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狼--末路2005 前言 第四十四章

霍刚 收藏 1 12
导读:独狼--末路2005 前言 第四十四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106/


第四十四章

在飞机上,霍刚回味着这次果敢之旅,虽然没抢到多少钱——才二十几万,但整个过程干得非常漂亮,单枪匹马,这么短的时间之内竟然完成了三件活,毕其功于一日,确实振奋人心,最重要的是还认识了一个理想的对象——何婉婷,绝对不虚此行。

霍刚唯一的一次跨国作案,又欠下了四条人命。霍刚想:会不会惊动国际刑警呢?呵呵。


霍刚的所做所为随后在果敢引起了不小的震动,一天之内连续发生“如此多”的恶性案件,在治安优良的果敢实属罕见,不能不说是对果敢严刑峻法的一次公然挑衅,让果敢警方大为恼火。彭家声得知后气得一拍桌子,满面怒容地强调一定要打击犯罪分子的嚣张气焰。可惜霍刚看不到果敢的报纸,不然肯定会更加自鸣得意。

贺老板和阿龙的尸体在霍刚离开作案现场后十几分钟就被路过的车发现了。路过的车上是一对恋人,女的被触目惊心的血腥场面吓得抱头惊声尖叫,男的也吓得面如土色,连忙报了警。直到几名士兵赶了过来,女的还坐在地上掩面哭泣不止,站都站不起来。

阿龙中了四枪,一枪打在胸部,一枪打在颈部,一枪打在嘴角,将嘴打得不像样子,还有一枪打在左眼,将眼球打爆。阿龙并未倒下去,而是瘫坐在驾驶椅上,右眼圆睁,死状之惨,实不忍睹。一名胆小的士兵看了一眼都不敢再看。

贺老板倒在后排座上,身中六枪,五枪打在躯干上,一枪打在头顶,脑浆迸裂。整个车上满是玻璃碎片和血迹。行凶者手段之辣,令人胆寒。

贺老板在果敢是有头有脸的人物,这些士兵都认识霍老板和阿龙,虽然阿龙被打成了那个样子,贺老板的头也埋着,但他们还是一眼就能认出来,因为果敢开悍马车的只有两个人,另一个人他们也认识。一个士兵戴着手套将贺老板埋着的头抬起来,对,是贺老板没错。

事态严重!几名士兵保护好现场,很快,更多的士兵被叫来了,贺老板和阿龙的亲属也被从睡梦中叫醒,赶到了现场。他们见到这恐怖的一幕无不为之震惊,还有的人在呕吐。贺老板的老婆余秀英当场晕了过去。

经仔细勘查,贺老板的车有刹车的痕迹,像是被逼停的,霍刚的车因为停得并不突然,所以没有留下明显刹车痕迹。现场没有发现凶手的指纹。贺老板的迷彩包不见了,士兵到新时代赌场做了调查,估计包里面可能有三十余万元。

从情形上看应该是有预谋的抢劫杀人,凶手有可能早就埋伏在作案地点,也有可能是从赌场一路跟来的;警方更倾向于后一种推断。贺老板和阿龙被人从近距离开枪打死,阿龙身上有枪,却没来得及拔枪,说明事情发生得非常突然。看来凶手有相当强的作案能力,行动迅捷并且准备得很充分。

新时代赌场的人听说贺老板被杀,非常震惊,也不由暗叹可惜大主顾又少了一个。赌场的人说贺老板是大约十二点离开赌场的,贺老板在赌场期间赌场里一切正常,没有任何可疑之人像是对贺老板很感兴趣,门口站岗的士兵也说贺老板走的时候没看见有什么人跟着他。

贺老板名叫贺祖明,霍刚所料不差,他确实是贩毒的。他的家族在果敢很有势力。贺老板恐怕没想到有人胆敢动他,本来果敢治安就好,而且以前他没遇到过任何危险。贺祖明家财万贯,却因区区三十来万元就送了命,真是死得冤呀。

贺祖明在家中排行老大,他的两个弟弟老二贺祖山、老三贺祖云是他生意上的帮手,他们态度强硬地要求警方必须尽快破案。他们自己也立即发动人手,通过各种各样的关系渠道并且公开悬赏缉拿凶手,如果他们抓到凶手,绝不会交给警方,将会私自处置。阿龙名叫毛永龙,他的弟弟毛永虎也是干同样的行道,见哥哥死得如此之惨,不禁义愤填膺,声称要凶手死得比他哥哥还难看。可以想见,要是霍刚落入他们手中,下场必定会非常悲惨。很遗憾,直到霍刚死去,他们也没有见到霍刚本人一眼,只是知道了是霍刚做的案。

贺祖山与贺祖云还约定,谁抓住了杀害大哥的凶手,谁就坐家族的头把交椅,在抓住凶手之前大事由两人共同商议决定。如果警方抓住了凶手,则大哥的生意两人均分。

这只是表面现象,其实贺祖山和贺祖云两人也在互相猜忌。贺家兄弟三人,老大贺祖明读的书最多,为人也比较讲道义,贺祖山和贺祖云从小野惯了,长大后也是那种性格,两人均非善类。尤其是老三贺祖云,绝对是个心狠手辣的角色。因为贺祖明近年来沉迷赌博,晚上赌到深夜,懒觉睡到中午,毒品事务更多地交给他们去打理,他们两人在家族中的权力地位日益增长,已经独当一面。他们并不满足于现状,都有取贺祖明而代之的野心,他们与贺祖明已是貌合神离。

他们都在怀疑这事是对方干的。站在他们的角度,虽然他们与大哥的关系尚未到撕破脸的地步,但从凶手作案的各种迹象看,要说是霍刚这样一个外来人为了抢钱而干下这事,他们觉得难以置信。凶手明显经过精心策划,而且出手太狠了,开了这么多枪,务要致人于死地,现场也不留痕迹,像是职业杀手所为。抢钱也许只是一种掩饰,三十多万并不是多了不起一个数目,没有必要下这样的狠手。如果不是对方干的,他们相信在果敢,凡是知道贺祖明身份的人,没有人敢杀他。可贺祖明偏偏遇到霍刚这样一个胆大包天的流窜高手,也算他倒霉。

从那以后,贺氏兄弟出门都格外小心,均带有几名保镖防身,并且自己身上都带有武器。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人心叵测,不得不防啊。直到霍刚落网,两人才逐渐消除戒心。


烧毁的奥拓车当晚没过太久就被路过的车发现了,当时火还未完全熄灭。司机报了案,来了几名士兵。车已经烧得面目全非。由于是深更半夜,视线不好,而且现场除了这么一辆车,没有遗留其他什么东西,车上面也没有尸体,车牌也没有,是谁的车,为什么会在这里烧了,搞不清是怎么回事,只有等天亮了再细察。

白天,更多的士兵赶到现场。士兵们将奥拓车附近仔细搜索了一遍,没有任何发现。车是被汽油烧毁的,发动机上残存的编号基本上还能看得清,由此确定了车牌号,并查出了车主的身份。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