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无悔我的从军路

游弋在知识的海洋里,我们收获了沉甸甸的宝藏,落足于冰冷硬挺的训练场,我们铸就了军人的刚强,风风雨雨,磕磕绊绊,我们手拉着手,终于摔打成一个个刚柔相济的男子汉,魁然不动的是信念,挺立风中的是坚强……


无悔从军路


小时侯,我特别羡慕军人,羡慕那身威风凛凛的国防绿,羡慕丰富多采的军营生活。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份,高中刚刚毕业的我,随着那张入伍通知书的到来,开始了我的军旅生活。

第一次离家,醒来时不见了母亲洗得干干净净叠放在床头的衣服,三分钟起床,出操归来后还要面对烦人的内务,被子叠成“豆腐块”,菜地修成“田字格”,走路每分钟要保持一百二十二步的步速,不准叫苦,不准喊累,当然更不能哭了……为了实现从地方学生到军人的角色与心理转变,我们像断乳期的孩子,在痛苦中艰难地向昨天告别。

谁都愿意在晴朗的午后,看白云流浪,听涛声依旧,时光才因此而倒流,思绪才因此而回溯。使我记起同样晴朗的阳光下,我曾伫立着,头上流浪着同样的白云,只是不能抬头看,我双目平视,小腹微收,任凭汗水浸湿帽圈,伴着泪水流入口中,留下半是苦咸半是骄傲的记忆。也是同样晴朗的阳光下,我行进在绿色的方阵中,脸上的汗水不停地流淌,国防绿早已湿透,可脚下的步伐更加稳健,手中的钢枪更加牢固。铿锵有力的节奏,整齐划一的动作,响彻云霄的呐喊使我的内心有一股温泉淌过,流成河,汇成江,融入这绿色的海洋。

雪花飞舞的腊月,为了掌握战术基础,我们在荒芜的野地里爬冰卧雪。白日里北风阵阵,伴着狂风卷起黄沙沾在头上、贴在脸上、挤进脖子里、围裹着我们的全身。到了晚上,一盏昏黄的蜡烛伴着席地而坐的我们倾诉着白日的收获,享受着诱人的晚餐,小板凳是餐桌,白米饭是佳肴。晓战随金鼓,霄眼抱玉鞍,愿将腰下剑,直为斩楼兰。也就在那个时候,我们知道了什么是苦,什么是累,真正懂得了军人的含义。

骄阳如火的八月,演兵场上,我们全副武装摸爬滚打,晴天一身汗,雨天一身泥。草绿色的蓬布遮住了凄风冷雨,却遮不住如火骄阳,“蒸笼”似的帐篷里洗起了桑拿,驻地仅有的一棵大树成了我们的“活动教室”。为了练好一个战术动作,我们曾在暴雨中卧倒、匍匐、冲锋……任凭身下泥水洗涤衣襟,无视磨破的肘皮、酸痛的大腿,一次又一次地摔倒,一回又一回的爬起……为了学会一个课题,我们曾在烈日下不停地摆演,汗流浃背,口干舌燥,全副武装围裹的身体也早已长满了痱子,可是没有一个叫苦的,没有一个退缩的,现在条件下的战争需要军人适应各种环境,对此,我们别无选择。

一位来队的母亲看到儿子黑黑的脸庞,心疼地哭了,甚至想带走儿子。曾经海誓山盟的女友离我而去了,因为她无法容忍我的一次次失约和每年仅有的几次却被严格地限制了时间的见面,她在给我的最后一封信中这样写到:“我爱你,却无法说服自己在每一个日出和黄昏心力交瘁地等待,等待你转瞬即逝的背影;我理解军人,却无法走进你的生活,走进一个没有花前月下的世界……”其实这样的事还很多,因误会或不被理解而失恋的又何止我一个。我们也有爱,更渴望得到爱。没有人不渴望为人之子尽孝,为人之夫尽责,为人之父尽教。然而,自古忠孝不能两全,军人的职业要求我们必须断然地与此相割舍。

五年多的军营时光过去了,我也从一个不懂事的学生摔打成共和国的军官。走路摇摇晃晃,行动散漫自由的习惯日渐离我们远去;吃饭细嚼慢咽,挑三拣四的慢腾劲很快被一种雷历风行的快节奏所代替,刺刀雕塑了骨骼的力量,炽热的鲜血刷新了灵魂的色彩。我们注定要与坚毅和刚强结下不解之缘。我们学会了坐如钟、站如松、行如风。我们在笑声和汗水中一点一滴地做着军人,体味生命被重新塑造之后的喜悦与自豪。我们像一片剪得整整齐齐的白杨树,以挺拔的姿态站立、成长、茁壮……

没有谁不知道苦累和安逸的区别,没有谁不知道战场的内容,没有谁不懂得生和死的意义。但我们无怨无悔,在拥有浪漫的同龄生活的同时,也拥有了同龄人没有的那份经历。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