士赶往二连的阵地。在路上,德国人又发动了一次更猛烈的进攻,阵地的好几处都有被突破的迹象,我带着人冲上了阵地,还没有走进他们的连指挥部,我就发现6班防守的那段阵地布置出了问题,他们的人员太过于集中了,这样虽然可以方便地发挥火力,可是德国人一发炮弹却可以使他们伤亡大半,当时情况紧急,来不及通知他们连长,我带着俩个人就冲了过去,还没有赶到那里,果然德国人的一发炮弹击中了那里,6班伤亡惨重,火力一下就弱了下来,德国的掷弹兵冲了上来。看到这种情况,我大叫一声,扑了上去,一梭子打倒了7、8个鬼子,可是更多的鬼子也扑了上来,枪里的子弹已经打完了,重新装弹已经来不及了,我把手中的战斗手枪砸到了一个鬼子的头上,把他砸的头破血流,然后从地上捡起了一只上了刺刀的步枪……”周万清越说越激动,在空中比划的右手一下子落了下来,一把抓住了文雯的手,文雯挣了一下,没有挣脱,看到周万清越说越激动,想他可能没有意识到这个失礼的举动,也就没有再挣扎。

“……,一连在得到了弹药补充之后,按照我的指示,趁着德国人在进攻遭到打击的档口,从他们的屁股后面狠狠的来了一下,顿时德国人崩溃了,就这样,我们取得了346高地防御战的胜利。”

故事结束了,可是周万清握住文雯的手却忘记放开了。

虽然同他所知道的事实有出入,可是陈明没有指出来,倒是周万清的讲述让他想起了一个当时他心中的疑问。现在同病房的有炮兵营的高营长,正好可以给他解释一下。

他问道:“对了,高营长,我一直有一个疑问想请教你。”

“什么疑问,说吧!”高营长没有摆架子,看到病房里这个每天都只知道看书的小排长终于开口了,他也有点好奇。

“在346高地防御的时候,我见到工兵同志帮你们炮兵构筑工事,围绕着炮兵阵地他们挖了好多的坑,坑里面都埋设了炸药,布设这么多炸点,这是为了什么啊?”陈明说出了他的疑问。

“哈哈哈,你没有看明白?哈哈哈,这是个简单的小把戏,我们炮兵的伪装,跟你们步兵不一样,我们不但是要布设真假炮阵地,就是真炮阵地也要进行伪装,你说的布设炸点就是一种,我们事先在真炮周围布上炸药包。在同德国人进行炮战的时候,德国人的炮火反击一过来,我们就引爆炸药包,这样就爆炸的炸药包就变成了德国炮弹的炸点,同实际有着偏差的炸点会使德军炮兵观测哨产生错觉,造成判断失误,结果炮弹就越打越偏。哈哈,就这么简单,这就是为什么每次通德国的炮战我们都占便宜的原因了。”高营长没有丝毫的藏私,反正这只是众多炮兵伪装技巧的一部分而已,没有什么好保密的。

“哦,原来是这样啊,怪不得听说346打了好多天,我们的炮兵损失这么小,你们这些老炮果然同那些架桥的工兵老大一样怪招多多啊,呵呵呵。”这几天大家比较熟了,陈明知道高玉明对别人称他老炮还是挺高兴的。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