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洪秀全霸占和蹂躏的女人们

双子座的猫 收藏 49 50154
导读:被洪秀全霸占和蹂躏的女人们

妇女解放,一个冬天的童话

——“天王”眼中的女人们

说起太平天国的“积极意义”,极“左”时代最爱渲染的就是《天朝田亩制度中》所规定的男女一样可以均分土地,还从演义传说中“钩沉”出“洪宣娇”、“苏三娘”以及女状元傅善祥啥的,并在各种文章中都引述洪秀全早期话语,“天下多男人,尽是兄弟之辈;天下多女子,尽是姊妹之群。何得存此疆彼界之私。”其实,《天朝田亩制度》,这一出自中国古代文献《禹贡》和“大同”思想的不切实际的文件,完全是美丽的梦呓,没有任何实际操作性。

“天国”的妇女,真的很幸福吗?时代,真的在“天国”中进步了吗?回答是否定的。

确确实实,太平天国中,有女营,女官,女试,但除了洪秀全利用客家大脚妇女守卫宫殿和迫使被占领城市的良家妇女从事男子一样沉重的劳役外,他们没有任何真正“妇女解放”的迹象。“革命”领袖洪秀全天王府中他个人霸占的嫔妃侍女,多达一千多人,而同时代的“封建”帝王咸丰,宫中有名有份的仅仅十八个嫔妃,两个人的美女拥有量是100:1。而且,太平军早期占领大城市后严厉施行的“女馆”制度以及强行劳动的制度,使得昔日弱不禁风的广大城镇、乡村好人家的妇女,个个变成了挖沟、砌墙、搬运的“劳改犯”,严重摧残了太平军占领区的妇女身心健康。细细思之,令人发指。

先讲“洪宣娇”、“苏三娘”的神话。

太平天国还是“拜上帝教”时,花洲冲尾有女信徒胡九妹,特别虔诚,天天帮助会众来打扫屋子,奉献全部财物入会。为此,当时拜上帝教会门中有“男学冯云山,女学胡九妹”一说。拜上帝会初发难时,由于营中客家妇女不少,在男女别营制度下,这些人确实勇敢能战。而且,女性如果在精神上受到控制,对“组织”和“教门”的忠贞度远远高于男人。一路杀下来,直到南京,太平军中皆有大脚广西妇女的身影。

至于众口相传的“洪宣娇”,其人是否真有,确实很难说。清朝人在笔记中讲,洪宣娇又称为“萧王娘”,是西王萧朝贵的老婆。她本人有人称是洪秀全之妹,也有人说是洪秀全认的“干妹”。但据瑞典人韩山文(Hamburg)在《太平天国起义纪》中所记(1854年),他称萧朝贵之妻为杨云娇,此人是杨秀清的妹妹或者堂妹。拜上帝会初起时,这个女人自称在道光十七年灵魂升天,看见一金发长老对她说:“十年后,有人自东方来,教汝等拜上帝”。所以,当时会众中也有“男有冯云山,女有杨云娇”之说。在当时穷乡僻壤的广西,人们最信灵魂附体等歪理邪说,所以,杨云娇特别受洪秀全器重,把她与自己并列为受过“上帝”接见的人。韩山文的著作,是根据“真人”口述写成,叙述者不是旁人,正是洪秀全的族弟,日后的“干王”洪仁玕,所以,这一资料应该可靠。

那么,洪宣娇是不是杨云娇呢?

后人查寻洪秀全家族的族谱,并未见有“洪宣娇”之名。而讲过洪秀全早期活动的《太平天日》中,也只有其姐洪辛英之名。最有可能的是,由于杨云娇见过“上帝”,自然与自己是“兄妹”,洪秀全便认下这个“干妹”,杨云娇即成了洪宣娇,经后人渲染,就成为一位叱咤风云的巾帼英雄。

其实,太平天国的“巾帼英雄”们最出彩的时候,是当“天京事变”之时。洪秀全唆使韦昌辉杀掉杨秀清。借刀杀人后,他又要杀韦昌辉给石达开消气。这位“北王”气急,领部下欲攻入“天王府”,负责守卫的千余大脚客家女舍生忘死,抡刀捉枪冲杀,誓死保卫洪“太阳”,最终迫使韦昌辉及其手下遁走。有人可能会问,天王宫中没有太监吗?没有!洪秀全曾经让手下在南京精挑细选了八十个十岁以下的俊俏男童,阉割他们,想用于后宫内充当宦者役使。但是,他们不知道,阉割是件高难度的技术活儿,太平军阉牲口一样残割男童,八十个孩子死了七十七个,制下三个活的还成了废人,下半身严重溃残。

至于传说中的太平天国“女英雄”苏三娘(或萧三娘),基本就是个演义人物,正史中根本找不见此人踪影。据当时的清朝士人笔记记载,最有可能的是太平军装神弄鬼吓唬人,以一个男戏子男扮女装,常常率数百大脚女兵招摇,一为厌胜,二来惑人眼目。太平军将官中有不少人好男风,“苏三娘”的存在也不足为奇。

最能反应太平天国不尊重妇女和洪秀全丧心病狂的文字,当属这位教主洋洋洒洒的五百首《天父诗》。

这部厚厚的宣传册子,完整本藏于伦敦不列颠博物院。但据《天朝田亩制度》印制本所附诏书的“总目”看,《天父诗》又称《天父圣旨》,恰似《厚道救世歌》改为《厚道救世诏》、《太平救世歌》改为《太平救世诏》一样,都是日后为尊显洪秀全的进一步造神运动的一部分。

《天父诗》在小封面上虽题为“天父在茶地题”,其实只有约十首是冒充天父之名在茶地所作,其余均为日后洪秀全在南京宫中“创作”。最开始的十首诗,很可能是杨秀清假托天父下凡所作的政治恐吓诗,当时在茶地、永安遭受围攻,部分拜上帝会会众动摇,所以“天父”才显灵:“天父下凡事因谁,耶酥舍命代何为。天降尔王为真主,何用烦愁胆心飞!”(其三)等等,皆如此类,一是恐吓,二是鼓气。除此以外,其余的490首滥诗,皆是“洪天王”在宫中吓唬、“教诲”嫔妃的“诗”,十足俗俚,十足浅白。我们看毕天王这方面的“文学创作”,就会明白洪秀全为什么四次考试都考不上。以他的水平,考四十次也肯定不会中举。

《天父诗》中的这些类似民俗口谣的“诗”,洪秀全严格命令嫔妃们背诵,以为她们宫中的“行动指南”,其间有不少客家土语和狗屁不通的修辞,着实引人发噱。

花团锦族内屏风的天王府内,可以想见,这位一边大纵其淫一边道貌岸然对女孩们进行精神控制的洪教主,是多么的虚伪。巫山云雨之间,时时疾言厉色;遍采鲜花之余,终日寡言默语。如此花县一个穷酸,真是会扮神扮鬼骗好人。

在诗中,洪教主总把自己比拟成“太阳”、“日光”,把他所有的嫔妃比拟成“月亮”。由于洪秀全诡称他“上天”时曾娶天帝之女为妻,所以就把梦遗的那个对象称为“正月宫”――正后皇娘。而他的原配妻子赖氏,反而成为“又正月宫”,排行第二了。

老洪本人后宫有正式名号的嫔妃八十八人(显然是广东人,总离不开吉利数字),统称为“副月宫”。同时,内廷没有女官,有“统教”、“提教”、“通御”,下面有众多“理文”、“理靴”、“理袍”、“理事”等称谓,皆由嫔妃们“兼职”。所以,“革命”领袖洪秀全的私生活,比起“封建天子”咸丰帝“丰富”许多,许多。

首先,让我们先共同欣赏一下洪天王狰狞毕露、对嫔妃们喊打喊杀的恐吓诗:

十四

天兄耶酥曰:右眼惑尔,则挖尔右眼。左眼惑尔,则挖尔左眼。宁双眼上天堂,好过双眼落地狱千万倍也。

十七

服事不虔诚,一该打。硬颈不听教,二该打。起眼看丈夫,三该打。问王不虔诚,四该打。躁气不纯静,五该打。

十八

讲话有大声,六该打。有喙不应声,七该打。面情不欢喜,八打该。眼左望右望,九该打。

三十三

练好尔条性,顾稳尔条命。若不练好性,怕会害了命。

七十六

尔们何故咁逆旨,总是红眼睛迷缠。缠尔去做鬼喙粮,速快挣脱好上天。

(咁,客家话,这样。喙,嘴。)

七十七

心有些恶害死尔,心有些邪上帝知。心有些假天难瞒,今时不醒到何时。

七十八

朕弟朕妹,莫被鬼害。身宁受刀,莫犯天条。

九十三

眼邪变妖眼该挖。不挖妖眼受永罚。挖去妖眼得升天,上帝怜尔眼无瞎。

九十四

喙邪变妖喙该割,不割妖喙凡不脱。割去妖喙得升天,永居高天无饥渴。

九十五

心邪变妖心该刳,不刳妖心发大麻。刳去妖心得升天,心净有福见爷妈。

九十六

手邪变妖手该断,不断妖手祸多端。断去妖手得升天,尔手仍在无苦酸。

九十七

脚邪变妖脚该斩,不斩妖脚鬼且阚。斩去妖脚得升天,永随上帝脱危险。

(谁缠足就砍脚,老洪审美观爱大脚丫子。)

一百零十

奉天诏命尽势打,乱言听者不留情。

一百零十一

乱言讲者六十起,敢者亦杖六十尔。已醒即道要尔好,不醒反说天父恃。

一百二十三

几多因为一句话,五马分尸罪不赦。一言既出马难追,天法不饶怕不怕。

(五马分尸的刑罚,不是吓唬,是真干。)

一百九十七

起眼看主是逆天,不止半点罪万千。低头垂眼草虔对,为得丈夫敬倒天。

(洪教主真大恶之人,嫔妃正眼看他也是罪。)

二百三十四

一些恶样看不得,一些恶声听不得,一些鬼心容不得。一些鬼计宽不得。

二百六十四

扇密密拨眼密洁,格外虔诚方为得。半点怠慢不容情,莫怪尔主性咁烈。

三百二十

一个作怪要打多,错在无心不用苛。想脱痛苦速练好,狗子条肠见爷哥。

三百二十一

千祈千祈莫讲偏,讲偏一句是瞒天。瞒天速认该何罪,逆命双重糯饭泯。

(千祈,客家话,千万,一定。)

三百三十一

设谤冒渎五马分,鬼人心缠听不闻。心内谤渎罪更大,想上高天赶早遵。

三百四十三

不打不骂还过得,惹打惹骂要道虔。不欢不虔逆双重,莫怪满天尽亮延。

三百四十四

面情善好是人面,面情不好是鬼面。声气善好是人声,声气不好是鬼声。

三百五十五

手不顾主该斩手,头不顾主该斩头。些不顾主些变妖,周身顾主福已求。

三百五十八

天情道理莫嫉妒,嫉妒最惹爷义怒。天情道理要敬主,毁谤骨渎真可恶。

三百七十八

只有媳错无爷错,只有婶错无哥错。只有人错无天错,只有臣错无主错。

(绝对权威,绝对的话语权。)

四百零一

别样或留邪无留,天条犯七定斩头。爷爷圣旨单留正,想上高天落力修。

四百八十一

打千打万因大胆,大胆莫怪天法严。杀千杀万因奸心,奸心云中雪难堪。

四百八十二

问尔怕打不怕打。怕打莫练曲恶假。问尔怕斩不怕斩,怕斩心莫邪半点。

(如此打油诗之威胁,也是一绝。)

四百九十

跟主不上永不上,永远不得见太阳。面突鸟骚身腥臭,喙饿臭化烧硫磺。

(这不是作诗的比拟和修辞需要。“烧硫磺”是洪教主一种刑罚,如同“煲糯米”一样,是把人活活闷煮类似。也就是说,“烧硫磺”是以硫磺火药等物治满犯事妃子身上,点火燃之,类似“点天灯”。)

四百九十一

醒一样睡又一样,一时一样假心肠。假心肠定赏假福,贱人那得永荣光。

(洪天王要求真是太严,要求嫔妃当面背后以及睡前睡后都要效忠他这个“红太阳”。)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