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女人,你的名字叫什么?

花若兮 收藏 23 263


A女是一家大牌服装公司的设计师,我的同居密友兼八年同窗。一典型的小资女。


B男是一个旅游论坛的头儿,常常组织一些驴友出去旅游。具体职业不详。


C男是一家知名健身俱乐部的健美教练。挺美的一份工作。


A女长的不算漂亮,而且胖嘟嘟的。但是特别自信,一副天地间唯我独尊的味道。并且人是极聪明又八面玲珑的,上下讨喜。


B男黑黑的。瘦瘦小小的个头,谈不上气质。就是走在大街上,你也不会回头的那种类型。却把自己搞的神秘兮兮的。诚然,这里的"神秘"并不是褒义词。


C男也是矮矮的个头,丑丑的。据A女说肌肉却是很结识,摸起来很有感觉。结实?呵呵,那是当然的,毕竟健美教练嘛。(其实我挺讨厌肌肉男的. ^-^ 这应该也算是偏见吧.)


三人在同一座城市,俱是在自助游的时候认识的。其中的A女和B男还一度是男女朋友的关系,其实,说是sexual partner或许更贴切些。彼此认识的不到一个礼拜的时间,就已经到了我是你的我你是我的你的地步了,当然,不是指情感上。或许两人都属于寂寞的人群,不想那么长远,只要one night stand的瞬间,来打发掉寂寞的光阴,把感情把未来鄙弃。其实并不是故意想要把情感鄙弃的吧?只是在一个人太过在乎太想在乎而另一个人太过无动于衷的时候,如果不想太被动就只能假装鄙弃吧?


A女也算是个多情种子,但是她对于每一段感情也都会投入很大的感情和心力。只是这个B男,总像是在A女的生命旅程中充当的一个过客的角色而已。在我的印象以及A女的描述中,B男向来是飘忽得见首不见尾。有时候就那么突然的出现在A女的面前,却什么都不说.就像A女这里是他的旅行社,他的一个落脚点一样。有时候A女问他去了哪里要到哪里去,哪怕是两人刚刚温存过,B男也会很不耐烦的大声嚷:


“你不要这么啰嗦好不好?我不想像是汇报工作一样事无巨细的报告给你,你不是我的领导云云……”


于是A女便缄口不语。说于我听的时候也是不可理解居多,生气倒也没至于。而我,向来是个直性子,更不喜欢这么杀猪的大男人。每次都在A女面前恨恨的声讨他几回。我觉得作为B男来说,如果不想说实话,大可以随口敷衍两句:


“喔,我约了几个朋友;”或者:


“得去哪儿哪儿一趟;”又或者:


“我有点儿事情。”


就这么一个善意的谎言都不行么?我知道A女并不是乐于追根究底的那种人,问哪里去不过是下意识的关心and 想了解B男更多些。


而我,只能笑笑的对A女说:


“呵呵,男人,他的名字叫不可理喻。”


其实我对B男一直印象不好,记得我曾经问过小A:


“你和B男在一起那么久了,如果他换个房子,换个号码,你能找到他吗?不能.因为他之于你来说,不过是一个熟悉的陌生人.(虽然你很不想局限于"sexual partner"这样的关系.)所以到现在你仍不知道他到底在做些什么.小生意?多笼统的概念啊,什么性质的小生意?那种行业小生意?你一无所知。你知道的一起关于他的东西也都仅指于他想让你知道的.”


看着小A郁闷的点头。我有些无奈也有些不理解的问:


“那么这样一个可能随时能够从你身边像是空气一样中蒸发掉的男人,有什么值得你留恋的?”


小A说了句很让我喷饭的话:“或许是欲望。其实,女人孤独久了是会很寂寞的。你小孩子当然不懂得.....”


我能说什么呢?无语中……


A女和B男就这样不咸不淡的持续了两个月,就渐渐淡漠了。A女说:


“看来我这人也是感情来的快去的也快。现在觉得什么都淡了.之后两人彼此也会想着打个电话约在一起吃吃饭,只是每次不是他有事情就是我有事情,渐渐的就更疏远了。现在的几个月里都没再见过面,我想我和他之间是没一点儿可能的。”


而这话在我听来却是真假参半。我知道。A女的爱情可以同时分给好几个人,而对每个人又都心存奢望。只是她明知道跟B男没可能了,却不能潇洒的说再见,还和这样悠悠的半吊着.不过也或许不是不能,而是不愿吧。难道,只是想要更多人疼宠的感觉和虚荣心的满足?难道只有这种时候她才会感觉很忙碌很充实而没有时间去寂寞没有时间去孤独?(当然,这些话我是无论如何也不会去问的.)


不知道。说到底,有时候,我是挺厌烦挺憎恨她的这种多情她的这种不自惜。只是我不能把我自己的想法强加到她的身上,就像我不认同她的想法一样。


毕竟,每个人都有每个人活着的方式,每个人都有每个人快乐的途径.无所谓对错。(但是,更多的时候,我却中总禁不住的唠叨她.呵呵,唠叨呢,女人的通病吧?)


C男曾经追过A女,不果。还记得有次在家看电视,午夜时分,A女竟然抱着电话煲了几个小时的粥。用一副快死了的表情向我求救。嘴里直嚷着:


“不行啊,都一点了,我都躺被窝里啦,不想出去玩儿了云云……”


“而我坐在旁边有幸听到那边痴缠的娘娘语:


“走吧,一起去玩嘛,我就在你家楼下等着,你不下来我就不回去了……”哦,MY 马克思! 受不了,害我鸡皮疙瘩遍地跑,汗毛根根自动排列。


“I服了U,两个人肉麻兮兮的就这个话题竟然聊了个把钟?太能磨了吧。” 实在受不了的对着A女送去N个白眼。


“不是啊,我也很烦,但是他就是不挂啊,我有什么办法?”A女小声对我嘀咕。


“切,直截了当的一句‘小C,今天太晚了,改天再约吧,下次我请你,你也早回吧,再见’然后挂掉不结了?至于这么磨吗?我看你们大概是喜欢玩儿这种调调吧?”我一副不阴不阳的语气邪邪的说。换来A女恨恨的杀人目光。


虽然后来两人没什么结果,但也总感觉彼此之间有些暧昧不清的味道。


而光ABC三人都是朋友这点,看着就有些头大。呵呵,挺复杂的关系,是吧?但是A女却适适然的乐在其中,玩儿的不亦乐乎。





几天前相约去J城玩儿,我因请假不遂而弃权。于是,今天到公司的第一件事情,就是Q 小A有关游玩事务。


“美女,有空没?聊个人生哲理呀。” 我心情愉悦的发个大大的笑脸兼而痞笑中。


“啥事儿?”A女一句话顶过来。


啧啧,咋感觉语气颇为不善呢?害我乱郁闷了一把的,于是,不甘愿的冷汗过去抱怨:


“~~咳~~咳~~~咳~~~~不过是想关心下你的旅途境况而已,你一句话差点儿没把我噎死”。继而发过去一个可恶的眼神,狠狠的,恨恨的说:“可恶的女人,用眼神杀死你”


“唉,和B男去,他安排我和他一起住,惹来大家眼神。他还在大家面前亲昵的叫我AA,真是晕的想死。回来我就把我在群里的名字改了。都不知道该怎么办。”啊?本以为会反唇相讥的A女,没来由的冒出的这些话让我瞠目结舌。


“他什么意思啊?故意的!”


“不知道。可是他的态度真让人受不了,说句话能噎死你。”A女一副苦瓜脸的表情。


“当着那么多人的面?不是逼你表态吧?”


“唉,不是我不肯,是他表现不好好吧。并且你知道的,我和他有几个月没见过了,现在什么都淡了的。”


“这个没安好心的家伙。那你在别人的屋子挤一个晚上不就行了?谁让你往火坑里跳啊?”幸灾乐祸斜眼过去。


“没人挤啊,要不和小C and 小C的女朋友一屋,那怎么行啊?并且上车之前我问小B,他说他和我住一起,我还以为他开玩笑呢。因为人多,小C以为我是和他们住一起,后来说是我和小B一屋,当时他都傻了,呵呵,可能一点没想到我和小B会有什么。而小B在人前还表现的啥事儿都没有的样子。让人看不透.”


"喔,小C有女朋友啊?花心萝卜,有女朋友还招惹你干吗?”


“嗯,小B和小C尽出状况,还惹弄的小B很不高兴。C是年初刚交的。不过我不喜欢他女朋友,小B也说她傻呼呼的”切,难道这就是人们常说的"仇人"(情敌也算是仇人吧?虽然这个情敌说的有些牵强.)相见分外眼红?汗滴禾下土......


“我觉得小B太邪恶了。如果他尊重一个人的话,根本不会这样安排,并且是在没有征得你的同意之前。可能,你觉得没什么?或者你也很期待?”


“一直以来我都觉得有点儿矛盾,我和他是没什么可能的,可就是这样暧昧的关系一直存在着,不知道是舍不得断还是根本就不想断。但是想想又觉得应该是断掉的时候了,可他偏偏在人前让我出现了。”


“我觉得你心里还是有抱希望的,不然如果你跟小C女朋友住,然后小C跟小B住,或者任意两个人掉换一下,哪怕是小B随意跟别人挤一下,都不是不可能的,毕竟小B是男孩子嘛,又毕竟你们大家伙都那么熟,但是你众目睽睽之下竟能答应小B,那就是说,你本身就没有想要回避的意思。"


“所以我才觉得有些难堪。”


“既然你有这个意思,又有什么又怕什么难堪呢?当时你答应的时候就应该想到后果的。” 汗如雨下.....


“唉。。。悔之晚矣”A女一副懊恼不已的样子。


“或许小B也是变相的试探一下你?如果你当时执意要和一个女孩子住,让他调整一下,他肯定也不会不同意,但是那样就说明了你们继续在一起的希望是真的很渺茫了。他这样做我觉得如果不是他想显摆什么 就是有点逼你表态的意味。”我不负责任的乱讲一通。


“显摆什么?跟他在一起时他什么都不肯讲,习惯了我什么都不问了。我觉得如果真的和他在一起我想我会变成另外一个我.”晕,知道还往里跳?


“显摆什么?呵呵,有很多可能,只是说出来可能会很难听。我觉得或许是显摆他有个漂亮的女朋友,也或许是显摆他也能把别人玩弄于股掌之间,又或许是显摆有女人愿意投怀送抱之类的……这些虽然是假想的,但我却不觉得他是那么纯善的一个人。我不信你就没想过。 ”


“呵呵,这些我觉得不像他。虽然我不太了解他,不过我直觉他不是这样的人


“他不是当然最好,但是你不能不多个想法。”


“嗯。我对于我和他其实一早没抱什么希望了,几个月时间已经够了。”


“是啊,几个月的时间过去了,你们也都觉得什么都淡了,过去了,不可能了,都不抱希望了,而这个时候他这种态度就更觉得匪夷所思。”


“晕…什么啊…”小A不耐烦的嚷.


“呵呵,或许是我杞人忧天了。”猛然觉得我真是太闲了,真的,不然我管这么宽干吗?


“不是,你想说什么就说,或许有的时候我对感情是太过天真了.”OK,我也不喜欢把话藏着噎着,更不喜欢话分两半,嘴里一半肚里一半,那会让我很痛苦,既然你这么说,我也不管后果继续说了:


“我只是觉得,他如果有继续下去的意思,早干吗了?早些时候不管补救也好,维系也吧,大把时间和机会给他,但是他没有。消失了几个月之后,然后理所当然的把你推到大家的面前,呵呵,怎么说呢 让我觉得心态…… ”


“他有隔三差五打过几次电话。不过不是我有事就是他有事。”


“姐姐,你这是借口好不好?下意识的想要逃避的借口,打车根本不用跳表的距离,如果有心,怎么可能没有机会? 一次有事两次有事,天天都有事次次都有事吗?”


“也只有两三次的。”


“两三次的话,算是有心去维系吗?” ..........


A女沉默了良久,不再理我.而我则开始品尝我冲动的后的苦果.


女人,都是很小心眼子的.面壁中:


我会不会太咄咄逼人了呢?毕竟这是人家自己的私事不是吗?我这么激动干吗呢?人家主角都无所谓,我替她操心什么呢?说不定人家都喜欢也沉溺在这种互相追逐然后看谁玩儿过谁的游戏中乐而忘忧呢?而我反倒是有点儿挑拨离间的嫌疑了。(毕竟我一直对小B没有好感可言.)可是我和A女是八年的同窗兼同居密友啊,不管她怎样,我都不想她受到伤害。只是想她能好好的去经营去享受一份感情.


只是现在这些情不自禁的太过咄咄逼人的言语却成了我们之间的藩篱。她受伤了,不是因为B男的模棱两可,却是因为我。因为我的这番话打碎了她可以营造出来的奢望.她在怪我怨我,我知道。可是我不过是希望她多为自己想想,平时那么自私自我的一个人,怎么这个时候这么盲目?


说归说想归想,我终归不希望我和小A之间有什么嫌隙.于是只能给自己找台阶下:


"呵呵,我想我大概是有点儿恨嫁的倾向了,所以看什么都会很极端,嗯哼,你当我什么都没说,别影响你一天的心情,那我罪过可大了.再说我对他也不了解,对你们之间的感情也不了解,并且看到的毕竟都是表面的东西,哪里有立场去胡乱评判呢,不管我怎么说怎么想还是要看自己,别人的话只是给你提个醒,留多份心而已。让自己过的开心些,理直气壮些,万事别屈顿了自己......"



话说道这份儿上,我也无语了。只是想:


小A虽然也多情,但对他还是付出很多心力的,虽然很多时候都不说.所以如果他们彼此有想法想要在一起而又有心去实践的话,我当然替小A开心.可是一直以来并不是如此呢。那么聪明又自私的一个女子,知道什么是对她最好的。为什么还要再抱希望让自己受伤呢?


很想好奇的问问:女人,你的名字叫什么呢?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