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狼--末路2005 前言 第四十五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106/


第四十五章

车主名叫林浩德,男,四十一岁,这辆车被他用来当出租车。联系上他家人,他家人说他昨晚没回来,手机也关了,他们正在着急。林浩德失踪了。

车是何时烧起来的?车曾经发生过爆炸,应该很远都能听到,特别是在寂静的夜晚。士兵们走访了附近的居民,没睡得太死的人听到了爆炸声。说是附近,其实他们都离得相当远,听到的声音响度也大打折扣,情况不明下没人从被窝里爬起来跑这么远来看个究竟,有的还在骂谁他妈吃多了没事干搞这么大阵仗。有人被爆炸声吵醒后看了时间,大约是凌晨两点半。

查了林浩德手机的电话记录,昨天他只有两次通话,一条短信,均发生在昨天上午。一个电话是林浩德打给朋友牛文彪的,另一个电话和短信是牛文彪打给、发给他的。牛文彪被证实不会有问题,牛文彪说与林浩德通话时没感觉任何异常。两人最后一次通话是在上午十一点二十。家人下午六点多给他打手机,已经关机了。林浩德失踪的时间应该是在昨天下午,具体时间不好判断。

大家都觉得有些奇怪,是谁烧的车呢?如果说有人抢了林浩德的车,为什么还没怎么用就把车烧了呢?那抢车用意何在?现场也找不到抢车人遗留的任何物品。总不会是林浩德自己把车烧了吧?车被烧成这样,当然也谈不上辨认指纹了。

林浩德到哪去了?是死是活?如果真是有人抢了林浩德的车,那林浩德还活着的可能性就很小了。烧车的地方应该不是抢车的地方,抢车的地方在哪里无从查起。抢车的很可能是名乘客,但没有人知道谁坐过林浩德的车,让林浩德开往何处。

总之不太像是为财抢劫杀人,林浩德身上也不可能带有多少现金和值钱的东西。难道是仇杀?林浩德家人说林浩德并未与人结仇。事情有些蹊跷。


也就在这天上午,被霍刚杀掉的那个士兵的事也反映上来了。那个士兵名叫齐远潮,他人不见了,摩托车还搁半道上。现场找不到其它任何遗留物。他家人说他昨天没回家,看来是回家的时候出了事。跟他同坐一辆车的两个人都说昨天没发现什么异常,还奇怪今晨齐远潮没来接他们。果敢军纪还是相当严明的,上级相信齐远潮绝不会无故玩失踪,他怕是凶多吉少了。有人竟敢袭警?胆子未免也太大了。关键是齐远潮的枪,难道有人想抢枪?

短短时间,就连着报上来三起案子,两人死亡,两人失踪,其中一个是大老板,一个是士兵,众人感叹真是多事之秋啊。这三起案子之间有没有联系呢?

悍马车旁遗留的子弹壳上的子弹号表明这些子弹是果敢的军用自动步枪子弹,齐远潮枪里的子弹就是这个批号,这些子弹是否就是从齐远潮的枪里发射出来的呢?有可能,但找不到齐远潮的枪,无法做弹道测试,所以不能肯定。

难道说贺祖明案是齐远潮干的?有人大胆猜想,齐远潮半路上撇下摩托车,晚上杀了贺祖明后逃走了。那辆烧毁的车也有可能是他抢的,作为抢贺祖明之用,最后再毁车灭迹。杀贺祖明的人体现出超出常人的作案能力,有较强的反侦察意识,从阿龙的中枪情况看,此人枪法也不错,而齐远潮所受的军事训练和从事的工作正好提供了这种基础。

不过这种可能性微乎其微,与齐远潮朝夕相处的战友无论如何也不肯相信有这等事,他们了解齐远潮,他绝不可能干出这种事,而且这种推理也有很多不合情理的地方。当然,也许是另外某个士兵或退伍军人干的,与齐远潮毫无关系。

有人还提出这样的推断:林浩德杀了齐远潮,抢了枪,再杀了贺祖明,抢了钱,再把自己的车烧了,然后逃之夭夭。不过,就连提出这一推断的人自己都觉得有些离谱。先不谈其它,林浩德一个出租车司机,是否具备这样的素质和胆量都是个疑问。要是让霍刚知道这种推断,林浩德居然还为自己背黑锅,绝对要笑掉大牙。

林浩德案与贺祖明案未必有关系,但鉴于凶手使用的武器,齐远潮案与贺祖明案有关系的可能性较大。不过,找不到林浩德和齐远潮,也找不到其它线索,一切都无法得到证实。

果敢警方还步入了一个误区,这也不怪他们。杀贺祖明的凶手看来对果敢的环境相当熟悉,他们由此推断凶手应该是果敢本地人,所以他们排查的重心也就放在了本地人身上。凶手对枪械很熟悉,用的子弹也是军用批号,因此在人方面,他们主要排查的是现役和退伍军人和本地的一些危险人物,与齐远潮每天同坐一辆车的两个人也被重点调查了;在物方面,则从枪支、子弹查起,并对一些军用枪支做了弹道测试。但是一直没有找出嫌疑人,也没有哪支枪是作案凶器,也没有哪儿少了子弹。这一批号的子弹应该没有流落到民间,因此杀贺祖明和阿龙的枪就是齐远潮的枪的可能性极大。

警方也对贺祖明的两个弟弟有所怀疑,并暗中调查过他俩,但也找不出证据来。果敢外来的人太多、太杂,调查起来很困难。

凶手也许还在果敢境内,当天下午,果敢警方就在边界加强了检查力度,凡形迹可疑之人,都要仔细检查,要是谁带着一个迷彩包,谁带着大量的现金,必须马上报告上级。可惜一切都晚了,此时霍刚早已远去了。

霍刚在果敢犯下的三起案子,因为警方缺乏线索,既无目击者,也找不到凶手遗留的物品(除子弹外),所以一直未有进展,也无法肯定这三起案子是否乃一人所为。霍刚被捕后没有机会再到果敢指认现场,因而林浩德和齐远潮的尸体始终未能找到。

果敢警方与贺家兄弟后来听说是一个二十来岁的外地年轻人为了抢钱杀了贺祖明,另两起案子也是他干的,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如果贺家兄弟自己找人做,还未必能做得这么干净利落。

林浩德和贺祖明两起案子,凶手到底是什么目的警方都一直拿不准。并非霍刚存心故意,但事实上,他做的案总是容易让人怀疑凶手的身份和动机。


霍刚回重庆后,家人问他货进了新东安商场没有,霍刚意气风发地说功夫不负苦心人,他们的皮鞋已经摆上了货架。虽然所处的位置不太理想,地盘也很小,但毕竟是上架了。他们的皮鞋在首都北京核心地带有了一席之地,这不能不说是一个里程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