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枪响了 正文 第三十章 受命保安团卧底(上)

丁老大 收藏 12 78
导读:机枪响了 正文 第三十章 受命保安团卧底(上)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73/


韩文德自从千里寻兄,回来桂英死亡后,没着没落的,不知道怎么办。

这天,家里人都上地里去了,只有韩文德一人因为过度伤心,身体不好,在家里歇着。自从桂英一死,他又勾起去延安去的心思。正在这时候,程九和找他来了。

韩文德一生阴差阳错有好几回。第一次是当兵时,如果他和赵祥一起去了延安,那情况就大不一样。第二次是从队伍回来,他要跟杜发财一块去延安,只是因为桂英的病,才没有去成。在西安,他们编余军官和胡宗南闹腾的时候,他们就在一块商量过去延安的事,后来,他考虑到桂英的病,就打消了这个念头。现在,桂英已经去世,他没有牵挂了,可以和黄大哥去延安了,谁知道一场病让他耽搁了行程。他打算病好以后就和黄大哥启程,这次不能再耽搁了。谁知道鬼使神差,程九和来了。

程久和就是韩文德在初当新兵训练时放走的那个逃兵,如今十二年没见面了。当程久和推门进来的时候,他正拿着笔,铺开纸,给一位叫穆义先的老师写信,这个穆义先据说是高陵地下党的头,已经送了好多学生到陕北上抗大。他写信的意思是要穆义先介绍他到陕北去。

他见九和进来,连忙把纸笔收拾了,给九和倒水喝。

九和当兵的时候就比韩文德年龄大许多,因为岁月生活的煎熬,显得老多了,脸上因为风吹雨淋日晒,给人以角质化的感觉。程九和摇摇手说不喝,他先感谢韩文德十二年前在西安帮助他逃跑,然后压低声音对韩文德说,兄弟,我是受高陵地下党刘金同志委托,来吸收你加入地下党,为党工作。组织上知道你这个人,你家里穷,让你卖壮丁到国民党部队,现在回来了,组织上打算让你再卖一次壮丁,打入县保安团。你才回来不长时间,没人注意你,党给你的任务是,保护好地下党员的安全,八路军(实际上已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很快就要解放全中国,你要了解保安团的情况,向党汇报。让八路军攻城的时候心里有准备。还要准备好绳子,将来八路军打进高陵,要从东北角进城,由你带路,你看行不行?

韩文德听了他的话,看看程久和,问,你是不是地下党?

程久和笑着反问,我不是地下党,咋能让你参加地下党。

韩文德说,行,我干。然后说,我本来就是地下党樊霞生的学生,如果不是要壮丁,我十年前就跟樊老师上延安了,抗日战争八年,差点被日本鬼子打死,又险些被国民党官员枪毙了,今日回到家里,又是这样光景,媳妇死了,我妻哥从江西来到陕西,日子过得艰苦,也没成家,在这社会上不好混下去呀。跟国民党干没出路,我早想到延安去了。

程九和说,不用到延安去了,延安的人马上打过来了,你把保安团的情报送出来就等于你上延安了。

韩文德说,我按党的指示办。

程久和说,好,你先去把门关上。

韩文德去关了门回来,程久和拿出一个镰刀斧头的红旗挂在墙上,让韩文德宣誓,誓词是程九和领着韩文德念的,和现在入党的仪式差不多,誓词有点差别,但是大致意思差不多,有跟共产党走,绝无二心的词句,韩文德记得很清楚。

然后程久和又把红旗收起来揣进怀里,对韩文德说,听说这次壮丁派到你家,让你老四到县保安团当兵,你要争取去,在保安团里给党了解情况,当保安团的兵可能受点委屈,不像咱八路军共产党毛主席,和士兵百姓都是一样平等,谁见了毛主席都叫同志,啥话都能随便说,你的名字仍是韩文德,穆义先的代名叫刘金,你将来遇到八路军来,你叫刘金,他喊文德,你俩的暗号就对上了,就是自己人了。

程九和没有文化,话语简单,有点不合语法,道理却说得很清楚。

程九和走后的第二天,甄炳尧保长就带二十多人包围了韩文德的家,要抓老四去当壮丁。

父亲说,老四还没娶媳妇,不能去。

甄炳尧厉声说,不行,你把老四叫出来,不然我们就要进屋抓人。

一家人眼泪汪汪,你看我我看你,胆颤心惊。韩文德就等待着这个机会,一会儿看差不多了,馍蒸熟了该揭锅了。就走到甄炳尧面前,叫了声保长,问,现在不是通抬吗,为啥偏要我弟弟?

保长说,总得有人去,这次是他的名字,大家给他抬,他走后保里还要给他抬粮。

韩文德问,给多少粮?

保长说,十二担麦。

韩文德问,如果人去,啥时给麦子?

保长说,只要答应,马上给麦子。先量八担。

韩文德手一挥说,好,马上让我四弟套车去装麦,明天我当壮丁。

保长奇怪的问,你是当过连长的人,还能回头当壮丁。

韩文德说,你不要多说,我一定去。

父亲在韩文德背后说,你当兵一去八年,如今咋能叫你去。

韩文德说,爸,我当兵是内行,怕啥。反正我现在也没事,你看咱家不是没粮吗,我先给家里换回八担麦,我走后你们再把其余四担运回来。我去了慢慢想办法脱离壮丁。爸,你要相信我。就这样决定了。

老四套车去装麦,大嫂出来带着泪花说,三弟你不能去,桂英去世后你心里不宽展,又要去当兵。

韩文德说,大嫂你放心,我不会想不通,我走后你们就当嫁出去一个女儿,全家人也不再饿肚子。

韩文德又叮咛站在一边的大哥黄世金说,大哥,兄弟又去当兵了,你在家要多保重。

黄世金拉着韩文德的手说,兄弟你也也要多保重。

第二天韩文德跟保长上县,到高陵兵役科去交兵,科长顾书雄把韩文德上下看看,胖胖的黑脸上两只牛蛋大的眼珠子一瞪,问,你是韩文德,黄家源人?

韩文德回答,是。

顾书雄说,老兵痞,还能当兵。然后把眼睛转向保长甄炳尧,发怒的下令,把这个保长给我押起来,让他们保上拿兵来换。

甄炳尧拿眼睛看韩文德,说,我说不行你说行,看顾科长生气了吧。然后又把脸转向顾科长,陪着笑脸、点头哈腰的说,顾科长,你放我回去,我下午就把韩家老四给你送过来。

韩文德也上前说,顾科长,如果不要我还可以换人,你不能押保长,保长又没有啥罪。

顾书雄说,我知道你,当过连长,一个大兵痞,嘴反正都能说。

韩文德说,顾科长这话不对,好像我不讲道理。我就不懂什么是兵痞,你要壮丁也是为了打仗,在打仗方面,我不用训练,就比那些普通壮丁不知强多少倍。

顾书雄说,不行就是不行,你说这么多话不顶个屁用,我也不押你们保长了,你们明天一定要把兵送来。

回来的路上,甄保长埋怨他说,都是你,害得我差点被关了监狱,明日个让你弟弟去,不去不行。

韩文德对甄保长说,你不用操心,由我来想办法。他一定会收我的。

保长问,你有啥好办法?

韩文德说,我和我二哥去找柳包荣,柳包荣是顾书雄的亲戚,跟我二哥关系也好。我估计,我当过连长的消息就是柳包荣说给顾书雄听的。

保长说,你连夜晚快点办,迟到明天我就要抓人。

到家以后,韩文德就叫上二哥,去找柳包荣。

柳包荣是县城东南乡一个有名望的乡绅,资助过靖国军的粮饷,在当地很有威望,这天他正好在家,和韩文德的二哥以兄弟相称,也认识韩文德,就问,你们有啥事?

韩文德说,我去当兵,老顾不收,说我是兵痞。请你写个信帮兄弟讲个情。

柳包荣一点没推辞,当时写了封信。

韩文德买了两封点心,来到宋家巷顾书雄的公馆,见了顾书雄敬了个礼,又把手里的礼品放下,把信拿给他看了

顾书雄看完信,问韩文德说,我柳大哥身体好吗?

韩文德说,还可以。

顾书雄看看韩文德说,既然有我柳大哥的信,就收下你了,你把你名字改一改,那个名字不行。

韩文德急忙说,我早就想改名字。然后又说,明天保长不来,我自己来报名行不行?

顾书雄说,行。

第二天来,韩文德被顺利地收下了,他正式登记的名字是韩清醒,这是他见了顾书雄以后在回家的路上想好的名字,意思是以前不很清醒,现在清醒了,他这次明确的是被共产党派进去的,心里清楚。

这个保安团名义上是一个团,实际上只有三个连,不到四百人。韩文德被分进二连二班,班长叫沈文义。沈文义与他谈话,问他,你当过兵吗?

韩文德回答,没当过。只给甲长背了半晌枪。

班长说,你是个新手,屁事不懂,今后要好好学,出门请假,大小便都得报告。见了班长以上的官要敬礼。如果不听话,小心挨揍。

韩文德嘴里回答,是。心里却说,我屁事不懂,你懂,只怕打起仗你吓得把屎拉到裤子里。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