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你过好

海狐 收藏 1 15
导读:愿你过好

女人躺在病床上,只觉得疲倦如潮水般铺天盖地的卷来,便合上了眼睛。

女人的身体一向很好,只是平时经常小打小闹的闹些小感冒,通常是两粒快克就能解决问题。两个月前,她又一次感冒,在吃完了十粒快克也没没见好后,男人便带她到医院检查。一查,说是血液上的病,便住了下来。

近来,她越来越容易疲倦,睡着的时间也越来越长。

梦里,女人在爬山。山太高,又太陡,她又太疲倦,男人就在前面使劲的拉她。看着男人费力的模样,女人很想停下来,男人一个人爬会很轻松的。但她什么也没说,也没停下脚步。在梦里,她知道这是一座他们必须同时爬的山。她不能丢下他,他也绝不会独自走的。

醒来,女人发现自己的一只手被男人的双手握着。男人在流泪。他们在一起生活了很多年了,第一次,女人发现男人会流泪,第一次,女人发现一向很伟岸的男人是这样的单薄。

女人重新闭上了眼睛。她不能让他知道,她刚刚看到了他的无助。有个时候,让亲人发现自己的痛苦是一件比痛苦更残忍的事。

“阳,”女人没有睁眼:“我想擦擦脸。”她知道男人需要一点时间来整理他的表情。

“哦。”男人吃了一惊,松开了她的手,很快的走进了洗手间,不一会儿就拿着一把热毛巾出来,脸上已是一脸的笑:

“来,洗洗。洗完了吃饭。我做的红枣炖鸡肉味道可是一流的,一级厨师的水平。”

女人擦完了脸,很顺从的喝着男人喂来的鸡汤。

忽然,女人发现男人一向挂在腰间的钥匙不见了,便停了下来:“钥匙呢?你,是不是把房子卖了?”

男人愣了一下,看了看女人,便放弃了说谎的念头:“嗯。我把它卖了。不过,等你的病好了,我们再买一套大的。这房子,也太小些。”

女人叹了一口气,便不再言语。两个月来,他们已用光了所有的积蓄,现在连房子卖了。整个家,就只剩下他们两个人。

只要女人还在,这就还是一个完整的家,男人是顶梁的柱,女人是围墙的砖。女人明白,所以女人不语。

疲倦又慢慢的卷来。女人合上了眼睛又睁开:“哪,你把我的那个小匣子放哪了?”

男人起身,从旅行袋里把一个红漆的木匣子拿给女人。女人看锁还是原样的锁着,遂放心。她把匣子抱在怀里,很快的睡去。

男人看着睡着了的女人。良久,匆匆离去。一个下午。他还有三份工要做,女人治病,钱是一个无底洞,他不能只看着女人。尽管,他只想看着她。

男人回来时,天已快黑。他走进病房,见医生和护士在女人的床前忙碌着。男人的头嗡的响了一下, 他冲上去,抱起女人,一声声的喊着:“月,月……”

女人听见了,她想答应,多少年来,只要一听他喊她,她就那样的快快的答应着,可是她用尽了所有的力气也没有声音。她想点一下头,告诉他,她听到了,可她太累,连头也动不了了。甚至,她想用眨眨眼来代替点头也无能为力。于是,她努力的笑了,她用这个笑告诉男人:你喊我,我听见了。

女人就带着这个笑,走了。

送走了女人的第三天,男人打开了女人视若珍宝的匣子,他想看看,女人一向说里面放了初恋情人情书的匣子里倒底放了些什么。

匣子里,放着一封信,女人写给他的;一张存折,里面的钱刚够在这座城里买一套不大的房子。

女人说:“我知道我好不了了,阳。围墙的砖倒了,可顶梁的柱,一定还得顶着。

我知道这段日子,你为了钱在到处奔波,请原谅我把这些钱藏着。如果我拿出来,你一定会把它扔进我的病里。可我无法忍受在我走后,甚至没有一个地方来让你慢慢的恢复。我只希望,在我走后,你还能过好……”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