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警犬王 二 38

冯骥 收藏 7 63
导读:特警犬王 二 38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515/


没上特警学院前,白歌训过五六只犬,见过的犬无数。

他不得不承认,“战歌”在他所接触的犬中,是一个特例。通过这些日子的接触,白歌心里明白,不是“战歌”不能做好,只是它不想做。

“战歌”的聪明和个性,让他无法适从,似乎普通的训练方式对这只从狼窝中拣回的名犬后代毫无作用。

白歌发现,“战歌”只对剧烈运动感兴趣,比如跑步、游泳这些项目,对一些技巧性的项目并不“感冒”,而7个月大的“战歌”在剧烈运动方面表现出惊人的耐力和爆发力,特别在跑步时它越跑越兴奋,似乎从不知疲倦为何物。

一只合格警犬,在生活的任何方面和一般宠物犬有很大不同。白歌记得父亲教自己训犬时说过,训导员的口令和手势必须清楚有力,固定统一,绝不能随意下达,更不能下达命令后犬不执行也不在意,时间一长,警犬就对训导员的命令产生失效性。他清楚地记得父亲给犬下达命令时的手势或口令都是一成不变的,如果经常更换下达命令的方式,再聪明的犬也会感到迷茫,无从适应。

“战歌”太过聪明,很多动作如坐,走,卧、随行,游散等科目教上两三遍就会。当白歌再让它巩固基础的时,它就会表现出非常不耐烦的情绪。

白歌只好用巧克力安慰它,才能使训练继续进行,“战歌”似乎对这些基础科目的训练非常不屑,训练也打不起精神。

该训练“不动”这个科目了。不动,顾名思义,就是在原地保持原来位置和状态,目的是培养犬的坚强忍耐性,使犬训练后能闻令不动并经得住一般引诱。

白歌按照教科书上的要求,分“正面定”和“侧面定”来训练战歌。他先让“战歌”坐在左侧草地上,左手持牵引带,右手五指并拢,轻向犬鼻前撇下,小而有力地喊道,“定!

“战歌”乖乖地坐下了。

白歌心里很高兴,他转身后退了三步,回头再看“战歌”,还在原地老实地坐着。他重复下达口令并做手势,又退了几步。

“战歌”还在后面老实地坐着,纹丝不动。

白歌心中大喜,他走过来,摸摸“战歌”的小脑袋,从口袋里掏出一块牛肉干扔给它。“战歌”嗅了嗅,没有动,抬头盯着白歌的裤子口袋。

白歌只好从口袋里掏出半块巧克力,“战歌”双眼顿时冒光,摇着尾巴,扒着白歌的腿站了起来。

“看把你馋的!”白歌笑着说,“就这半块啊,别再吃了!”

“战歌”吞下巧克力,砸巴着嘴,一副意犹未尽的样子。

“继续训练啊!别总想着吃巧克力!”白歌又下口令,“定!”

“战歌”瞪着小圆眼睛,一动不动。

“不错!”白歌表扬它,“继续努力啊!”他向后走了几十米,面对远处的“战歌”又下达了“定”的口令,“战歌”表现得很好,一动不动。

白歌觉得时机成熟了,他悄悄绕到草地边上的高板障碍物后藏了起来,暗中监视“战歌”的行动。

眼前的一幕令他大为恼火。

“战歌”一见主人走了,立刻舒服地卧在草地上,打了个滚,伸出红舌头,闭上圆眼睛。

“妈的,你倒挺舒服,睡上了!”白歌心里骂了一句,从水井后站起来,大声喊着“非!非!”

“非”是训练警犬的常用语,用来阻止警犬做错误的举动。

“战歌”很不情愿地爬起来,重新坐好。它心想我早看见你藏水井后面了,你能偷懒我就不能偷懒了?真不公平。

“不动”的训练进行了一个下午,“战歌”逐渐适应白歌消失“休息”的不公平性,为此,白歌又掏出了两块巧克力。

晚上,“战歌”在犬舍里吃了半盆牛肉。白歌暗暗高兴,这小家伙食量越来越大。

他打来水,正准备洗脸,刚把脸用水浸湿。

背后的“战歌”突然嗷嗷狂吼起来。



4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被封杀的中日军事模拟:轰炸东京 为祖国而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