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霸 第一卷 谁的骷髅 第四节 又见钥匙

莽苍万里踏雪行 收藏 18 16
导读:海霸 第一卷 谁的骷髅 第四节 又见钥匙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161/


货车从大家身边开过,那位学者还在喋喋不休:“……谷底还有其它骸骨,昨天早上我们还发现了其它有价值的古物,已经送到了大教堂那里。我已经打电话向省里汇报过了,这可是本世纪最震撼的发现,它将颠覆传统的科学观念……”

一个教士过来打断他的话:“教授先生,你还是先和车子一起去教堂吧,神甫他们都在那等着呢。”

“对对对!我应该先到那里开一个发布会,让那些年轻人知道,我们的祖先曾经有过怎么样的辉煌成绩……”教授狂热地挥舞着手臂,爬上了货车。

货车开过后,灰尘满天。方容和符强干脆在原地多吹了十几分钟,这才启程。

“你刚才好凶,袖子都撸起来了。要是真和那两个洋和尚吵起来,你不会打算和他们比划比划吧?”符强上车后,向方容问道。

方容得意地握着拳头在他眼前一比,说:“哼!我叔叔就是体院的武术教练,我从小就跟着他练功夫了。从小学到高中,那些欺负我好朋友的男同学们,哪一个不是被我打得满地找牙?”

符强下意识就往自己屁股摸去,庆幸自己还只是受了点小灾。如果是这个女魔头练过鹰爪功什么的,该不会一怒之下把自己哪两枚核桃捏碎吧?

方容看见符强的反应,尴尬的笑了笑。突然她踩住了刹车,郑重地问道:“你觉得哪车子真的是几百年以前就埋在哪的吗?”

符强噗地笑了出来,说:“哪车型和这架差不多,完全是现代车型,古代人上哪找这种水平?要真是几百年以前的才怪!哪教授八成是想出名想疯了,搞假的呢。”

方容显得有些心神不宁:“可我为什么总觉得哪车子和我们俩有关?”

符强心里大笑,却不敢表现出来,还要顺着她做出惊骇的样子,免得惹得她恼羞成怒,一个不小心就会把自己赶下车去。

到了朵儿沟,符强钻出车门的时候,几乎惊掉了下巴。

小小的山沟平地里,停了几百辆的轿车,各色的帐篷遍地扎去,几乎围满了教堂的周边。每个帐篷前都铺着一张地摊或是摆着一张折叠座,无数的盛装男女拿着酒杯或瓶子穿行其间,欢声笑语。几顶拉上了门链的帐篷正摇晃不已,显然是某些互相看对了眼的信徒们正在用身体语言唱圣歌。

这那里是什么洗礼会?分明是帐篷式的野合会!符强下意识地就向车那边刚下来的方容看去。那边方容慌忙把手乱摇:“我没有,我不是。我是受人之托来拍摄的,好拿回去让她看看哪几位比较中意。”

说着方容把车子停得远离了车群一些,从车上自己的包里拿出一架数码摄像机,以示清白。

符强自己走进空荡荡的教堂丢了一块钱,外边的喧闹声刺激得他有些心神不宁。方容已经拿着摄像机不知溜到了哪去,无聊中他下意识地在教堂里乱逛,不知不觉走进了教堂的后院。

后院里有一块房屋大小,半陷在土里的巨石。这块石头符强以前就见过,那时候还没有这个教堂,他觉得盖这个教堂的人脑子一定有问题,否则这些人为什么要把它围进院子里来呢?

转到石头一侧后,符强发现地板上开着一个地窖,借着光线可以看见里散布着一些陶瓮碎片。

正当他怀疑教堂里的人是不是挖出了些财宝时,一个教士突然走进院子,问他为什么在这里。符强回答说撒尿,教士瞪起眼睛大声斥责,把他轰出了教堂。

出来没找着方容,符强认为她多半是泡公子哥去了,心里失落了几分钟,一个人往后山爬去。

爬到山顶,符强向后望了望,居然发现方容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跟到自己身后不远处。

“你不是要去拍摄么?”符强等她爬到面前,奇怪地问道。

“我……底下没什么好拍的。本来想找那辆货车,不知他们开哪去了。嗯……我能不能跟你一起去?”方容拨弄着衣角,没了掳袖子时的飙悍,像采蘑菇的小姑娘一样害羞。

“我是要到后山这边过夜玩几天的,又不是像他们一样出来开酒会。”符强有些为难,带着一个女人在身边,玩枪玩刀的,就太不方便了。

方容红着脸站着哼哼唧唧了半天,像是下了决心,大声说道:“过夜就过夜,谁怕谁啊?”

符强呆立当场,还没想出该怎么回话,那边已经急忙补充:“你肯定有带帐篷睡袋了。呃,都睡在帐篷里可以,我睡睡袋,你睡远点。我,我可还是黄花闺女,你是男子汉,应该照顾我。”

几句话说得符强哑口无言,这可是最强的暗示了,难怪人家都说,女博士那个什么什么……

往后山下去的路上,两人一前一后的走。符强每次回头看方容的时候,恰巧她也在抬头看自己。

符强越走越心不在焉,突然一个趔趄,差点摔了个狗啃泥。

绊了他的是一双露在草丛外的人腿!

两人拨开草丛,互相惊视了一眼。躺在地上的是那位狂热得要颠覆现代科学理念的中年教授,脖子上被割了一道深深的伤口,流出的鲜血已经把泥地浸透了一大片。

符强飞速从包里取出枪套扎在腰上,在左轮十五厘米长的枪管上套上自制的消声器。枪带上三十发制式七点六二步枪弹油光发亮,这是他从黑市上淘来的正品。

方容眼珠子瞪了出来,问:“你是警察?”

“嘘!我自己做的。”符强做了个手势让她噤声。

“好哇!你私造枪支!”女博士两眼透出恶魔般的兴奋:“还有没有?分我一把。要不然我就去告你!”

符强白眼乱翻,顺手把钞票宝刀递了过去,方容拔刀掂了掂,小声说道:“有点沉?还好我是会家子,舞得动。”

俩人蹑手蹑脚地往下走了几十米,远远就看见一个土坪,几个人正在那鼓捣着什么。

土坪中间放着一只外壳上满是铜绿和泥土的大箱,一个胖子在边上和一位神甫打扮的外国人正在摆弄,边上还有两个人在摆弄着一台机器和一个数码摄影机模样的东西。

符强想听听他们说些什么,干脆带着方容摸到土坪边的一块大石后面。

“钥匙。”蹲在箱子边的神甫向边上的胖子伸出手。

胖子从口袋摸出一个小盒,取出两样东西交给神甫,又向旁边的俩人问:“能不能读出图像?”哪俩人应了一声,回答还没弄好。

胖子的声音把符强吓了一跳。是老板,他手里给神甫的东西正是自己加工的磁条钥匙!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