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烽火映山红 第一卷 第十七章 风雨架子山

昨日黄花 收藏 22 35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0015/


杨华牺牲以后,上级党组织重新调整了麦山夼和周围几个村的地下党支部、农救会、妇救会、青妇队负责人。麦山夼、岭后村、南台三个村合并为一个中心党支部,由俊子担任党支部书记。麦山夼新一任农救会长是富得,妇救会长秋叶,青妇队长玉风。他们组织群众、宣传党的项政策,秘密发展党员。

富得是个天生的乐天派,他就是下地干一天活累个臭死,收工下山的路上也是哼着小曲,走在街上遇见女人们也没个正形,没大没小的逗乐。你看他嘴里歪的邪的说着唱着,倒是从来不动手动脚,你有个事求他帮忙,他能立马把自己手里的活放下,先去帮你,谁家两口子打仗打的厉害动了手,大伙把富得叫了去,他一进门连逗带唱还加调侃,一袋烟的工夫准把那两个斗架鸡的毛顺了,然后人家两口子笑着骂着把他送出门来。所以他在村里人缘挺足,谁见了他也是笑呵呵的。

这天俊子接到上级指示,有20名前线下来的八路军伤病员要来麦山夼养伤。

俊子和富得商量着把伤病员分散到村里的抗日骨干们家里住下,还把负责照顾伤员的这些人家召集到一起开了个会,由跟伤员来的卫生员小陈教给大伙怎么为伤员换药、洗伤口,给各家分了些纱布和药。俊子又嘱咐大家平时各家把伤员的纱布、药品什么的都拾噔好了,万一有情况好不留痕迹的转移。

住在秋叶家的伤员小豆子,今年才17岁,他是个孤儿,在家的时候是东讨一口西要一顿的,那天抗日部队从他村路过,他见那些战士一边走一边从身上背的干粮袋里摸出把炒包谷面来吃,心里想着参了军好歹也有口饭,就硬缠死磨的跟上部队参了军。

头一回上战场小豆子大腿上就挨了一枪子儿,他躺在秋叶家的炕上,三顿饭都是这娘俩送到嘴边上,大小便秋叶她妈也不准他下炕,拿瓦盆替他接,小豆子长这么大没得到过这样的关怀,心里头是有了家的感觉。

转眼伤员们来麦山夼十多天了,俊子怕漏了风声,打发儿童团长洪娃天天带几个小伙伴上村口的耐古山顶上守望着,她嘱咐孩子们发现鬼子汉奸奔村里来就赶紧把预备好的牛粪干和湿松柴点上报信,小洪娃每天和小伙伴们轮流盯着山下那条进村的路。

这一天清早起来人们就看那天阴沉沉的,女人们忙着招呼孩子们帮着往家里抱草,预备下雨的时候好烧饭用。洪娃帮他妈抱完了草,领着儿童团三个小伙伴又上到山顶放哨。刚到山顶,就远远见到那东边南台村通麦山夼的方向来了大队人马,有骑马的,有骑脚踏车的,红娃急忙点着了松柴,耐古山上腾的升起一股冲天的黑烟!

正在街门口草垛上抱草的俊子看见黑烟,急急的跑着喊着要各家赶紧转移伤员。然后要她爹老栓抱着孩子先上山,自己搀着伤员后头走,秋叶背起小豆子,她妈在身后挽起早就预备好的药品、纱布和包袱,全村人相互帮忖搀扶着伤员,往西南架子山的深处里跑。这个时候小洪娃他们也飞跑下了山,他们一进村就亮开那清脆的童音喊着:“快跑哇!鬼子进山了!鬼子进山了!”一道喊着,他们也往那架子山上奔。

人们到了山根底下要上山了,猛听见天上轰隆隆一声惊雷,回头看只见远处天边飞快的盖上来满天的黑云彩,黑云底下刮起了扫地风,云和风齐刷刷的向架子山压过来。那风和黑云所到之处,黄泥烟尘滚滚,一时间天昏地暗的把麦山夼遮的眼不见,接着就见黑云下的一阵急雨把山道上的泥土打的溅起尺把高来,随着那上来的黑云彩由远而近,雨急急的泼过来,人们跑不过这阵突然浇上来的雨,被瓢泼急雨淋了个透。

老的少的伤的好歹爬上了深山,躲进了架子山半腰的大岩洞。

俊子留在山下躲在树林里看鬼子动向的常川冒着雨吁吁带喘的跑回山来了:“俊子姐呀,小鬼子冒着雨上南山了!妈的南台那个李财主他家二小子带路,眼下在南山上搜山那!”

俊子知道这次情形挺严峻,她一边脱下外衣拧着水,一边和富得秋叶、玉风商量怎么办。富得一挠头:“这回恐怕麻烦了,小洪娃他们说鬼子来的不少,看样子是得了伤员住村养伤的消息了。这他妈的进架子山来围住了山洞,全村人连伤员一个也跑不了。”

“富得哥,全村人老的老,小的小,还有伤病员都淋了雨,我们的药品也不多了,大伙又没带多少吃的,大伙进树林子也躲不过鬼子搜山,这山上也没别的山洞能分散人群,我看得赶紧打发人出去上西海一带找抗日大队来解围了。”

富得说:“那我去吧,翻过架子山再爬过西山就到西海一带了,下大雨我不怕,你瞧瞧我这身子棒的,你嫂子一到下黑就稀罕我这一身棒子肉。”他拍着胸脯,又蜷起胳膊鼓着粗壮的胳膊上一块一块的毽子肉。一旁替伤员铺陈草的富得嫂白了他一眼“这都啥时候了,还有心思逗,没正经”。

俊子说:“我去吧,你们照看好乡亲们。”

秋叶说:“俊子姐,你是全村的主心骨,不能离开。咱村男人们在前方打仗的不少,村里没有几个壮年男人了,万一鬼子真上架子山来了,还得靠富得他们拿咱们带上山的几条枪和洞口的石头抵挡一阵子,所以富得哥也不能离开。我和玉风去吧。”

俊子和富得对望了一眼,富得点点头,俊子咬了嘴唇“好吧,只有这样了,你们去西海码头一条街找张记桐油店的张掌柜联系,西海不太平,下这大雨山道不好走,你们俩个年轻媳妇出去千万得自各小心那。联系上部队赶紧带他们来,全村人和伤员的命都在你们身上了!”

秋叶和玉风出了山洞钻进了旁边的槐树林子,风雨中,青妇队长玉风和妇救会长秋叶在大雨中的山道上浑身泥水,一步一滑的朝着这座又高又险的山麓攀登过去。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警报!一大波“日韩”军舰冲击中国岛屿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