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地男儿 第二章:千里火线 第七节:斗室格杀(7)

醉长生 收藏 0 10
导读:大地男儿 第二章:千里火线 第七节:斗室格杀(7)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91/


就在着电光火石的瞬间,白少虎怪招迭起,抓起三好的步枪往上猛抬,尾上等人三枝步枪‘咔啦啦’的全被磕起,枪口朝天。白少虎猛地跳起,短剑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捅进了站在中间矢野的心脏,腿也没闲着,右脚后跟重重的跺在三好的鼻梁上。矢野向后软软跌倒,腿不停的痉挛,没几下就不动弹了。尾上暴怒的大吼,和佐久间一脚踹向白少虎胸口。白少虎的目的达到,自然不会纠缠,松开三好的步枪退开。

没过几秒钟又是一个部下被杀害,藤田胜一郎握在刀把上的手因为用力,青筋象蚯蚓一样浮在手背上。忍不住叫道:“谢君!不准你再出言指点支那狗,如果你再出一声,我就保持不了礼貌了!”

谢南国笑道:“你不也告诉了你部下要冷静吗,我只是想看戏,你们爱怎么打就怎么打,我不管。”

如果不是命令,藤田胜一郎真有一刀劈了谢南国的冲动。病房呈长方形,大概120平方米,谢南国的病床摆在中间,胸无疾守在门口,藤田胜一郎和最后三个宪兵处在最里面。白少虎和尾上等就在离谢南国床前不远处厮杀成一团,刚好堵在中间。藤田胜一郎几次想亲自冲上去把白少虎劈成两片,却也知道剑道要使用的动作幅度太大,空间有限,还要夹在几个人中间,断难施展得开,只能干着急。

白少虎心里越来越急,尾上等并没有因为少了一个同伴而战斗力有大幅度下降,反因刚才的大意而更加谨慎。小心翼翼的步步为营,一点一点将白少虎逼近了门口。白少虎心知这不是个了局,时间损失不起,心一横,“干了!”眼见站在中间满脸鼻血的三好挺枪刺向胸口,微一错步侧身,刺刀沿着肋下滑过,不等三好收枪回防,短剑已直刺三好前胸。在旁的佐久间和尾上不待思索,两枝枪已齐齐刺向白少虎心脏。白少虎攻击三好本就是虚招,目的就是将这两枝枪同时引向自己。这时那里还有迟疑,左手抓住三好的枪管往后猛地一拖,三好提防不及往前跌去。白少虎借这反力身形往前急进,“噗噗”两柄刺刀几乎同时刺在白少虎前胸,白少虎一把丢开短剑,双手抓住了上在枪上的刺刀刀把。尾上和佐久间万想不到是这样,用力抽枪却怎么也抽不出来。

白少虎背后突然感觉异样,急忙矮身往右边一让,还是晚了一步,‘扑哧’,被甩到身后的三好已经一刺刀捅穿了白少虎左肩上的斜方肌,染血的刺刀刺穿肌肉,穿出来的一截刀刃就停在白少虎的下巴边,离静脉还不到3公分。

三好刺向白少虎后心的一枪却刺在肩颈处,迅速的拔了出来正待再刺,突觉肩膀被一人猛的抓住,同时后背一凉,持枪的双手顿时变得无力。三好难受的一低头,居然看见有一截剑刃带着鲜红的血迹插在自己的胸口,是从背后捅穿的,“这……”三好突然的想起了一件事,“哦,忘了门口还有只支那狗……”眼前急速发黑,什么也不知道了。

几乎就在三好抽出刺刀的同时,白少虎忍住肩上的剧痛,“哈!”一声暴喝,本来抓住尾上和佐久间步枪的空手突然闪出两道寒光,双手交叉猛挥,‘嚓’,只听见一声,尾上和佐久间的两颗人头已经被满腔的鲜血顶得同时飞起。尾上在空中不及落地的头,还有些许思维意识,依稀还能看见:自己和佐久间的身体,还持着没有刺刀的两枝步枪站得直挺挺的,两柄刺刀现在正握在那支那狗的手中……‘咕咚’……

“混蛋!”三个部下同时被杀害,藤田胜一郎再也保持不了冷静,怒吼道:“卑鄙的支那狗背后偷袭!”人已跳起向熊白二人冲来,三个宪兵紧随其后,一样怒不可当。

熊无疾也不是善茬,立时还嘴骂道:“操你奶奶的!四个打一个还有脸说老子卑鄙!”现在就只四个敌人了,也顾不得门不门的,早点解决要紧!说话间就已从白少虎身边跃过迎了上去。白少虎知道熊无疾打白刃战不是他的强项,怕他陡然对上吃亏,双手连挥,手中两把刺刀泛着寒光向最强的藤田胜一郎射去。

藤田胜一郎横转刀鞘挡开两把刺刀,就这么一慢的工夫,仅存的三名部下已经和熊无疾对上了。藤田胜一郎不理熊无疾,狠毒的目光盯在白少虎身上,恨不得现在就能活剥了他。

白少虎早已捡起自己的短剑,呼呼喘着粗气全神注视着藤田胜一郎。连续经过两场恶斗,体能也消耗了不少,最要命的是肩上的伤口,刺出的伤口到是不大,可现在也没有去让他可以包扎的机会,而且正好是刺穿了左肩上的斜方肌,三好抽刺刀出来时有意横着抽,又割断了他几条肌腱,左臂已经是没多大力气,就是刚刚掷了一把刺刀过去,伤口的血都溅满整个左脸。现在不动都是火辣辣的剧痛,更惶提要和这个剑道六段殊死一博了。也亏熊无疾反应快,再慢一点杀死三好,后果甚堪。

藤田胜一郎左脚横跨,右脚向前成侧马步站定。左手握住日本刀近吞口处,右手紧握刀把却不拔出,刀紧帖在左腰间朝后,刀刃向上,整个人纹丝不动,气势雄壮。刀不出鞘,但全身似乎也找不到一处破绽来。

“见鬼!是居合式的高手!”白少虎又是一急,倒不是那气势和一看就无处可攻的身姿,别说是六段,就是九段也不放在眼里,与更强的高手较量只会让他更兴奋。他急的是:藤田胜一郎练的剑道居然是拔刀流!

拔刀流又称居合式,最有威力的一招便是刀出鞘的那一记劈砍。因为刀不出鞘,敌手也不能看出居合式高手准备攻击的是那个部位,只能先行试探性攻击引得对方出刀才能正式攻击,但往往就是那第一下的试探性进攻击就要了进攻者的命。所以,大凡对居合式剑道有所了解的人,都不会主动进攻,而是耗。因为居合式也有个很大的弱点:居合式在日本武道里来说是除了剑术以外,还带有心性修行的不多几个流派之一。在出刀之前的气势训练和身姿训练很重要,这在对敌时,用气魄压制敌手,无懈可击的身姿更是让敌手找不到破绽攻击。虽然这是居合式的另一种武器,但真跟敌手耗上的时候,要集中意念和精神注意敌手不知道什么时间发起的进攻,这也是很需要消耗精力的一处弱点,初学者往往熬不过这个消耗和等待敌手攻击的焦虑,抢先发起攻击而丧失优势。综合来说,居合式就是敌不动我不动,敌一动我先动的最典型防守反击型剑道。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