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写二战(看着好呀,不打内战,扬眉吐气呀)

薛云霞 收藏 131 2559
导读:重写二战(看着好呀,不打内战,扬眉吐气呀)

决战神州 第一章 天降大任


(起点更新时间:2003-7-30 23:31:00 本章字数:2513)


契子:


我,唐汉景,一个普通的大学学生,正坐在的前大着打着“解放军之怒”,虽然这是一个老游戏,但我认为:从中能够体会到自己的名字――再现汉唐帝国强盛之景。外面正下着雨,但我很兴奋,因为我已经兵临伯利,马上就能赢得光荣胜利,然后在天安门上……此时,一个球形闪电正悄悄从窗外向我袭来。它没有与我接触,只是围绕我转了几圈,我内心充满了恐惧。一会儿,它走了,如它来时一样神秘。我却虚脱了,似乎是劫后余生,同时又有一种奇怪的感觉,我似乎被复制了,确切地说是我的思想,我的记忆。


第一章:天降大任


窗外,同样下着雨,但窗已不是我熟悉的那扇窗。环顾四周,我感觉有些异样。忽然,我在墙上别到了孙文的画像,还有青天白日满地红。我愣了一下,走到镜子前,发现了一个我很熟悉的人物――蒋介石,就是电视里看到的那样,光着头,一身中山装。日历上明白地显示:今天――1935年1月22日。记忆中,刚开好遵义会议,确立了***在中共真正的领袖地位。而中央军也进入了贵州,薛岳取代了王家烈对贵州的控制权,算是削藩的一大成功吧。


“报告!”打断了我的思索,我使自己镇定下来,便让门外的人进来。来的人是薛岳,(我竟然认识他,看来老蒋的记忆还在,但思想都是我的了。)“第2路追剿司令薛岳前来报告。”我示意他坐下,并问:“知道为什么找你来吗?”“追剿共匪不利,愿受委座责罚!”“不,我们的目的已经达到,留苏的王明集团以遭中共主流排斥,***重新执掌中共,现在最大的敌人不是中共而是日寇,甚至中共也不算是敌人而更可算是朋友兄弟。薛岳听得一头雾水,我顺势说:“你好好考虑一下对日作战的事情,先回吧!”(其实我也没词了,刚才是偶然想到,好要仔细考虑一下,现在局势太复杂。)薛岳很反共,希望更忠于我,现在也许需要一些独裁。“来人!”“到!”传我的命令,各路大军停止追剿,原地休整,注意防范,别让共军给端了大营。另外,明天九点让宋庆龄、何香凝、邓演达,来这里开会;下午三点让陈诚、白崇禧、何应钦、李宗仁、周至柔、桂永清、宋子文,张学良来这里开会,秘书有些迟疑,但还是下去安排了。据我所知,行政院秘书黄浚将被日寇收买,所以一定要有所防范,并适时提供假情报;而机要秘书沈安娜是中共卧底,要利用她传递对中共友善的信息。


23日9时,三人按时到来,我先客套了一番,然后话锋一转问:“各位对联共怎么看?”三人一愣,可能在想这个反共滑头又在耍什么花招。我看了他们一眼,继续说:“国父生前再三嘱托‘联俄联共,扶助工农’学生时刻铭记心中,但现在事情有变,当初苏联在列宁的领导下,建设温和共产主义,许诺归还我黑龙江以北地区,并对我国友好相待,而现在斯大林当政,完全改变列宁的初衷,否认列宁的讲话并且策动蒙古独立,整肃列宁的亲密战友,连托洛斯基都未能幸免,软禁他的妻子,在经济上违背列宁遗愿,大搞战时共产主义,虽然城市工业有所提高,但大多数人的生活今不如昔,这是把共产主义往绝路上引!”“托洛斯基是反革命!” 邓演达比较天真。宋庆龄登了他一眼。“据我所知,托洛斯基非但不是反革命而且还是忠于列宁路线的代表,并且手中有一份列宁的遗嘱,只要拿出遗嘱,斯大林会马上下台。斯大林最怕的就是这遗嘱,所以抢先下手。唉,苏俄的共产主义实际上已经结束。“那委员长为什么对中共要狠下毒手呢?”宋庆龄问。“不是我狠心哪,而是当时中共完全掌握在以王明为首的留苏集团手中,这批人,典型的书呆子,空谈误国啊!而现在不同了,***掌权,此人可是我中华之奇才啊,我的4次反围剿失败都是拜他所赐啊,他领导的共产党一定不会傻傻的跟着苏俄走,能为中华之崛起分忧。我已电令各军,停止追剿,原地休息。还请各位能与共产党有所联系啊”“既然如此,我们可以联系,但成不成还看委员长有多大诚意,我们告辞了。”宋庆龄说。


看来我真心联共,他们还不信,大概以前坏事做太多了,我苦笑着。下午,关于对日作战的军事会议召开了。我首先表态:“日寇在东北抢占我国土,军舰在我长江内河横冲直撞,现在已到了民族存亡的紧要关头,我希望大家对对日作战发表看法。”“委座,您说过攘外必先安内,如今共匪不除,恐怕无法以全国之力抵抗日寇。”薛岳说。“我海军自甲午海战之后积弱至今,无法与日寇在海上作战,也无法遏制其在我国的登陆行动”桂永清说。“空军虽具一定规模,但都是买的装备,受制于人,恐怕战损无法补给。”“我陆军随规模庞大,但派系林立,装备、战力参差不齐,但若持久作战,以我国战略空间之辽阔,或许可以迫和。”何应钦发话了。“如能推迟到39~40年抗战,局势必能改观。”陈诚说。我就知道他们会这么说,完全不出乎历史。“参谋长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啊,推迟作战,固然能增加作战之把握,但各位有没有想过苏俄强占的土地和外蒙的独立,我是每念及此,心如刀绞,如不先将日寇摆平,如何向苏俄开价?民国政府不是满清政府!‘啪’(我拍桌子)当然,刚才众位所说亦很有道理,大家看这样行吗?从现在开始,无论是中央军,地方军,包括红军,轮流北上轮战,打得好的论功行赏,缴获装备酌情处理。打得差的裁撤部队、将领,国产先进装备、重武器首先满足轮战部队需要。东北军裁撤一个军,分散到各轮战部队,他们是当地人,各种情况比较熟悉,贤弟没意见吧?”张学良连忙摇头,不抵抗将军要是此时点头的话,估计就永无翻身之日了。“至于以前说的‘攘外安内’事物在不断变化中嘛,以前中共动不动就搞罢工,阻碍了国家的发展,而现在他们要北上抗日,是国家之栋梁,我看就是我们当中的某些人,对抗战的决心也不如他们啊(其实这段历史我学得不是很好,只能先糊弄一下)。大致计划就这样,各位还有意见吗?”“没有!”异口同声。我还想叫他们把计划补充补充呢,真是的!“那各位就好好研究一下细节,散会。”我又特意拜访了德国顾问,询问了一下德械师的状况,得到了肯定的回答,大致上一个德械师可以达到德国一个轻装师的战斗力。我又叫来了陈布雷,让他造政府决议联合一切愿意抗日的力量北上抗日的舆论,同时警告一些人在国难之时拖政府后腿的,一律严惩不贷!并邀请***在适合的时候举行会晤。

7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3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