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662/


在船舶修理厂上班的日子过的很快,尹端华很快的适应了这样的生活,中午他穿着工衣就坐在空地上端着饭盒吃饭,工作餐没什么好吃的,修理厂太偏僻周围连个小饭馆都没有,每天只有一辆三轮车在修理厂门口卖盒饭,虽然不好吃但是没办法,干一上午的活儿肚子都快打了鼓了不吃那能行呢?

吃吧,反正习惯了就好了。尹端华坐在小板凳上端着饭大口大口的吃进去,他比一般的工人吃的多,因为他干活儿卖力气,体力消耗太大,他连菜带饭吃了快五盒子才吃饱,把饭盒丢进垃圾筒里,他拿起杯刚喝了一杯冒热气的速溶咖啡,他站起来刚想走就见工厂外边来了一辆进口轿车,车型不是很贵的,车的前发动机盖子左右两边插着两面很陌生的国旗。

尹端华不知道这是什么国家的国旗,他也不知道人家找谁就没在意,他刚要转身去码头就见轿车上下来几个穿西装的亚洲人,那皮肤还比较黑不知道是那国的,看起来很像印度人,但印度国旗上有个车轮子,他们的国旗没有车轮子。

一个似乎是当头儿的外国人走过来问尹端华,“您好,你是尹端华阁下么?”

“啊,我呀,不是什么阁下,我级别不够,你找我?”尹端华见老外会外语他又仔细看了一下车牌照是领事馆的车。

“是的,我们久仰阁下大名很久了,您是中国军队内少有的人才,战斗英雄,我是斯里兰卡驻中国大使馆的武官,这位是驻上海领事馆的领事,我们是特意来请您的,斯里兰卡需要军事顾问,我们的海军又都是小艇为主,需要您这样的快艇专家。”武官的汉语说的还勉强听的过去。

“不行不行,军队有规定,退役军人在一定时间内不能出国,至于干军事专业的工作更需要国防部的批准,我做不了主。”尹端华一口给拒绝了,他清楚斯里兰卡人请他做什么,斯里兰卡的内战打了有几十年了,一直叛军依赖海上补给线维持着,政府军一直解决不掉他们,请自己去无非是叫自己当炮灰。

“国防部那边我们已经做了工作,现在就等着您表态了。”武官拿出一些国防部的文件给他看。

尹端华一看这些人已经下了不少工夫,他想了想说:“好吧,我去换衣服跟你们走。”一个从小立志当职业军人的人是绝对不甘心在这样的小工厂熬过下半生,他没什么犹豫就去更衣室换衣服然后去厂长办公室去领取自己的工资。


晚上尹端华先回了家收拾东西,其实也没什么带的就是带几本书带几件衣服,一个小号旅行包就足够了。辛颜从医院下班回来看他收拾东西就问:“怎么拉这是去那呀?”

“找了个新工作,可能要去国外,去斯里兰卡当教官。”尹端华不是想离开老婆只是忍受不了每天修理渔船。

“你就这么走呀,我怎么办?”辛颜可不干了,把包往沙发上一扔坐在沙发上生气。

“好了,别生气了,我实在是受不了现在的工作,我去了尽量每个月都抽空回来好不好?难道你愿意我一辈子修渔船呀?”尹端华坐在老婆旁边哄着老婆。

辛颜还是生气可是没办法,谁让现在工作不好找呢,要不就是受苦不干自己的专业,想又轻松又赚钱的工作太难了。

“别生气,我赚钱给你买个大房子,好不好,给你买个车。”尹端华哄了她半晚上才算过了她这一关。


路上无话尹端华在斯里兰卡外交部官员的带领下坐班机抵达斯里兰卡首都科伦坡,国际机场上还有斯里兰卡海军的的官员在接待他们这一群人。

尹端华下了飞机发现欢迎自己的人群里有一个熟悉的人,他仔细一看是荣波,他可没穿军装,穿了一身很随便的衣服在那边正向他招手。

尹端华紧跑几步过去一把拉住荣波,“兄弟,你怎么来这里了?”

“没办法,人家要请我部里也批准了我就来了。”荣波一脸无奈的看着尹端华身后的人。

“是么,你来几天了?”尹端华问。

“没几天,还没展开工作呢。”荣波帮他拿着行李往停车场走。

“你来这还能开飞机?”尹端华好奇的问。

“可不是么,开古董歼击机,向叛军阵地开火,可好玩呢,总算找到点过去的感觉,我还熟悉了一下幼狮飞机,好舒服呀,一次可以投掷十几枚MK82炸弹呢。”荣波不在乎跟谁打,只要对自己国家的没坏处就可以干。

“那你不是来当了打手了么?”尹端华好奇的问。

“没办法,斯里兰卡的飞行员实在是不行,教练机陈旧经常出事,学员根本学不到本事就完蛋了,我名义上是教官其实就是作战飞行员。”荣波没隐瞒实际情况有什么说什么。

“那我干什么,开着快艇收拾游击队的海上补给线?”尹端华感觉自己有点不适应打游击队。

“不干这个叫你来白吃饭呀,这个国家都因为内战才打穷的,早日完成统一老百姓就好过了,我们是以战止战,别有负担。”荣波一边走一边跟他闲聊的。


尹端华在斯里兰卡海军军官的带领下先去科伦坡港的海军基地,来了这里他可傻眼了,海军军舰都是些小艇不说这些艇能出港口么?每有一艘不是古董的,自己居然认不得这些艇,这他娘的还能用么,靠他们打仗不是说笑话么?

斯里兰卡的海军司令带他参观了一下就问:“顾问先生,你看要用那艘艇出海考察呢?”司令说完翻译给翻译过来

说好听是考察说不好听就是出海表演自己的本事,人家请来你是帮忙的不是白养活的。尹端华扫来扫去发现几艘熟悉的艇,斯里兰卡海军有两艘中国玉海级登陆舰,旅顺级炮艇两艘,上海级炮艇三艘,海青级巡逻艇一艘,海南级巡逻艇七艘,自己来回看看也就海字级的还熟悉一点,就说:“还是开海追级吧。”

通过翻译一说司令官高兴了马上决定上艇出海。


斯里兰卡海军全是些小艇,都是五百吨左右的艇,在尹端华的摆弄下快艇就像一条小舢板,他一头钻进轮机舱,把自己的外衣一脱就开始修理艇上的发动机,艇上的几台柴油机轮流推进,不工作的发动机被他修理了一遍,艇的动力系统顿时焕发出新的活力,快艇的所有的马达全部开启,快艇一加速就达到了设计速度。

满身油污的尹端华从新回到驾驶舱见海军司令,司令官一见尹端华都不认识了,他浑身是脏乎乎全是柴油和机油粘了一身,整个就是一个黑人。

“你是谁?”司令官被冒出的一个黑人吓了一跳,身边的海军艇上马上劝说他回去洗一下衣服然后换干净衣服开工。

洗了澡的尹端华穿上一身斯里兰卡海军的军官制服,军衔都发给他了,他一来了就当上了海军中校军官,工作证上的职务是海军作战参谋,司令官作战助理。

“你可真像个海军军官。”司令管拉着他把他领到艇长舱,两人面对面的坐在一起,面前一张斯里兰卡海疆全图,司令官拿出一支红蓝铅笔,用汉语说:“按照你们中国军队的习惯,自己一方是红色。”

“司令官阁下,您的汉语说的真不错。”尹端华没认真看地图,他仔细想的是如何整合有限的兵力控制全国的海防,斯里兰卡的内战就因为叛军后援不断,后援几乎全部是来自海上,大海就是游击队和政府军的战场,游击队也有土制炮艇,斯里兰卡的海军目前需要分兵两路维持防线,东北和西北的防线都是一样重要,尤其是保克海峡,那是游击队的生命线。

印度政府软弱,它不是一个强有力的政府,国内个土邦频繁造反他们都不管那有力气帮助邻居,印度海军带着几艘破军舰争霸全球,又是航母又是巡洋舰,他们要是能堵住从印度到斯里兰卡上的武器走私通道就好了,或者印度海关控制住泰米尔邦的人偷渡到斯里兰卡去投靠猛虎组织的游击队。

现在不考虑印度的问题,印度人比自己更知道斯里兰卡的泰米尔人独立后对本国的泰米尔邦的影响,那样最后的结果是演变成印度的内部叛乱,一个民族分住两个国家本来就是危险的,一旦一支独立另一支就会受到影响走上独立之路,那引起的就是印度这个大国倒下。站在中国的利益观上看削弱印度的最好办法就是泰米尔人先在斯里兰卡独立然后引起印度的泰米尔人闹独立,然后引起印度各少数民族邦一起折腾。

但是为了自己好好过一下战争瘾,自己只好先说声对不起拉泰米尔游击队,谁让我是一支利剑,不打仗自己只是个废人,如果没有一艘快艇自己这一生就彻底荒废在市井中,没有战场自己就没有价值,自己不想当个废人。尹端华拿起红铅笔在地图上飞快的画了几下,两道海上的防线已经在图上形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