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炒三国 第三章 混乱的时代 第十一节 卖官的事是咋来的

阿元250 收藏 0 11
导读:爆炒三国 第三章 混乱的时代 第十一节 卖官的事是咋来的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76/


但玩着玩着,灵帝刘宏觉得亏得慌了,咋的呢?办集市也好,举办“超驴”大赛也罢,这都是自个儿从口袋里掏钱啊,这不是狗咬尿泡自个儿吃自个儿吗?这种亏本的买卖哪能干呢?

咱前边说过,灵帝刘宏打小就是个聪明的孩子,长大了,当了“皇宫商业集团”的CEO之后,虽然都是自个儿的买卖,有时候刘宏是卖东西的,有时候是当客人去买东西的。但不管当老板还是当顾客,但刘宏从来都不让自个吃亏。


象他在酒店卖酒的时候,卖的酒里必然要搀水,而且搀的时候,特别的讲究,只能把酒往水里倒,不能把水往酒里加。有一天店里新来个小伙计(小太监),不知道这规距啊,就把水往酒里加。灵帝刘宏看见了,相当的生气:“你咋能这么干呢?这不是砸我的招牌吗?”小伙计不懂啊,挺委屈,就问了:“不你让把酒和水搀一块的吗?你咋还训人呢?”刘宏说了:“我是让你把酒往水里倒,这样客人问这酒是不是搀水了,你不就不用撒谎了吗?”


而等到了灵帝刘宏当客人,去买东西的时候,也猴精猴精的。有一天,他去皇宫陶瓷店买坛子,琢磨着要腌点咸鸭蛋啥的。到店里一看,坛子有大有小,大的六块,小的三块。就和老板娘(贵人)说了:“给我拿个小坛子。”交了三块钱。等回去一看,坛子太小,装不下,又回到陶瓷店里,要换个大一点的。这大坛子六块钱啊,灵帝刘宏就跟老板娘(贵人)说了:“这坛子是我刚才买的,给了你三块钱,现在又给您一个坛子,加一块是六块钱,没错吧?”说完抱起大坛子就走。刘宏走了老半天了,这老板娘(贵人)总觉得哪有点不对劲,说这人说得挺有道理的啊,这我咋把算盘都快打烂了,还是少了三块钱呢?


也正是因为灵帝刘宏是个精明的人,所以对于自个儿玩的这个买卖是越来越不满意,这么整自个儿的钱不越来越少了吗?这还了得了?再说了,再穷不能穷政府,苦谁不能苦皇帝啊,咋能干这亏本的买卖呢?对,咱得整点真正的买卖。


卖点啥呢?这皇帝虽然名义上是天子富有四海,天下都是自个儿的,但真要卖点啥的时候,还真就挺难。土地,是地主的;河流没啥好卖的,也没人买啊。矿山,都被老祖宗卖差不多了,城市也不能随便卖啊。咋整呢,灵帝刘宏想到的是卖官。这事咱能说了算啊,还能卖出价来,为啥不干呢?


但这事灵帝刘宏一个人说了可不算,他还有老妈呢?朝里的大臣是不是反对他可以不管,但老妈董太后的话不能不听,于是就和老妈商量去了,他老妈董太后也是做生意的天才,觉得这主意不错啊,一本万利。不仅仅是大大的赞成,而且还出了个主意,先别卖官,先卖权力,啥权力呢,司法权。咱监狱里犯人不老鼻子了吗?你关着他们,还得供吃供喝,还得有人看着他们,多费啊。让他们拿出钱来,把自个儿的罪买回去不就完了吗?灵帝刘宏一琢磨,对啊,马上下令:“天下系囚罪未决者,入缣赎”。意思是啥呢?你犯了罪了,只要你交了钱,都可以无罪释放。


等这犯了罪的人,钱都交差不多了,灵帝刘宏和董太后就开始卖官了。设立东汉帝国官帽股份有限公司,为啥是股份公司呢?有两股东啊,除了灵帝刘宏之后,还有董太后呢?公司董事长刘宏、董太后(二人排名不分先后),公司的总经理就是后来叫曹操把叔叔打死了的蹇硕。公司的办公室就设在后宫西园。上至全国武装部队总司令(太尉)、国务院总理(司徒)、最高监察长(司空),下到县长(令),明码标价,童叟无欺。一手交钱,一手封官。


象曹操的老爸曹嵩,他的太尉高官就是狠心花了一亿铜钱买来的。


这官明着卖,灵帝做买卖习惯了,不觉得有啥。但董太后心里有点不落底啊,就告诉刘宏:“咱这么干,有点丢人。这当官还得有德有才啊。你看这样行不,咱给那些既有钱又有德的人,打打特价咋样?打个三折五折的,也算是种奖励不是?这样咱不有了‘经济效益’又有‘社会效益’吗?这样别人不也没啥说的了吗?”


但有人就是打了折也买不起。当时有一个叫司马直的人,是被任命的,当了巨鹿太守。任命的也得交钱,司马直是个清官啊,没钱,交不起啊。灵帝刘宏也知道他没钱啊,就说了,“给你打个折吧,七折,少交三百万,整一千七百万就得了。”一千七百万司马直也没有啊,就说:“我家穷得叮当的,真没钱,这官啊,我不做了。”灵帝说啥呢:“给你官你不干,还给脸不要脸了呢?门也没有啊,必须交。”司马直没招了,只能是选择了自杀。还写了一份遗书,说朝廷连官都卖,有这么祸害人的吗?要这么整下去,这国家离灭亡也就不远了。


但买官的也有占便宜的。象有个人叫崔烈,家里挺有名的。崔烈寻思着得把这名声整得再大点啊,象人家老袁家,不老吹四世三公啥的吗?他也想让自个儿的孩子能有个吹的,就琢磨着要当三公。


正好这个时候皇帝的一个保姆姓程的,就跟着崔烈说:“你是不是想当三公啊,我给你整个内部优惠价呗?”这个内容优惠价是相当的便宜,五百万铜钱。你要知道,同样是三公,曹操的老爸曹嵩可是花一个亿买的,这崔烈花五百万简直就跟捡来的差不多。交了五百万之后,灵帝刘宏就让崔烈当了三公之一的最高监察长(司徒)。


没咋花钱就当上了三公,崔烈乐坏了,嘴丫子都快咧到耳跟子了,但灵帝刘宏觉得可亏大发了。就和身边的人嘀咕,“这把可赔了,咋也应该卖一千万才对啊。”结果这话不知道咋跑到程夫人(奶妈)耳朵里去了,程夫人不干了:“人家那官是我给整的啊,咋说人家是买的呢?”结果这话也传出来了,朝中的大臣就开始嘲笑崔烈,说我们买个官都靠没面子了,你咋还靠女人弄个官呢?这不更没面子吗?


而回到家里,崔烈的儿子也看不起他老爸,一见着他就紧个鼻子扇呼,说:“老爸,你身上味咋这么大呢?不仅有女人味,还有铜臭味。”气得崔烈是吹胡子瞪眼睛的,拎根棒子就要消儿子,吓得他儿子是转身就跑。


但实话实说,崔烈的官有铜臭味,那个时候,谁的官没有铜臭味呢?这些人把官买来了,不还得从老百姓身上刮回来吗?然后刮了更多的钱,好买更大的官,捞更多的钱!你说这老百姓还能有个好吗?他们不造反还能咋整呢?所以有个县令要高升了,当地的老百姓送他一块牌子,上边是四个大字:天高一丈。这官不明白啊,就问这是啥意思呢?老百姓就说了,别人贪吧,都是刮地三尺。您在我们这儿是刮地九尺,那天还不得高了快一丈了吗?


可能是这灵帝刘宏也觉得他的这些官太不要脸了,就在玩的时候,把一种叫进贤冠的官帽子,给狗都戴上了,意思是这官都和狗差不多。但话说出来,这些刮地九尺的贪官污吏,把他们比做狗,狗还不乐意呢。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