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56/

在孟云霄做战斗部署的整个过程中,那老者和他带来的两男两女都一直在旁边观望着。眼看着孟云霄的手下一组组的各就各位,老人终于忍不住说话了:“这位大当家的,老朽想插一句嘴。”

“前辈有什么吩咐?”孟云霄笑呵呵的说话相当客气,不是有美女嘛,说话当然要斯文。

“客气,”老人一拱手,“各位好汉都是萍水相逢,为救老朽拔刀相助。老朽虽然老矣,可我这手下的几个后生晚辈却是年富力强吧?请大当家的也给他们安排个差事,也好不要叫老朽愧颜。”

“老人家太客气了。倭寇铁蹄践我中华,烧杀淫掠,人神共愤!我华夏热血儿女人人可得而诛之。今日就算换了旁人,晚辈也不会坐视不管。至于老人家的美意,晚辈心领了。只要这几位能保护好前辈的安全,让我等能够安心的快意恩仇,就是对晚辈最大的鼓舞了。”一番话既说得慷慨激昂,又不失礼数,不由让人心生敬意。

话已至此,那老人也就没话可说了,只得把那两男两女叫到身边,低声地商量着

孟云霄刚刚安抚了老人,战场中的形势又发生了一下微妙的变化。原来鬼子退回那小山包之后,由于没了指挥官,本想退走,可是留在战场上的那些滚地哀号的伤兵实在让他们割舍不下,怎么说也是同胞啊。

一开始鬼子看这边没什么动静,先派了一个人畏畏缩缩的试探着爬到伤员中间,拖回去一个伤员,再看这边还没动静,胆子就壮了起来,呼啦一下子跑出来十六七个来拖伤员,这时候周杰才和他的狙击组慢条斯理的开枪了。鬼子赶紧还击掩护,马上就招来班慧超的机枪报复,结果不但伤员没救回来,还又白搭上了十几条性命。

“好!”孟云霄大声喝彩,看来狙击战术中的‘一石两鸟’周杰也算掌握了。

不过这样一来鬼子可真怕了,一窝蜂似的往山下马群跟前跑。

“鬼子要跑!”孟云霄大喝一声,“拦住他们!”端起狙击步枪“叭叭”的就干开了。周杰闻声也加入了,其他的队员正忙着拾掇拖伤员的鬼子,一时还没缓过神来。凭孟云霄和周杰的两支枪阻挡住逃跑的鬼子可就有些困难了,火力组的机枪使不上劲,怕打伤战马。孟大虾吩咐过了:谁打伤战马谁就滚出‘蓝狐小队’!

眼看有的小鬼子已经靠近马群,都把手伸向马缰绳了,就在这个节骨眼上,孟大虾的鼻子忽然嗅到一股沁人心脾的幽香,随着“叭、八”的两声枪响,两个正准备翻身上马的日本鬼子立刻就栽了个仰面朝天。

孟云霄下意识的一扭脸,看到的却是两张柳眉倒竖、杏眼圆张的俏丽面庞。原来是那老人带来的那两位姑娘不知道什么时候就隐伏到了自己身边,手里各持一把三八式步枪。再看身后,火力组的两名战士尴尬的扎煞着双手,手里的枪已经不见了。

孟云霄狠狠地瞪了他们一眼。

有了两条枪的帮助,试图逃跑的鬼子在丢掉了十几条性命之后终于又回到了那个小山包。进攻无效,逃跑无门,小鬼子这一仗打得真是闹心。可马上就有更闹心的事儿出现了。

鬼子刚刚返回原来的阵地,还没等隐蔽好,好端端的天就突然响起了晴空霹雳。

高四宝和单飞延趁着鬼子试图撤退的机会,悄没声息的从侧翼爬上鬼子盘踞的小山头。看到小鬼子无功而返,高四宝嘴里数着数把手里的四颗经过特殊研制的“铁西瓜”从山头扔了下来。这“铁西瓜”个头太大,是用两顶缴获的鬼子钢盔铆合作成的,里面装的是孟云霄诞着脸从孙尚尉手里求来的两颗步兵炮炮弹的炸药。每个除了一公斤的装药量以外,还另外加了三公斤的破铜烂铁片。

高四宝经过反复试验,已经熟练的掌握了“铁西瓜”的引爆时间。这下嘴里数着数扔下来可就了不得了,四颗“铁西瓜”正好在落到鬼子头顶的时候爆炸。霎时间,随着几声巨响,被破解成数百上千片的铁块带着爆炸赋予的高速惯性四处横飞,根本不存在爆炸死角。

山腰的鬼子被炸得鬼哭狼嚎,周四宝眼睛都没顾上眨一下,紧接着又投下来四颗“开心果”。这回又是什么呀?其实就是黑火药做成的炸药包,只不过里面加了点佐料——辣椒面。就这么稍微一加工,威力不大的黑火药就变成了土制的“催泪瓦斯”弹。看到下面的鬼子被呛得恨不得把心肺都咳出来,周四宝立刻给这种炸药包命名:开心果。

看到对面日军阵地硝烟弥漫,孟云霄就知道是爆破组和侦察组得手了,当下“噌”地窜出掩体,大手一挥:“杀”!

战斗结束,两个骑兵小队的日军,除了有八名拼死逃跑以外,余下的八十六名全部横尸当场。而‘蓝狐小队’只有三名轻伤。

——这时候可能就有读者大大问了:刚组建几天的‘蓝狐小队’才42个人,以如此轻微的代价轻描淡写的就消灭了日军两个骑兵小队,这孟大虾也太神勇了吧?笔者也把这个疑问向孟大虾作了转述,没想到孟大虾指着笔者的鼻子破口大骂:“你丫就知道‘你爱你家’,怎么就不学点军事常识呢?骑兵部队讲究的是快速反应,他却弃马下地和我打阵地战,这不是以己之短,功人之长吗?别忘了我的‘蓝狐’可都是精挑细选出来的身经百战的老兵油子啊!”

笔者无话可说,只好灰头土脸的回来继续讲述咱们的故事。——

“侦察组前出500米警戒,其余各组打扫战场,动作要快!别他妈像‘我爱我家’似的写个故事都更新的那么慢慢腾腾!”

脏话一出口脸就红了,他可不是因为大骂‘我爱我家’而觉得内疚,他是看见了有两个美女正走过来(看来这家伙不是色狼就是情圣),当然走在最前面的还是那个老者。

“大当家的果然英武神勇!还没请教大当家的高姓大名呢?”

“客气客气!”孟云霄赶紧抱拳,“晚辈孟云霄。”

“莫非就是首败倭寇于青沟岭,再败倭寇于八里沟的抗日独自纵队的大队长孟云霄?”

“啊?”孟云霄也楞了一下,他可真没想到自己的名声已经流传出去了,“惭愧惭愧!”

“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后生可畏啊!”那老人感叹一声,“老朽柯龙海。这俩是我的姑娘,这两位是我契侄:罗杰和伍志彪。”

一番客套之后,战场也打扫完毕。大家牵过日军遗留的战马,带上收缴的武器装备,纷纷上马。孟云霄和柯龙海边走边聊。

“孟大队长,有件事老朽想不明白,总想向孟大队长讨教一下。”

“柯老前辈客气了,有话尽管说,云霄知无不言。”

“孟大队长每次和日军作战之后,为何总是扒掉日军的衣服、砍掉日军的脑袋,甚至连尸首也不放过呢?”这个问题别说柯龙海,就连‘蓝狐小队’的人都想知道。

“原因有两个,”孟云霄在马上侃侃而谈,“第一,你看这些日军衣服里面,有一件用帆布做成的好象马甲一样的东西。这是鬼子在白刃战中,为了防止被对方刺伤而特制的‘防身软甲’,我让人把它扒下来是为了自己使用;第二就是为什么砍头了。之所以砍掉他们的脑袋,是因为想要给日军造成心理上的压力。”

原来在日本的民间,普遍供奉信仰一个神教,这个神教最大的神叫做“天照”。信仰“天照”的国民认为:为了天皇圣战而死的勇士,天照大神会优先照顾,使其下一世能够托生为更高贵的人。可这个“天照”大神有个毛病:不收无头之鬼。

“我让人砍掉他们的头,就是想让活着的鬼子知道:如果遇到我抗日独立纵队,其下场就是只能做个无头的孤魂野鬼,再想下辈子托生都难!”

“哈哈哈.....”大家听完孟大虾的解释,无不开怀大笑。

从接下来的交谈中,孟云霄才知道,这个柯龙海原本是保定城里的一个富商巨贾。布庄、药房、酒楼、当铺等各行各业都有涉足。甚至在天津、上海、北平这样的大城市都有分号。自从保定陷落,日军的特务机关就三番五次想请柯龙海继续担任保定商会的会长,被柯龙海断然拒绝。为了不被恼羞成怒的日军特务暗算,柯龙海用自卖自买的方式表面上把自己的生意都转了出去。这次就是转出最后一个店铺之后本想进山回老宅隐居,却不料被鬼子特务盯上,从保定出来刚到满城,就被尾随其后的鬼子骑兵咬住了。

“那柯老前辈的老宅在哪儿?”

“川里镇。”

“哦,那咱们顺路。”虽然孟云霄不熟悉,展翼可是个活地图。

“哦?孟大队长的驻地在哪儿?方便说吗?”

“有什么不方便的?我们现在驻军神北镇。”孟云霄可不在乎什么奸细不奸细。“柯老前辈,今天这天色不早了,咱们现在刚过坨南镇,到了神北镇几天也就黑了。柯老前辈若不嫌弃,就在神北歇息一晚如何?”

“哈哈哈,”这老人看来很是豪爽,“好啊,孟大队长盛情,老朽再要推辞,也就却之不恭了。叨扰叨扰。”

于是一行人,快马加鞭,直奔神北镇飞驰而去。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