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我家闲事(1)——学厨记

芦荻荭荼 收藏 148 437
导读:[原创]我家闲事(1)——学厨记

这个故事的开头应该追溯到刚结婚的那会儿。

别看我如今是煎炒烹炸样样精通,可当年在娘家也是大小姐的身子,没做过灶下婢的营生。因此,即使嫁为人妇,也从未想过有朝一日能在自家厨房里踢天弄井,成就什么峰功伟绩。至于老公,白面书生一个,就更不必指望他能亲力亲为,做一个新好男人。所以,最初的几个月,我们俩就展开了蹭饭生涯,从娘家蹭到婆家,居然也能混个温饱。

可是(凡事就怕可是),终于有一天,老公突然严肃的对我说:不能再这样继续下去了。

这话说得我脸红三天,想想自己的所作所为也确乎有亏妇德。正所谓知耻而后勇,不会就学,什么事不就怕个认真吗?

不过说归说,做归做,一旦事到临头我才发现,决心和努力这种东西只是惠而不费的赠品,怎样把一干禽蛋肉蔬摆弄得像模像样,这才是见真章的硬道理。到了这步田地,一切的夸口和虚妄都是白搭,愁眉苦脸和手足无措才是货真价实的拦路虎。但说出去的话就像泼出去的水,我能把泼掉的水收回盆里吗?我不能,于是我只能向前,不能后退。

“就这样一鼓作气地打败它!”

刚刚在老公面前发出的豪言壮语不费吹灰之力就败下阵来。下面简单介绍一下当时四菜一汤的“考试成绩”:

青椒土豆丝,土豆是不是丝且不去考究,但烧成了炭棒绝对没法交待;

红烩牛肉,我自己先尝一口,立刻大吐特吐。牛肉嚼不动早在意料之中,但那一股说甜不甜,说苦不苦的古怪味道就不可饶恕;

黄瓜炒鸡蛋,这个从色泽上看,大致还可食用,只是味道大是不妙(因为我把碱面误做了食盐……);

腊肉西芹,当时不知道西芹要嫩,必先用热水抄一下的道理,又唯恐不熟,所以耗时过长,难免硬如树根。腊肉受其连累,变成黑炭头;

西红柿鸡蛋汤,西红柿居然忘记摘掉上面的蒂,鸡蛋则碎得难觅其踪,看上去简直就是一盆刷锅水。

主食米饭倒是没弄糊,可一半夹生的结果也不能称其为满意。补充一下,还有很多沙子没淘干净,但既然菜不能吃,这饭里玄机也就没必要跟老公坦白了。

望着老公进退维谷,欲罢不能的表情,我只好假装忘记自己刚才的信誓旦旦,拉起他的胳膊上街去吃餐馆。最可恶的是,还得便宜卖乖地美其名曰“浪漫一下”。现在想来,小乖平时和他爸爸玩跳棋的时候爱耍赖皮,真是其来有自【注1】。

从此以后,老公痛定思痛,绝口不提自己开火之事,这倒让我内心不自安起来。话说人有脸,树有皮,人家不说不代表心里没意见,自己不能克尽妇道,以后说话也没底气啊。索性一不做,二不休,既然事实证明闭门造车已是此路不通,那么就只有改弦更张,走登门求教之路,学习人家的先进水平吧。

常言道,明师出高徒,我要想成为高徒,就要找个货真价实的明师。不过,这可难不倒我,妈妈不就是现成的明师吗?只不过凡事皆有代价,在向她拜师之前必须忍受一番教训,内容无非是“早让你学你不学,现在吃苦头了吧?”幸好本人脸皮还不算薄,耐心也是极好的,长达半小时的教训皆做马耳东风,就让那“答案在风中飘”吧……

从头学起来,这才体会到孔夫子的“虽小道亦有可观者”的名言是诚不我欺的。就拿一个削土豆丝来说,我就练了尽半个月,在付出若干次“血的代价”之后,只得大呼“认栽”,所以我家的土豆丝至今还是要依赖于擦丝器。不过,我还是必须承认自己在厨事上还是有点天赋的,很快就在妈妈的指教下有所提高。一个月后,居然有了几道可称“能吃”的家常菜端上饭桌。然则,这些修炼都是在瞒着老公的情况下秘密进行的,在大功告成之前,我还必须继续闭关下去。所以,那时老公一直纳闷地问我:你最近怎么总加班?

我决心加快修炼的速度,因为我怕还未等我“神功大成”,老公就会怀疑我“红杏出墙”了。虽然我们当初的结合也算情投意合,可不正常的频繁加班和难以自圆其说的加班理由久而久之下来,再好的关系也难免生出疑惑来。

可是象厨艺这种东西,可不是以人的主观意志为转移的,欲速则不达的金科玉律立刻教我认识到操之过急的恶果。接连几次,我都在“古老肉”的面前败下阵来。这个老公最爱吃的菜,我怎么也烧不出婆母大人那酸甜适度的口味来,总是非左即右,偏废一方。

“差不多就算啦。”母亲大人的劝慰一度令我也有点心安理得。大不了谗得厉害了让他回家去吃嘛,日常三餐我已经可以应付裕如啦。恰好此时,老公奉单位命令出差北京半个月,这下又令我的野心重燃起来。抓住这个机会,我去找了婆婆。

正所谓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婆婆大人果然是古老肉的达人,她让我在厨房里操演一番,立刻一目了然地指出我的症结所在:肉事先没有泡在腌料里,这个过程只需要半小时,就能让肉吃透腌料,比下锅以后再放糖醋,效果要好许多。

这真是一句话点醒梦中人,我的兴奋难以抑制,抱住婆婆就是一个吻,弄得她老人家哭笑不得。不过,看在我诚心诚意想满足她儿子的胃口的份上,还是欣然教了我几道她的拿手菜。这半个月,我就像武侠小说里的主人公一样,在母亲和婆婆两大高手的指教下,厨房里的十八般武艺虽不敢说样样精通,但摆弄起来也是像模像样。当得到老公打来的“明日归家”的电话后,我就闭上眼睛想象着当他进了家门,迎面看到丰盛的接风家宴时,因惊愕而愣怔的表情和随后冒出的“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的赞许。那种甜蜜从心里一直泛上面颊……

第二天,我特意向单位请了假,先是上街一通采买,然后就回到家中,系上围裙,埋首在厨房内大展拳脚。经过一番争分夺秒的努力,一桌荤素兼有,色香味俱佳的宴席已经初具规模,再看看表,距离老公进门还有一刻钟的时间。

门开了,露出风尘仆仆的老公。他的脸色不是太好,我知道这是对我居然不去机场接他的行为的抱怨在作祟。不过没关系,下一个瞬间就是真相大白呢。

预期之中的惊愕与愣怔果然出现在他的脸上,我则勉强压制住心中的得意,故作平静地说了声:请入席。

谁知,接下来他却问出了令我气馁万分的问题:咱妈呢?【注2】不等我回答,他就放下皮箱,大步走进厨房,看看没人,就喊着“妈、妈”,走向卧室。大概找了一圈没找到,这才向我追问:咱妈呢?怎么不让咱妈一起吃饭?

哼!门缝里瞧人!我心中有点生气,冷哼一声没说话。这下,他更不满了。

“你怎么能这样?就算咱俩小别胜新婚,你也不该劳动了她还把她轰走啊?做一大桌饭得多累,你知道吗?”

看得出,他是真的生气了。我不能再绷着劲发小姐脾气了,否则一场好事就会演变为战争,那可真是弄巧成拙呢。

“咱妈没来,这些都是我做的。”

“你?”老公半信半疑地看着我,象在听天方夜谭一样。唉……也难怪人家,谁让自己当初的表现那么逊呢……

我没说话,只是默默走到电话机前,拨通婆母家的电话,然后把听筒交给他。大约10分钟的通话结束后,老公回过头来的表情变得异常古怪。半晌才走到我跟前,无声地将我抱住,然后一直这样抱着,许久没松开。在这沉默之中,我能感觉到他的胸膛在剧烈地起伏着,嗅着他身上熟悉的味道,我知道我呼吸也同样急促。

那天晚上,我们就这样默默拥抱了好久好久,至于后来发生的事情就尽在不言中啦……


Latter时间:

【注1】小乖即我对我家千金之爱称,文章内那事情发生的时候,她还未出世。

【注2】咱妈是我和老公对婆婆大人的共同称谓。对我母亲,我老公则称之为“你妈”。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4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